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81 大结局(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但是她又了解她的性格,一旦她真的知道真相,她会在彻底崩溃前去找秦嚣儿拼命!但她根本就不是秦嚣儿的对手,去了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末,她又该如何自处?再者,卓恒是被尸化死去的,死状恐怖,凛人。甚至到最后,还死无全尸!如此残酷的真相,她又该如何告诉她?

    “晴子,我……”张了张口,却是欲言又止,郁敏秀高高地挑起了眉头。

    听到她的声音,方知晴从怔愣中回过神来,眼神柔下来,道:“敏敏,你昨天去哪里啦?我还想去找你的呢,但是你不在宿舍。”

    微微一顿,郁敏秀下意识地就接口道:“哦,昨天发生了点事情,所以我就去了薄靳闻的家……那你呢,你昨晚也不在宿舍吧?去哪儿啦?”

    “同学生日,组织了一场生日party,所以我就去了。”神色寂寂,方知晴幽然地嗫嚅着说道。

    昨天的确是她班里的一个团支书同学生日,碍于这个团支书为人实在,在班级里有着良好的人际关系,第二天又只有下午最后两节有课,所以班长便带头组织了这场生日宴为团支书庆声,在学校对面的一家ktv里high了一晚。

    是这样……一脸的若有所思,郁敏秀兀自点点头。末了,话锋一转,便转到了她一直推搡着不愿意去面对的事情来。

    嗫嚅了下,郁敏秀默了一会儿后,便有些为难地说道:“晴子,卓叔叔他……”

    话方一出口,还未落下呢,方知晴便忽地打算她,捂着自己饥饿的肚子可怜兮兮地道:“我昨晚没吃多少东西,今天又起得比较晚,敏敏,我们还是先去吃东西吧!”

    语罢,也不管她应不应好,就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手臂往前走。一路上,一直跟她讨论着要去饭堂哪里吃,吃什么好。全然将郁敏秀欲要说出口的话通通都给堵了回去。

    见此,郁敏秀好生疑虑。但是考虑到这件事情比较悬乎,一时半会又比较难以说清楚,再加上方知晴有意无意地在避开这件事情不谈,郁敏秀略略思索了一会儿后,便决定暂时先不坦白了。

    还是等到她亲自问起来的时候,她再如实告诉她吧。

    **

    “郁小姐,请你去看看我家公子吧。”送方知晴回宿舍后,郁敏秀一个转身就看到了一脸颓然的明启深。

    “师兄怎么了?”提及公子璟,郁敏秀的心陡然提了起来。

    “去看看吧,他想见你。”面色微憔,明启深只如是说道,再无其他言语。

    于此,郁敏秀无多犹豫地,跟着他一起去公子璟被拘禁起来的地方。

    略显昏暗的房间里,阵阵清脆的铃声悦耳动人。目光在房间内逡巡了一圈,终于在一个窗台边上看到了一抹孱弱到近乎虚无的身影。

    只一眼,就让她心痛不止。师兄!一步上前,郁敏秀目光潋然,有些不敢置信的伸手碰了碰公子璟。

    他的手,冰凉刺骨,带起一阵寒凛的冷气。几乎,可以把人冻僵。师兄……他怎么了?

    猛地抬头一看,却是看到了悬挂在窗台之上的网梦铃,通体红艳,妖华潋滟,散发着摄人的寒芒。

    血洒梦铃!那东西上面有着他的血,还有他孱弱的气息,更兼带着一缕被注入的强盛黑气。师兄,是被这东西给反噬了吗?

    “你怎么来了?”听到声响,公子璟轻轻地侧过头去,寂寂的眸色在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时,便染上一种悚然的惊惧。

    觉察到公子璟的不对劲,郁敏秀亦是很惊诧,话语略带害怕地问道:“师兄,你怎么了?”

    “别管我,快离开这里!”眼神骤变,素日里温和的神色不复存在,被一股强烈的惊惧所替代,公子璟猛地抓住郁敏秀的手,就推搡着要她赶紧离开他的身边。

    莫名其妙地差点就被公子璟给推开,郁敏秀顿住脚步,无论公子璟怎么赶她走,她就是不为所动!

