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4章 番外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阿里木大叔,还有多久到伊逻城啊。”个子矮小皮肤黝黑的小子,趁着休息的时候,凑到领队大叔跟前问东问西。

    大胡子阿里木笑了一声:“快了快了,再走上半天就到了,伊逻城就在前面最大的一片绿洲上。”说着看向小家伙:“小南啊你还没跟大叔说,来伊逻城做什么呢?”

    黑小子:“听人说龟兹的伊逻城是西域最热闹的城,伊逻城的姑娘也是西域最美的,小子想去见识见识。”

    小子一句话,周围几个大胡子哈哈笑了起来:“你这小子才多大点儿年纪,就惦记姑娘了,要说美人,你们北胡的美人可是出了名儿的,不过,你这小子倒不大像北胡之人。”

    黑小子:“我娘是大齐人,我正好随了我娘。”

    阿里木点点头:“这倒是,自从当年骠骑大将军雁门一战,大败北胡,定下阴山之盟,义和公主下嫁北胡大王,胡地便繁荣了起来,胡汉通婚也不新鲜了,前两年我还曾去过雁门城,好不热闹,我还跟王记雁门的常大掌柜吃过酒呢。”说着甚有些得意:“那位大掌柜可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呢。”

    黑小子:“阿里木大叔跟王记有生意来往吗?”

    阿里木点点头:“王记讲诚信,价格也公道,且货物最全,我这驼队的茶叶,药材,丝绸都是王记的货,可惜啊,王记在西域没有铺子,我们这些西域的商人,想要王记的货不跑大齐的京城,就得到北胡或者百越。”

    黑小子:“王记要是进了西域,大叔们的生意怎么办?”

    阿里木笑道:“你看咱们这个驼队,都是小本商人,之所以结成一个驼队,是怕沙匪抢夺货物,从王记进货一路西行,饶了大半个沙漠,能平安到达伊逻城着实不易,王记的东家是个善人,对我们这些小商户,很是优待,会给最低的价格,若是王记能在开在西域,必然会打通西部商路,往后我们这些小商人也就不用再冒险了,直接从王记进货贩卖,虽说赚的少些,可减去这一路人吃马喂的挑费跟风险,还是颇为划算的,只可惜王记并没有进西域的意思。”

    黑小子眨眨眼:“阿里木大叔,您别着急啊,我可听说,当初王记就是冀州府一个杂货铺,后来慢慢的才开到北胡跟百越,说不定哪天就在西域开了铺子,也未可知。”

    阿里木叹了口气:“难啊,王记之所以打通南北商路,是因北胡隶属大齐,百越王又是大齐的九王爷,这都是一家人啊,西域三十六国几百个城,形势复杂,恐怕王记不会进西域的。”

    黑小子道:“大叔也不用灰心啊,我听说百越城大郡主不是嫁了龟兹王吗,说起来也算一家子了。”

    阿里木点点头:“这倒是。”忽的敲了黑小子的脑袋一下:“你这小家伙倒是什么都知道。”

    黑小子嘿嘿笑道:“听说的,听说的,阿里木大叔,听说龟兹的乞寒节很是热闹。”“

    阿里木笑道:“祈求神灵冬天寒冷,降下大雪,来年水源充沛,这是我们龟兹最热闹的时候了。”

    黑小子点点头,把自己画的一幅图拿出来:“阿里木大叔,您认不认识这里?”

    阿里木看了看:“这是我们伊逻城的神山,怎会不识,就在伊逻城外,不过,这里可不能去,有恶鬼猛兽出没,举凡进去的人,就没有活着出来的。”

    黑小子目光闪了闪,恶鬼猛兽啊……自己还真想见识见识。

    阿里木大叔站起来道:“赶着些走,天黑前就能到伊逻城了。”

    黑小子把自己头上的皮帽子拽了拽,爬上自己的骆驼,晃晃悠悠的往前走,过了眼前的沙丘,忽见侧面黄沙卷起遮天蔽日。

    阿里木大叔脸色一变:“是沙匪,大家记住保住命要紧。”跟黑小子道:“小南你这次的运气不好,不过,别怕,一会儿就躲在大叔身后,沙匪求得不过就是钱财,只要把钱财货物给他们,一般不会伤人性命。”黑小子点点头。

