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3章 番外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皇上,瑶儿小姐来了。”听见苏全的话,慕容湛放下手里的奏折抬起头来,果然,瑶儿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忍不住笑了一声:“怎么今儿还用苏全通报了?”

    瑶儿把托盘里的馄饨放到案上,打开盖子,把勺子塞进慕容湛手里:“皇上快趁热吃,凉了就不好吃了,这十个小馄饨我可是包了三种馅儿哦,皇上若是能猜出来,瑶儿有礼物给皇上。”

    慕容湛笑看着她:“这么说,朕必须猜出来了。”舀了一个吃下去,见瑶儿睁大眼睛看着自己,

    那样子可爱非常,慕容湛假装没吃出来,瑶儿不免有些着急,大眼睛不停闪啊闪的。

    慕容湛忍不住回想,碧青这么大的时候,是不是跟瑶儿一样,瑶儿长得太像她娘,有时看着这丫头会不由自主想起她娘,不过,这丫头比她娘活泼的多,也比她娘聪明,心眼子多的不行,却跟她娘一样秉性纯善。

    有时宫里太监宫女挨了罚,若是赶在这丫头在宫里住着,就会变着法儿的求她,她就会央求太后或者自己从轻发落,却也颇知轻重,会认真调查之后,确定那些下人犯的是无伤大雅的小错,才会帮忙,还要看犯错的人平常的表现如何,若是个奸滑之人,这丫头不禁不会帮忙,还会用她的法子收拾那人一顿。

    即使这么多人宠着,这丫头仍然能做到是非分明,这份纯善跟聪明完全承继于她娘,让人忍不住喜欢。想想也是,她娘的性子如此,举凡跟碧青接触的人,都会被她感染

    “皇上您到底吃没吃出来?”小丫头生怕礼物送不出去。慕容湛点点头:“吃出来了,是白菜的对不对?”

    瑶儿眉开眼笑:“对了,皇上吃这个元宝形的。”为了区分,瑶儿包了三馅儿料也包了三种花样儿。

    皇上夹了个元宝形的吃了:“这是芹菜的……”又夹了个花朵形的:“这个是番薯藤的。”

    瑶儿拍手:“皇上真厉害,都猜对了呢。”

    瑶儿其实不知道为什么皇上竟喜欢吃番薯藤馅儿的云吞,在武陵源,番薯藤都是拿来喂猪的,虽说娘娘总会在番薯藤嫩的时候,采一些做给他们吃,但那是鲜嫩的时候,晒干的番薯藤,却不大好吃,可皇上却尤其喜欢,每次苏全爷爷都会提醒自己包这种馅儿的,御厨们知道皇上的喜好,也会预备,挑了最嫩的晒干备用,即使这么着,也不不算太好吃,至少自己就不怎么喜欢。

    慕容湛放下勺子,看着她:“朕都猜对了,瑶儿该把礼物拿出来了吧。”

    瑶儿点点头,从怀里把自己捏的小泥人拿了出来,放到皇上手上,苏全道:“哎呦喂,瑶儿小姐这泥人捏的,可真像足了万岁爷。”

    瑶儿一拍胸脯:“那是,苏爷爷别看这泥人小,我可是花了三天时间才捏好呢,皇上喜不喜欢?”

    慕容湛点了点她的鼻子:“我们瑶儿花了这么多时间,朕当然喜欢了。”

    瑶儿眨眨眼:“那皇上既然喜欢,可有奖励吗?”

    慕容湛忍不住笑了起来:“瑶儿想要什么?”

    瑶儿:“听逊哥哥说,皇宫的库房里有好多宝贝,瑶儿想去看看,挑样喜欢的,可不可以?”

    慕容湛点点头:“这有何难,苏全带瑶儿小姐去库房。”

    瑶儿目的达成,高兴的差点儿没蹦起来:“谢谢皇上。”跟着苏全一蹦一跳的走了。

    慕容湛愣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母后前两天跟自己说的,要给逊儿选妃之事,逊儿比这丫头大九岁,今年二十三了,自己在他这个年纪,早立了太子妃,可逊儿却连影儿都没有。

    作为皇子,初成年身边便有伺候的女人,哪怕自己不好女色,也有两个,逊儿的东宫,原先也是有几个大宫女的,自从逊儿从武陵源回来,就都遣了出去,他知道逊儿是喜欢上了瑶儿才会如此,而有碧青这么个娘,瑶儿大概是天下间最难娶的姑娘。

    不过,瑶儿去皇宫的库房做什么?苏全也万分好奇,要说别人家的姑娘觊觎皇宫里的宝贝,还说得过去,可瑶儿小姐却绝无可能,王记千金,什么稀罕玩意宝贝没有啊,尤其这位,简直就是所有人的宠儿。

    她娘是个善人,对天下所有的百姓都善,唯独对思慕她的人,太冷,杜丞相临死的时候,自己跟皇上就在窗外,杜子峰说的话,一字不漏了听了个满耳朵。

    杜子峰位极人臣,看上去风光,却始终看不破情关,哪怕这个情只不过是单相思,依然甘之如饴,死了也要葬到武陵源,大概是想离沈姑娘近些吧,那些杜子峰心心念念的记得事情,估计沈姑娘都不记得,沈姑娘所有心思都放到了自己的丈夫儿女身上,对于别的男人,从来只有忽略,皇上也一样。