    师兄很不好!情况相当地糟糕!目光落在那网梦铃上,郁敏秀有种预感,是这东西有问题。伸手就要去触碰网梦铃,却是被公子璟一个倾身上前就给横空截住。

    一番剧烈的运动下来,公子璟体内静静流淌的血液跟不上他的行动,循环缓慢,顿时就让他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师兄!扶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郁敏秀有些不知所措。许久未见,他似乎更加瘦削虚弱了。

    “走,快走!”郁敏秀一靠近,公子璟就觉得心口疼痛不已,有种难以言喻的眩晕感。更可怖的是,他的意识也跟着昏昏沉沉起来,渐渐飘远。

    很不妙的感觉,身体很烫,头脑很疼,像是有股外力在拉扯着他,让他感到异常不适,很是痛苦。而这种痛苦,在郁敏秀靠近的时候,居然愈演愈强烈。

    不好,网梦铃变故了!惊讶网梦铃的变化,公子璟眼里的冷色凛人,薄唇紧抿,孱弱的身体费劲地抵挡着那股铺天盖地侵袭而来的晕眩感。

    “师兄,你怎么了?你的体温好高,心脏跳动紊乱,大脑神经亦是在突跳……”担忧地给公子璟仔细检查了一番,却发现他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在发生变化,更甚者,他眼里的清俊神色都在一点一点消弭殆尽!

    惊讶公子璟的变化,郁敏秀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抬头去看悬挂在她头顶上的血网梦铃。那东西,妖冶的光芒更深了,迸发着诡谲的红华,摄人听闻。

    是这东西搞的鬼吧?否则,师兄又怎么会好端端地就变得这么痛苦呢?

    “师兄,别担心,我带你离开这里!”但见公子璟的四周空空荡荡,就这样那个网梦铃,郁敏秀心下虽是不知网梦铃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有预感,再不远离这东西,师兄的情况就只会越来越糟糕!

    搀扶着公子璟,郁敏秀小心翼翼地带着他离开房间,远离网梦铃的妖摄范围。

    浑身绵软无力,脚步虚浮,公子璟惯性地依靠着郁敏秀艰难行走,只觉胸口窒闷得厉害,体内更是不断传来一股汹涌澎湃,排山倒海,搅得他几乎要承受不住那阵疯狂的不适感,彻底昏厥过去,若是他的意志力再差上一点,可能就会真的熬不住了。

    即便是他的血洒在了网梦铃上,触发了网梦铃的反噬,也不该会带来这样可怖的后果,更不会让他有这种炙热难耐的焦躁感,丹田之气亦是在寸寸燃烧,剥夺着他残存的意识。

    他一直待在网梦铃的身边寸步不离,师傅更是在他身上下了保护结界,这网梦铃又怎么会……猛地想起一个人来,公子璟的神色陡然一变。

    是了,不会错的,除了她之外,他再没接触过郁敏秀之外的人了——秦嚣儿!想不到事到最后,她还能够继续做到物尽其用呢。真是个好可怕的孩子啊……

    搀扶着公子璟,不明所以的郁敏秀只想尽快带着给公子璟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师兄,你再坚持下,我马上带你离开!”

    语罢,公子璟却是眼神一凛,猛地顿住了脚步。

    觉察到公子璟的不对劲,郁敏秀满面的迷茫,神色担忧道:“师兄,怎么了?”话音未落,郁敏秀面上的神色亦是陡然一变。那是一股很熟悉很暗黑的气息,正在步步靠近他们!

    “呵呵呵呵……我就知道我那可爱的孩子,一定是做了什么才会情绪那么低落,看来我没有做错,跟着你的确可以了解到很多事情呢。”扬唇呵声一笑,来人一脸娇媚动人。

    是毒枭!郁敏秀神色一凛,便只身挡在公子璟的面前,神色漠然道:“你还真是阴魂不散呢。”

    “谢谢夸奖,不过你应该着急了,因为我可不是单纯地来找你玩的哦。”美眸微睐,毒枭唇角轻扬,不过面上并无一丝笑意。

    “那你也该为难了,因为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挡在公子璟的身前,郁敏秀一脸的坚决,就是誓不退让。

    呵呵——闻言,毒枭无声浅笑,目光却是透过郁敏秀直直落在她身后的公子璟身上,眸色深深,眼底有讳莫如深的冷色流淌而过。

    就是他了吧?公子璟——那个让嚣儿变化如此大的男人?她说,她好像爱上一个人了,但这个人是谁,她却没有明白告诉他,哪怕他追着问,她意思不肯透露出半个字眼来。

    于此,他便顺着郁敏秀这边,打算先守株待兔,而后再慢慢找出那个伤他女儿心的负心汉来,却没想到,这才过了几天,就给他逮到这个男的了!

