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 倾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阳光洒下来,尖锐而森冷的光格外刺眼。只要没入他的太阳穴,就算大罗神仙下凡,也无药可救。

    她眸光决绝,毫不犹豫的扎下去。

    他被她压在身下,一只手却依旧搂着她的腰,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

    银针距离他的太阳穴,只有半寸距离。

    外面侍卫和隐藏在暗处的隐卫没有丝毫动作,仿佛已经料定他们的主子不会有任何危险。

    她咬牙看着近在咫尺的笑脸,恨不得将这张脸给划烂。

    “放开我。”

    云墨轻叹一声,手指微微一用力,她指尖的银针立即掉落在地。然后一个天旋地转,将她压在了地上,两人的姿势一下子天翻地覆。

    她脸色而立即就白了。

    “你要做什么?”

    他望着她愤怒而惊惶的脸,道:“孤男寡女,你说我想要什么?”

    她脸色更白了,身子微微颤抖起来么,仍旧咬牙色厉内荏的怒吼:“放开我,云墨,你要是敢碰我,我…”

    “你如何?”

    他挑眉,忽然眼神有些暗淡,一只手温柔的抚上她的脸,看着她眼底蔓延着无边无际的恐惧。

    她在怕他。

    从前天不怕地不怕尤其不怕他的少女,此刻对他露出近乎绝望的惊恐。

    他苦笑,轻轻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她咬着下唇,依旧防备而惊惧的看着他。

    他扶着她坐起来,靠在自己怀里,柔声安慰。

    “别怕,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的。”

    她还是在颤抖,却没有像从前那样他一靠近就开始剧烈的挣扎。

    良久,她沉静而淡漠的说:“你杀了我吧。”

    他一顿,眼神里翻覆着浪卷,而后用手指挑起她精致的下巴,看尽她眼底深处。

    “杀不了我,就想要以死来逃避我么?”他轻笑,笑出几分凉薄。“青鸾,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狠?她能狠得过他么?

    她垂眸冷笑,不说话。

    他目光沉沉的落在她脸上,忽然一笑。

    “我不会杀你,也不会让任何人动你分毫。你若不想被我封印武功日日关起来,就不要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事。”

    她猝然抬头,恨恨看着他。

    他怎么可以用这样云淡风轻的语气说着威胁她的话?他怎么可以?

    “还有…”他对她的恨意视若无睹,继续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若死了,我便让全天下人为你陪葬。”他轻轻一笑,眼神依旧如水般温柔,说出的话却如雪山冰雪,冷得刺骨。

    “我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试一试。”

    她浑身一抖,一把拍开他的手,冷冷道:“天下人与我何干?你想杀就杀,犯不着那我做伐。”

    反正她已经没有亲人,其他人的死活,关她什么事?

    他又轻笑了声,早已看透她伪装的冷漠。

    不置可否。

    “青鸾。”

    他向后靠了靠,似乎有些疲倦的闭上眼睛。

    “我没有杀他。”

    终究还是无法承受她浓烈的恨意,他轻轻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清楚真相。”

    她冷笑,“牢狱中的犯人都说自己无罪。”

    云墨盯着她,忽然笑了声,眼底深处却满满的无奈和深深哀凉。

    “青鸾,你在自欺欺人。”

    她哼了声,不说话。

    他也不在意她的冷漠,继续道:“我没杀他的理由。”

    她立即愤然相望,神情仇恨而痛苦。

    他看她一眼,道:“是,我是想得到你,你觉得我是因为这个才要杀他灭口的么?”

    她还是不说话,表情明明白白写着不屑和质问。

    云墨又笑了下,眼神里翻覆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你认定我是想得到你而杀他,那么你在皇宫住了这么久,为何我都没动你半分?”

    她冷笑连连,“你们这些天之骄子不都是自持身份自命清高么?你们这种人,向来就是要什么有什么,大概从不知道什么是拒绝什么是不可得什么事失败吧。尤其是你,成名太早,而且还和师兄齐名,你自然不愿意输给他。人人都敬你惧你,天下女人都仰慕你恨不得爬上你的床,就我对你不理不睬不屑一顾,你自然心里不平衡。”

    她抬起下巴,用一种鄙夷的语气说道:“你不就是想征服我,想得到我的心罢了。对于你们这种人来说,没什么比你们的自尊骄傲更重要。女人算什么?凭你的身份和威望,天下女人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何必在我身上浪费功夫?不过就是不甘心罢了。”

    他定定的看着她,眼神里有某种亮光缓缓升起,半晌轻笑一声,竟是分外愉悦。

    “这还是你第一次对我说这么多话。”

    她一噎,首次没有反驳他,而是偏头看向外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云墨微阖了眼睛,又轻轻道:“你在强迫自己恨我。”

    她浑身一颤,回头冷怒而愤恨的看着他,企图掩饰眼底一刹那的慌乱和茫然。

    云墨微微一笑,神色几分叹息和无奈。

    “其实你潜意识是相信我的,是吗?”

