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同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你逃不掉,他很快就会找到这里来。”

    “我知道,但你能救我。”

    “我凭什么救你?”

    “因为云墨是你的仇人,我能帮你报仇,所以你会救我。”

    ……

    “这把匕首是玄铁打造,削铁如泥,便是穿着铁甲也能刺破。待会儿他进来后必定言语相激引我出来,然后杀我灭口。我会挟持你逃出去,他这么喜欢你,一定会想方设法救你。当然,我不能就这么放了你,否者他会怀疑,所以我会为难他,然后将你扔过去。那样的情况下,他定然对你毫无防备。你就趁此机会,用这把匕首,杀了他。”

    最后一个字回荡在耳边,眼前鲜血溅开,染红了她的眼,也映照他一双眸子如血色残阳,痛苦而不可置信。

    明月殇说得对,他对她情深意重,所以不会对她有防备。他千方百计不惜倾城倾国来救她,而她却伙同外人一起演戏设计要杀他。

    慕容青鸾握着匕首,手指已经被鲜血染红,红得刺目,灼热得让她觉得似乎连同心也一起灼烧。

    她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一瞬间大脑完全放空,脑海里空茫的回荡着三个字。

    为什么?

    为什么她明明报了仇,心里却那么空落落的疼痛?仿佛那匕首刺的不是他,而是挖了她的心一般。

    血…

    为什么会有血?

    她刚才做了什么?

    她到底在做什么?

    “小心——”

    皇后凄厉的尖叫声响起,她猛然回神。这才察觉背后凌厉的掌风寸寸逼近,而后揽在她腰间的那只手微微一用力,将她换了个方向,抬手一掌劈了过去。终究是受伤在前心神震动,反应再是灵敏也不敌对方全力一击。他被那掌风震得内腑受创,踉跄的落在地上。

    明月殇没有追上来,而是借着他的掌风逃离。

    无数人涌上来,“墨儿…”

    “云墨…”

    “殿下…”

    她还呆在他怀里,手还握着那把匕首,匕首插在他心口上,血液还在不断蔓延。

    他却忽然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匕首脱落,她的头埋在了他胸口处,遮住了伤口。再抬头的时候,他神色如常。

    “父皇,母后,青鸾受了惊吓,我先带她回去。”

    说罢也不理会众人的关切询问,直直大步离去。

    云裔铁青着一张脸,明月殇将那个女人扔下来的时候他也飞了上去,虽然云墨掩饰得很好,但他还是看见那女人将匕首刺入他心脏。

    虽然慕容青鸾武功不济,但好歹是习武之人。彼时云墨一心顾及她的安危,哪里会下意识防备她?心脏被刺破,只有死路一条,再加上明月殇最后补的那一掌,他不死只怕内腑也受了不小的重创。

    他当真以为自己是神么?都这样了还护着那个女人,生怕在他力所不及的时候那个女人被关起来问罪?

    这简直就是个疯子。

    最可气的是,他抱着那女人走了也就罢了,还把残局留给自己收拾。

    云裔又气又怒又担心,不知道云墨到底伤得如何。那女人一直想杀了他报仇,刚才那明显就是事先设计好的一场局,那个动作必定也是熟练而决绝的。

    而且他一个人将她带回去,又不要任何人跟着。万一那个女人一击不成再对他出手怎么办?

    ……

    远离了众人,确定没有人跟着了,云墨的步伐才慢了起来,脸色也有不正常的惨白。

    慕容青鸾一直安静的呆在他怀里,好似已经吓懵了。直到鲜血从他胸口里溢出来,烫得她脸颊跟着一热,她才猛然抬头,触及他苍白的脸色,一双眸子闪过惊惶和担心。

    “你在流血,快放我下来…”

    她挣扎着想要下地,他受了伤抱着她的手臂却十分有力。低头看着她,脸上依旧在笑。

    “让我血尽而亡不是更好?你不是一直想要我死么?如今你成功了,或许,下一刻我就会死。青鸾,你开心么?”

    开心么?

