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九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二爷爷虽然年事已高,性格没有年轻的时候那么火爆。可是在他坚持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旁人也是劝不住的——

    何况在场那么多人,除了李秉悦自己之外,也没有人想要阻止二爷爷的决定。三叔李秉学和三婶何凤仪甚至不等二爷爷的话音落全,就已经操起电话拨了过去。

    二奶奶看到自己儿子和儿媳妇的这一番举动,也只能无奈叹气。

    律师来的很快,见惯了豪门大户内的利益纷争,律师对二爷爷要求更改遗嘱的行为并没有表示出任何好奇。只是严格按照二爷爷的意愿,对旧遗嘱上的条款删删改改。

    两个小时后,律师带着已经更改好的遗嘱悄然离开。小姑李秉悦则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二奶奶王琼不想看到儿女争夺财产的这一幕,借口去准备晚饭离开了。

    接到消息的姑父孙或也从学校赶回来,看着忙活一场结果却落得鸡飞蛋打的李小姑,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但是开口却是满满的安慰。

    “算了,钱财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况我们的日子又不是困难到揭不开锅了,家里有房有车,你还有公司,我还有工资,容美也快要实习了,她也能赚钱养活自己。我早就跟你说过了,过日子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不要把自己逼迫的太紧。你当年跟我谈恋爱跟我结婚的时候,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啊……”

    压抑了好几天的李秉悦在孙或徐徐如春风般的絮叨劝慰下,终于失声痛哭。“我都是为了谁啊,我不就是想让容美找个好人家,免得将来受苦受累嘛。再说了,大房归根结底也没出什么事儿,干嘛都这么不依不饶的……”

    “这次大房没出事,并不代表你之前的行为没做错。”看着面前痛哭流涕的李秉悦,姑父孙或耐心劝说道:“我问你,要是有一天,大房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坑害咱们,甚至背后偷偷摸摸的破坏容美的姻缘,你会不会觉得大房的人这么做没有错?我看以你的性子,大房的人要是真这么做,你别说心平气和的讲道理了,不闹个天翻地覆你都不会罢休的。”

    李秉悦被孙或说的一噎,根本无言以对。

    姑父孙或又继续说道:“依我看呐,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跟大房的人赔礼道歉,都是一家人,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倘若因为这件事情生分了,那多不好。”

    李秉悦不耐烦的撇了撇嘴,梗着脖子说道:“我怎么没道歉,我都给他们下跪求饶了。可是人家得理不饶人,拿到我的小辫子怎么也不肯放过,我能怎么办?”

    一想到自己又是赔罪又是下跪也没能改变大房的做法,李秉悦更是又羞惭又委屈。眼泪也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孙或见状,只能咽下满口的说教,开始柔声劝慰起来。

    一时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李秉悦心中羞惭不肯出来。姑父孙或只好吩咐佣人拨了饭菜送进李秉悦的卧房,自己则坐在餐桌前陪席致歉。

    大房一家人对于孙或并没有太多意见,而且看着孙或满面堆笑不停赔罪的模样,也不好冷眼以对。

    只是李秉悦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如今又因此被剥夺了继承权,两房的人坐在一起难免觉得尴尬,就算有人极力热场,这一顿晚饭的气氛也很是清冷。

    到了第二天一早,大房一家人又赶了早班机飞回晚城。二爷爷和二奶奶苦留未果,只好吩咐三叔三婶将人送到机场。

    李容修觉得,原本就不甚亲密的两房人在经过了这件事情之后,恐怕嫌隙更深了。

    然而他已经没有精力去考虑这些事情了。因为他发现回到晚城之后,还有更多的八卦等待着他的围观。

    比如说沈家在深陷“贩、毒、门”的丑闻之后,又再次被人举报“偷、税、漏、税”,“重金贿赂”,“以不正当的手段进行市场竞争”,“雇佣商业间谍窃取竞争者商业机密”等种种非法行为,相关部门在接到了举报信之后,即刻成立调查小组调查沈氏旗下的各项产业。