    “你闭嘴。”

    她突然大声打断他的话,情绪显得有些激动,像是被戳穿了心事而心虚的模样。

    云墨沉静的看着她,待她自己安静下来,眼神又蒙上了凄楚和荒凉,喃喃自语道:“你杀了师兄,我要报仇,报仇…”

    她一直重复的念叨着,好像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醒自己一般。

    云墨再也忍不住的扳过她的双肩,沉沉的看着她。

    “青鸾,为什么?”

    她挣扎,“你放开我,放开我…”

    云墨神情有些晦暗,抓着她的肩膀没有松开,眼神里莫名的多了几分痛楚。

    “青鸾,为何独独对我残忍?你可以相信任何人,为何不愿意相信我?就因为我喜欢你?是不是字啊你眼里,除了玉无垠,天下男人都不应该对你有任何非分之想,否则就是罪大恶极?”

    她浑身一颤,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神情几分茫然几分哀弱,并几分痛苦挣扎。

    云墨这次没有不忍,仿佛非要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一般。

    “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

    凤君华从记忆的河流走出来,抬头看躺在身边的云墨。仿佛有感应一般,他回过头来看着她,眼神底定如深渊,那般深切而深沉的看着她,仿佛要用这种眼神穿透曾经他们之间的所有隔阂和沟壑。再化为青丝棉絮,一根根将她缠绕入心,生生世世,割不断也斩不掉。

    她忽然笑了,眼神里却深深悲切和歉疚。

    他说得对,其实她心底明白,他没有杀师兄。很简单,他明知道禁渊在她身边,明知道若他亲自动手杀了玉无垠,她定然会恨他。他那么聪明那么善于算计人心,如何会猜不透这一点?即便他喜欢她想要得到她,但他有自己的骄傲和自尊,不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杀人灭口。

    而且这种事情,他可以做得光明磊落。就如同他对她说,可以和玉无垠公平竞争。他说得出,就做得到。

    而她之所以那么恨,其实还是缘于她自己。

    得知师兄惨死,而他就是侩子手之时,她只觉得天崩地裂,浑身血液都凝结成了冰块。有对师兄突然离世的莫大哀痛和绝望,还有她一直不敢承认也不敢面对的,她不相信是他所为。因为就在不久前,她才发现自己似乎对他产生了一种对师兄都不曾有过的心动情愫。

    他怎么可以如此伤她的心?

    她沉静在这样自我挣扎痛苦的大网里不可自拔,她无法接受师兄的离世也无法接受自己对师兄的精神背叛,更无法接受他的欺骗。

    所以她需要找到一个发泄点。

    她恨,只有让自己的心装满了恨,才能忘记那些隐约的心动和背叛。

    她那么痛,凭什么他可以那样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就了解所有爱恨恩怨?

    说白了,其实她最恨的,还是她自己。

    师兄死了,她却对杀死师兄的仇人心动,怎么可以?她让师兄情何以堪?所以不可以,她对这个人所有的感情,无论是心动也好喜欢也罢,都不该存在。

    所以她要将这一切摒弃,只化作了满满的仇恨。

    她不听他的解释,因为她怕自己心软,怕自己会陷入他的温柔陷阱里不可自拔。

    就因为她的自私,让他蒙受了那么多年的冤屈。

    那几个月,她用尽各种手段来杀他。其实她知道,她根本杀不了他,不过是在寻找一个麻木的借口而已。有时候她在想,杀不了他,就让他杀了自己吧。自己没有能力报仇,但自己努力了,下了九泉,也能给师兄一个交代。

    瞧瞧,她多冷血啊。

    心中每每划过这个念头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一直误解了对师兄的感情。

    青梅弄竹马,两小无猜,不过是她年少懵懂的梦境罢了。到头来梦碎了,她什么也没有。

    可她怎能接受这样残忍的事实?师兄为了她覆灭玉晶宫,师兄是为她而死。可她却发现自己对师兄竟没有半点男女情愫,她如何对得起师兄的一番深情?