    沙匪一行人不过二十余骑,个个蒙着脸露出两只眼,领头的一人颇为高大,眼睛绿幽幽的,那目光狠厉如狼,勒住马,扫了眼驼队,挥挥手,他旁边一个汉子道:“把金银跟女人留下。”

    阿里木大叔哆哆嗦嗦上前:“金银货物都在那几头骆驼上,没,没有女人。”

    那人哼了一声:“没有……”说着手里马鞭子一指:“把这几个人拉了出来。”后头几个人上来就把后头几个人拉了出去。

    后头是几个舞娘,跟着驼队一路去伊逻城参加乞寒节的,怕引人注目,故此穿着男装,脸也蒙的严实,不想这些沙匪一眼就看了出来,三两下就把舞娘外头的衣裳扒了去,露出里头鲜艳的舞衣。

    阿里木大叔忙跟那个大头目道:“大,大王,这些舞娘是应龟兹王后所邀请,回伊逻城参加乞寒节的,若被抢夺玷污,恐会给大王带来麻烦。”

    那人目光一闪没说话,旁边的汉子道:“以为我们大王会怕白利不成,笑话。”说着扫了眼驼队:“说不得还有藏在身上的金银,若想活命,就把身上的衣裳都脱了,让我们检查,不然,老子手里的弯刀就给他放放血。”

    驼队的人吓坏了,都开始脱衣服,阿里木大叔叹了口气,看了黑小子一眼:“把衣服脱了吧,让他们检查过或许能放了咱们。”见黑小子不动,不禁有些发急。

    那沙匪的二头目,看向黑小子:“你,怎么还不脱。”

    黑小子道:“我怕冷。”那二头目差点儿给他气乐了:“什么,怕冷,今儿爷就非冻冻你小子不可,来人把这小子给我扒了。”“且慢。”大头目俯视黑小子:“你是北胡人,来伊逻城做什么?”他的声音有些冷冽,但颇有磁性。

    黑小子:“我来看龟兹国的美人。”说着看向这些沙匪,忽道:“想不到东胡的人,会跑到龟兹来当土匪,若是龟兹王知道,恐你们东胡拓跋氏会有麻烦吧。”

    黑小子话音一落,二头目的弯刀已经刺了过来,黑小子并未闪开,一拖一拽,二头目的弯刀就落了在了地上,接着一把蓝汪汪的匕首抵在二头目的脖颈下,二头目待要挣扎,黑小子道:“我这匕首上可涂着见血封侯的剧毒,你要是再动,我这一失手,你这条命就交代了。”

    那二头目立马不敢动了,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会被这么个乳臭味干的小子,给挟持住,略低头看见脖颈下蓝汪汪的刀锋,不禁有些头皮发麻,正琢磨怎么避开刀锋,收拾了这小子,忽觉颈侧一麻,仿佛全身都没了力气:“你,你用什么扎我?”

    黑小子嘿嘿一笑:“我可没你的力气大,能制住你,完全是因为你轻敌才勉强得手,你放心,不是什么□□,就是麻针,扎一针手脚麻一个时辰罢了。”二头目差点儿给气晕了。

    事情变得有些快,令人措手不及,大头目脸色沉了沉:“你到底是谁?”

    黑小子道:“我就是个无名小卒,不值一提,不值一提,不过呢,我倒是可以猜猜你是谁?听说东胡大王膝下有二位王子,分领东胡两个最大的部落,靠近西域的部落首领是二王子拓跋烈,东胡大王不大喜欢这位二王子,才把水草丰美的部落给了大王子,把西域这边儿贫瘠的部落,给了二王子,为了生计,偶尔打劫一下过往商旅,也说得过去,你说是吧。”

    “何以见得?”

