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8章 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如果说还有谁能比莉莉丝这个名字更令血族忌惮的话,那唯有创造了他们的该隐了。

    况且这个忌惮指数……古屋花衣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已经死得不能更彻底的洁文娜……绝对跟自己不在一个层面上。

    “我以为你会一路杀进来。”该隐的目光自始至终都紧紧跟随着古屋花衣,半死偏移都不曾有。

    “那不就如你所愿了吗?”古屋花衣的视线上移,看着他满手献血,嗤笑着反问。

    结果该隐依旧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没有回答。

    “怎么,跟你的预期不一样有点失望?”

    “失望?”后者重复了一遍,随即果断摇头:“不不不,我很欣喜~因为你舍不得对我们的孩子下手啊。”

    ……

    ……

    古屋花衣刚刚用‘祖母’一词成功地将所有血族恶心了个遍,这转眼就被他们的祖宗给报复回来了。

    真真是嘴炮一时爽,风水转得快。

    可她古屋花衣岂会被这种小小手段说到哑口无言?

    “我当然没你那么心狠手辣嘛~”讽刺的话简直多的顺口就来:“还有谁是你不敢下手的。”

    “你以前可是从来都不嫌弃我的,真令人伤心。”该隐的表情却是一点都看不出究竟哪里伤心,他在血族和古屋花衣之间来回踱着步子,丝毫没有将身后那些后代们放在眼里:“黑暗种族的天性如此,你现在才露出这么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姿态,是不是太晚了?”

    既然对方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古屋花衣理所应当地又退后了几步,足足跟他保持了有五六米的距离:“我知道你其实想说的是‘喜欢人家的时候叫人家小亲亲,不喜欢人家的时候就让人家滚!’不用这么委婉,我听得懂。”

    ……

    ……

    “噗嗤——咳咳咳……”

    终究有吸血鬼没有忍住,在这紧张一刻笑出声来。结果他只笑了一声便反应过来,立刻惊恐地倒抽了一口冷气。一呼一吸间导致气息极度不稳,然后就……咳得停不下来了。

    他甚至已经能想象出自己的下场了。

    但求一个痛快!虐杀是不人道的!

    如果能给我一句话的时间——

    我真的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然而事情却没有像他的脑洞那般发展下去。或者说,古屋花衣并没有允许事情往那个方向发展。

    “戏都看够了?看够了就滚,我的地盘不欢迎吸血鬼。”古屋花衣依旧于该隐保持着对视,可她说话的对象,却明显是他身后的那帮血族:“没看够也滚,如果你们还没活够的话。”

    洁文娜的死昭示着眼下的局面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参与的,而该隐刚刚的行为也恰到好处地说明,对于自己的后代,他完全下得去手且不会有一点心理负担。虽然不甘,但在自己的创造者面前,所有血族扮演的都只有刀俎下的鱼肉这一角色。

    他们当然知道古屋花衣这句话意味着什么,但他们却也同样没有提问的权利。他们能做的,唯有深深鞠躬行了一个标准的血族礼仪,然后‘携家带口’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消失在了两人面前。

    早这么有眼色多好——古屋花衣嫌弃地撇了撇嘴。

    然后也不管该隐会不会从背后下手,径自提着裙子走进了城堡里。

    借着幽暗的月光,古屋花衣环顾四周,空旷的大厅影影绰绰,依旧保持着曾经的模样,丝毫没有历经了千年风霜的破败感。穿过长长的回廊,她一步一阶地踏着楼梯缓步向上,烛台上的灯火在她第一步落下的同时,便自动点燃。摇曳的烛光映在漆黑的墙面上,给这冰冷厚重的建筑点燃了一丝鲜活的气息。

    直到古屋花衣不紧不慢地走到自己曾经的房间门口,她这才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说道:“我准许你进来了吗?”

    在她身后不远处,该隐停驻在烛光的暗影处,既不上前,也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有了圣母心这种东西?”

    这句话问得挺没头没脑的,但很显然该隐是在怀疑古屋花衣为什么会放过那帮曾经想要了她命的吸血鬼。古屋花衣的执念有多深,报复心有多强,没有谁比他更清楚。

    他刚说完,原本准备推门而入的古屋花衣收回手,终于回头认真对上了他的双眼:“我回答了你,你就会回答我吗?”

    明明是同样色泽的双眸,在跳动的烛火下,映出的却是不一样的情感。

    一个痴迷,一个凌冽。

    该隐向前走了一步,眼中含笑:“那~你想问什么?”

    “很多。”古屋花衣丝毫不理会他的小动作,答得十分干脆。

    不知道是她那个字取悦了他,后者的眼中笑意更深,语气更是从未有过的轻柔:“我从不拒绝你,你知道的。”

    古屋花衣终于成功地被他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也深知跟这种蛇精病纠缠的越久,倒霉的越是她自己。

    于是索性不再理会他的任何话语和表情,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猜测:“最早那几个吸血鬼说我是什么‘人类与血族结合诞下的祸乱者,不容于世’……其实是你的杰作。”

    “没错,是我‘不小心’让二代听到的。”

    “所以那时你叮嘱我务必掩藏你的身份,也是故意的。”

    “当然。”

    这一次面对质问,该隐不再遮掩,结果古屋花衣却住了嘴。

    这盘棋的走势明明已经摆在了眼前,最关键的几条线也被她捋顺了,可是,还缺少一个点。

    一切的□□。

    古屋花衣没再说话,该隐却接着这个话题继续道:“那么,这就是你的问题?”

    “我刚才说的话有一句是疑问句吗?”

    该隐想了想,好像还真没有,完全都只是在求证而已。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