    不过,这个男的长得也算英俊清秀,白白净净不染纤尘地,的确很讨女人喜欢,也有让嚣儿倾心的资本。只是,他这个当父亲的不喜欢他而已!

    任何伤害他女儿的人,他都不会喜欢!甚至,会厌恶,会偏执,甚至……还会消除这份不喜欢。就像现在这般,既然他已经找到了公子璟,那么就没有去放过他的理由了。

    “既然你那么在乎他的生死,想要为他出头的话,那我就成全你,让你跟他……永远地在一起吧!”肃然一哼,毒枭没有给郁敏秀任何思考的余地,一个凛然上前就持了匕首朝她刺杀过去,声色冷沉道:“一起,下地狱去吧!”

    神色陡然一变,郁敏秀一个提跨就凛然地去踢开毒枭敏攻而来的手匕,而后堪堪地带着公子璟退后。

    一边护着公子璟,一边与毒枭制衡,郁敏秀很快就吃不消了,无奈之下,只好先将公子璟放在一边,专心地先对付毒枭。几番交手下来,郁敏秀渐渐趋于下风,眼看着毒枭只要匕首一横就能要郁敏秀见血封喉,而就在他的匕首堪堪地就要划上郁敏秀的脖子时,毒枭却是在这个时候陡然停了下来。

    但见郁敏秀这么要强且执着地要护着那个病怏怏的负心男人,他忽然改变主意了。就这样除掉他们两个好像太没趣了,还是换种方法让他们离开好了,这个方法……最好还能够让嚣儿对那个男的彻底死心!

    大脑一转就陡然想到了什么,毒枭忽地收了手,娇媚笑道:“也罢,既然你们如此伉俪情深,我也就不做那个棒打鸳鸯的主了,今儿个我就做个顺水人情,帮你们成事好了!”语罢,就突然将手里的匕首飞刺出去!

    眼前寒光一闪,郁敏秀眸色肃凝,条件反射地就将手里的鎏金针飞刺出去,将雷霆扑刺而来的匕首给险险打落在地,而就在她投出鎏金针的空挡,毒枭唇角诡谲一扬,便又反手投掷出了什么东西?!

    这东西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后,就稳稳地落入了公子璟的微微张开的口中!不知名的物体被人以一股强势的力道强行灌入,公子璟一个躲闪不及,竟是将那东西给生生咽了下去!

    “好好享受哦,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但见计谋得逞,也懒得再继续待下去了,毒枭粲然一笑就眉眼不抬地离开了。剩下的好戏,就让他们自己两个好好享受好了。

    “师兄!”瞳孔陡然一缩,郁敏秀便赶紧回到公子璟的身边,把脉掐息,探吼辩物,只是公子璟已经将东西给吞了下去,她操心了半天都没操出个所以然来。

    “别管我,快离开我的身边!”神色一凛,忽然觉察到自己身体异样的变化,公子璟眼底的光华陡然一变。

    滚烫的热度,灼烧的意志,迷离的思绪,还有……那源自身体深处最原始的渴望……这种感觉,公子璟很清楚是什么,生怕郁敏秀对他过多的触碰会加重这种感觉的产生,公子璟面色一沉就厉色叫唤道。

    没有被公子璟戾色的声音所吓住,郁敏秀急着想要去检查他的情况,却是被他陡然捉住了手腕,而后以一种不轻不重的力道甩开来。

    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将郁敏秀推开后,公子璟这才摇摇晃晃地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有些狼狈地逃窜而去。此地不宜久留,师妹……更是不能够再继续接触下去了!

    他必须离开这里!他要离得郁敏秀远远地,才能够确保她的安全!因为,毒枭刚刚给他吃的,不是什么别的东西,正是媚药!很卑鄙可耻的手段,却达到了毁灭的效果。

    公子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伤害郁敏秀的,宁愿自己去死也不会动郁敏秀一根汗毛,但是他不能当着她的面去死,前世的债还没有还完,他不能再重蹈覆辙……

    “师兄!”目光紧随着狼狈逃开的公子璟,郁敏秀心头陡跳就赶紧追了上去!

    **

    “少谦,你要去哪里?”正想去楚少谦的办公室找他,人还没走到门口呢,却是看到他走了出来,占小夭乍一看到他便是满面的讶异。这个时候,他想去哪里呢?