    黑小子指了指他身后的人:“沙匪虽也是为了钱财,却是一帮乌合之众,而你们这二十余骑,马匹精良,这位二头目手里的弯刀,更是胡人才有之物,而且,你们人虽少,却进退有度,只看你们整齐的队形,就知道绝不会是沙匪。”

    那人忽道:“难道你就不怕被我灭口。”

    黑小子摇摇头:“这里距离伊逻城不过数十里,除非你们把整个驼队的人都杀光,不然,只要出去一个,你们东胡也别想撇清,若是把驼队的人都杀光,血流成河,龟兹王必不会善罢甘休,若追查下来,你说,用多久会找到凶手呢。”

    那人扬天长笑:“你倒是聪明的紧,不过,既被你看破,若不灭口,龟兹王不是更快知道吗。”

    黑小子:“我倒是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不知二王子要不要听听。”

    “说来听听。”

    黑小子:“不瞒二王子,我来龟兹不是为了看美人,而是为了找宝藏,这就是藏宝图。”说着从怀里掏出老旧的羊皮卷扬了扬:“听说是富可敌国的宝藏哦,若是找着宝藏,二王子何必再假扮沙匪。”

    阿里木大叔愣愣看着黑小子,不明白这个一路笑笑闹闹的小子,怎么转瞬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嘴里的瞎话不用想的往外秃噜,自己在伊逻城活了大半辈子,怎从没听说过什么宝藏。

    忽又听见黑小子道:“你放了这些人,我跟你走,宝藏咱们平分,龟兹国虽没有东胡的兵力,若是一状告到东胡王哪儿,恐怕二王子也不好过吧,不如放了这些人,归还他们货物,想来龟兹王也不会追究,二王子以为如何。”

    拓跋烈哈哈笑了两声:“好,就依你,放人,把药材留下,其他的还给他们。”拓跋烈一声令下,手下哪敢怠慢,忙放了人,并且把拉货的骆驼牵了出来,还给驼队。

    阿里木看向黑小子:“小南,你……”

    黑小子嘻嘻笑了两声:“阿里木大叔放心吧,我娘常说我是祸害,命大着呢,我还得去伊逻城参加乞寒节呢。”

    阿里木虽然担心,可见她嘻嘻笑着,半点儿都不怕的样子,便放心了,上了骆驼走了。

    拓跋烈看向她:“你叫小南?”

    黑小子点点头,指了指二头目的马:“我要骑这匹。”

    二头目浑身发麻,没好气的道:“爷的马烈,怕一尥蹶子踢死你这小子。”

    黑小子笑道:“烈性子的才是好马呢。”说着,过去纵身一跃跳到马背上,不是自己主人,马嘶鸣一声,四蹄腾起来回尥蹶子,黑小子抡起马鞭子狠狠抽了几鞭子,那马没甩下黑小子,还挨了几鞭子,不一会儿就老实了。

    黑小子摸了摸马脖子:“的确是好马。”

    拓跋烈不禁道:“好骑术。”

    黑小子看了看他□□的马,不禁有些眼馋,拓跋烈忍不住笑了一声:“我这匹乌云踏雪可是马王,性子最烈,被它踢死的马奴不知凡几,你若不怕,回头可以试试。”

    黑小子一别头:“不给骑拉倒。”一挥鞭子跑了。

    二头目道:“二王子,这小子来历诡异,主子当多提防才是。”

    拓跋烈笑道:“我倒是想看看他还有什么本事,很久没有这么有趣的事了,看来这次龟兹没白来。”说着追了过去。

    拓跋烈的部落距离伊逻城不过百里,虽只百里,跟富足的伊逻城相比,却太过贫瘠,不过却给拓跋烈治理的井井有条,可见此人的能力,而且,这个人心机手段都不凡,假以时日,东胡的王是谁?真不好说。

    那个二头目是拓跋烈的随从古奇,很有能力的一个人,人也不算太坏,对拓跋烈忠心不二,只不过对自己没什么好脸就是了。

    那天叫人拉那些舞娘,也不过是虚张声势,为了吓唬吓唬驼队的人,想让他们心甘情愿交出金银财物,古奇已经娶了妻子,自己来的时候正赶上古奇的妻子难产,目睹了古奇心疼焦急的样子,对古奇的印象便彻底改变了,娘说过,知道疼媳妇儿的男人,就不是坏人,而她娘的话从来也不会错。

