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0|强行突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于秋从入口处转了头看过去,正好看到因果环被印虚子的魔气卷入的那一瞬间。他心知不妙,心中刚刚咯噔跳了一下,双脚尚未来得及下意识地迈开步子,耳边便忽然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响。

    噼啪一声,像是琉璃破碎。

    而后他双目所及的整个视野,竟然真的就如琉璃破碎一样龟裂开来,一块块分崩离析。

    仿佛一眨眼间,世界在碎裂中消失了。碎片彻底崩离之后,于秋却又看到了另外一片景象,身处到了另外一个时空。他原本站立的双腿不再直立,而是弯曲着跪趴在地,身体感受到驳乱的灵气,以及重逾千斤的压迫之感。于秋低着头,不可置信地辨认出身体之下的阵法——驳灵阵、千斤阵。

    于秋又抬起了头,看到边上一块大石头上坐着一个黑色的人影,满是邪气地笑看着他。人影有着一双青色的眼,脸上布满黑色的魔纹,头发高高撩到脑后,露着鬓角处一个梅花样的胎记。在这人影之后是一面高高挂起的巨大镜面,镜面内一片芙蓉帐暖、火红刺眼。

    原本已经有些忘却的记忆铺卷而来,于秋发抖了。

    这是什么?幻觉?还是……他真的又回到了这个时刻?这个不断翻涌的念头让于秋胆寒。

    兴许是看到了于秋脸上忽然露出的惊惶无措,影魔将嘴角勾得更高,露出一个更加满意的神情,起了身,朝于秋走来。步子抬起,落到一半,那个清脆的声音却再度响起。

    噼啪一声。

    世界再度琉璃般破碎。

    于秋还是站在因果道人那座洞府的入口处,还是正仰望着天空。悬浮在天空中的因果环却已经脱离了印虚子魔气的包裹,再度被系统的屏障保护在内。

    “你……你竟然……”那边印虚子脸上魔纹依旧,神色越发狰狞,咬着牙切着齿,“你竟然曾经为他逆转过因果!”

    系统并未答话,它所化作的白影更加淡了,已经可以透过白影清晰地看到后面的景象。在这场争夺之中,他已经消耗了太多。

    而因为因果环刚才那被印虚子触摸到的一瞬,所有人脸上都出现了一种异样的惊惶。

    不只是在场这些金丹宗师与半魔修,就连别处那些被五大宗门带来参加论道大会的一般弟子,也都在为那一瞬间而愕然。

    玄阳宗驻地之外,高从寒猛地朝后退了一步,本就因为印虚子魔气的压制而惨白的脸越发扭曲狰狞,双手无法控制地紧抱住后脑,口中痛苦不堪地呢喃出一些细碎的语句,“不……这不可能……这些是什么……”

    许鸿站在他的身旁,双目紧闭,好半响才睁开来,带出一口沉闷的叹息。

    绝大多数人都相信自己刚经历了一场幻觉,所以才会看到一些这辈子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脑子里也忽然冒出一些根本不属于这辈子的回忆。但总有些人不属于绝大多数,比如于秋。

    ——刚才那是……

    系统同样没有分神来回答他,他必须应对还在那里发疯的印虚子。最后这一段距离,系统几乎是瞬间到达,却又好像过了很久。

    他那层白影已经薄得像一层纱。与印虚子的争夺对他而言非常艰难,毕竟他早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恢复,比不得已经夺取了他人肉身的印虚子。在最初的最初,他也从来没想过要这样与印虚子硬碰硬地争夺。

    然而因果环竟然因于秋的召唤而现世。

    就像于秋本来没指望过在这种时候使用这个召唤幸运的功能,却因为系统的出手抵御而重新认识了系统的能力,因此才决定将一切押在这个功能之上一样。正因为于秋召唤出了因果环这个事实,让系统有了相信因果环是注定属于于秋的信心,这才有了拼命也要争这一把的决心。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奇妙。

    终于,系统伸出了手,将于秋那缕神识紧紧摁在了因果环的本体之上。

    轰隆一声,于秋脑子里仿佛被铁锤给锤了一下,无尽的信息从神识那段喷涌而来,撑得他发疼。

    [不够……]

    系统深吸了一口气。

    [你的修为不够,但这好解决得很]

    就在这句话后,一股磅礴的力量便从因果环内——抑或是从漂浮在因果环边的系统之内——喷薄而出。

    “真元!”不止于秋,下方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股力量,“好强大的真元!”

    在这股磅礴真元的浸润之下,在场所有人都觉得修为直往上涨。于秋的修为更是节节攀升,一瞬间就到了筑基巅峰!

    “这是要干什么?”下方龙逸的一张脸顿时白了,“这是要给我的乖徒儿强行灌真元吗!”

    在他说这句话的同时,有几个金丹宗师已经绿着双眼朝着那座洞府,朝着那磅礴真元的中心飞扑了过去。另外许多金丹宗师在享受了片刻这真元的好处后,却脸色一变,反倒唯恐避之不及地连连往后退去。

    有人扑去,是因为金丹之后的修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