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1章 杨婵&小金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自打杨戬追着敖寸心离开灌江口以后,华山愈发地冷清下来了。杨婵会时不时地去灌江口看看,希望哪天兄嫂游历回来。那是人间的腊月,华山之巅积了厚厚的一层雪,青山白头,不论昼夜,都飘着鹅毛大雪。

    前来圣母庙的百姓也越来越少了,除了偶尔来庙里躲避严寒的小动物,几乎不见生气。她穿着雪白的单薄纱衣,略略施了一个小法术,周遭便如春暖,麋鹿与野兔围在她的身边,吃着常青的绿叶和红彤彤的胡萝卜,而她在亭子里弹琴,一弦又一弦。

    白昼渐渐短了,他总有更多的时间来华山看她。他已是她在冬季里唯一的一个客人。当他来到,圣母庙里的小动物会更加雀跃,因为无需杨婵施法,整个圣母庙都暖融融的。看到她眼底的欢喜,他来的愈发勤快,在某个他离开的凌晨,墙角的一簇开了,杨婵不忍其夜生昼死,再度施了法术。

    于是,这株桃树永开不败,数百年来,不论春夏抑或秋冬,总是开着灼灼其华的桃花。百花仙子偶尔来串门,也会发出一声感慨,大概是感慨杨婵心善。可她不知的是,这桃花是因小金乌才开。

    小金乌总是夜里来华山,他和杨婵相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

    只那日东海的四公主拈着黑曜石做的黑棋,指着棋盘上昆仑玉雕琢的白棋,笑问杨婵,是不是她游历在外的兄嫂给她捎来的。杨婵清浅一笑,告诉她,这是汤谷的小金乌送来的……

    一日前,她还在这里和他下了一晚上的棋。

    她愕然发现,数百年来,她竟渐渐习惯了兄嫂不在身边的日子,甚至并不觉得现在的生活孤单或者枯燥。因为她知道,当黄昏过后,夜幕降临,他会踏着七彩祥云,来华山和她相聚。她最喜欢的是便是冬日,在那常开不败的桃花树下,他们或品茗,或对弈。

    四公主离开之后,暮色四合,她看着渐渐散去的百姓,含笑着在后院摆开棋盘,在桃花树下安置了红泥小火炉,又从地窖中取出陈年的桃花酿,置于慢火之上温着。细小的火苗身姿摇曳,杨婵想到近来写的一首新曲,只待他前来,第一弹给他听。

    酒温过了,缺月挂上了桃花树树梢。

    但是,他依旧没有来。杨婵只觉得心中有些从未有过的感受,带着淡淡的惆怅与失落,她在树下等了整整一夜。次日是个阴云密布的阴天,杨婵见前来上香的百姓并不多,待到午后,竟掐了个决离开了华山。

    她去了汤谷。值日神殿依旧笼罩在永世不灭的明光之下,杨婵犹豫了片刻,只在神殿后等着,只到扶桑树落下的叶子告诉她,小金乌受了伤,正在神殿内修养……她未待扶桑叶说完,便匆匆朝着神殿的主屋走去。

    那是一个巨大的白玉雕琢的池子。池子中立着一只金光闪闪的三足金乌鸟……一听到动静,金乌鸟像是受了惊吓一般,他一个扑腾,竟是从兽身化回了人形!……一|丝|不|挂的男体。

    “表、表……”杨婵红了脸,红晕从脸蛋染到了耳后根,染到了脖子。她甚至来不及说一声抱歉,便张皇失措地退出了浴池。

    过了许久,穿戴齐整的小金乌才从浴池中出来。

    看着站在院子里,背影显得有些寂寥的杨婵,他终是掩下自己的羞意,轻咳一声,道:“婵儿。”

    杨婵刚刚褪下的红晕再度爬上了俏脸,她微微侧过脸,轻声道:“扶桑叶说表哥受伤了?”