    她只觉得脑海里嗡嗡作响,两个字堵在喉咙里仿佛千斤重,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

    这么久以来,她一直等着不就是今天么?如今愿望达成,她该开心的,该欣喜的,可为什么,心却那么痛,那么痛…

    他已经抱着她来到锦绣阁,秋松秋兰刚才也被明月殇打伤,此刻走出来,一眼看见云墨胸口上一大团濡湿,脸色而立即就变了。

    “殿下,您…”

    云墨神情冷淡,“下去。”

    两人都是聪明人,一看见他冷寒微微疲倦的表情大抵也能猜到什么,敛衽退了下去。临走的时候,秋松不由自主的抬头看了慕容青鸾一眼,眼神几分愤怒又并几分无奈。

    殿下对她如此用心,她却…

    ……

    云墨抱着慕容青鸾踏入锦绣阁,一步步往内殿走去,期间两人都没有说话。一直到内室,他才将她平放在床榻上,而后转头,立即吐了一大口血。

    她吓得立即坐了起来,“你…”

    他没有擦拭嘴角的血,回头看着她,目光黑沉带几分笑。殿内珠光辉煌而他脸色惨白如雪,唇边一抹鲜血妖娆如燃烧的彼岸花,竟有一种惊心而凄艳的美。

    慕容青鸾却看得浑身颤抖,颤颤巍巍的说:“你…你为什么不躲?”

    只有她清楚,在她反手将匕首刺入他胸口的时候,他在第一时间已经发现。那个时候他只要将她扔出去,既可以躲过她的致命一击,还能将她丢给明月殇扰乱明月殇视线进而掌握先机杀了明月殇。但他却没那么做,反而在重伤以后还一心护着她。

    她要杀他,他却不惜一切的救她。

    为什么?

    他已经对她用情如此之深了么?

    “躲?”

    他轻笑,胸口的鲜血还在不停的汩汩冒出,像一个血盆大口,控诉着她的罪行。

    “我躲了,死的就是你。”他依旧干净的手指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眼神温柔如水,声音呢喃若梦。“你狠心要我死,我却不忍心你受半点伤害。青鸾,为何我们要那么苦?”

    她呆呆的坐着,看见他还在流血的伤口,脑子顿时一热,情感战胜了理智。在她自己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用双手捂住了他的伤口,喃喃道:“别说了,你在流血,你会死的,会死的…”

    他看着她比他还苍白的脸色,看着她眼瞳内流露出深切的害怕和痛苦,忽然将她压在了身下。

    她身子颤抖了一下,却没有推开他,而是不停的慌张呢喃。

    “你快起来,我…我给你包扎伤口,再这么下去,血会流干的…唔…”

    他突然吻住她,灼热的,疯狂的,悲怆而绝望的,没有半点温柔可言,仿佛要将胸中堆积的所有情愫全都通过这个吻向她倾诉。

    她睁大了眼睛,伸出手似乎想推他,又僵在半空中不动,呆呆的忘记了反应。

    外面有急切的脚步声在逐渐靠近,伴随着争执拦阻声。

    “皇婶,您就别担心了,这事儿他自己能处理。”

    “能处理会受伤?你别拦我,让我进去,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后的声音悠然顿住,直直的看着朦胧纱帐后躺在床榻上男上女下似乎在做某种运动的二人,一时之间头脑竟有些短路。

    云裔追进来,刚准备再劝,见她停下脚步,好奇的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顿时眼睛睁大,而后眼角余光瞥见地上一滩鲜血,眸光暗了暗,立即转身挡住皇后的视线,脸上带点撞破人家好事的尴尬笑意。

    “皇婶,我就说让您别来了吧。人家小两口相亲相爱,您这不是煞风景么?”

    皇后原本是担心云墨的伤这才急匆匆闯了进来,没想到看见这样一幕,当即就呆愣住了,反应过来后又听云裔这么一说,脸色登时通红,也知道来得不是时候。

    “我怎么知道他们竟然…”

    “好了,别说了,咱们先出去吧。”

    云裔立马顺势半推半拉的将皇后给请了出去,又回头朝里面看了眼,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

    慕容青鸾还茫然的躺在云墨身下,脑子里一片空白,连皇后和云裔进来又出去了都没注意到。直到云墨似乎发泄够了,从她的唇上离开,垂眸深深的看着她。

    “为什么不拒绝?”

