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6章 就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bsp;沈数仍旧紧攥着他的手:“你们究竟意欲何为?”

    周千总在家里也学过些拳脚骑射,对外号称是武举人考上来的,然而都是些花拳绣腿,此刻被沈数这么握了一会儿,就觉得实在撑不住了,连忙道:“王爷就不想知道王妃出了什么事?”

    沈数盯了他片刻,缓缓放开了手:“不装模作样说自己失言了?”

    周千总也不在意他这句讽刺,微微一笑坐了下来:“王爷是聪明人,下官装腔作势,倒惹得王爷笑话了。只是下官今日过来,着实是有事与王爷相商。”

    沈数弯腰捡起刚才摔到地上的酒囊——酒被那一摔洒了一半,好在里头还留着些。他仰头又灌了一大口,才冷冷地道:“我与于家没什么好说。”

    “王爷此言差矣。”周千总不慌不忙地道,“难道王爷真不想知道王妃如今在哪里?”

    沈数灌了几口酒,眼睛已经通红,恶狠狠盯着他,半晌才道:“她在哪里?”

    周千总压低声音:“王妃如今在秋凉殿住着呢。”

    沈数怔了片刻,提着酒囊的手微微发起抖来。周千总冷眼觑着,口中道:“人既在宫中,为何会传了死讯出来,王爷想必心里也明白吧?”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能做如此安排的,非皇帝莫属。周千总窥探着沈数的神色,慢慢地道:“下官听说,王妃与已故皇长子妃颇有几分相似之处。并非仅仅是容貌相似,听说已故皇长子妃也是个慈心之人,济苦救贫,仁心仁德,这才是与王妃神似之处呢。”

    沈数狠狠攥住了酒囊,将硬硬的生皮都握得变了形:“你究竟想说什么?”

    周千总看看那酒囊,只觉得刚才被沈数攥过的手腕又在疼了:“下官是想问问,王爷可还想与王妃重聚?”

    “如何重聚?”沈数哑着嗓子反问,随即冷笑起来,“于家人可还记得,当年我母妃是怎么去世的?”

    这个问题,周千总早就得了授意,胸有成竹地答道:“说起此事,王爷怕是误会了。”

    “误会?”沈数眼睛一翻,目光锐利,“莫非太后想说,我母妃之死,非她所赐?”

    “自然不是。”周千总被他盯得后背有些发毛,强自镇定地道,“王爷细想,所谓太后不容先贤妃,无非为着太子之位。然而当时今上已经八岁,进书房读书已有数年,天资不差,又养于中宫,身份亦是不低。而先贤妃身份虽贵重,毕竟也不是皇后,王爷也就不是嫡出。自古若非立嫡便是立长,王爷与今上皆非嫡出,今上已将长成,而王爷不过才降生,太后又何惧之有呢?”

    沈数冷笑:“她惧的是我母妃的娘家。”惧的是西北手握兵权的定北侯府。

    这话也在预料之中,周千总继续说着早就备好的说辞:“名不正则言不顺,难道定北侯还能举兵造反不成?只为拥一稚子,天下百姓要如何议论呢?”

    这话似乎驳倒了沈数,默然一刻才道:“那我母妃因何身亡?我却不信是产后之症,更不信是蒋太医误诊之故。”

    他说的蒋太医就是蒋方回,那可是安郡王妃的祖父。所谓爱屋及乌,周千总就是再笨也知道不能将责任推到蒋方回身上去。幸好这答案他也早就有了,轻咳了一声道:“实不相瞒,虽说不是太后所为,但与于家——却也有些关系。”

    “这话怎么说?”

    周千总又干咳了一声,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蒋太医的药,被人换了。先贤妃正是错服了这偷换的药,才致血崩身亡。”

    “谁?”沈数的眉毛猛地竖了起来,一脸杀气。

    “就是蒋大太医之妻……”周千总边说边窥探着沈数的神色,“王爷想必知道,她也是于氏旁支之女,素日里就想攀附于阁老一支,只是不得机会。先贤妃产育,皆是蒋太医伺候,于氏她——自以为得了讨好太后的机会,便偷换了蒋太医的药丸……此事,太后也是在蒋家女入宫之后,才慢慢知晓的。”

    沈数猛然起身,一把揪住了周千总的衣领:“你胡说!怎么会是——”他心里也震惊莫名,他和桃华曾经多次猜测过他的母亲所谓的产后血崩究竟是怎么回事,因为依桃华的说法,太后所用的药虽会杀人,却不会是以血崩的方式。想不到今日竟从周千总这里听到了答案,竟然是于氏偷换了药!

