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4章 番外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瑶儿告诉厨娘怎么做,一回头见拓跋烈盯着自己看,不禁道:“二王子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去找宝藏?”

    拓跋烈目光闪了闪:“明儿便是乞寒节,你不是说想去看美人吗,咱们明儿去伊逻城。”

    瑶儿眼睛一亮:“真的?”到了伊逻城就容易脱身了。

    等瑶儿吃了饭回自己的帐篷里睡觉,古奇才道:“主子,您真要带贺小子去伊逻城啊,这小子诡计多端,若是遭了他的暗算怎么办。”

    拓跋烈的目光有一瞬迷茫,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小子如此,可他就是想带着他,哪怕知道小南一肚子心眼,时时刻刻都在算计自己,依然想跟他在一起。

    古奇见主子的神情,心里咯噔一下:“那个,主子,这小子虽生的娇小,却是个男子。”

    拓跋烈眉头一皱:“想哪儿去了,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罢了,还有她到底是什么身份而且,这次不禁西域诸国都派了使者前来,就是北胡的大王子贺屯跟百越的小王子祝陵都来了伊逻城,我若不去岂不失礼。”

    古奇道:“听说龟兹王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的请了各国的王子过来,是为了给白丽公主选夫,白丽公主被龟兹先王娇生惯养,虽生的倾城之姿,却刁蛮任性……”

    拓跋烈挥挥手:“下去吧。”

    女人不过玩物,娶谁有什么差别,忽想起古奇刚才以为自己对小南,不禁摇摇头,不过,小南若是女子应该是什么样子?虽然皮肤黑了些,可仔细瞧他的眉眼儿,实在生的不差,而且,如此精灵古怪的性子,若是女子……

    拓跋烈摇摇头,自己乱想什么呢,密探传来消息,父王有意传位大哥,若大哥继位绝不会让自己活着,想保住命,只有一个法子……至于小南说的宝藏,自己从没信过。

    终于到伊逻城了,进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瑶儿撩开窗帘往外看了看,虽是大冬天,整个伊逻城却张灯结彩,犹如过年一般,到处可听见轻快的鼓声,伴着鼓声,瑶儿都能脑补出龟兹舞娘不停飞舞旋转的裙摆。

    去年万寿节,西域各国来朝,自己在慈宁宫见过龟兹舞娘跳舞,那种热烈的美,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只不过,没想到拓跋烈会坐马车前来,而且是这么一副正式装扮,自己也就只能扮成了他的随从。

    见马车直接进了龟兹王宫,瑶儿不禁愣了一下:“要去王宫吗?”

    拓跋烈:“龟兹王相请,自然要来龟兹王宫赴宴。”

    瑶儿心道,龟兹王?那,那王后也在了?

    马车进了宫停下,拓跋烈刚下车,便有侍从高喊了一声:“东胡二王子到。”

    瑶儿跟着拓跋烈一下车,不禁有些愕然,殿外竟然站了不少人,主子随从一大帮,各色服饰都有。

    接着,便有人呈了一个金灿灿的托盘上来,托盘上放着弓箭,侍从恭敬的道:“公主言道,若能射落前方红灯方能进入。”

    瑶儿目光闪了闪,早听阿里木大叔说过,这次乞寒节是为了给龟兹王的妹子白丽公主选夫,还真是啊,怪不得拓跋烈如此正装前来呢,这么说,这些人也都是各国王子了。

    忽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瑶儿吓了一跳,心说,祝陵这小子来干什么,十六岁的小屁孩儿,就跑这儿来娶媳妇儿来了,不过这小子一贯喜欢女人,来了也不新鲜,倒是这小子要是知道自己在这儿,肯定第一时间就把自己压回去,以后再想跑出来就难了,自己可还没玩够呢。