    小金乌责备地看了一眼扶桑树,老苏用枝桠捂住了脸,看着那生生不息的扶桑叶,小金乌到底无奈地摇头,他道:“昨日回来的时候,遇上一只妖蛟,此刻并无大碍。”

    “那便好……可人间今日依旧是有太阳的……”杨婵有些疑惑地问道。小金乌略略勾唇,道:“前不久,我座下收了两名值日童子,假以时日,他们便能操纵日车……我、我也有多些时间。”

    杨婵的脸一红,道:“嗯,如此、如此甚好……既然表哥没事了,那、那我便先回华山了。”

    她只不敢看向小金乌,羞答答地转身出了值日神殿。小金乌虽然也红着脸,只是心中一动,身体已是快了一步,追上杨婵,道:“婵儿,我送你。”

    杨婵却是推辞了,道:“万万使不得!”她逼不得已也只得面对小金乌,转脸看到他有些苍白的脸色,心中一紧,羞意全无,对他道:“表哥伤未痊愈,快些回去歇息。”

    小金乌也没有说话,只是忽然伸出手握住杨婵的手腕,目光定定地看着杨婵。杨婵心中又是一动,心道表哥虽然大部分时候很体贴人,但是,一旦他认定了什么,不做到是绝对不罢休的……因也只能做出妥协,道:“若是表哥不嫌弃,杨婵便留下照顾表哥。待表哥身子大好,再送杨婵回华山罢。”

    小金乌喜出望外,一向严肃的神祗此刻笑意也抵达了眼底。杨婵仿佛察觉了什么,可又说不上来,只能垂着脑袋,由小金乌牵着回到值日神殿。

    郁郁苍苍的扶桑树轻轻叹息,夹在风中,转瞬消失。

    杨婵自此便留在值日神殿,细心体贴地照顾小金乌这个病患。小金乌只觉得自己的心渐渐融化成一片,他甫出生,生母便过世。与玉帝更是父子缘薄,说是父子更像是君臣。从前他在汤谷与九个兄长一起长大,一起生活……虽有瑶姬姑姑抚养,可她那时是欲界女神,总是不苟言笑的时候多。天上的仙子也多是冷清如月宫宫主,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接触到自己这个来自凡间的表妹,也在她的身上,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柔情似水……

    他有时候真盼着自己的身体长久地不要好,如此一来,表妹便可以一直这么照顾自己。但他和表妹到底是神,莫说他身上区区小伤早就没事了,就是他们二人,也各自有各自的神职。

    他还是送杨婵回了华山。人间也在一个月的阴天后转而为晴。

    后来,小金乌如往常一样,在值日之后去了华山,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凡人。这个凡人面如冠玉,倒是生了一副好相貌,只是,他看上去十分弱不禁风,当他看向杨婵的时候,眼神里却带着无尽的痴缠。小金乌莫名地就对这个凡人产生了敌意。

    杨婵见到他,一改一脸无奈的模样,喜笑颜开地告诉他,她刚刚泡了新茶,待他来品尝。眼见杨婵见到自己,便不管那凡人了,小金乌终于是露出了一些笑意。

    杨婵说自己救了那凡人一命,他便硬要留在华山为她守庙三年。杨婵虽然不愿,却也无法强行驱赶此人。

    小金乌心中正恼怒,偏那不知好歹的凡人竟是端着白粥入屋,对杨婵道:“三圣母!我做了晚饭,你也吃一点吧……”说到此处,这人一呆,赶紧道:“哎呀,我怎么忘记了你是神仙,不食人间烟火的!”

    小金乌眉头一蹙,却听杨婵对自己说:“表哥,你看这人是不是很呆?”

    她在笑,笑的如春花渐醒。这一笑,便将凡人看呆了。他痴痴地看着杨婵,眼中再无其余风景。小金乌站起身,挡去他落在杨婵身上的目光,却听他说:“表哥啊,你让一下……额,表哥,你吃过晚膳了?一起来吃?”

    小金乌闻之,重重地哼了一声,杨婵见他脸色不对,便到他身边,轻轻地拉了拉他的袖子,对凡人道:“呆子,我表哥和我一样都是神仙,不吃这个。你先出去吧。”

    凡人看着俊美无俦的男神与三圣母站在一处,光风霁月,如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心中一阵酸涩,待他出了门,依依不舍地看了灯火通明的房间一眼,兀自在不远处寻了个地方坐下来。在他看来,三圣母的表哥再英俊又如何,是神仙又如何?这么不苟言笑的模样,让三圣母与他相处该有多么艰难?

    “表哥,你怎么了?”

    “婵儿,此人油嘴滑舌,不知天高地厚,非是可深交之人。”

    “表哥说什么呢?”杨婵清浅一笑,“此人虽然有表哥说的那些坏毛病,到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