    提起娘,不禁有些想家了,快进腊月了,这时候正是家里最热闹的时候,也是最有意思的时候。

    每年这时候,娘都会带着她们做腊肉,腊肠,肉干等,除了家里吃的,也会送给武陵源的乡亲们,还会做麦芽糖,糖瓜,芝麻糖,花生糖……

    等到小年的时候,各地的掌柜都回武陵源,还会请冀州府的戏班子来唱大戏,自己最喜欢有戏班子来了,不是为了看戏,而是为了吃娘亲手做的爆米花,喝着香喷喷放了糖的麦子茶,吃着爆米花坐在棚子里看大戏是自己最喜欢的消遣,所以,自己最喜欢过年。

    娘也喜欢,娘总说,过年就是过团圆,在外头的家人们忙了一年,都回家来了,寒冬腊月里,围坐在一起吃顿饭,说说话,看着孩子们笑闹,才是年。

    可自己今年恐怕回不去了,不知娘会不会生气,今年小姨跟小姨夫都回去呢,还有逊哥哥,每年过年都会叫二喜给自己送好几箱子东西,吃的,穿的,玩意儿,首饰,应有尽有。

    其实逊哥哥对自己真的很好,在武陵源不觉得什么,这一跑出来,心里便有些想他了。

    那天的事儿是自己吓坏了,后来想想,也知道逊哥哥不会伤害她,从小到大,最疼自己的就是逊哥哥了,不知道他见自己没了,会不会已经急死了。

    算了,不想了,反正已经跑出来了,等回去的时候,他要是还生气,自己说两句好话哄哄他就是了。

    至于拓跋烈,自己当时是怕他杀了驼队的人,娘说过,人命是最珍贵的,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些人死,阿里木大叔那么好的一个人,家里还有妻子,儿女等着他呢。

    “你怎么在这儿,主子叫你回去。”古奇没好气的道,找了一圈才在这个这个土坡上找到她。

    小南,不,应该是瑶儿,为了掩人耳目,瑶儿只能暂时用了她二哥的名字,说起大哥二哥的名字,瑶儿觉得,自己真算幸运的,娘说当初爹北征的时候生的大哥,所以起名叫小北,武陵爷爷说小不好听,改成了骁。

    生二哥的时候,爹正在南征,故此二哥的名字就叫骁南,给自己起名字的时候,爹是福灵心至,不然,说不定自己就叫小西了。

    拓跋烈对她不错,虽说自己用藏宝图诱惑他放了驼队,可来了已经好几天了,他都没问过自己,只不过,吃饭的时候会叫自己。

    瑶儿自小在武陵源长大,别的不说,嘴养的却最刁,而拓跋烈对吃上,一点儿都不讲究,胡人虽喜吃肉食,却大多是白水煮,要不就是烤,守着西域,竟然不知道放点儿香料。

    瑶儿吃不下去白水煮肉就丢了些香料进去,至少勉强能吃了,后遗症就是拓跋烈的饭,都要问自己,不用自己动手,只要告诉厨娘怎么做就成。

    不过,拓跋烈的部落实在穷,冬天能吃的,除了肉还是肉,要不就是难吃的青稞面。

    拓跋烈是个好的首领,抢来的东西也没有据为己有,而是为了部落的老百姓添置牛羊用具,部落里用具别说跟武陵源比了,就是大齐最穷的村落,也比这里强,而且医疗尤其落后,瑶儿这才理解,为什么拓跋烈会执意留下药材,这里实在太缺了。其实,胡地遍地是药材,只不过,他们自己没发现罢了。

    进了拓跋烈的大帐,在中间的火盆里烤了烤手,瞥见旁边一筐番薯跟一袋子麦子面,不禁愣了愣:“这是哪儿来的?”

    拓跋烈挑挑眉:“放心,反正不是抢来的。”

    瑶儿眨眨眼:“我娘说,抢来的终归不是自己的,君子爱财取之以道,做人还是要堂堂正正的才好。”说着,把番薯洗了丢进火盆下头烤着。

    这东西在武陵源从不觉得好,可现在真挺馋的,厨娘问她做什么,瑶儿指了指那袋子面:“不有面吗,擀面条呗,你去切些昨天煮好的牛肉。”

    在拓跋烈部落唯一的好处就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吃牛肉,在武陵源可不成,想吃娘做的牛肉面,难着呢。

    大齐律法规定,不许宰牛,不过娘也馋,所以搁几个月,武陵源就会病死个一两头牛,然后,自己就能吃上牛肉面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