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9章 更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按理说在场众人无一例外都是‘运动健将’,听声辩位这种能力自然是运用的炉火纯青,结果他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却得到了所有人一致的摇头回答。

    “该不会……真是……鬼吧?”芥川慈郎的声音有些哆嗦。

    迹部瞥了他一眼:“看来你的训练量有必要翻个几倍。”

    “诶?!!为什么!”某人的声音瞬间不哆嗦了。

    忍足侑士好心解释:“迹部的意思,是帮你练练胆子。”

    “……”

    为了节省时间,众人最后决定分头行动。而分配方法自然是以学校为单位,青学往左冰帝往右,有情况就说,反正在这种地方,随便出一点声音都能听得再清楚不过。

    结果这个二选一的概率,中奖的是选择了左边的青春学园正选们。

    空荡的走廊像是一条深不见底的迷宫,而在迷宫的尽头,在那最幽暗深邃的地方,站着一个穿着曳地长裙的少女。

    后者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身前的窗户不知何时被开启了半扇,如果不是外面的风雨刮乱了那一头漂亮的水银色长发,根本就像是一座完美的雕像。

    青学的少年们纷纷停下脚步,有那么一瞬,他们差点以为眼前的人是从某个中世纪油画里走出的幽魂。

    或许是他们的到来打乱了少女的思绪,她微微皱眉,不悦地转头,看向这一帮不速之客。

    正值此时,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整个走廊,同时也让众人看清了对方的模样。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们看到了少女脸上和脖子上那一片一片的……深红色污渍。虽然只有一瞬,但在场每个人都敢用自己优异的动态视力发誓,那是血迹。而且她那黑色的裙摆上也有一大片不正常的神色干涸,想来也一定是……

    “鬼!女鬼啊啊啊!”

    由于这一幕实在是过于惊骇,几个怕鬼的家伙再也忍不住,放生惊呼起来。

    “你说谁是鬼?”

    望着一众惊慌失措和故作镇定的少年,少女面无表情地开口,声线清冷,却似乎有些有气无力。

    “有影子。”乾贞治盯着她的脚下,笃定地说:“不是鬼。”

    “我当然不是,但如果你们再不闭嘴,我不介意让你们见见真的……等等,你们看上去有些眼熟。”

    这个觉得青学正选十分眼熟的‘女鬼’小姐,自然是古屋花衣。

    该隐最后的话并不是危言耸听,但她古屋花衣也从来都不是喜欢坐以待毙的人。所以她早在去找该隐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做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自然也不能被同一个人算计两次。

    鉴于以命偿命这一条是血族始祖亲自定下的,就算是当年跟他地位和力量相当的莉莉丝都无权干涉,更遑论现在的古屋花衣了。

    纵然死亡是她即将面对的必然结果,但怎么死,什么时候死,那也得由她古屋花衣说了算。

    于是该隐挂掉的同一时刻,古屋花衣将那片曾经被该隐做成了血匙的魂魄再度分离了出去。虽然这样做身体所要承受的负担相当重,但却至少能保证她多活一段时间。

    况且,她还需要靠分裂灵魂这仅剩的机会——

    【血滴子,感受一下斩魄刀的位置,我们回去。】

    再然后,就像少年们听到的那样:所谓重物落地和说话的声音,罪魁祸首都是古屋花衣。

    “如果你们心情已经平复下来,且不介意回答我一个问题:这是哪儿?”如果她的社会经验还没有退化,这里很显然是一所学校。

    同时古屋花衣也很确定的目的地并不是这样一个地方,所以她急需一个路标来定位自己究竟偏了多远。

    “这里是冰帝,古屋花衣。”

    不远处,一个声音替他们做出了回答,赫然是闻声而来的冰帝正选们。

    为首的人看见黑暗中的少女,神色有一瞬间错愣,不过随即恢复一如既往的从容:“如果你还记得的话。”

    “我当然记得。”古屋花衣的视线自对方眼角处的泪痣扫过:“你是迹部景吾。”

    所以这里是跟她目的地截然不同的世界。

    就算是不甘心,也没有办法了吧?

    这唯一的机会……

    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

    真是……何其讽刺。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