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3章 21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这日的晚饭自然用得极晚,亏得是盛夏,夜里热得一时也睡不下,楚懋携了阿雾去园子里散步消食。

    “殿下,那个癞头和尚的来历可弄清楚了?”阿雾摇了摇扇子,想扇走前头成群的飞虫。

    楚懋没说话,那癞头和尚一出府就被暗卫控制了起来,从始自终都死死咬定阿雾是早该亡命之人,至于红药山房的魇魔之物他也咬定是他的神力看到的,即使上大刑,他也不改口。这样的人留在世上也是祸害。

    楚懋不想将这等污糟之事说与阿雾听,只道:“已经命人去查了。想来过几日就有消息回来。”

    “殿下还没说要怎么帮我呢?”阿雾问这个问题已经很多次了。

    楚懋笑道:“我把中馈之权拿回来交给你,难道还不算帮你?”

    阿雾定睛看着楚懋,思忖他难道一开始就没怀疑过自己,所以当时借机就将中馈之权拿了回来,而阿雾犹记得她嫁进来没多久之时楚懋也表示过让郝嬷嬷主持中馈不过是暂时的,只是这“暂时”太过长久而已。

    不过阿雾也能理解,郝嬷嬷将府里的内务打理得极好,没有由头就要拿回中馈之权,着实有些让人为难。

    只是阿雾所谓的帮助可不是中馈之权,她就不信楚懋不懂,可是他现在一副抵赖的模样,让阿雾不得不怀疑先才他一直不回答,难不成就是为了“讨要好处”?

    阿雾一想到刚才她任人施为的情形,就忍不住咬牙切齿,“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楚懋极爱她这副又羞又怒的样子,低头在阿雾耳侧道:“我要是早说了,刚才在玉澜堂,你怎么会让我……”

    “楚懋!”阿雾跺跺脚,忍不住在楚懋的腰上拧了拧,只听得他夸张地“哎哟”一声。

    阿雾赶紧像做贼似地往后头看了看,跟着服侍的紫扇、问梅几个都垂眼看着地上,像是地上有金子似的,这副样子一看就是忍笑的模样,阿雾更是没好气儿地瞪了楚懋一眼。

    楚懋拉着阿雾的手登上“飞来峰”,让其他人都留在下头,揽了阿雾的腰,两人一同望着天空的那轮皎月,“不管怎样,我总会站在你这一边的,阿雾。”

    这话对于阿雾来说,比世界上的任何蜜语甜言还来得打动人心,她这会儿最想要的就是楚懋的支持。

    阿雾侧头看着楚懋,“殿下此话当真?”

    楚懋的脸色有一丝复杂,“我说的话你不信?”

    阿雾想了想,自己的话的确有些伤人,认真说起来,楚懋好像一直都是向着自己的。

    阿雾不好意思地冲楚懋笑了笑。

    月色笼在阿雾的脸上,淡淡的珠光从她的肌肤里透出,就像月亮流出的月华般令人想鞠一捧在手里,星星似的眼睛里有俏皮的笑意,唇瓣像四月里的樱桃,樱红饱满。

    楚懋低头含住阿雾的唇,轻轻地细啄,在她的唇上用舌尖来回的刷着。阿雾的脸向后仰,却被楚懋的手扣在后脑勺上不许她后退,只能承受着他的巡阅。

    “楚,楚……”阿雾觉得楚懋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初始时恨不能人离他八丈远的冷淡样子,这阵子却像得了饥渴症似的,恨不能时时刻刻搂着她,亲着她。

    “阿雾,咱们回去吧。”楚懋意犹未尽地吮了吮阿雾的唇瓣,低哑着声音道。

    阿雾才不是傻子,别过头去道:“我胃里还撑着呢。”

    楚懋也没为难阿雾,往旁边一株枝繁叶茂的树看了看,眼睛亮了亮,半搂半拖地将阿雾拥到树下,将她抵在树干上。飞来峰是一组假山群,砌得恢弘大气,这棵树的根扎在石缝里,居然也长成了如今的浓荫蔽地,微可半挡半掩地隔绝他人的视线。

