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大师陨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天道历两千八百年春、四月。

    九州大陆中心、中土乾州、中鼎帝国。

    苍茫的号角,低沉而悠远。远处地平线,升起遮天蔽日的旗帜,一只数量庞大的队伍,踏在青石路面上,发出阵阵轰鸣之声,大地亦为之震动。

    队伍最前方,一匹青州白马,没有半点杂色,披挂着全套金色马铠。马上端坐着一位四旬艳妇,云鬓高挽,素色罗裙,齐膝高筒马靴。

    白马身后十丈,骑兵以八列纵队,缓步跟随,骑士赤着上身,怀中抱着手臂粗的旗杆。旗杆高达四丈,顶端飘舞着六尺长的素帆。

    素帆旗阵之后,是三千银盔银甲的精骑,精骑之后,又是漫无边际的重步兵队伍,一眼望去,直达天际。

    整只队伍,以艳妇为首,又向前行了半个时辰,眼前出现了一处丁字路口,南侧是一条更加宽敞的青石大道,直达远处隐入雾中的高山脚下。

    丁字路口正中央,一匹黑驴横在路中,驴上一位青衫老者,须发皆白,眼睛似闭非闭,身体在驴身上左摇右晃,似乎随时都会从驴身上掉下来一般。

    艳妇双腿微微用力,那青州白马,似通人性一般,四蹄如钉,稳稳的停在路中央,艳妇缓缓的抬起右臂,露出一丝粉白的皓腕。身后的队伍,齐刷刷的停下脚步。

    艳妇面上露出一丝微笑,打马上前,在黑驴十步之外停下,轻启朱唇,开口笑道:」支兄,小妹倒是来晚了。」

    白发老者双眼露出一丝缝隙,微微点头:」陆仙子排场大,自然要慢上一步。」

    艳妇咯咯笑道:」支兄又寻小妹开心了,哪儿是小妹的排场大啊,这不是为哈老神仙送行嘛,天下第一道师远遁,总要送上一程的。」

    老者微微颔首:」时辰差不多,我们上去吧。」说完青衣飞舞,整个人飘到半空中,向那条笔直的大道缓缓飞去。

    两人并肩飞行,不过一刻钟,到了山脚下,同时落地,仰望凤鸣山,发出一声轻叹,似要将肺腑中所有的浊气吐尽,不敢让这仙山沾上一丝浑浊。

    老者眼睛半睁,轻声念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凤鸣九州,藏龙在天。」

    艳妇收起笑容,面上露出发自内心的恭敬。两人沉默不语,一步步顺着青石铺成的山路,似缓实急,量着步子,向山顶行去。

    中土乾州凤鸣山,名闻九州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凤鸣山高达三千丈,主峰藏于云雾间。说起来,这凤鸣山并非九州大陆第一高峰,甚至只能算是不入流的一座山峰,除了风景如画,四季如春之外,着实没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拥有这样风景的山峦,别说整个九州,单是中土乾州,也是多得数不胜数。

    凤鸣山原本不过是中土乾州一座野山,因凤鸣先生久居此处而得名,天道历两千七百年的时候,中鼎帝国发下诏书,在凤鸣山颠大兴土木,为凤鸣先生建立起举世闻名的天道宫。

    至此以后,凤鸣山天道宫,成为九州道师圣地,令天下道师、武人所向往。

    夕阳最后一抹余辉,照耀着天道宫灵明殿后花园。石桌上摆着一壶四杯,其中一只杯中,升起袅袅轻烟,香飘十里。

    石凳上端坐着一位白衣胜雪的中年男子,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脑后。露在袖外的双手,却如鸡爪一般,骨瘦如柴,皮肤上满满的都是褐黑色的斑点。

    支九天和陆云仙,轻轻走进后花园,脚下如踏云雾,不带一丝声响,似乎生怕惊到眼前这位白衣男子。

    这位白衣中年人,正是九州大陆,三千年来最伟大的天道宗师,凤鸣先生哈明非。

    哈明非生于天道历两千六百年,中土乾州一个低等士族之家,出生之时,便带着先天道眼,可看破世间万物。

    三十岁之前,游走于中鼎帝国各大书院,读破万卷书,即不习文科举,亦不习武强体,人称书痴而不自觉。

    三十岁之后,连挑帝国三圣山道院,无人可挡。五十岁之后,闻名于整个帝国,百岁之后,九州大陆,无人不知。

    正所谓,不鸣则已,鸣则声动于九天之上。

    「唉,来了就坐吧。」哈明非的声音低沉沙嗓,中气不足。

    「先生……」陆云仙连忙上前几步,将杯中已经渐冷的茶水倒掉,向杯中续入新茶。

    哈明非那张苍老如鸡皮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两位坐吧,若是让人看到,帝国两大阳神,居然干起端茶倒水的勾当,极为不妥。」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