    苏全不信以沈姑娘的聪明,会看不出杜丞相乃至皇上对她的喜欢,但她却从未放在心上,这样的女子谁能说她错,错的只是暗暗喜欢上她的人,哪怕是九五之尊,依然有爱而不得的女人。

    瑶儿跟她娘太像,同样美丽,同样聪慧,看着她,总会不由自主想起她娘,不过,这丫头却比她娘多了份鬼灵精怪。

    看着她东看看西找找,苏全实在忍不住道:“瑶儿小姐想找什么,可否跟老奴说,老奴也能帮您找找。”

    瑶儿道:“我找就成了。”忽的看见一个盒子:“那个给我拿下来。”

    旁边的小太监看了苏全一眼,苏全点点头,小太监爬上梯子,把最上头的盒子拿了下来,小心的把上面的尘土掸去,交在瑶儿手上。

    瑶儿颇有些兴奋,就知道这东西一定在宫里,逊哥哥肯定是怕自己找到了,跑去西域,所以才不帮她,不帮,自己也找着了。

    瑶儿跟苏全道:“苏爷爷,这个我能不能拿走?”

    苏全点点头,虽说不知道这匣子里是什么,可皇上既让她进来就是默许了,什么都能给,忽听外头太监的声音:“奴才们给太子殿下请安。”

    瑶儿皱了皱眉咕哝了一句:“怎么来的这么快。”迅速把盒子放到一边儿,附在苏全耳朵边儿上道:“苏爷爷,这个您想帮我收着,回头我去您哪儿拿。”

    苏全一愣的功夫,慕容逊已经进来了,苏全行礼:“给太子殿下请安。”

    慕容逊抬抬手:“苏公公不必多礼。”拉着瑶儿看了看:“你来这里做什么?”

    瑶儿眨眨眼:“逊哥哥不总说皇宫的库房什么宝贝都有吗,人家好奇就跟皇上说了,皇上就允了瑶儿进来瞧瞧,不过,也没你说的那么好,这里怪闷的,咱们赶紧出去吧。”说着拖着慕容逊走了,临走还回头对苏全眨了眨眼。

    慕容湛见苏全回来,不禁道:“这是那丫头挑的东西?拿过来朕瞧瞧,到底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值当这丫头动这么多心眼子。“

    苏全把手里的匣子呈上,慕容湛愣了愣,这个匣子自己再熟悉不过,跟当初周路从越城岭拿回来的那个匣子跟这个一模一样,这是木圣人留下的原版藏宝图。

    先帝弥留之际,一直放在床头的东西,除了这两个匣子,就是那道要灭王家满族的遗诏,先帝不信王家,也是因有崔家跟赫连一族的先例,自己也并不是相信王家,自己信的是碧青,他相信碧青的子孙,不会造反,所以,他把那份遗诏焚毁,并且杀了清和宫所有知情之人,甚至父皇跟前的大太监周喜。

    自己也不会像父皇一样执着于什么宝藏,便有富可敌国的宝藏又能如何?如今的大齐,天下太平,吏治清明,商路通畅,国库丰盈,就像碧青说过,只要爱民如子,处处皆是桃源,这样的大齐何惧外敌,富可敌国的宝藏在自己看来,还不如一个武陵源,所以,自己把这个藏宝图的匣子丢进了库里,只把永不加赋四个字篆刻成匾,悬于大殿之上,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也提醒大齐后世的帝王,这才是真正的宝藏。

    只不过,瑶儿这丫头拿这个做什么,要说别人对宝藏或许还有觊觎之心,可瑶儿却绝无可能,想起瑶儿的算学尽得二皇弟真传,莫非是想研究藏宝图上的算题?想看看原版的藏宝图跟二皇弟手里的有无差别。

    想到此,点点头:“既是瑶儿丫头选的,怎么在你手里?”

    苏全笑道:“万岁爷有所不知,瑶儿小姐是想拿走的,忽然太子殿下寻了过来,不知为何,瑶儿小姐就把匣子交给老奴保管,说过后会找老奴拿,老奴也是想不明白呢,以太子殿下对瑶儿小姐的疼爱,难道还能抢了瑶儿小姐挑的东西不成。”

    慕容湛轻笑了一声:“朕以为这丫头天不怕地不怕呢,没想到竟会怕逊儿,可见逊儿这些年的心思不算白费。”

    苏全道:“瑶儿小姐跟太子殿下青梅竹马,自然情份不同。”

    慕容湛却道:“即便如此,这丫头也不好娶啊。”就算自己是天子,是大齐的君王,也不能勉强瑶儿嫁给逊儿,唯有他们彼此愿意,才能成就这桩姻缘,把匣子递给苏全:“既是瑶儿要的,拿给她吧。”

