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7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阿元曾与阿容说起,英王有碍。

    远在藩地的一个藩王,竟然到了江南来,还就上门专程来寻一个宗室女,阿容的心里就生起了满满的戒备,见城阳伯夫人微微皱眉,只求母亲去看顾媳妇,自己往外头去了。

    湛家的会客花厅里,正有一个眉目慈祥的老者,端坐在上手,此时正与一位姿容极美的少女低声说话,这老者的四周,皆是护卫,阿容进入花厅,就感到一种带着冰冷压抑的气势向着自己而来,只是这样的场面他见得多了,太上皇在位之时,远远比这场面还有气势,因此阿容此时只面露微笑,清风拂面一般快步走到了这老者的面前,躬身道,“拜见王爷。”

    “都是一家人,何必这样?”英王一笑,不着痕迹地打量眼前的青年,就见他姿容秀丽绝伦,一身的磊落的风骨,如同远山的青松修竹一样,望之心折,目中便微微一闪,继续说道,“你是驸马,只唤我一声叔祖就是。”说完,大笑起来,笑道,“本王来江南游历,却听闻几个孩子也在,因此过来瞧瞧这几个孩子。”

    阿容只在面上微笑,并不多说。

    游历?

    藩王远离封地,哪里是这样简单,糊弄鬼呢?!

    一旁那姿容绝色的少女,也在端详眼前的青年,目中现出了一丝无法掩饰的惊艳之色。

    她还从未见过,藩地的男子,有谁有这样的美貌。

    “这是你堂姐明秀。”英王见到这少女看向阿容的目光,脸上闪过一丝晦暗,却还是端着笑容笑道。

    阿容只觉得这少女的目光叫人厌恶,微微避开,这才含笑道,“殿下正在后院会客,王爷稍等片刻。”

    只是那突然不经意的一眼,却还是叫他心中不知为何,咯噔一声。

    这少女眉眼妍丽精致,极为美貌,虽然眼神叫人厌恶,然而不知为何,阿容竟觉得这少女,仿佛是在哪里见过。

    微微敛目,阿容在心中默默回想,是否从前遇见过这少女,却没有头绪,正在疑惑时,就见外头有脚步声传来,花厅大开,浩浩荡荡的宫女内监簇拥着阿元进来。

    “这位,就是叔祖父么?”阿元心中惊疑,面上却只含笑请安,之后就见到身边的那少女看向自家驸马的眼神,心里觉得不快,脸上就带出来些,冷哼了一声,与伸出手接她的阿容立在了一起,手挽手坐下,抿了一口茶,这才问道,“不知叔祖父前来江南,可有缘故?”她望了那少女一眼,见她不施粉黛,身上也是极清淡的颜色,恍惚了一下,竟也觉得有些眼熟。

    “翻过年,该是圣寿,因这个,本王便先带着这孩子出来走走,开开眼界,回头往京中去,也给她一个好姻缘。”英王只做不知,拍了拍那含羞少女的手,命她坐在身边,叹息道,“这孩子命运坎坷,刚出生就没了爹娘,因此便叫我接到王府里抚养,平日里住在王府,竟没有见识,叫我这个做祖父的,心里怎能不担心呢?”他说起话来又慈爱又温柔,若不是阿元听薛嘉说起,肃王府的悲剧都是因这人而起,她都以为这是个爱惜孙女的老人家。

    “日后,还要妹妹多看顾。”这少女一双盈盈的翻着水光的眼神,落在阿元凸起的小腹上,再看看她如今有些臃肿肥胖的模样,目光就是一转。

    “这话说的。”阿元视而不见,只淡淡地说道,“江南,本宫也只是客居,看顾堂姐,只怕是做不到的。”

    “你们姐妹同心,本王看着就欢喜了。”英王心中为阿元的冷淡惊讶,再三看她的模样,却看不出什么,便微微皱眉。

    看她这模样,该是不知当年旧事,可是为何,竟然会对他这样慢待?都说秦国公主是个孝敬长辈的人,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大老远的前来江南,就为了与她接触。

    这孩子,可是如今最得宠的公主了。

    目光一黯,英王就暗暗给了身边的孙女一个眼色。

    那名为明秀的少女,已经摇摇摆摆,风姿无限地过来,香风浮动,想要来拉阿元的手。

    “你做什么!”她还未靠近,身后的含袖已经站出来,将这少女远远地与捂着鼻子的阿元隔开,口中大声道,“站得远些!”

    “我是公主堂姐,你竟然这样对一个宗室?!”这少女脸上挂不住,往敛目给阿元捏胳膊的阿容看过去,见他秀眉低敛,头都不抬,目中就露出了失望之色,不快地呵斥道,“难道宫中,就是这样儿对待主子?太过跋扈!”