    “殿下。”阿雾叫道,因夏日的襦裙轻薄,她的背已经被粗糙的树皮硌得有些疼了。

    楚懋伸出一只手掌垫在阿雾的背后,另一只手则撩起了阿雾的襦裙。

    阿雾哪里能料到楚懋居然会如此大胆,大庭广众之下就敢把手摸入她裙底,阿雾惊得面无人色,这若是叫人看见了,她可还怎么活。

    “楚……”阿雾的“义正辞严”还没出口,就被楚懋给堵住了,一对儿刚适手的玉兔也被人攥在了手里。

    阿雾被刺激得微微发抖,羞得恨不能钻地缝儿,可她又挣脱不了,只有鼻子能发出一点点“哼哼”声,反而越添妩靡。

    阿雾拿手推攘楚懋,楚懋的脚就像生了根似的,她的力道给人挠痒痒还差不多,倒是阿雾自己胸口的红豆被人拿捏在拇指之间,摩挲揉捏,弄得又涨又疼,

    好容易阿雾被放开喘了口气,她忙不迭地求饶道:“殿下,我们回去吧,好不好,夜里下露有些凉了。”

    “不好。”楚懋缓缓地吐出两个字,侧头在阿雾的锁骨上密密麻麻地落下吻,手也下滑到凹地。

    阿雾身子一僵,她感觉到楚懋正在褪她的亵裤,已经滑到半臀下了,阿雾疯了似地开始砸楚懋拳头,可楚懋就像存了心地要欺负她一般,手指已经强硬地刺了进去。

    阿雾惊呼一声,却听见楚懋道:“别动,仔细被下面的人听见。”

    阿雾果然再不敢动,嫣红谷地被搅得泥泞不堪,她就跟被人虐待的小媳妇一样,眨巴着泪汪汪的大眼睛,只希望对方能手下留情,阿雾甚至可怜可叹地主动地亲了亲楚懋的下巴,带着哭声地道:“殿下,殿下,我们回去吧,好不好,好不好?”

    楚懋啄了啄阿雾的眼睑,看了看她身后不算粗壮的树干,若是有了动静儿,树枝摇摆起来的确不太好看,阿雾又是那样的薄脸皮,若他实在太过分,难免伤了彼此的情分。

    阿雾感到楚懋往后退了退,又替她拉上裤子,整理好裙摆,她这才松了口大气。

    “阿雾,亲亲我,不然我不放你回去。”楚懋的唇抵在阿雾的额头上道。

    这会儿楚懋就是让阿雾喊他爹都成,阿雾极热情地在楚懋的唇上、下巴上、脸颊上,“吧唧”地亲了几口,以防他借口自己敷衍了事而反悔。

    楚懋替阿雾理了理鬓发,这才拉了她的手,护着她下了假山。阿雾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放在楚懋的掌心里,一步一步地往下挪,其实平日里也没有这样小心翼翼,只是有楚懋牵着,她就不自觉地“更没用”了些。

    到了平地上,阿雾连紫扇她们的脸都不敢瞥一眼,将楚懋用力推开,隔得有三人宽的距离,也不管什么尊卑了,自顾自地快步走到前头。

    直到走进净房,阿雾才转过头对着紫扇恶狠狠地道:“今晚你什么也没看见,知道吗?!”

    紫扇愣了愣,没理解过阿雾的意思来,“奴婢本来就什么也没看见啊。”

    阿雾脸一红,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太心虚了,实际上当楚懋让她们都留在假山下的时候,这些累了一整日的丫头难道还能乖乖地立在下头不动,自然是跑去歇凉喝茶去了。

    “嗯。”阿雾尴尬地敷衍一声。

    阿雾踮着脚悄无声息地出了净室,从屏风的空隙里望了望楚懋,他手里正拿着书卷,看得极认真,阿雾这才又踮着脚快步往床畔挪去,上了床就向着墙蜷缩成一团,假装自己立马就睡着了,还特地连呼吸也控制得匀净起来。

    只可惜越是想睡就越是睡不着,阿雾只要想到在假山上楚懋那样对自己,她的脸就烫得可以煎鸡蛋,她恼怒于自己怎么就没骨气到任楚懋予取予求的。

    阿雾缩头乌龟似地将头埋到薄被里,却听见后面楚懋轻笑一声,她看都不敢看楚懋,越发将头埋得深。

    可那里知道楚懋却没管这些,自顾自地掀了她的被子,伸手去解阿雾的裤带。阿雾心里暗自得意,她把带子系成了死结,这下看楚懋还怎么下手。

    阿雾的得意才维持了片刻,就听见裂帛之声,她身上的白绫亵裤已经应声而裂,“哎,哎,你……”