    在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详尽调查之后,果然证实了举报信的内容属实。沈家负责人沈英博再次因为多项罪名被法院起诉。而在沈英博被□□的时候,沈家各房的人却帮着争夺沈家的祖业,而无暇顾及沈英博。被沈英博寄予厚望的私生子沈乔安虽然努力为父亲奔走,可最终却因为人微言轻,力量微薄导致所有的努力都无济于事。

    至于他的女儿沈曼瑶和妻子孙敏秋,一个因为被指控绑架的罪名和迟氏影业暴露出的各种丑闻焦头烂额,自身难保,一个因为他早先的态度而心灰意冷,只顾着帮衬女儿懒得理会他,甚至在他被□□的时候迫不及待地提出了离婚的要求。更在探视他的时候幸灾乐祸的嘲讽道:“你不是有子万事足嘛,不是瞧不上我这个原配夫人,认为我这么多年的付出还比不上那个人尽可夫的交际花嘛。既然这样,那你也别期待着我能为了你去拉下脸求娘家。你要么等着你的好儿子来救你,要么就在牢里呆到死吧。我希望你还有能出来的一天,到时候再找个不要脸的交际花给你多生几个儿子。”

    说着,又止不住骂道:“依我看,你当成宝贝看的那个杂种就是个扫把星。他没回沈家之前,咱们沈家什么都是好的。他一回来,沈家破产的破产,坐牢的坐牢,比仇家做的都到位,还真是比丧门星都邪门。”

    沈英博看着孙敏秋在他面前趾高气扬,扬眉吐气的样子,心里恨得牙痒痒。面上却只能伏低做小,哀求孙敏秋看在女儿曼瑶的情分上,也要帮他一把。

    沈英博不提沈曼瑶还好,一提到沈曼瑶,孙敏秋就更加来气了。“你别提我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提她。要不是因为你,曼瑶也不会被人指控绑架。我真是不知道我们娘两个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居然会摊上你这么个男人!”

    在所有亲近的人都冷眼旁观,仇人却竭尽全力落井下石的情况下,最终事情尘埃落定的时候,沈英博因“商业贿赂”“偷税漏税”“不正当经营”“雇凶伤人”“绑架”等多项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曾经赫赫有名的偌大沈家也在各房子孙的争权夺利下,分崩离析。沈乔安作为沈英博的私生子,又有李家在背后暗暗支持,在早有准备的情况下争到了沈家经营最久的房地产公司和工程公司。只是他从小混迹于街头巷尾,从来没有经受过管理层面的教育和训练,所以凭借一己之力很难经营得了偌大的公司。所以他在经过慎重考虑后,直接将这两个公司以比市场行情低了三成的价格卖给了李氏美华,所获得的钱财则投入了李氏美华旗下的影视公司,成为美华影视自李秉承李容嘉父子后,最大的股东。

    自己也在李氏美华影视公司的力捧下,成为娱乐圈内最炙手可热的新人。

    而沈家剩下的产业则几乎被二房三房的人瓜分了。沈棕卿父子在变卖了沈家的多项产业后,拿着雄厚的创业资本离开了晚城回到联邦。沈棕铭父子虽然没有迁居海外的打算,但是也怕留在晚城会继续遭受李家的迫害,最终只好将公司业务的重心慢慢转移,跑到京城另起炉灶。

    曾经在晚城执牛耳被称为老牌世家的沈家就此分崩析离,只是晚城的其他豪门却没有时间唏嘘感叹。因为大家都在忙着接手沈家的不肖子孙们几乎是大甩卖一般的摊子。

    李家作为这次事件的主要谋划者,虽然也从中获取了不小的利润,但是李家父子深知“做生意不可吃独食”的道理,在拿到了最想要的东西后,对于沈家的其他产业立刻放手。其他家族秉着李家吃肉他们也有汤喝的打算,并未像从前一般替沈家和沈英博周旋盘算做和事老。

    说到底,这些家族之所以会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无外乎是利益作祟。既然这回不当和事佬的利益更多,那么他们也不会舍了老脸为外人张目。更何况晚城的世家豪门虽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