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章 做了舅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120章做了舅母

    她终是靠着自己的双手挽救了陆家忠臣的美名,救了陆家近百人的性命。

    可是,她知道所有人的结局,却是不知道这一世她的结局.......

    “我会怎么样?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离开这里?”陆萧萧笑的释然:“不过不重要了,我守护了我该守护的,不应该再妄想更多了。”

    同样的夜,落在不同人的眼中便是不同的心情。

    一切安定下来,宋衍琮犹豫再三,终是踏进了夜色到了承庆宫。寝殿之内灯光昏暗,像是不想打扰了许追的休息。宋衍琮坐到了床边,半个月不见,她已经瘦的不成样子。就算每日用极品的千年山参吊着,依旧是换不回她半分的生气。

    宋衍琮这些日子亦是消瘦了许多,许追最喜欢的白色锦袍穿在身上也有些大了。

    “阿追,我来了。我原本以为要拖到最后一天才能来看你,但是朕这么机智酷炫,才二十天就办妥了一切事,我是不是很棒。没给你丢人吧!”

    他和衣躺在了她的身边,牵着她的手放在胸口:“还有十天,我就这么陪着你好不好?把一切都推给莫笑染,让他去操劳。阿追,绮罗有了身孕了,你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吧!可我却不高兴,本来我们才是应该先有孩子的。

    不过,绮罗的这孩子来的甚是时候。这样,我就能放心的随着你走了。”

    一根根吻过她葱白的手指,宋衍琮的声音有些模糊:“虽然是莫家的孩子,但是还流着我们宋家一半的血,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她的手有些凉,贴着他的脸颊而放,让宋衍琮的心沉静下来。闭起双眼,鼻尖闻到乐一阵芬芳。不像是她身上的味道,却让宋衍琮觉得熟悉。

    在哪里闻见过这个味道.......

    倏地睁开眼,还握着她手的掌心一片冰凉。鼻翼微动,沿着那香味而去,终是在许追的枕头下面翻到了一样东西——黝黑的木牌,通体馨香。

    ——深海的沉香木自带异香,能防百毒入侵,这可是倾城的宝物。

    这沉香木牌,是在江南的时候楼裕送给许追的见面礼,之后一直被许追戴在身上。鸩毒虽毒,但是在沉香木的面前却算不了什么。然而,许追还是中了毒。

    除非.......是许追喝那红枣汤之前,特地把这木牌摘了下来。不过这东西被她压在枕头下就可知这个猜想并不属实,那就只剩下另一个可能了。

    ——她压根就没中毒。

    他盯着许追苍白的侧脸,眼中慢慢聚起冰霜,翻身下床离开寝殿,扬声吩咐明泉:“去把袁昭叫到御书房,朕要见他。”

    “啊?已经这么晚了,陛下.......”

    “让你去你就去,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

    “是。”

    守在一旁的木槿看了看殿内,又看了看陛下气冲冲离开的身影心下疑惑:娘娘还没醒就能把陛下气成这个样子.......看来娘娘功力见长啊!

    **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袁昭站在一旁垂下头:“微臣不知道陛下所说是什么?”

    “呵,你不知道?”

    宋衍琮冷笑出声,眼神凛冽的看着他,“啪”地一声,沉香木牌随着声音掉在袁昭的脚边。袁昭弯着身子捡起来走到宋衍琮身边,恭敬地把东西放在桌案上:“这东西贵重,陛下小心收好,别再随处掉了。”

    “你知道这东西贵重,居然还敢跟朕装模作样的顾左右而言他!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袁昭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也对。”

    事情的起因可以追溯到二十天前,许追带着方燮送给方浣的箱子回了承庆宫,静静垂眸想了很久派人叫了袁昭入宫。

    “有没有什么药,吃下去会让人昏迷不醒,奄奄一息的?”

    “有倒是有,不过嘉贵妃要这个做什么?”

    许追抠着掌心,长舒口气:“我想做一件事情,必须要靠袁太医帮忙。”

    袁昭虽然不知道她是要做什么,但是入宫之时他就发过誓,无论什么事情他都会义无反顾的帮她。

    “嘉贵妃尽管说。”

    “第一,我需要大量的鸩毒粉末,不过你放心我一不会吃,二不会拿来害人。”

    袁昭沉吟片刻点头:“这个不难办,只要嘉贵妃不是用来伤害自己的身体,微臣定是可以拿来给贵妃娘娘。”

    “第二,我要你所说的那个能让人昏迷不醒的药,昏迷期以一个月最好。而且和陛下禀告的时候,你要说我是中了少量的鸩毒才会如此昏睡,性命垂危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