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神将天外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弟,有我当年之风。用不着急着去,先准备一番,科研队传回些有关那个星球的资料,你都要学透了,那个星球有智慧生物存在,去了必定会与他们遇上,而我们对他们近乎一无所知。”

    “是。”少年答应。

    “另外还有。”霍顿将军收敛了喜悦,“这件事或许比我们想象的更复杂,你此去遇上的不仅有那个星球未知的危险,或许还有别的势力对你加以阻挠,甚至包括我们火王星的自己人。你要切记,任何人的命令都不要听,直接听命于我。”

    “是!”少年答得果断坚决。

    若干日后,一艘飞船从火王星秘密出发了。

    “你当真愿意成为一枚随时会被抛弃的棋子吗?”飞船内,加恩老师不安地问道。

    “都上了飞船,还能后悔吗?”阿珏读着目的地的资料笑对道,“是老师推荐我的,难道老师反悔了?放心吧,霍顿将军交待的任务,我不惜代价也会完成。”

    年迈的老师看着他,那眼神却有些悔,“如果不是需要绝对能信的人,也不会推荐你去。并非强迫,你要是不愿意,我会为你推掉。”

    “干嘛要推掉?都了,那是我的意愿。况且我已经进阶黄焰,就算在火王星,也达到上等战斗力,其他星球的人我更不惧怕。”阿珏嬉笑道。

    加恩老帅对着舱外的星空叹了声,“宇宙之大,无奇不有,就算在星际大会上,也见不全所有星球。我们火王星也只是称霸一隅,比我们强的多得是。这次去,凶险异常,之前探测器和科研队失踪,决不是偶然。或许是那个星球的智慧生物干的,也或许还有别的星球下了手,甚至是我们自己人所为,民主派为了给霍顿制造罪名,什么都干得出。无论哪种情况,以霍顿的性格,只要他渡过这场危机,必报此仇,那都是迎来场战争。”

    “真有战争,谁又惧怕?”阿珏无惧道,“我只想快些得到晓棠和燎的下落。”

    忽然,少年惊奇叫道:“老师快看,到了吧?就是这里?”他指着屏幕上的蓝色星球。

    “与资料上的类似,应该是了。附近只有这颗行星是蓝色的。”加恩老师不敢确定。

    “好漂亮的蓝色!传中我们火王星人能演化的最强焰力,就是这种深蓝色吧?”阿珏看着起了羡慕。

    “是,不过还有一种更强的发紫的焰火,但没人做得到。”加恩老师喃喃自语。

    阿珏的注意力全在了此星球上,“为什么它是蓝色的?这种颜色在宇宙中都少见,至少我没见过。”

    “不清楚,目前只知那些蓝色部分是一种液体,我们对它一无所知,科研队也没传回关于它的任何信息。对未知的事物,你要提高警惕,不可轻易接触。”老师忧心忡忡道。

    这时,舰长传来话,前方的蓝色行星正是他们的目标星球,阿珏该作好降落准备了。

    少年最后把资料浏览了遍,进入飞行器就绪。

    飞船无声无息地向着蓝色星球驶去,接近时,减缓了速度,近乎静止。满身银光,犹如伴随着这颗行星的陨石。而在那蓝色行星上,大气卷起层层云雾,黄绿相间的陆地时隐时现,使人看不清真貌。

    ……

    绍定四年,蒙古四太子拖雷自凤州入川,陷沔州,屠城。血流成河,残民四逃。

    黑夜为乌云所罩,其上银光闪烁,偶尔还夹着丝红光,映得黑云团团发亮。“轰轰”闷响滚过,地上赶路的人只以为这是闪电打雷。

    “老天爷是要绝我们的命啊!”白发老翁擦着额头的汗珠,仰望云层上的闪光道,“十月天,还要下雷雨吗?”

    老者身旁跟着位十三、四岁的少女,此时已发髻散乱,脸上污泥混着汗,分不清美丑。她安慰着老者,“邱伯,不用担忧。下了暴雨才好,兴许蒙古人不愿冒雨,便不会追了。”

    “可下了雨,道路泥泞,我这老骨头也走不动了。那些鞑子残忍凶狠,要是他们愿意冒雨,把我们赶尽杀绝呢?鞑子有个规矩,不降之城,一个不留,他们当是要尽力。”老者极悲观地摇头。

    少女抬头望天,黑沉天空中依旧银光凛冽,却不见雨迹。那光极亮,使得他们这些逃命的人都不用火照明。“我觉得,这不似打雷。”少女怀疑道。

    老者已没心情,催促着,“快走吧,荆娘。别管天上了,鞑子随时会追来。”老者完,埋头只看脚下。

    这里有百来人,老人、妇孺,还有些青壮年,都是从沔州城逃出来的。以为逃出城便捡了条命,怎料蒙古军骑出城追杀,许多人死在逃命沿途,到最后只剩他们这人,也不知蒙古人是否还在追,他们只知往南奔。

    “鞑子来了!”突然,人群中,一声炸响,比天上的闷雷可怖百倍。

    早已如惊弓之鸟的人更慌不择路,尖叫之下,推翻车,挑翻扁担,丢弃随身负担,只往前冲。孩哭得更大声,妇女也跟着哭起来。

    “哒哒”马蹄声渐近,夜色下几骑快马犹如魔影,马上之人手持弯刀,天上银光闪过,刀锋雪亮可怖。骑马之人,见人便砍,弯刀激出血水,一泼泼喷向地面,具具活人倒在地上,挣扎两下就不动了,马蹄踩踏而过,不过如同踩上硬一的沙包。百多难民,一眨眼功夫便少了大半,更有几骑抄到踩前,拦了逃路,从另一方向斩杀。

    一骑到了跟前,老者护住少女,喉咙中闷闷半声沉吟,双目圆瞪,硬挺挺栽了地上,背后一道尺长的血口溅出鲜血。

    “邱伯!”少女大叫。

    那蒙古骑兵刀锋未停,再挥起来,带血的刀刃向少女斩去。

    突然间,天光大放,蒙古兵为之惊顿,运作僵硬止住。杀人者与被杀者同时抬头望天。

    一直闪烁在云层之上的银光忽地炽亮十倍不止,照得夜空宛如白昼。它像是要从云层端降下,光太亮,地面的人反看不真切,但觉得它仍很遥远,在那天外之天。

    只觉银光中射下一束红光,落在路旁密林深处。众人甚至来不及想那是什么,红光落地同时,巨响震天,气浪推翻树林,向众人席卷。不管是什么人,或胖或瘦,都如纸片飞起,马在惨叫,人连惨叫都发不出。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