    她游离的思绪立即飞了回来,意识到刚才他对她做了什么,立即瞪大了眼睛。不是生气不是愤怒,更多的却是难以言诉的复杂和恐慌。

    她不是很讨厌他恨不得杀了他么?为什么没有拒绝他的侵犯?

    为什么?

    “为什么不拒绝?”

    他又问了一次。

    她怔怔的看着他,他没有为自己止血,伤口上的血浸没了她的衣衫,连带着肌肤都被灼烧得疼痛。

    忽然眼角便有了泪水,缓缓的划过脸庞,没入耳鬓,浸没了枕头。

    她张口想说话,喉咙却似被无数复杂的情绪堵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不停的流泪,好像要将这一生的泪水流干。

    云墨一直看着她,从她不由自主的流泪到浑身颤抖着抽泣,他没说一句话,只是在她头下的枕头被泪水濡湿了一大片过后,才轻轻叹了口气。一边给她擦拭眼泪一边无奈而苦涩道:“受伤的是我,快死的也是我,你哭什么?”

    她又颤了颤。

    “你…你不怕死?”

    他低沉的笑,眼角眉梢流泻邪魅而哀凉的神色。

    “我连心都可以给你,更何况区区一条命?你若想要,拿去便是。”

    她怔怔的看着他,只觉得一瞬间心口顿顿的痛,却不知是为何。脑海中只不停的回荡着他刚才那句话。

    把心给了她…

    他把心都掏给了她,她却肆意践踏。

    他很痛吧?

    不是身体痛,是心痛。

    这是第一次,她第一次那般真切的感受到他的深情,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

    “为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问的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一个什么样的答案,只是怔怔的问。

    为什么?

    他笑了,眼神里却蔓延着浓浓的悲哀。

    到现在她还问他为什么。

    呵呵…

    重伤加上心灵疲惫让他再也承受不住,翻身躺倒在她身侧,微阖了眸子,似乎昏睡了过去。

    她立即坐了起来,双手抓着他的肩膀不停的摇晃。

    “云墨,你怎么了?你醒醒,醒醒…”她脸色苍白,焦急的往外喊:“来人…”

    他忽然抓住她的手,呼吸微弱道:“别叫…”

    声音虽然很虚弱,却让她稍微松了口气,急急道:“可是你…”

    他无声摇头,握着她的手却十分有力。

    “不能让父皇和母后…知道你伤了我…他们…那些大臣,他们不会放过你的…没了我,谁也护不了你…不能叫…”

    她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都这个时候了,他都快死了,还处处为她着想。

    怎么那么傻?怎么可以那么傻?

    “云墨…”她颤抖着,呼吸比他还要不稳。“可你会死的,你会死的…”

    “我不会死。”尽管已经快支撑不住,他还是在微笑。伸手拂过她的脸颊,将她脸上泪水一点点擦干,说:“别哭…你哭起来的样子,好难看…”

    她的眼泪流得更凶猛了,慌乱而不知所措的说:“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他看着她,此刻的她没了平时的张牙舞爪也没有了那般似要将他拨皮拆骨的仇恨。她在害怕,因为他而害怕。

    “青鸾…”他努力强撑着一口气不要昏睡过去,还想问最后一个问题。“告诉我,你想我死么?如果你要我死…那么…”他眨眨眼,眼底无限落寞而痛楚。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块金色令牌,放到她手上。

    “这个…你拿着。若我死了,它可以调动京中禁卫军和帝都城外二十万大军…护送你离开…还有…还有我的暗卫,他们会将你送去西秦…”他的声音越来越弱,却仍旧紧紧握着她的手,说:“别去南陵,青鸾,信我一次,明月殇…他利用你…金凰,金凰也不是你容身之所。如今天下四国,只有…只有西秦…只有你大哥才能保护你…去西秦,答应我…”

    这世上有没有这样一个人,自从生命里有了你,你就是他的全世界?