    想到此,忙往古奇后头躲了躲,她躲的功夫,拓跋烈已经张弓搭箭射落前方红灯。

    瑶儿躲躲闪闪的跟着拓跋烈进去了,一进去发现更糟,贺屯这个傻大个竟然也来了。

    傻大个隔两年就会跑武陵源找大哥比试一回,没有一次打赢过大哥的,却屡败屡战,越挫越勇。

    大哥烦不胜烦,为了躲他,只要一听说他要来,立马就会带着嫂子回绿柳庄,傻大个找不着大哥,就会找二哥。

    二哥多精,每次都跟他比射箭,然后,傻大个每次都输,想起来瑶儿都想笑,也不能让看见自己,这家伙嗓门最大,要是认出自己,一嚷嚷可麻烦了。

    想着,忙把帽子往下拉了拉,第二关竟然是作诗,瑶儿撇撇嘴,也不知这位公主从哪儿学来的这套,这是打算要个文武全才的不成。

    不过,拓跋烈的诗却让瑶儿颇有些意外,虽不算多有文采,但也算颇为工整了,尤其,这公主抽风啊,诗词歌赋可是汉人的学问,她一个龟兹国的公主,考这个做什么。

    傻大个贺屯可没少遭罪,做的那诗啊简直惨不忍睹,却仍然过关了,可见这就是个形式。

    瑶儿跟着拓跋烈连闯两关,到了第三关却是一道九宫格的算题,拓跋烈不禁皱起了眉头。

    瑶儿见他那样儿,灵机一动,低声道:“拓跋烈咱们打个商量,我帮你闯过这关,咱们就算扯平了如何?你既然无心寻宝,咱们不如一拍两散,你抱你的公主,我找我的宝藏。”

    拓跋烈挑挑眉:“你懂算学?”

    瑶儿嘿嘿一笑:“略知一二,略知一二。”

    拓跋烈想着,等此事了了自己就得去见父王,也不好再带着她,便点头。

    瑶儿笑眯了眼:“痛快。”直接告诉他答案。

    拓跋烈愣了楞:“你不用算吗?”

    瑶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种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九宫格,武陵源随便一个刚上学的孩子,都能解出来,哪用得着算啊:“不用算。”

    拓跋烈半信半疑的把答案说了出来,侍从颇为震惊的样子,躬身:“二王子请。”拓跋烈不禁看了瑶儿一眼,瑶儿瞥见祝陵进来,忙跟着拓跋烈进了大殿。

    不会儿功夫,各国王子都进了大殿,在侍从的引导下各自落座,拓跋烈后头有扇屏风,正好遮住瑶儿。

    瑶儿这才松了口气,不过,真有些好奇傻大个怎么混进来的,偷偷看向祝陵,这小子一副人模狗样的坐在哪儿,还挺像那么回事的,这小子跟干爹长得忒像,而干爹跟皇上又是亲兄弟,所以,这小子跟逊哥哥也有些像,只不过,气质却天差地远,这小子简直就是个小花花公子,别看才十六,身边已经有好几个丫头伺候了。

    娘总说是这小子基因不好,虽说干爹很疼自己,可瑶儿想想百越王宫里,干爹那些妃子,就不禁点点头,的确是基因不好,这跑到龟兹想娶人家公主,还带着俩贴身的丫头,这小子还真是个色鬼,亏了,自己还觉得他跟逊哥哥像,若是逊哥哥跟前也有这样的丫头……

    只是这么一想,瑶儿就觉得心里发酸,忽听乐声想起,知道是龟兹国王王后到了,忙屏风后又缩了缩。

    龟兹国的国王自己是见过一次的,他娶的是百越大郡主,也是自己的慧姐姐,为这个,娘亲骂了干爹足足两个月,说他混账,不是好东西,直到如今,娘都不怎么搭理干爹。

    不过,干爹的脸皮厚,娘不搭理也没用,干爹来武陵源,仍然会嬉皮笑脸的往娘跟前凑。

    小姨偷偷跟自己说,干爹喜欢娘,喜欢是什么,瑶儿不打懂,但她隐隐觉得这些对自己好的人,或多说少都是因为娘的原因,包括干爹,皇上,跟死了的杜伯伯,还有院长。

    不过,自己有时也很想不通,干爹跟皇上不用说了,就是杜伯伯跟院长也比她爹帅多了啊,这么想,貌似有些不孝,她爹知道没准会伤心难过,不过,这是事实,无论长相气质地位,这些人随便一个都能把她爹比到天边儿上去,尤其一个比着一个对娘好,为什么娘会喜欢爹呢,真让人想不通。

