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0章 正文完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皇帝陛下亲自下厨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楚懋换了便袍,扎袖衣和扎脚裤,干净利落。切菜备肉这种事情自然无需楚懋动手,他能动一动勺子炒两把已经是“感天动地”了。

    阿雾拿洒了花露的手帕捂住鼻子,站在厨房门口,看着楚懋舞勺子,还别说从背后看起来,真有那么点儿架势。

    不过阿雾心里早就开始后悔了,她想着若是皇帝陛下拿糖当盐放,她这是吃还是不吃?

    待菜上桌时,瞧着还是有模有样的,嘉和帝装盘的功夫居然一点儿不逊色于大厨,既漂亮又整洁,很有画面感,阿雾偷偷地告诉自己,如果盐不是放太多的话,她可以勉强吃一口。

    “吃吧。”楚懋看着阿雾道。

    阿雾觉得他的眼神有一种,自己如果不吃,他就要在自己头上敲个洞灌进去的感觉。阿雾战战兢兢地吃了一口酸辣土豆丝,半晌都没动嘴角嚼。

    “不好吃?”楚懋有些着急地问。

    阿雾摇着头,满满地咀嚼,再吞咽,“是非常好吃。皇上,我觉得如果你这辈子没当皇帝,当厨师也一定能养活我们母子。”

    楚懋笑道:“多蒙夸奖。”

    却说阿雾喜欢吃楚懋炒的菜,这三个月里头楚懋便下了三十天的厨,总算将阿雾这一胎平平安安地保到了三个月。

    “怎么肚子一点儿也没大的感觉?”阿雾穿着内衫在镜子前左看右看,“是不是宝宝长得太小了?”阿雾问楚懋。

    “一般三个月时还不会太显怀,但是你的腰围已经明显的大了一圈了,阿雾。”楚懋很淡定地道。

    阿雾摸着肚子,有一种不敢相信这里住了个宝宝的感觉。

    楚懋走过去圈住阿雾,亲了亲她的脸蛋儿,“别担心,一切不是都有朕么。”

    阿雾点了点头,她也不知怎么了,虽然不害口了,但心里去慌得很。到了晚上,阿雾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肚子抽着疼、针扎着疼、像被人踩着疼。

    “啊——”阿雾尖叫着坐了起来,满头是汗,她还没来得及清醒,就被楚懋抱在了怀里,轻轻地拍着背。

    “没事儿,没事儿,只是做噩梦了。”楚懋轻轻地安慰着阿雾,等她平静下来才问,“是做了什么噩梦,阿雾?”

    “我梦见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肚子好痛。”阿雾将脸贴在楚懋的怀里发抖,那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我会不会死,景晦?”

    “胡说什么!”楚懋疾言厉色地推开阿雾,“别再说这种话,阿雾,我宁愿一辈子也不要儿子。”

    阿雾也知道自己吓着楚懋,赶紧点头,“我错了,我只是被梦吓着了。”

    实际上楚懋比阿雾更吓,打从阿雾怀孕后,他的心就没有一刻是平静的。俗语说:有命喝鸡汤,无命见阎王。讲的就是妇人生孩子就跟鬼门关走一趟一样,楚懋如何放得下心。他只是忍着不说,怕反而吓着了阿雾。

    帝后的这一番忧虑,让太医院的一众人也是战战兢兢,谁也没法儿保证皇后娘娘能顺利生产。因而是各出奇招,五花八门,因有尽有。

    最离谱的是,楚懋居然还信了。他听说,这世间妇人,那些养在深闺大院、养尊处优的妇人反而容易难产,而临盆前一天还下地做农活儿的农妇却少有听说难产的。

    楚懋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姜良之就说过,要让阿雾多走动,还教了一套吐纳之法,这里头都是说怀孕的妇人要多动,不能成日躺着、歪着,为着这个楚懋每日早晚都会抽出时间来陪阿雾去园子里走动。

    听得农妇之说后,楚懋更是深信,立即就让内务府在园子里头辟出了一块地来,供阿雾做农活儿。

    当阿雾被带到地跟前儿时,眼睛都鼓出来了,“你是说让我种地?”阿雾不敢置信地看着楚懋。

    楚懋道:“别担心,朕已经找人来教你了,咱们也不是真种地,你耐不住粪水味儿,咱们就不施肥,只是你要经常动一动,临盆的时候才好生。”

    “我不要。”阿雾觉得这实在是太滑稽了。

    可惜楚懋虽然事事让着阿雾,这件事上却是寸步不让的,“不行。你就试试好不好,阿雾?”楚懋捉起阿雾的手开始亲她的手指。

    一旁被请来教导阿雾种地的农妇,黧黑的脸都压不住红色,心里头道:没想到这么天大的官儿居然是个怕老婆的。而且各种腻歪,等她回去说一说,肯定都没人信。她们家那死鬼若是有这天官一半的温柔,她就是死也瞑目咯。

    楚懋既然这样说,阿雾也只好点头,每日都过来这里应卯,地当然都是那妇人在种,阿雾顶多就是递点儿种子什么的。

    阿雾闲来问那荷花姐道:“听说你们乡下人生娃子可好生了是不是?”