    周千总被他像捉小鸡似的提了起来,勒得喘不过气来,双手去掰他的手,却丝毫也掰不动:“王爷,咳,咳,王爷——”

    沈数直把他勒得要翻白眼,才猛然松开手。周千总跌坐在椅子上,咳了半天才缓过劲来:“王爷,下官所说,句句是实。于氏送孙女入宫之后,便提及此事,要太后照顾蒋充媛——哎,那时还是蒋才人呢。说起来蒋家门第低微,若无太后照指,蒋才人如何能得宠,又如何能一路升到如今的地位呢?”

    当然了,他说的话的确是真的,只不过隐瞒了好些事——比如说这偷换药丸,其实是出于太后授意,就是那药丸都是于氏偷来蒋方回制好的成药,然后于家人寻了得用的太医来,仿着那气味做了假药。若不然于氏根本不通药理,又如何能以假乱真呢?若是那药丸做得太假,蒋方回只要拿在手里就能分辨出来,又怎么会给先贤妃服下去?

    “你——”沈数僵立在原地半晌,似乎完全不敢相信是蒋家人所为,片刻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那也是于家人!”

    周千总完全理解他这种心理。于氏,那可是蒋老太爷的妻子,是安郡王妃的伯祖母。沈数这般爱重蒋氏,现在听见虽然蒋方回无错,可绕来绕去仍旧是蒋氏的家人害死他的生母,这心情……倒还不如继续迁怒于家更好接受一些。

    “于家大族,难免良莠不齐啊……”周千总长叹一声,“这些年来,太后也一直觉得心中有些歉疚……”

    沈数突然打断了他的话:“惺惺作态!”

    “啊?”周千总正要声情并茂地再表演一下,猛然被打断了。

    沈数冷笑:“太后素来视我如眼中钉,你不必再装了!纵然我母妃不是她所杀,她也断不会有什么歉疚!你今日来,究竟是何用意,不如直说。”

    周千总被噎了一下,才想到于阁老交待他的话,说安郡王看着鲁莽,实则锋利,若是人情打动不了,不妨直陈利害。这会儿他算是明白了,遂干咳了一声,开门见山地道:“阁老只想问问王爷,是否还想与王妃团聚?”

    “自然!”沈数也答得痛快,“于阁老意欲何为?”

    事关重大,周千总明知不会有人偷听,声音仍旧情不自禁地降低了:“只要王爷登基,自然能够珠还合浦,破镜重圆。”

    沈数嗤地一声笑了出来:“于家肯拱我登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周千总稳稳坐着没动:“王爷的生母之死虽与太后无关,但皇上的生母,却的确死于太后之手。”

    “什么?”沈数再次吃了一惊。

    “太后当年借腹生子,为免日后遗患,便除去了皇上的生母。”免得将来皇帝继位,却还要与另一位太后分权。

    “难怪皇上要扳倒于家……”沈数仿佛自言自语般地道。

    周千总点头道:“正是。如今皇上咄咄逼人,让皇后十余年都无所出,是要将于家赶尽杀绝了。如今于家情愿助王爷一臂之力,只求将来王爷登基,能让于家安稳度日。”

    沈数嗤笑:“你们又怎知我愿与于家合作?”

    “只有于家,才能帮王爷夺回王妃。”这些话都是周千总在肚里演练过许多回的,此刻侃侃而谈,“于阁老知道皇上借赵家之手,欲与王爷联合,然而那不过是利用王爷来扳倒于家罢了。如今王爷才离了京城,皇上就夺了王妃去,若是真心与王爷联手,岂会如此行事?”

    这话仿佛一把刀子捅中了沈数的痛处,令他微微弯下腰去,面露杀机,但最终还是忍住了,只道:“此事非同小可,我还要再想想。”

    所谓想想,就是要与定北侯商议了。周千总心里明白,立刻起身道:“既是如此,下官恭候王爷回复。”

    他跟来时一样悄没声地走了。沈数站着没动,内室里却走出个人来,身形高大,正是定北侯:“果然如此。”

    “舅父看他们会如何行事?”沈数一扫方才痛楚颓废的表情,眼睛也亮了起来,“至少这一次,我们可以狠狠打北蛮一次了。”

    多年来西北军与北蛮的战斗,总是被后勤拖后腿,如今于家既指望着他们,那这次肯定在粮饷军械上会供应充足了。

    “不错。”定北侯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有些担忧地问外甥,“你媳妇那里……”就真的不担心皇帝对她做什么?

    沈数微微一笑:“桃华说她信得过皇上,既如此,我也信得过。”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