    忽听一声佛号,瑶儿楞了一下,回神,只见不知何时,大殿上进来了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眉毛都白了。

    这龟兹国怎么还请了和尚,而且,是这么个老和尚,瑶儿不禁看向王座侧面的白丽公主,比起龟兹王旁边的慧姐姐差了一大截。

    不过慧姐姐本来长得就像干娘,干娘又是南蛮第一美女,所以可想而知,能比慧姐姐美的女子根本没有。

    瑶儿不禁看了眼龟兹王,平心而论是个美男,比哥哥强多了,而且偶尔看向慧姐姐的目光,那么温柔,仿佛都能滴出水来一般。

    小五叔家的二丫姐说,干爹以前一直想把慧姐姐嫁给大哥的,后来被嫂子横插了一杠子,这些事,当年在武陵源闹得沸沸扬扬,后来大哥娶了嫂子,慧姐姐才嫁来龟兹。

    瑶儿不明白男女之间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却知道慧姐姐不快乐,即使贵为王后,脸上的笑无懈可击,可瑶儿就是觉得太淡,淡的有些疏离。

    那个老和尚被龟兹王请到了最上的贵宾席落座,瑶儿不禁道:“这老和尚是谁?”

    古奇白了她一眼:“他就是龟兹的国师。”在瑶儿看来,国师就相当于神棍,听人说,先帝最后几年迷恋长生之术,也封了个老道当国师,最后让老道的长生丹毒死了,所以,瑶儿对国师这个称呼,实在没有太好的印象,不过,这老和尚看着倒真像个得道高僧。

    忽的老和尚看了过来,脸上闪过讶异之色。

    龟兹王道:“今天各国贵客能来参加乞寒节,龟兹王宫碰壁生辉,刚才并非为难贵客,而是舍妹的小游戏,望诸位贵客包含。”

    说着,望向拓跋烈:“孤到是未想到,二王子如此精通算学。”

    拓跋烈起身道:“王上谬赞了,这是在下的侍从所解。”瑶儿待要回避,却已来不及,被古奇推了出去,瞬间所有人看向瑶儿。

    贺屯跟祝陵同时蹭的站了起来:“你……”

    瑶儿冲他们瞪了瞪眼,祝陵琢摸着,自己就算逮着这丫头,也管不住她,再要是让她跑了,太子哥哥还不急死啊,倒不如先稳在姐姐这儿,派人给太子哥哥送信,等太子哥哥来了之后,这丫头再想跑也晚了。

    想到此,悻悻然坐下,贺屯是单纯的害怕瑶儿,每次自己去武陵源,这丫头都会整他。

    贺屯也不傻,这丫头既然这幅打扮,必然不想人认出她来,自己要是坏了她的好事,以后再去武陵源,这丫头还不整死自己,想到此,不由打了个激灵,也坐下了。

    拓跋烈目光有些深沉:“他到底是谁?”

    龟兹王楞了一下,刚要说话,忽听王后道:“这位侍从瞧着有些面善。”

    瑶儿嘿嘿一笑:“小子瞧着王后娘娘也颇为亲切呢,王后娘娘倒像小子的姐姐。”说着冲祝慧眨了眨眼。

    两边侍从大声喝道:“大胆。”就要上前拿瑶儿问罪,却听王后道:“不妨事,这眉眼儿倒是有些像舍弟。”说着。不着痕迹的瞪了她一眼:“下去吧。”

    瑶儿等的就是这句,躬身退下,直接出了大殿,刚要出宫就被人拦住了:“奴婢给瑶儿小姐请安。”是慧姐姐跟前的大丫头玲珑。

    瑶儿忙拉住玲珑的袖子摇了摇:“玲珑姐姐,你就当没看见我好不好,我还有事儿呢,你跟慧姐姐说,回头得空我再来看她。”说着,就要跑,后头两个健壮的婆子一左一右堵了她的路。

    玲珑道:“奴婢可不敢放您走。”

    瑶儿只能跟着玲珑进了龟兹后宫,见玲珑吩咐人备热水,瑶儿眨眨眼:“沐浴就不用了吧。”

