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四章 金銮殿叛军入圈套皇宫中世勋尽被擒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贾政的表情不太正常,或者说他自从贬官到从九品之后就从来没有正常过,如今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哀愁,他整张脸都扭曲起来,让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贾琏吓得忍不住哆嗦。

    疯狂……似乎所有跟着忠顺王造反的人都染上了他的疯狂,眼神都变得不太对了,整个人从内到外透露出一种让人难以揣摩的暴躁感。

    “琏儿……”贾政念出侄子的名字,看似温和,可那眼神之中的杀意却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他也是有野心的,他也是想要袭爵的,他做这个梦已经做了好几十年,可是哪怕贾赦残废了,丢了一条腿,他却还得屈就一个从九品的小官,而没办法袭爵,甚至要仰人鼻息。这让贾政如何能忍?

    现在既然被忠顺王逼得连造反之事都做出来了,那么还装什么兄友弟恭?不如一起撕破脸皮,将做梦都想除掉的老大一家彻底铲除吧!

    “二……二叔……”贾琏声音都有些发颤,心思不停地转动着,他不知道贾政什么时候和忠顺王搅合到一起去的,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了,贾政现在精神明显就不对,看起来比起贾蓉还要不正常,若是阻拦不住,说不定他就要血溅当场了!

    贾政怔怔地看着侄子,就好像从来没看见过贾琏一样,疯狂的眼神让他就像盯上了猎物的豺狗一样,惊得贾琏发不出声音来。

    两人足足无言了一刻钟的时间,贾政猛然有了动作,因为要提前进入皇宫,身上没办法携带武器,所以他直接从腰间解下了外衫装饰用的腰带缠在了贾琏的脖子上,狠狠拉紧,眼睛之中布满了血丝,低声说道:“琏儿啊,你说如果你死掉了,荣国公一支的爵位会传给谁呢?”

    贾琏试图挣扎,可是中了毒的他根本就没办法动作,只能感觉到越来越上不来气。传给谁?反正也不会传给你!

    贾政看着侄子惶恐的表情,更加用力地拉紧腰带,“没关系,不传给我,不传给宝玉都没有关系,反正老爷已经挣到从龙之功了,将来的利禄爵位都有了,也就不需要你们大房放在面前碍眼了。”

    贾琏听着贾政的疯话,一阵阵的窒息,眼白都翻出来了,眼看就要死掉,却在这时,突如其来地传来了忠顺王的一声大吼,让贾政的手一抖,松开了腰带,让贾琏保住了性命……

    时间倒回到一刻之前,忠顺王站在大殿之中鄙夷地看着龙椅上的司徒晟和倒在地上的群臣们,志得意满,眼中寒光涌动。

    司徒晟皱了皱眉,低声说道:“四弟,朕要问你一个问题……”大概是迷药未过的关系,司徒晟说话的语速比较缓慢,声音也十分低沉。

    “你想问什么?想问我怎么离开王府?”司徒晖说道,他走上前几步,站到了龙椅旁边,低声和司徒晟交谈着。因为双方的声音都压得很低,倒是让除了他们以外的群臣听不清他们的交谈。

    “哼,无外乎贿赂金银财宝,这有什么难猜的。”司徒晟有些不屑地说道:“朕要问的不是这个。”

    “朕?哈,好,我就再容你摆一摆皇帝的谱儿。那么你要问我如何联络了这些勋贵世家之人?还是想问我怎么联络到这些骑兵,甚至能闯进皇城?”忠顺王挑着眼角问道,却不等司徒晟回答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似乎已经确定司徒晟输定了,所以毫不隐瞒,说得十分痛快,要将多年的郁气发泄出来一样。

    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同样,赢了却不奚落对手,让其知道自己败的有多傻,简直枉费了布局的一番苦心。

    “世家勋贵已经被你折磨惨了,早就想着怎么找到出路呢,更何况他们的把柄都被我牢牢攥着,又怎么敢不听话?至于兵马……你想不到吧,哪怕到了现在这种地步勋贵手中也还攥着一些兵马呢!你信任的守卫京城之人就有当年投靠了勋贵的将领,只要抓住了他们的主子,这些家伙也就老实归降了。”

    司徒晖随手指了指几个让司徒晟有些眼熟的将领,“这个,还有那个……都是勋贵隐藏很深的部下,本王都没想到,贾家都败落成这个样子了,还会有这样的后手。”

    “贾家?”听到这两个字,司徒晟提起了一点精神,“金陵贾家?荣国府?”