    面色冷凝,楚少谦在看到占小夭后变停下了脚步,嗫嚅了下便说道:“有点事要出去一下,你就不用等我吃饭了,想吃什么就自己先去吃吧,记得不要饿到自己。”语罢,便轻轻拍了下她的肩膀,而后错开她走了过去。

    贝齿咬上嘴唇,占小夭无法藏起眼底失落的神色,闷闷地问道:“你是不是要去找她?”是不是只要有郁敏秀在一天,他就一定要去关心她的事情呢?

    闻言,脚步微微顿住,楚少谦面色寂寂,却是不发一语。的确,诚如她虽说,他是要去找郁敏秀,这个想法仿佛早就已经根深蒂固了一般,只要他稍稍见不到郁敏秀,无法确认她安全的时候,他就会下意识地想要先去找到她,直到确认她是安全的时候,他才会稍稍放下心来。

    “别去好吗,我不希望你去找她。”不着痕迹地揪住自己的一缕衣角,占小夭隐忍着心头的那阵不安感,声色落寞地说道。

    黑眸落下一抹晦暗,楚少谦听出了占小夭言语里的失落与期盼,但是他的脚步却是不听使唤,隐隐地……就是想要先去找到郁敏秀,哪怕只是看她一眼,他也会安心不少。

    这种感觉很是奇怪,几乎从未有过,自从他恢复了上神的记忆后,就不曾记得今生与郁敏秀的任何过往,几乎认定了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占小夭才是他今生该操心去呵护的人,但是越是与占小夭走得近,关系越来越亲密,他心里的空落感就会越来越强烈。

    无可比拟的心情,很是复杂,搅得他的心凌乱不堪。顿了顿,楚少谦并没有像以往那般,凡事皆以占小夭为重,而是在顿了顿后说道:“我很快回来。”语罢,便只身走了。

    那凛然离去的身影,却是让占小夭一下就寒了心。留住他,却原来……她始终留不住他啊?案暗自苦笑,占小夭暗暗自嘲,是她把一切想得太美好了,无论她做什么,他的心不在她身上就是不在……强留,又有何意义?只是,她很不甘心,在楚少谦再次抛下她后,她仍然想要赌一局!

    少谦,倘若你是真的不喜欢我,那么……这一次,我会选择放手。

    **

    “首领……”将向佑臣需要的资料递交过去后,但见他许久没有什么动静,萧景沉默了会后终是轻轻叫了他一声。

    自从郁敏秀过来找向佑臣摊牌后,向佑臣就时常会一个人发呆,面色漠漠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连毒枭提出的见面要求都给回绝了。他们是合作关系呀,毒枭这一次会亲自过来找他,定然是要与他商榷什么事情的,但他却是不做理会……也不知道,毒枭那边,会作何感想呢?

    虽然这么久了,毒枭在找向佑臣未果后就没再上门来,但是萧景隐隐之余总是觉得这样不妥。他们与毒枭打交道也有过很长一段时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有数,那么一个攻于心计,心思缜密而狠戾,为人做事雷厉风行,不给任何人任何事情留有余地的人,他不相信他会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与他有着密切联系与合作的向佑臣。

    “有事?”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向佑臣幽幽地问了一句,一脸的心不在焉。

    “我听说,毒枭回来后就马上与他的女儿取得了联系,也不知道他是听说了一些什么,在上次来找过您之后就再也没有轻易露面,所有对接工作都是让他身边的人去完成的!”眉头微蹙,萧景堪堪说道。

    闻言,向佑臣不过神色微动,并无多大的情绪反应,“他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一时的风平浪静不过只是他在酝酿狂风暴雨的假象,我们双方虽然是合作关系,但私下里却还是有在恶性竞争的。上次,他在没有告知我们的情况下,就擅自登上了淮城那边的码头,将一批没有经过验证的药物运入国内,给我们造成了多大的麻烦与损失?”