    那荷花姐擦了一把汗,憨憨地笑道:“可不是么,就拿俺最小那个小子来说,俺那天正在地里头割油菜,那小子就忍不住要冒出来了,俺恁是割完了一茬才走回去,自个儿烧了水,躺在床上就屙出来了,拿剪刀剪了,打个结,俺就又下地干活了。他爹回来,都不晓得俺都生了。”

    荷花姐的话将阿雾笑得前仰后合,晚上回去学给楚懋听,又忍不住大笑,“她居然说她家小子是屙出来的,你说好笑不好笑。”

    楚懋也忍不住笑,心里却道,那荷花姐倒是能耐,能逗得阿雾这样开怀。

    日子翻过年就到了二月里头,阿雾已经有七个月的身子了,胃口也大开,一个早晨能吃四个鲜肉芥菜包,看得楚懋大惊,“阿雾,你不能再吃了。”

    阿雾嘟着嘴道:“可是我饿啊。”

    楚懋替阿雾擦了嘴道:“姜良之不是说,若是孩子在你肚子里太大了,生产的时候会伤身子么,再说了,你看看你这双下巴,还有这小肥腰。”楚懋在阿雾的腰上轻轻拧了拧。

    阿雾立时就被气得脸红了,“你这会儿倒来嫌弃我,昨天晚上怎么不见你嫌弃,光会捡好听的说,看见人家,那什么……”

    阿雾想起来就开始哭,她都那样伺候楚懋了,他居然还嫌弃她。

    楚懋是一个头两个大,“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怕你今后临盆的时候痛嘛,你想想孩子越大,你是不是越受罪。”

    阿雾依然哭着不理。

    楚懋是“好乖乖、好宝贝、好祖宗……”都喊了一通,结果这回全都失效了。

    “好,你说,要我怎么着吧,阿雾。”楚懋完全投降了。

    阿雾抬起头看着楚懋道:“我也不知道。”阿雾抽泣着抬起头,“我就是控制不住。”

    孕妇的情绪来得突然,去得可就纠结了。

    不管怎么说,皇帝陛下左熬右熬,还是熬到了阿雾临盆这日。

    偏偏不巧的是,今日是早朝日。半夜时,阿雾隔半个时辰肚子已经轻轻的抽一阵儿了,她怕影响了楚懋睡眠,压根儿没敢声张,因为越是到临盆时,楚懋就越是紧张,比她这个孕妇还紧张,经常半夜三井起来踱步,阿雾实在是怕吓着楚懋。

    况且这几个月来,阿雾对生孩子这件事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了解,从这肚子开始有规律的疼痛到生产时,还要好半天呢,不着急。

    所以楚懋上朝后,阿雾慢条斯理地捧着圆滚滚的肚子起床,“今儿不喝粥,给我来一碗白米饭。”阿雾吩咐道。

    “唔,想吃琥珀辣椒。”阿雾挑嘴道。

    厨房上的人都习惯了皇后娘娘现点菜的事情,一屋子几十个人就管皇后一人的吃食,什么都是准备好的,时刻准备着受阿雾的挑剔。

    “不行,还想吃川蜀的回锅肉。”阿雾又道。

    最后待阿雾吃了两碗白米饭,又吃了一个翡翠糕、一个松子卷、一个黄金酥之后,她终于满足地摸了摸肚子,“去请太医和稳婆到西厢。”

    当时伺候着的明心和明慧脚一软就跪了下去,谁能想到平日里孩子稍微动一动就一惊一乍的皇后娘娘,真到了临产时,却这般镇定,反而把明心和明慧给吓着了,开始往外狂奔,两个人都被门槛绊了一跤。

    西厢是早就备好给阿雾待产的,她不喜欢没窗户的角房,楚懋哪有不依着她的,西厢的东西是他带着太医和稳婆一同布置的,今儿个总算是派上用场了。

    这头太医和稳婆一听说皇后开始阵痛了,都跟明心、明慧一样,慌乱中都跌了跤,但是心里头极为高兴,这心里提着一桶水的苦日子眼看着就要结束了。

    那头早有小太监飞奔去告诉了李德顺。李德顺一听,也慌了,悄悄地走到御座旁边,冲楚懋打了个手势。

    楚懋“嚯”地就站起了身,慌忙间差点儿撞上了旁边的香筒,“退朝,退朝。”

    这下头的人见了嘉和帝如此模样,稍微聪明点儿的就猜着了,肯定是皇后娘娘临盆了。

    楚懋到的时候,阿雾已经躺在西厢的产床上了,他正要往里走,却被崔氏阻拦道:“皇上可别进去。”

    若是别人阻拦,楚懋早一脚踢上去了,但是自己岳母的话,他不能不听。

    这时候阿雾也叫了人出来传话,“皇后娘娘请皇上千万别进去。”

    阿雾现在已经疼得极厉害了,头发都打湿了,她绝对不愿意让楚懋看到她这副样子。

    楚懋在外头等得心慌意乱,坐都坐不稳,李德顺看见他握着扶手的手背上青筋暴起,脸色煞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在生娃娃呢。

    就在楚懋等得要强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