    这一刻,慕容青鸾想放弃仇恨。

    无关乎相信不相信,她再也不能欺骗自己,她无法眼睁睁看着他死,不可以。那比让她发现对他动心还让她难以接受和痛苦。

    于是她反握住他的手,流着泪却十分坚定道:“不,你不会死,我不会让你死的…”

    后面她说了什么,他已经听不见了,沉重的昏眩压来,他再也忍不住昏睡了过去。

    她有一瞬间心跳近乎停止,却迅速冷静下来。他虽然受了严重的内伤,但并没有性命之忧。只有她知道,刚才用匕首刺杀他的时候,偏离了一寸。

    不是因为她的刀法太差,是因为在那一瞬间,她脑海里刹那划过一个念头,还未来得及抓住,她已经下意识那么做了。

    只要没刺穿心脏,他就不会死,不过就是失血过多而已。再加上他本身身体素质良好,又是习武之人,不会那么轻易的就死掉。

    而刚才,她太慌乱太震撼,以至于忘记了最关键的问题。

    如今理智慢慢回笼,她却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苦笑。

    总之,这一刻,她无法看着他死。

    她闭了闭眼,在心里无声的说。

    “师兄,对不起。”

    然后她睁开眼睛,眼神里已经是一片清明。在他身上连点几处,止住血,然后将他身上的衣服脱掉,入目出胸口一大片黑色血迹。

    她瞳孔一缩。

    有毒。

    明月殇给她的那把匕首居然抹了剧毒。

    这才是他的目的,他是不能拒绝云墨的邀请,也知道此行必定危险。所以他最大的目的,是借刀杀人。只怕早在天下流传云墨对她如何如何不一样开始,明月殇就已经开始筹谋。知道她恨云墨入骨,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所以明月殇尽管知道此行九死一生,却还是来了。他选择躲在锦绣阁,不为逃生,只为说服她帮他杀云墨。

    只要云墨死了,他还怕逃不出去么?

    她双手紧握成拳,又恨又怒又自责。

    亏得她还是玩儿毒的,居然都没看出来那匕首上的文章。

    她将脖子上的玉佩取下来,带到他脖子上。血玉开始发光,将他胸口的伤口包围,黑色的血慢慢变淡。但或许是中毒时间过长,毒素终究无法全部清除。

    她咬了咬牙,最后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低头吻上了那道伤口,将毒给吸出来。然后偏头,吐到地上。如此反复好几次,血的颜色终于恢复正常,她才微微松了口气。立即跑了出去,“秋松,秋兰。”

    这个时候,也只有秋松秋兰可信。

    秋松秋兰一直没走远,一听到她的呼唤立即就出现了,看着她浑身狼狈,两人脸色都是一变。

    “郡主,您…”

    “什么都不要说了。”她喘息着,说:“去打盆谁来,取绷带和最好的创伤药,尽量不要让人知道。如果实在瞒不住被问起来,就说,就说…”她咬牙,脸色红了红,凑近秋松,低声说了什么。

    秋松立即瞪大了眼睛,神情惊愕而奇异。

    慕容青鸾脸色越发的不太自然,斥了一声。

    “还不快去?再耽搁下去,你家主子就真的没命了。”

    秋松立即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道:“是,属下这就去。”

    秋兰站在一边没动,她武功好,又隔着那么近的距离,自然听清楚刚才慕容青鸾对姐姐说的话,神色也十分奇异,眼神带着几分打量的看着慕容青鸾,想着该不该相信她。

    慕容青鸾原本要进屋,抬头看见她神色,淡淡道:“你可以留下来监督我。”

    秋兰原本就怀疑她,此刻被她这么一说,倒是有些尴尬。但想起这个女人不识好心伤了太子,她脸色就不大好看起来。她和秋松不一样,秋松稳重,她性子却较为直爽一些,有什么就说。今晚的事儿要不是姐姐拉着她,她早就对这个女人动手了。

    “殿下如今身受重伤,属下必须留在这里保护殿下安全,多谢郡主体谅。”

    慕容青鸾也知道今晚的事儿大约彻底引爆了秋兰对她的不满,也不在意她的冷淡和不敬,淡淡道:“这几天他不能上朝,我想,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