    “明天叫府里的绣娘来再给你做几十条。”楚懋覆在阿雾的身上道。

    几十条?这是要撕着玩儿吗?阿雾心里愤愤,这明日早晨紫扇她们收拾房间的时候,她可怎么解释这裤子。

    不过阿雾实在是杞人忧天了,次日紫扇她们进来收拾屋子的时候,她还昏睡得人事不省的,哪里顾得上解释不解释。

    阿雾睁开眼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也不是撕裂的亵裤的事情,她嘴角翘起一丝弧度,果然是被唐音说中了,这男人在床上时的确好说话得多,阿雾这不就从楚懋的手里抠了两个暗卫出来么。

    阿雾用过早饭,就往冰雪林去,楚懋昨夜说的吕若兴会替她安排好一切。在冰雪林,难免会望到对面的双鉴楼,阿雾想了想,旋即就将进去的渴望给压制了下去,如今她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楚懋会用双鉴楼怎么要挟她。

    阿雾进了冰雪林的西稍,吕若兴便领了两个人进来,阿雾一看都是她熟悉的人,贺春和贺水。

    ----------------------------------我是番外分割线-----------------------------------------------------

    夫妻性相1-20问

    1.珰爷:请问你们的名字

    四毛哥:楚懋,字景晦,取自“天寒气不歇,景晦色方深。”

    雾天仙: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字是“勤煦”,怎么后来不用了呢?

    四毛哥:(斜睨阿雾一眼)

    珰爷:雾天仙,你不是自称才女么,这都不懂啊?太阳一照雾就散,何况还是勤煦。天寒气不歇,不就是雾么?

    雾天仙:好转折的爱情表达法。

    珰爷:问你名字呢!不许岔开话题。

    雾天仙:荣璇,小字阿雾,字玉生。

    珰爷:玉生?怎么感觉像唱戏的戏子的艺名?

    雾天仙:楚懋,楚景晦!

    四毛哥:不用理她,她长这么大连京剧都没看过,知道什么叫戏子的艺名。再说了,他毛孔粗大,皮肤黝黑,根本不懂玉生的好处。

    明师太:鼓掌!撒花!

    2.珰爷:性别是?!

    四毛哥:哥。

    雾天仙:天仙。

    珰爷:(怒)观音还是男的呢,你以为天仙都是女的?范爷都是爷了还是女的呢,你以为哥就是男的了?

    四毛哥:这人不太镇定。

    雾天仙:换明师太来问吧。

    3.明师太:请问你们的性格是?

    四毛哥:英明果决,睿智天成。

    雾天仙:温柔解语、贤惠大度、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珰爷:(画外音)据说,一个就是“贱”,一个就是“作”。

    明师太:(笑眯眯)哦,还是进行下一个问题吧

    雾天仙:楚懋,赶紧给律师团打电话,谁敢这样骂咱们,告到他们死。

    四毛哥:(摸头)乖乖,你又穿越了!赶紧回来吧。

    4.明师太:觉得对方的性格是?

    四毛哥:她……很美!

    雾天仙:(跺脚)师太是问你性格,性格,你不回答,就说参照上一题好不好?

    明师太:稍安勿躁,我们都懂皇帝陛下的意思,不用解释。

    珰爷:脾气差、爱吃醋、小心眼、城府深、爱钻牛角尖、任性妄为、娇生惯养 。。。。。。

    雾天仙:不录了!(起身)

    明师太:hoho,有人的长公主母亲好像还没认某人呢。

    珰爷:剔手指甲。

    四毛哥:(亲着阿雾的手指)其实也没她说的那么差。

    雾天仙:爱尽!

    明师太:快回答,对方的性格呢?

    雾天仙:(泪汪汪)龟毛、挑剔、闷骚、喜怒无常、爱摆脸色、爱吃醋、爱强迫人……

    珰爷:就这样,你还嫁给他?

    雾天仙:混蛋,人家是被皇帝指婚,不能抗旨的。

    四毛哥:(冷笑)是么,如果不是指婚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