    “他这人,面上随是看着漂亮无害,但其实骨子里是个再阴险不过的人了,所以妨碍他利益与私心的人事物,他都不会手下留情。”略略说了一番,向佑臣微微在心里叹息,虽然他知道毒枭是个什么样的人,有着什么样的手段,但还是决定了要跟他合作。

    起初的目的很简单,他帮他做事,他协助他一起端掉薄靳闻的老巢——龙门阁!龙门阁对毒枭偷运私人的危险物品有着严重的阻碍,并且龙门阁里高手云集,他们要想对薄靳闻下手终是会增加难度,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先一锅端掉龙门阁,之后再来考虑薄靳闻。

    “能查到毒枭最近都在做什么吗?”修长手指轻轻扣敲在桌面上,向佑臣淡淡道。

    “不能,我们派出去的那些间谍高手无论如何躲藏窃听跟踪,都瞒不过毒枭的眼睛,很快就跟我们失去了联系,不过,我们的人倒是曾看到他在郁敏秀小姐的学校里出现过……”想起这件事,萧景犹豫着,却终是说了出来。

    学校里?闻言,向佑臣高高地皱起了眉头,心下却是在揣度,难不成是毒枭针对上了郁敏秀?为什么?略略深思了一会儿,向佑臣忽地一个凛然起身,便离开了办公桌。

    “首领,您要去哪里?”但见向佑臣要走,萧景顿时面色一惊,猜不透他要做什么。

    “去找我们的合作伙伴谈谈工作。”语罢,向佑臣便打开了办公室的玻璃门。徒留下身后,一脸懵然的萧景。

    **

    一个僻静的小角落里,水泥地板粗糙坚硬,忽地发出‘咚’的一声脆响。在这鲜无人烟的街道上显得尤为沉闷,诡谲骇人。

    滚烫的身体冷不丁地就靠了过来,郁敏秀一个猝不及防竟是被公子璟给一下翻倒在地。背脊磕碰上了水泥地,粗糙的石子嵌入了她的肌肤里,摩擦得郁敏秀很是难受。但更让她难受的是,公子璟面色苍白,额上细汗密布,样子看上去好不痛苦。

    像是在强忍着什么疼痛般,公子璟眸色迷离,动作不能够自己随心控制,扣着郁敏秀双手手腕的指节猛地寸寸收紧,那隐忍的力道几乎要将郁敏秀的手腕给捏断。

    咬了咬唇忍受着那股疼痛感,郁敏秀漠哼了一声,低声询问道:“师兄,你还好吗?”

    一句话,犹如醍醐灌顶,猛然就让公子璟幡然醒悟过来。眸色渐渐恢复了一缕清明,公子璟但见自己正失态地将郁敏秀给强扣在自己的身下,紧紧捏着她已经泛红的手腕,眼神一凛便触电般一下就松开了对她的钳制,跌跌撞撞地起了身。

    捂着疼痛难忍的头,感觉自己仅存的那一点理智就要被彻底剥夺,公子璟隐忍着尽量用正常的语气说道:“不是告诉你,不要管我快点离开的吗?”

    “你都这样了,我又怎么能够离开呢?师兄,是不是毒枭对你做了什么?毒枭的那颗药……是致命的毒药吧!你就不要勉强了,让我给你看看好不好?我的医术你是知道的,我有把握能够治好你的……”并不在乎手腕上被他捏出来的疼痛,担心他会出事,郁敏秀几步上前便想要去触碰公子璟,却是被他陡然一声呵斥就给惊顿住了。

    她的触碰只会让他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一点理智彻底丧失,这种媚药很是强烈,他几乎用尽了自己的能力,才勉强能够维持住,不让自己做出荒唐的事情来。

    “走!”感觉到郁敏秀复又要上前来,公子璟勉强地再度凝神呵斥了一声。但这一次郁敏秀并没有顿住脚步,而是一步上前就捉住了他的手臂,在他错愕的目光下,重重地在他的脖颈处狠狠咬了一口!

    剧烈的痛楚让他的意识顿时就清明了起来,尖锐的疼痛缓解了身体的那一股燥热,与那颗因为兴奋而剧烈跳动的心脏!咬了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郁敏秀这才堪堪松开了口,满面歉意地看着公子璟,用手轻轻地将他脖子上的血丝给擦拭干净。

    公子璟敏感的地方在于脖子,无奈之下,郁敏秀也只好冒险从他敏感的地方开始下手了。她探测不出公子璟是中了什么毒,但是从他迷离晕眩,从满了魅惑妖娆的眼神来看,他估计是中了媚药一类的东西了。

    这东西,行得好推动情趣,但是用途不当,定然会给服用者造成最致命的伤害!而公子璟,明显属于后者。

    但毒枭是个老谋深算的主,对于郁敏秀的身家,早就已经调查地彻底,又怎会不知她是个神医?为此,他的媚药可是从嚣儿的师傅那里拿的,带有蛊毒,普通的治疗根本无法除去蛊的毒性,反之还会更加加重毒性!