    “明秀如今也有爵位,乃是郡君。”英王便在一旁温声道。

    “再是郡君,叔祖,”阿元命含袖退到自己的身后,看着自己的一双纤细的手慢悠悠地说道,“如今,我身上有孕,堂姐身上这么重的麝香味儿,是个什么章程?”她微微抬头,眯着眼睛笑起来,温声笑道,“明知我有孕,竟然还熏麝香,这是要谋害我?”见英王脸上一抽,她便笑道,“不管是否有孕,我如今才是最大的,堂姐若是真想如何,谋害公主,只怕也罪过不小。”

    “我只是要与你亲近!”

    “这样的亲近,我受不起。”阿元只含笑说道,“叔祖明明能往别宫去,却打着拜见我的旗号来了湛家,若是传出去,我就是一个不将叔祖放在眼里的小辈!”

    “你!”

    “我这人,直率的很。”阿元便含笑道,“叔祖若是有什么要与我说的,大可说出来就是,为何还要再三试探?”见英王脸上的笑容收起来,脸上阴晴不定,她也懒得与这人理论,起身慢悠悠地说道,“况,本宫最是个嫉妒之人!谁敢再打算本宫的驸马,别怪本宫无情,挖了她的眼睛出来!”说到最后,面上露出了森然的冰冷,叫那少女骇了一跳,远远地站住了。

    “殿下何必如此,王爷不过是关切,并不是要与殿下谋算。”阿容便在一旁温声劝道,“都是一家人,殿下想的多了。”

    他话出口,阿元的脸色果然缓和了下来。

    英王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句话就能叫秦国公主缓和的青年,见他目中带着善意,心中一动。

    “本宫累了,就不款待叔祖。”阿元只信任地看了看阿容,暗暗地握了握他的手,这才慢悠悠地走了。

    “既然如此,本王也先走了。”英王叹气道,“没有想到,这孩子竟然误会我至此。”见自己的孙女明秀,还在不舍地往那秀美的青年看去,他脸上就笑起来,与恭送自己的阿容含笑说道,“你堂姐,实在也没有坏心,后头,便请你做为她转圜吧。”虽阿容头都不抬,然而明秀的美丽是他最信任的武器,又想到阿元疾声厉色,哪里有女子的柔媚,不由暗自盘算了起来。

    明秀的前程,他本是另有计较,没想到天不遂人愿,还未进行,朝中就已换了模样,叫他的计策全然落空。如今这孩子的这样脸已经不能再如同从前那样有利,不过,若是能迷惑住秦国公主的驸马,也算是有了些好处,不枉他抚养了这明秀一场。

    想到此处,英王笑容就亲近了起来。

    阿容只一笑,送了这频频回头的英王祖孙走了,这才往后头来寻阿元,就见这小媳妇正捧着自己的肚子靠在城阳伯夫人的怀里假哭,嘴里嗷嗷地告状道,“母亲!这真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哇!这美人儿来了,驸马,驸马看都不看我这老白菜一眼了!”

    想要打滚儿,不过肚子大得很,实在干不出来这惊险的造型了,哭又哭不出来,只好捂着脸干打雷不下雨,一旁还有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祖父在跳着脚儿叫道,“收拾他,收拾他!”

    阿容板着脸进来,看着这要收拾自己孙子的老头儿,面无表情地看着颠倒黑白的熊孩子。

    阿元抖了抖,脸上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来。

    “我方才虽未见,然而远远的,却觉得那姑娘有几分眼熟。”城阳伯夫人抱着怀里的儿媳妇,目中露出了几分沉思来。

    “母亲想到了什么?”阿元也有这种感觉,急忙问道。

    城阳伯夫人只摆了摆手,并不多说,敛目在心中计较了起来。

    她见过的人太多,眼前竟然也不知是想到了谁了。

    “英王来者不善,小心点儿。”湛家老太爷吊儿郎当地说道,“这家伙辈分高,圣人刚刚即位,他就在外头乱窜,这里头,按了好心本老爷是不信的。”到底命阿元斟酌,叫她与京中传信,自己便在一旁慢吞吞地说道,“在江南这地界儿,你们也小心些。”

    “知道了。”阿容把媳妇儿从母亲的怀里拉出来,又想到那明秀,心里便冷哼了一声。

    阿元撒泼打滚了一气儿,这才跟着阿容回了别宫,就听见英王在自己的别院款待凤宁之事,只等到了极晚,方才见凤宁醉醺醺地回来,不由上前问道,“怎么这么晚?”一脸怨气,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独守空闺的媳妇儿在等着夫君回家呢。

    这种幽怨,也叫凤宁惊了一下,搓了一把脸,闻到身上全是酒味,便咳了一声退了几步道,“回头跟姑姑说。”说罢,便转身回去沐浴,冲去了身上的酒味儿,这才清清爽爽的来讲阿元。

    “你有心了。”见他连酒味儿都舍不得叫自己闻到,公主殿下就很满意地说道。

    “别熏着了弟弟们。”凤宁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