    不,绝对不可以。

    她用仇恨来麻木自己,无数次警告自己不可以为他沉沦,她甚至希望他因她的冷漠知难而退。

    可是…

    她苦笑。

    他还没知难而退,她却已经无法自拔了。

    “云墨。”

    她轻轻的说,“对不起。”

    迟来的道歉,跨越了生死和前世今生的距离,如今才对他说出口。

    他没反应,依旧那般静静而深深的看着她。半晌才问:“为什么说对不起?”

    “我…”她目光里含了泪水,千言万语堵在喉间,似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将她的喉咙掐住,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我…”

    “嗯?”

    他安静的等着,不慌不忙,甚至脸上还带几分笑意。

    “为什么说对不起?”

    他指尖落到她脸颊上,慢慢来到她眼角,触及温热的泪水,顿了顿。而后他低头,唇贴在她眼角,轻轻将泪水舔舐干净。动作那般轻柔,那般小心翼翼,仿佛在对待一个绝世珍宝。

    她隐忍多时的泪水终于顷刻决堤,双手紧紧抱着他,一直堵在喉间的那句话也终于毫无阻碍的吐了出来。

    “我喜欢你,上辈子…”

    他明显身体一僵,她死死的抱着他,泪眼朦胧,说话却毫不停顿。

    “我对不起师兄,又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所以才不肯听你的解释。我相信你,但师兄何其无辜?我不能跟你在一起,不能让师兄枉死。所以我才漠视你,才故意对你那么冷漠。”她闭着眼睛,泪水一滴滴落下,又被他一滴不剩的吞入了腹中。

    “所以,对不起…”

    他没说话,安静而温柔的抱着她,等着她将前世今生的泪水全都倾泻而下。这才抬头看着她,缓缓的笑了起来。

    “你总算肯承认了。”

    “嗯?”

    她一时之间没回过神来,茫然的看着他。

    他又轻笑,双手捧着她的脸,道:“别哭了,你哭的样子,真的很难看。”

    她不服气,“难看你也不准嫌弃…”她忽然声音一顿,目光睁大,眼神里似注入了一道异彩,又带几分不确定。“你…你的眼睛…”

    他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笑容宠溺而温柔。

    “我能看见了,你不高兴么?”

    高兴,怎么不高兴?

    凤君华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只直勾勾的看着他的眼睛,在他眼中看到自己的倒影,那头雪白的发丝尤其醒目。

    她忽然瞥过头,慌张的想要将自己的头发隐藏起来。

    “青鸾。”

    他却压着她的双手,不允许她躲藏。

    “我…”

    她垂着眼睫不敢看他,怕再次从他目光深处看着自己红颜白发,而他依旧风华绝代。从前他沉睡的时候,她一心盼着他醒来,也没怎么在意自己的白发。如今他醒了,两人对比之差太大,她心中莫名的有些惶恐和自卑。

    这样的自己,还配站在他身边么?

    “青鸾。”他翻了个身,将她揽入怀中,闭眼用下巴摩挲着她的头发。

    “别逃。”

    她抿着唇,目光悲切。

    云墨叹息一声,手指温柔的穿插进她的发丝,眼神怜惜而愧疚。

    “咱们还有一辈子要过,难道你要逃我一辈子?”他说,“凤凰诀历经三劫,最后的劫后重生才是真正的升华。从此以后无灾无难,一生平安,这比什么都重要。”

    他轻吻着她的脸颊,呼吸灼热语气温柔如醉。

    “时光催人老,我们都不再年轻。后半生,难道你要一直这样躲着我?红颜白发算什么?我们一起经历那么多,跨越三生三世,难道还抵不过一夕容颜苍老么?你看看我,我今年已经四十二,这一生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虚耗?爹和娘他们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临老了才在一起,难道你也要等我某一天白发苍苍了才不再逃避我?”

    她怔怔看着他,忽然发现他耳鬓发丝微微灰白。像沉沉的夜空,逐渐隐没云层的那一抹昏暗的月色,仿佛是在祭奠和褪去往日容光辉煌。

    是啊,他们都不年轻了,没资本和时间去虚耗。

    他等了她十二年,又睡了十二年,这一生,还有几个十二年可以虚度?

    如今他不再是东临山上容华宫中的墨华上君,她也不是天界的绯羽仙子。他们是凡人,有血有肉会生老病死的凡人。他们没有太多时间太多光阴再去纠结那些虚无的容华和皮相。

    历经一千多年,他们之间的感情俨然牢不可破,何须在乎这区区容颜?

