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4章 约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不对。”叶关辰用手机抵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他为什么没要方皇呢?”

    管一恒怔了一下,浮躁的情绪被压下去一点,皱起了眉头:”方皇?对啊,方皇也是他的东西……你的意思是--”一个念头猛然在脑海里闪过,他抬头看着叶关辰,对方也正抬眼看过来。

    ”之前孔叔说过,董涵也许有制服三足乌的办法。”叶关辰的声音仍旧很镇定,丝毫不因迫在眉睫的危险和可能解决危险的方法而激动。

    ”对!”管一恒却没有他这份冷静,情不自禁地走了两步,”现在他说是要自己的东西,可却忘记提方皇,显然,方皇对他而言,远不如玉精重要,甚至在找借口的时候,都忘记了还有方皇。”

    叶关辰缓缓点头:”火蛟和毕方可以用来饲喂三足乌,那么玉精有什么好处呢?”

    ”但是--玉精难道能克制三足乌?”答案呼之欲出的时候,管一恒反而有些犹豫了。无论从哪个方面看,玉精都不像是三足乌的对手啊。

    叶关辰默然几秒,轻声念道:”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真玉烧三日不热……”管一恒也轻声地说。

    叶关辰念的两句诗出自白居易《放言五首》之三,其原意是说对事物的判断,有待于时间的证明。而管一恒所念的,却是白居易自己对这句诗的注释,其本自《淮南子》中所载”锤山之玉,炊以炉炭,三日三夜而色泽不变”。

    当然,色泽不变与烧之不热还是有区别的,所以许多人都觉得,这注释根本是白居易自己乱写的,当不得真。然而此时此刻念出来,却有一种另外的滋味。

    ”玉精,就是真玉。”再也没有比玉精更真的玉了。

    ”所以,它能抵御太阳真火?”管一恒喃喃地说,”可是玉精怎么看都……”弱兮兮啊。

    叶关辰微微一笑:”玉精本身未必是三足乌的对手,但它所凝成的真玉,却并不怕太阳真火的焚烧,所以,它可以用来封印三足乌。当然,必须有人辅助。”

    玉精不畏太阳真火,就可以做为封印三足乌的载体,然而玉精并不懂封印,必须有懂得的人操纵着它,形成封印。

    ”这个,就是董涵对付三足乌的最后底牌。”叶关辰肯定地说,”所以他当时一听说东方瑜没有死,就立刻跑去了医院。他最着急的可能还不是把东方瑜灭口,而是要把玉精拿回来,否则一旦三足乌恢复圆满,他可能也会掌控不住。”

    他长身而起,目光明亮:”一恒,现在你不用担心了。”

    ”怎么可能!”管一恒险些跳起来,”玉精不怕太阳真火,可也并不代表三足乌就好对付!”能用来封印是一回事,能不能使用是另外一回事,至于能不能封印成功,那更是另外的另外一回事了。

    叶关辰抬手按在他肩头上:”然而现在的情况,只能我自己去。”

    ”那我现在通知协会和十三处。”管一恒拿起手机就要拨号,”可以先把四周布防。协会也就罢了,十三处的人他认识得很少,一定有办法。”

    叶关辰摇摇头:”一恒,你也该知道,要辨认天师,并不靠眼睛。”

    一名天师,身上必然有灵力的波动,只要感觉到这个,无论你认不认识他,都能辨认出他的身份。人在这方面的感觉大约还迟钝一些,但妖兽就敏锐得多,更不必说专门用来警戒的辨灵符之类。

    ”十三处也有普通人,不是天师的那种!”管一恒急切地说。当然,普通人来对付董涵,要面对的危险必然更大一些。

    叶关辰沉吟了一下,还是说:”一恒,我觉得董涵很可能并不在花卉市场。”

    管一恒是关心则乱,但叶关辰这么一说,他也顿时明白了过来:”之前他们在的那间屋子……”