    公子璟在轻松了一会儿后,忽地感觉先前的那阵炙热感越加强烈了,带着几乎要将他焚烧殆尽的灼热,将他残存的意识顷刻间吞没。

    腰间陡然一痛,郁敏秀才堪堪离开了公子璟的怀抱,就复又被公子璟给强行扣住带了回去。

    嘶——

    额头猛地撞上他的肩膀,郁敏秀便轻呼了一声,陡然间一个抬头,眼前却是忽地靠过来一抹黑影。那末,唇上靠来了一股火热,吞噬着她的思考,让她的大脑在一瞬之间有些空白。那残妄的吻,如影随形,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几乎要将她给吞噬殆尽。

    大脑空空的,郁敏秀几乎无法思考。师兄,他……目光触及公子璟涩然蹙起的眉头,郁敏秀眼底的神色陡然一凛,便很快回过神来。但已经被滚烫的火热所吞噬,失去反抗能力的公子璟力气大得惊人,无论郁敏秀怎般挣扎就是挣脱不开他的束缚!

    不可以这样下去,如若他们真发生了什么,师兄一定会怨恨他自己的!心下一阵焦急,反手去推搡着公子璟的腰身,拼命地要去挣脱他的钳制,却是怎么也挣扎不开,无奈之下,郁敏秀只好对准了他腰间的几个穴位,取了金针便精准地扎刺下去。

    腰际处陡然传来一阵车轧般的尖锐痛楚,公子璟闷哼一声,眉头骤凝间便稍稍松开了对郁敏秀的钳制。看准时机,郁敏秀在他稍一松手的时候,便迅速地抬脚往后退去,远离了公子璟的包围圈。

    怀里一空,公子璟忽觉得心里空落落地,一股挚爱之人永远离自己而去的痛楚袭遍他的全身,触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带起一股空前的涩痛与空洞。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怀里一空,就永远失去他最爱的小师妹的……如今,难道他还要再经历一次吗?

    不,不可以!好似完全感觉不到身上的痛楚一般,公子璟眸色迷离一凝,便复又捉住了郁敏秀的手腕,声色喃喃地道:“师妹,别走,是师兄的错……要是当初我不带你下山的话,你还会是那个无忧无虑,无愁无烦恼的小医仙……师兄错了,师兄不该不去阻止你嫁给他的,师妹,师妹……”

    思绪陷入前世痛苦的回忆里,公子璟眉头死凝,捉住郁敏秀就是不肯放手,那黑亮的眸子里落满了易碎的孤寂与寂寞。惊惧的神色像是一个害怕被抛弃的孩子,让郁敏秀的心里顿时就涌起了一阵酸楚。

    师兄……他到底都经历了一些什么?为什么记忆会这么地深?深刻到他会露出这样绝望的表情来?只是,他刚刚所说的话,她却是一句都听不懂的,什么下山,什么嫁给他……她都听不明白。

    难道,是他想起了前世的记忆了吗?他与她一样都是重生人,过去的记忆都深深埋藏在内心深处,一旦触及,就会痛不可遏。那样的痛,她也曾有过,却没有他这么强烈。郁敏秀想,师兄……他的前世一定活得很苦,执念太深,所以这一世的重生才会如此痛苦。

    “别走,不要走……”陷入无尽的痛苦与迷茫之中,公子璟神色一颤便紧紧地抱住了郁敏秀。他搂得很紧,生怕一不小心松开了,她又会像以前那样离开自己。

    师兄……眸色一痛,郁敏秀反手抱着他,目光微垂。既然过去的记忆让你这么痛苦,那倒不如……你忘记好了?只要忘记了,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痛苦不堪了。

    指端,银戒闪着微弱的流光,郁敏秀屏气凝神,将全身的灵气都从丹田之处调动出来,缓缓运气到自己的手指指端,慢慢汇聚成肉眼不可见的一团潋滟光华,而后……不着痕迹地靠近公子璟的后脑勺,打算消除他的记忆,将他身上的毒素牵引出来,过渡到自己的身上来。

    无色无味的灵气丝丝缕缕慢慢地沁入他的大脑,感觉到一股强势的外力在干扰拒绝着自己,郁敏秀的手被堪堪弹开了后,便复又重新凝聚起来,再一次靠近他的后脑勺,寻找可以迅速突破的地方。

