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9章 :尽余生(19)分崩离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怎么能这样残忍?”低吼的嗓音里蕴满愤怒,还有那些无法言语的悲恸。

    路南风的脸被打偏向一边,缓慢的侧头看向她,脸上明显浮现出五根手指印,依旧冷漠,淡淡的开口:“你终于肯承认你是记着他的。”

    “为了逼我承认还记得他,你就要用这样残忍的方式让他知道真相吗?”霍以沫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出口。

    路南风沉默,没有否认。

    “是,我是记着他,记得我和他之间发生过的点点滴滴,这样你满意了吗?”声音嘶哑,悲凉流转,凝视他的眼眸蕴满潮湿,“路南风,冰冻计划的成功对你而言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非得要他来承受真相来逼我承认自己还没忘记吗?”

    路南风还是沉默,只是看着她的眼神里眸光深谙不定,难以捉摸。

    “路南风,我忘记过他,我真的有做到把他忘记,甚至在回到岩城以后我都没有记起过他!我真正想起以前的事情是在见到陆璇的那一刻,看到陆璇的脸,那一晚的画面突然就回到了我的脑海里,不停的重复,重复,痛的我连每一口呼吸都像是被刀捅。可是我能怎么办,既然两年前我没有打算让他知道,两年后我更不会让他知道,我只能装作继续忘记他的样子,然后永远离开岩城,带着这个秘密一个人死掉,烂掉。可你为什么非要逼我承认……为什么要把一切都掀开,让他和我都再经历一遍痛苦?”

    她的人生已经完了,烂掉了,可是他的不一样,只要他不知道真相,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一尘不染的许思哲,以后会遇到一个美好的女子,携手一生,等他老了,偶尔会想起记忆里曾经有过她的出现,那样就够了。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被路南风掀开了,隐藏两年的秘密终究被曝光了,既然如此,那两年前她又何必离开!

    这两年的分离与遗忘,又是为了什么!

    眸底的潮湿抑制不住的在洁白无瑕的肌肤上泛滥,闪烁着支离破碎。

    路南风神色漠漠,深色的眼眸看着她,薄唇轻启:“似风,你真觉得一个人可以把秘密藏起来带进坟墓,烂掉,无人知晓吗?你以为只要你不说,就没有人知道吗?你不说,他就不会去查吗?我知道,程慕知道,他总有一天也会知道真相!你一直都不敢让他知道真相,真的是怕他接受不了,还是你怕他知道了以后选择的是他的母亲,而非你?所以在他放弃之前,你先选择放弃他,这样你就可以在心里自欺欺人,是你放弃了他,不是他放弃你,就算有朝一日他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子,你也可以在心里安慰自己,他不是不爱你了,是你先不要他,他才迫不得已去和别人在一起……我说的对吗?”

    声音清淡,却是字字诛心。

    霍以沫神色微怔,随之低头苦笑,泪水越发的汹涌,伸手怎么擦也擦不完。

    “你说的对又如何?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从来都没有资格介入。路南风你别忘记自己的身份,你现在算什么,跨越医生的道德底线,与病人发生感情纠葛吗?!”

    会诛心的人何止是路南风一人,这样的事,只要对象不是许思哲,她霍以沫做起来手起刀落,干脆利落,毫不心软。

    路南风脸色逐渐青白,讳莫如深的眼眸盯着她,一贯平静的声音,咬牙切齿的响起:“似风,在你的心里,是不是除了许思哲和你自己,其他人都不重要?”

    “是!”霍以沫紧紧咬着破败不堪的唇瓣,尝到了铁锈的味道,薄情道:“我从来都是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你是今天才认识我吗?我只在乎我爱的,其他人的死活,感受关我什么事!你只是我的心理医生,我付钱你治病,你以为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在我心里,除了许思哲,其他男人根本就是摆设!嘉木把你当成宝,可在我心里,你连草都不是!”

    路南风的脸色彻底苍白,额头的青筋若隐若现,活了这么多年,他还从来都没有这样被人轻蔑过,被人……激怒过!

    ·

    咖啡厅里,死一般静谧,无论阳光多么充沛,总有它照不到的角落,黑暗聚拢,冰冷如地狱。

    陆璇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失望与冰冷,如同一把刀子狠狠的刺中她的心脏。

    步伐不稳,踉踉跄跄的走到他面前,伸手想要拉他的袖子,“思哲,你听我说……”

    指尖还没碰到他的袖扣,许思哲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避开她的手,深邃的眼眸里波涛暗涌,不等她的话说完,幽幽的打断,“母亲,你知道我有多爱她吗?”

    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这样深爱了。

    如果你知道我有多爱她,那么你怎么忍心伤害她,伤害我。

    “我只是接受不了她成为你的妻子,霍渊和连景联手差点要了你的命,她是霍渊的妹妹,她怎么能够成为你的妻子……”陆璇哽咽,眼底蓄满湿润。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对霍以沫怎么样,只是想让霍以沫离开而已。

    “当初那一枪是我心甘情愿为连景挡的,那是我欠她的,我还了!可现在呢……”沙哑的嗓音里夹杂着浓郁的悲怆,“欠霍以沫的,我们该怎么还?”

    还不了。

    直到现在他说的还是“我们”。

    自从父亲离世,母亲和奶奶是他最亲的亲人,奶奶走了,母亲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当初不是没有怀疑过陆璇,只是,他不相信,不相信自己那个知书达理,温婉娴静的母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她明明已经答应了让他和霍以沫订婚……

    陆璇从来都没有在儿子露出过这样的脸色,愤怒隐忍,悲痛万分,蕴藏在漆黑的眼眸里,像是要将他肢解成支离破碎。

    “思哲,对不起……”声具泪下,直到此刻看到他的痛苦,陆璇终于意识到,自己错了。

    许思哲薄唇轻勾扬起自嘲的弧度,似有若无的摇头,她对不起的人不是自己。

    “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