    玲珑笑了一声:“瑶儿小姐的本事,奴婢可是知道的,这是大郡主吩咐的,小姐要是不嫌弃,奴婢伺候您沐浴。”

    瑶儿见玲珑真要伸手,忙道:“我自己来,自己来。”玲珑可不是一般丫头,身上的功夫比大哥都不差,自己要是落在她手里,能有好吗,尤其,她在武陵源待了好几年,自己这些手段根本瞒不过她。

    不过,洗洗澡也好,这都多少天没好好洗澡了,找出药水,进了浴房,玲珑把换的衣裳送进去,把她脱下来的检查了一遍,找到装药丸子的几个荷包,才算松了口气。

    等瑶儿洗好了,亲自伺候她梳好头发,打量一遭道:“瑶儿小姐穿上龟兹国女子的衣裳,倒真好看呢。”

    瑶儿拉着玲珑的袖子:“玲珑姐姐,我不喜欢穿这个,你把之前我的衣裳拿来吧。”

    忽听请安的声音,瑶儿知道是慧姐姐来了,直接扑了过去:“慧姐姐,瑶儿可想你死你了,慧姐姐想不想瑶儿?”

    祝慧忍不住笑了一声:“少给姐姐灌迷汤,你这丫头,一声不吭就跑龟兹来了,可知道家里为了找你都翻了天。”

    瑶儿嘟着嘴:“娘肯定知道我来了西域的。”

    祝慧摇摇头:“姑姑是知道,可你就不想想别人,太子哥哥都快急死了。”

    瑶儿:“他也不是我什么人,急什么?”

    祝慧叹了口气:“这话在我跟前说说也就罢了,若让太子哥哥听见,不定要难过了。”忽想起什么不禁道:“你跟那个拓跋烈?”

    瑶儿道:“我跟他没什么关系。”

    祝慧松了口气,以太子哥哥对这丫头的在意程度,要是这丫头喜欢上拓跋烈,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拓跋烈虽是东胡的二王子,心机手段却不一般,你千万别去招惹他,记的了?”

    瑶儿搂着她的胳膊:“记得了,好容易才见了姐姐,就别啰嗦瑶儿了。”

    “你当姐姐想唠叨你不成。”说着顿了顿:“姑姑可好?”过了一会儿又问:“你二哥可好?”

    瑶儿抬头看着她:“慧姐姐,你要是想问我大哥就问,瑶儿又不会笑话你。”祝慧沉默半晌儿,方道:“你大哥,可好?”

    瑶儿眨了眨眼:“慧姐姐想听什么?”

    祝慧愣了愣:“你这丫头倒是越发机灵了。”

    瑶儿道:“我娘常说,我大哥跟我爹一样,是个傻子,这样的男人都会先入为主,大嫂可是比姐姐早来武陵源一年呢,而且,我娘说大哥配不上慧姐姐,慧姐姐值得更好更完美的幸福,慧姐姐,我刚瞧见龟兹王看你的目光颇为温柔,他对你好不好?”

    祝慧目光有些远:“怎么算好,怎么算不好?”

    瑶儿道:“我听娘说过,情之一字最易钻牛角尖,有时放下抬头看看,就会知道,自己差点儿错过怎样的幸福,慧姐姐这些我是不懂的,但慧姐姐这么聪明,肯定会明白的对不对?”

    祝慧见她着急的样儿,不禁笑了一声:“行了,别着急了,慧姐姐明白,也会好好想想,姑姑的话总不会错的。”

    瑶儿松了口气,忽道:“慧姐姐,早听说龟兹国的乞寒节热闹,我好容易来一趟,能不能出去瞧瞧?”

    祝慧见她一副亟不可待的样儿,不禁摇摇头:“你啊,这么个逃脱的性子,将来怎么……”说着,停住话头:“玲珑你跟着她出去逛逛,别走远了。”

    瑶儿大喜,凑上去啪叽亲了祝慧一下:“姐姐最好了。”跟着玲珑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祝慧愣了老半天,如果自己嫁给大郎……正想着,忽听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慧儿想什么呢?”

    祝慧抬头,落入一双温柔的眸光里,忽想起瑶儿的话,或许自己真该放下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