    几番尝试过后,郁敏秀终于成功地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将自己浑厚精纯的灵气丝丝缕缕灌入公子璟的身体里,探知他的神识,扰乱他大脑里的气流,拦截住大脑神经的信号传输,破坏着他的记忆系统,强行要他去忘记……接着,趁着他在意识最薄弱的时候,空出另外一只手来放到嘴边咬破,而后轻轻划破了他的手心,再与之五指交缠相扣,复而调动自身的灵气,在循环了一个周天后,便尝试着将他体内带血的血液给抽取出来。

    而后,灌入自己的体内,将自己的血与之调换!任凭他毒枭有再强大的毒素,一旦她给公子璟换了血,他的毒依然对公子璟无效!只要他体内循环的血液是不带毒素的,那么公子璟就是安全的。

    那末,就在堪堪收回手的那一刻,她的身后响起了一道略显惊忧的声音:“你这么做,只会加速自己的死亡!”暗暗咬牙,费了些功夫才找到郁敏秀的楚少谦神色一凝,便讳莫地开口说道。

    这种会对自己造成致命伤害的事情,她怎么做得出来?她当自己是万能解毒机吗?什么样的毒都可以往自己的身上招揽?真是……天真!

    “那也与你无关。”堪堪结束了灵气的旋动,缓缓抽回手,郁敏秀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让散发出去的灵气复又凝聚到一起,而后沉入了丹田。

    闻言,楚少谦身形一颤。也是,这的确本就与他无关,他不过只是在找不到她,又略略担心她的情况下,用了点法术找到她的而已。

    他之所会来,并不为别的,只是想要确定下自己的心,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有占小夭一个人!倘若不是,那他日后就该收敛心性,不该再来伤害小夭,让她患得患失,日见不安下去。

    只是他没想到郁敏秀会跟着公子璟在一起,并发生这样的事情。但见郁敏秀如此不顾后果地为公子璟做冒险的治疗,他心下一诧,便是多嘴地插声了。

    艰难地抱着渐渐失去意识昏睡过去的公子璟,郁敏秀似是充耳不闻般,小心翼翼地扶着公子璟靠坐在一处墙角了里,面上神色担忧,怕他再会出些状况。

    “走!”不知为何,但见郁敏秀与公子璟走得那般近,楚少谦心下起了一缕嫌隙,但那却不是因为嫉妒,而是隐隐地有些担心,怕她会因为公子璟再去做一些傻事,便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的手,就要将她带离公子璟的身边。

    身体本就因为过渡了公子璟身上的毒血而变得火热不退,这会儿被楚少谦冰凉的手一个触碰,郁敏秀就有些招架不住了,那股来自心里最原始的渴望,让她不自觉地想要去靠近那抹冰冷。

    居然这么快就开始发作了!郁敏秀厌恶那毒性的迅速蔓延,冷冷地拍开楚少谦的触碰,下意识地就后退着要去远离。

    伸出去的手悬在半空中僵了僵,楚少谦触及郁敏秀眼里的漠然,这才想起自己都在做些什么。她都不在意了,那她还这么操心做什么?

    堪堪地收回手,楚少谦神色微动,面色有些冷凝,却是一语未发。

    深呼吸了口气,郁敏秀稳住自己的心脉,一个转身便想要去将公子璟搀扶起来,带他先离开这个地方。眼下,也只有将公子璟送到她师傅那里,她才会放心了。

    而就在她的手指堪堪就要碰上公子璟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却是漠然地响了起来:“松开。”冷冷的两个字,不带一丝情感。

    闻言,郁敏秀身形微僵。恍然回过头去,却是看到了一个陌生中带着些许熟悉的身影,郁敏秀认得她,她是跟在师傅身边的那个女孩子。上次要她斩断与公子璟之间联系的人,就是她。她在这里的话,是不是就代表着……师傅已经多少知道了一些事情了?

    面色寂寂,无一丝表情,小雅动作利索地就轻轻地一把搀起公子璟,让他依靠在自己的身上,而后带着他,几个跳跃起落就消失在他们的面前。

    额……看着小雅离开的方向,郁敏秀有些目瞪口呆!好厉害,动作居然比小红还要敏捷轻盈……

    正慨叹着,身体忽地传来一阵难忍的灼热感,郁敏秀面色一沉便微微颤抖起来。既然师兄是被师傅的人给带走的,那她也就可以暂且放心了,只是……眼下她的情况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