    好容易等慕容逊走了,瑶儿才睁开眼,叫了声冬菜,她的贴身小丫头忙跑了进来,瑶儿跟前的两个小丫头,是她自己选的,名字也是她给起的,顺着娘屋里丫头的名字,就叫冬菜,冬虫,起的时候,两个小丫头很是不愿,瑶儿就跟她们说,名字要起的个别一点儿,别人才能记得住,而且,这样的名字才好,真要是叫冬花,冬草,多俗气啊,两个小丫头当时不过七八岁,哪有瑶儿精啊,几句话就让瑶儿给哄住了,叫长了也就习惯了,这此娘走的急,瑶儿就带了冬菜过来。

    冬菜刚要点灯,被瑶儿拦住了,小声说:“傻啊,点了灯,外头那些婆子太监瞅见屋里有亮光,肯定会去禀告逊哥哥,逊哥哥要是来了,看见这个匣子,你家姑娘我就别想要这藏宝图了。”

    冬菜嘟嘟嘴:“小姐干嘛非要这东西啊?武陵源院长屋里不也有吗?上头的算题姑娘都做了好些遍了。”

    瑶儿道:“你懂什么,院长屋里那个是拓印的,这才是原版,你想啊,木圣人费了这么大力气,怎么可能什么都没藏吗。”

    冬菜眨眨眼:“可奴婢听说,皇宫大殿里悬挂的那个永不加赋的大匾,就是木圣人留下的,太子殿下说,那就是真正的宝藏。”

    “切,那都是糊弄自己的,以皇上的英明,难道还不知道这个啊,我坚信,肯定有真正的宝藏,行了,别废话了,一会儿我钻到桌子底下,你用被子蒙住桌子四周,我再下头点蜡烛,外头就看不见了。”

    冬菜点点头,忙去拿了被子,等瑶儿拿着蜡跟匣子钻到桌子底下,忙拿着被子蒙住,果然,看不见灯光,心里觉得她们小姐就是聪明啊。

    瑶儿却不管冬菜怎么崇拜自己,一心要看匣子里的藏宝图,点亮了蜡烛,放到一边儿,打开盒子,拿出里头的羊皮卷,年头太长,已经异常老旧,不过,上头的算题还是清晰可见。

    瑶儿翻过来掉过去的看了无数遍,也没看出有什么不同来,不免有些泄气,难道自己猜错了,怎么可能?忽觉脚有些麻,下意识一踢,不想踢到了一边儿蜡烛,蜡烛倒了火苗把被子给引着了。

    冬菜一见冒火了吓得不行,刚要叫,被钻出来的瑶儿捂住嘴,瑶儿迅速出去端起外间屋的水盆进来泼了过去。

    屋里冒了火,把外头守着的婆子太监差点儿没吓死,这位姑奶奶可是殿下的心尖子,若是有一点儿闪失,他们这些人都别想活了,一边儿叫人去禀告殿下,一边冲了进来。

    瑶儿知道不好,早利落的把藏宝图塞到了床下了,慕容逊吓的脸都白了,冲进来扶着瑶儿上下看:“怎好端端的就走水了,可伤了哪儿不曾?”

    瑶儿摇摇头:“那个,我觉得屋里有些黑,就想点根蜡,不想就把蜡烛碰倒了,就烧了被子,逊哥哥,我没事儿,你别担心。”

    慕容逊脸色一沉,看向冬菜,冬菜吓得扑通跪在地上:“殿下饶命。”

    瑶儿生怕慕容逊处置冬菜,忙挡在冬菜跟前:“逊哥哥,不是冬菜的错,是我不让她进来的,你知道的,瑶儿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跟前伺候。”

    慕容逊冷声道:“即便如此,主子屋里是走水也是她伺候不周,不可轻易饶过,明儿自己去领十板子,也好记记住此次的教训。”

    瑶儿一听就急了:“冬菜不是你东宫的人,是我武陵源的人,你太子殿下再厉害,也轮不上你教训我的丫头,你是我什么人啊?你管的着我丫头吗,我这就收拾东西回武陵源去,再也不来你的东宫。”

    说着就要找自己的包袱,慕容逊脸色一变,一把抓住她:“瑶儿,你说什么,为了个丫头,你就要走?”

    瑶儿赌气道:“丫头怎么了,丫头也是人,我娘说了,天下人都是一样的,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别,怪不得娘亲不喜欢京城呢,我也不喜欢,以后我再也不来了。”

    瑶儿这几句话不过是小孩子的气话,可听在慕容逊耳朵里,竟觉字字诛心,自己这么多年等啊,盼啊,等着她长大,盼着她懂自己对她的一片心意,为了这个,自己的东宫里一个女人都没有,因为自己很早就知道,想娶瑶儿,这辈子就只能有她一个,不管自己是不是储君,都一样,而自己也只想有她一个。

    这么多年,自己疼她宠她,爱她,到了如今,她竟然说不喜欢这里,以后再也不来了,那自己这么多年的等待算什么?

    看着她决绝的小脸,慕容逊忽的大怒起来,一挥手:“都给我滚出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