    这一世他们都为彼此虚耗了太多光阴,余下几十年的时间,还要为这些虚无的东西而彼此躲藏么?

    是在是太过愚蠢。

    她嘴角微微上扬,勾出一抹笑意。忽然道:“我现在没武功了,你得保护我。”

    云墨勾唇一笑,“荣幸之至。”

    她看着他,又想起了前世种种。

    那次随他去青州,回来的时候遇上了洛水兮。彼时洛水兮只是一缕幽魂,快要灰飞烟灭。云墨原本想将洛水兮的灵魂封印,但被她阻止了。

    那是她第一次见洛水兮,出生起就和师兄有婚约的女人。其实真正算起来,自己才是真正的第三者。所倚仗的,不过就是师兄的宠爱罢了。

    不用说,洛水兮如今这个样子,定是拜师兄所赐。

    洛水兮也是第一次见慕容青鸾,她捂着胸口,透明的魂魄在丛林里更显得虚弱。她看着那个红衣女子,嘴角勾起淡淡而自嘲的笑。

    “我以为,你会为他殉情,却原来这么快就有了新欢,呵呵…真是枉费了他对你一番痴情了。”

    她有些愕然,不是因为洛水兮的讽刺。而是,她在这个女子的眼里没有看到半分嫉妒和敌视,更多的只有漠然和微微讽刺。

    她不爱师兄。

    这是她脑海里划过的第一个念头。

    “你…”

    洛水兮支撑着一颗大树,已经虚弱得快站不稳,绝美的容颜却未因此而凋零半分,甚至有一种即将破碎的美丽和风华。

    “我既落入你们手中,也只有任你们处置罢。”她忽然呵呵笑起来,“我虽报不了仇,不过好歹他已经死了。一命偿一命,因果报应,原本就该如此。”

    慕容青鸾呼吸一滞,身侧的双手慢慢收紧。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师兄不会力竭,也不会被人所杀。所以,这个女人是罪魁祸首。

    但,她又何其无辜?

    师兄要杀她,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其实最该死的那个人,是自己。不是吗?

    洛水兮却又看向云墨,目光里划过一丝不明意味,随即嘲讽道:“名动天下的云太子么?我还以为你和他英雄相惜互为知己好友,没想到,在利益面前也能背后杀人。只是这个女人,好像不那么将你放在心上呢。真是可惜了…”

    云墨神情无波,洛水兮那时已身死,压根儿就没看见玉无垠是怎么被杀的。但有些事情,可以推论,无论对错。

    她对他不了解,只是却看得懂他神情中对慕容青鸾的爱恋和温柔。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一直以为是云墨杀了玉无垠,到死都不知道真相。

    慕容青鸾听了这番话却是恨从心起,心中最后一丝动摇也烟消云散,掉头就走。

    云墨没解释,只是眼底深处有着淡淡的悲凉和寂寞。

    他没封印洛水兮,而是道:“玉晶宫圣女自幼由神石认定,即便身死,灵魂却可以附体重生。”

    洛水兮目光一紧,随后又一松。她没敢小看这个男人,能和玉无垠齐名的,会是简单的角色么?

    “你想说什么?”

    云墨神情淡淡,“我可以助你重生,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洛水兮眯了眯眼,或许许多人不畏惧死亡,但有生的可能,为何要放弃?

    “什么条件?”

    “一生,为我所用。”

    她瞳孔一缩,手指慢慢紧握,深吸一口气,嫣然一笑。

    “你就那么笃定我会答应你?”

    云墨依旧面不改色,“玉晶宫宫主和圣女的婚约生来便有,这是上百年的规矩和传承,但不代表人人自愿。你神情冷漠悲愤却未曾有半分怨念嫉恨不甘,显然是未曾对他动情。圣女生来就该为宫主而活,即便身死,即便玉晶宫覆灭,也应该随玉晶宫共存亡。而你拼着一缕残魂逃了出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很早就想逃离玉晶宫,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罢了。如今玉晶宫覆灭了,你再无束缚,若能活着,自然是欢喜的。况且你无欲无求,初来凡尘,大抵连自己想要什么未来的日子该如何过下去都不知道。我能让你重生,能让你有目标,你何乐而不为?又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洛水兮定定的看了他半晌,忽然一笑。

    “不愧是少年成名心思深沉的云墨,难怪他会输给你。”她顿了顿,似下了什么决心一般,道:“好,我可以答应你。不过有些违背原则上的事情,我不会做。”

    “可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