    “本王也以为荣国府会有本事一些,谁知道不过是个绣花枕头。”司徒晖冷哼了一声,“枉费我把贾元春握在了手中,谁知道贾政却那么没用,连一个残废都斗不过,竟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重要的事情。哼,本以为能收到一些有用的人马呢,没想到只招惹到一个满肚子虚妄的癞皮狗,哭着喊着想要从龙之功。好啊,本王就成全了他!”

    司徒晟吃力地转了转头,看到一身穿着太监服色的贾政,皱了皱眉,“你让他混进皇宫,在大殿之中藏匿迷香,趁着大朝会的时候点燃?”

    “怎么能叫混进皇宫呢?”司徒晖不屑地一笑,“皇宫看守森严,自从冬至除夕两场宫变以后,门禁之严堪称历朝之最,这不正是你安排的吗?这么森严的门禁,就凭一个假太监怎么能混的进去?就算手中拿着太监腰牌穿着太监服饰也没有用啊。”

    “你没看他没有胡子吗?一个男人就算胡子剃得再怎么干净也不会这么光洁吧。他不是假太监,而是真太监哦。”

    司徒晟嘴角一抽,无论如何他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按理说司徒晖连腰牌和服饰都能弄得到,甚至有本事安排部下混进朝会所在的宫殿而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买通或者要挟一个太监简直不要太容易。可谁能想到他竟然会逼着贾政这个朝廷命官……?难怪贾政的表情那么奇怪,这简直是……司徒晟想了半天都没想到要怎么形容。

    他如果没有记错,一个太监那什么之后想要养好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想要缩短时间,恢复良好,就需要宫中治疗外伤的秘药才行。司徒晖有病到逼得贾政那什么,然后还特意找来宫中秘药助他恢复,帮贾政掩饰这段时间没有去鸿胪寺点卯的事情,就为了让他去做有没有他都可以的点迷香?这不是有病吗?

    司徒晟当然不知道这压根不是司徒晖的意思……司徒晖是召见过贾政,套了半天话,知道他根本就是个废物之后,就打算把他丢一边,不管他死活了。谁知道贾元春却没有放贾政离开的意思,而是直接抽刀相向,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忠顺王本来还想找贾元春算账来着,谁知道贾元春一时想不开自杀了,再去看醒来的贾政,就被糟心的癞皮狗黏上了。贾政不知道贾元春死了,害怕忠顺王利用贾元春收拾了没用的他,所以死缠着也要缠出个从龙之功来,而忠顺王却一边怕贾政失踪的讯息惊动了勋贵们和司徒晟,一边又怕不杀贾政的话,这人因为生无可恋拖着他一起死,爆出他要造反的消息来……

    麻杆打狼——两头怕。所以相互一妥协,情况就变成了现在这个让司徒晟怎么看怎么有病的场面……

    司徒晟也没有继续纠结贾政的意思,直接顺着说道:“宁国府?他们竟然还能控制将领?没看出来啊。”

    忠顺王勾起了嘴角,“宁国府?哼,有本事调动兵马的可不是贾珍那个废物,而是我们的好二哥!已经死了的义忠亲王司徒昂!要不是贾珍那个废物找到了二哥的私生女,将她嫁给了自己的儿子,废太子的残余势力又怎么能让贾蓉轻易找出来?”

    “呵呵,贾珍那个胆小鬼,连临阵脱逃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估计威胁他他也未必会听我的命令,好在他这辈子到底干了件大胆之事,竟然和儿媳妇扒灰。哈,要不是因为这个,那个被戴了绿帽子的贾蓉又怎么肯为我所用?哼,这残余势力就连我们的那位好侄儿,义忠郡王都不知道,倒是便宜了贾家。”

    这种乱事司徒晟一听就皱眉,但还是继续听了下去。难怪那几名将领看着眼熟,他竟是曾经见到过的,当初首辅冯鳌手下的几名心腹,他在当普通皇子的时候就机缘巧合见到过,只不过不熟悉罢了,没想到竟然落到了贾家手里。

    “有了好二哥的势力,想要获得士兵,想要进入皇城都容易多了。冯鳌那个老狐狸,要不是司徒昂不争气,就凭他经营手下的本事,发动宫变夺了天下又有何不可?”

    冯鳌,已经辞官归隐,甚至去年已经死去的前首辅,国舅爷,竟然还留着这么个后手。这世上的人果然没有一个能小看的,哪怕看轻了一个人都要惹出大麻烦来。

    司徒晟挑起了眉头,竟然撤出了一丝微笑,他不慌张也不哀愁,笑容之中反而透露出了几分真心的喜悦来,“可惜,朕想问的也不是这些。四皇弟,你还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