    刚才他们在手机里并没有看见小屋的全貌,但也看见了一部分。小屋的墙壁是砖墙,只在上头涂了一层泥,虽然只是一晃眼,却也看得出来是凹凸不平。窗户很小,窗框还是旧木头的,上头涂的红漆已然干裂。这一切的一切,都不像是帝都的房子。

    ”但现在离午夜还早,他即使从外面过来,时间也足够的。”现在才下午三点钟,离约定好的午夜十二点还差着足足九个小时呢。

    叶关辰笑着摇了摇头:”你觉得董涵会长途跋涉的来见我吗?他给出了这么充裕的时间,是让我们来布置怎么抓他的吗?”

    管一恒沉默了。很显然,董涵不会。

    ”所以,最后的见面地点,肯定不会在花卉市场。我怀疑董涵现在根本就不在帝都,大约在周边的城镇,甚至是在山村里。我们总不能让人把帝都四周的城镇全都布防吧。”叶关辰拍拍管一恒的肩头,”现在,与其考虑这个,不如给我时间来熟悉一下玉精,免得到时候用得不熟练,影响战斗。”

    管一恒觉得自己肯定要疯了。这个时候他什么都不能做,甚至不能多跟叶关辰说几句话,因为那会耽误他的时间,妨碍他熟悉如何使用玉精。

    他只能起身到房间外头,在走廊里来回走了几趟,把发烫的额头抵在走廊尽头冰冷的窗户上站了良久,才慢慢冷静下来,摸出手机,给孔晋礼打了个电话:”孔叔。”

    ”哎,一恒,什么事?是董涵有消息了吗?”孔晋礼敏锐地听出了他声音里汹涌的感情波动,”出了什么事?”

    管一恒深吸口气:”不,孔叔。我只是想问问你,灵窍未开是什么感觉?已经开了灵窍的人,能不能再将灵窍封上?”

    孔晋礼被他问糊涂了:”封灵窍?为什么?”

    ”孔叔,那天你说,因为未开天眼,你找不到山市。可是你在山市边上走了很久,却也没有惊动山市里的精怪,对吗?”

    孔晋礼这下明白了:”你是说,要敛去自己的灵力,不为人所觉察?这个,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拿来问他刚刚好,因为他就是一个有灵力却丝毫不外泄的人,就连出任务都得靠同事给强开天眼。所以对于任何通过灵力来探查的人或妖来说,他根本是不存在的。然而反过来,对于那些人或妖的威胁,他也无法感知。

    ”这是一种……”孔晋礼搜肠刮肚地想表达自己的感觉,”对外,你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对内,你的灵力运转如圆,首尾相接,没有丝毫外泄……但是,这很难!”

    他的声音里也有些苦恼:”这很难,一恒。人可以闭目不视,可以塞耳不闻,但难以抑制这种想看,想听的感觉。因为对我们来说,外界总是有危险,我们越是有这种探知危险的能力,就会越想去探知。一旦有了想探知的*,灵力就会不由自主地外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必须要完全放弃对自己的保护,必须不想看,不想听,哪怕危险已经在你面前,你必须不想知道。你明白吗?”

    ”其实我也做不到。”孔晋礼轻声叹息,”尤其在我被招入十三处,被强开过天眼之后。每次天眼时限过去,我又重回到那种闭目塞听的境况里,那种感觉--那种无法保护自己的感觉……要怎么形容呢?我会不由自主地想去看,想去听,只是我的灵窍完全无法自己从内部打开,我做不到而已……人总会想保护自己,这是不可抵御的本能,你明白吗?”

    ”不可抵御的本能……”管一恒喃喃重复着,”不想看,不想听……孔叔,我明白了,谢谢你。”挂断电话,他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转头便看见一个外送员抱着个食盒上来:”是302房间点的外卖吗?”

    ”对。是我要的。”管一恒接过饭盒,转身推开了门,”关辰,吃饭。”吃过饭,你去应你的约,我,也会做我的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