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儿女亲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灭世啊。

    凤君华微微侧头,透过床幔看向格子窗外。这个时节,正是花红柳绿大地回春,皇宫里也一片温融。

    恍惚间记得,那年他绝望之下灭世,好像也是这个季节。

    那年,她还未满十九岁。

    而今生,这个时候,她刚从异世归来,落入他手中。

    一切冥冥之中仿佛自有天意,上辈子她没活过十九岁。这一世她本会续上辈子命格,红颜薄命,却被他所救,再续前缘。

    她回头看着他上了年纪却自有成熟风韵的容颜,恍惚间想起前世她死的时候他痛极耳鬓灰白的样子,一个问题盘庚在脑海里,终是问了出来。

    “为什么那么做?”

    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为什么要毁了全天下?为什么…要毁了自己?

    他依旧把玩着那块玉佩,自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目光静静而波光淼淼,荡出几分笑意来,回首对她道:“你生是我的女人,死自然也该是我的鬼。”

    他默了默,前世他用了半年时间收集所有上古阵图,不惜取出她的元灵练凤凰阵图,就是希望十六阵图合一能创造奇迹,救活她。

    当时他根本没想过她会服毒自尽。

    她那么恨他,那么希望他死,怎么会在他死之前先行一步呢?

    所以在他发现的时候,毒已攻心,他想将她的毒吸到自己身上来都已经来不及。

    忘情丹。

    前世今生,她都给自己服了忘情丹。

    只是这辈子被他给掉包了,上辈子,他却是真正服下了忘情丹。

    她第一次亲手为他斟酒,他怎能拒绝?

    本以为那是断肠毒药,却不想那是绝情之殇。

    她不知道,其实他是忘记过她的。在他昏睡过去后,便忘记了她。只是那七天七夜,他不停的做梦,梦里全是她的影子。他记不得他们之间发生的所有,只知道他在心里刻上了一个女子。

    当爱一个人成为习惯,他本能的就会去追寻关于她的一切。

    他走到冰棺前,看着她安详的容颜,往昔的记忆一幕幕涌上脑海。

    虽然不太清晰,但已经足够。

    ……

    云墨闭了闭眼,忽然偏头在她耳垂上重重一咬。她疼的闷哼一声,“痛…”

    “我比你痛。”

    他依旧贴着她,气息灼热,呼吸沉沉,似压抑了许久的情绪即将爆发,最终只是重重一叹,道:“青鸾,你真狠。”

    她怔了怔,抬头看他。他却低头下去,在她唇上又是重重一咬。

    “你总是这样任性,从来都不考虑他人的感受。”他半是无奈半是气怒,“知不知道当时看着你死在怀里我是什么感受?我倒是宁愿你杀了我,也不要你丢下我一个人离开。”

    杀了他,她怎么舍得?

    其实那时候她想过和他同归于尽,这样便也解脱了。什么爱恨情仇,全都烟消云散。

    只是到了最后一刻,她却依旧下不了手。

    那三年里她日日都在煎熬痛苦着,却看不到他的痛。她该恨他的,恨他的霸道和独裁,恨他的囚禁和占有。但她更恨自己,恨自己竟然对仇人动心。

    她有罪,所以她该死。

    她下不了手杀他,更是在心底给自己的心软找无数理由。

    当时她想着,死算什么?让他失去最爱的人,不比死更痛苦么?

    所以,她便那么做了。

    只是未曾想过他会那般偏执,竟真的为了她灭世。

    他死的时候,她的灵魂漂浮在半空中,悲怆的嘶吼,想要靠近,却险些被生死阵图震得魂飞魄散。混混沌沌的来到地狱阎罗,她再次看见了他,还有洛水兮。那个女人满脸冰冷和仇恨,虽然虚弱,却依旧那般目如刀锋的看着云墨,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

    阎君看着他们几人,只有无奈而怜悯的叹息。

    她魂魄在尘间逗留太久,扰乱了人间秩序。而云墨灭世更是有违天理伦常,洛水兮本已丧命,却借助他人躯体重生,扰乱轮回,三人皆受重罚。

    洛水兮因怨气太重,不甘轮回。而阎君说,他们原本有前世今生之缘。若一人不愿投胎,便只能永堕地狱之中。

    最后到底怎么解决的,她不知道。然而再次轮回,她才知晓阎君和洛水兮之间的交易。

    重生。

    带着记忆重生,改变命运。

    改命啊。

    洛水兮可以说改了所有人的命运,却唯独没有改变她自己的命格。甚至,比前世更多了情殇之痛。

    “她回去了么?”

    当年他们犯下弥天大错,被贬下凡,如今三世情劫已过,洛水兮也应该回去做她的天界公主了吧。

    云墨蹙了蹙眉,只淡淡嗯了声。

    凤君华抬头看着他,知晓他心里在想什么,轻轻道:“当年如果不是她帮我,我也救不了你。”

    云墨扬眉,“你很感激她?”

    “是。”

    她点头,目光又有些飘渺。

    “其实以前在容华宫,她对我真的很好。”

    “好?”云墨眼神有些冷,“她撺掇你离开我,这也叫好?”

    凤君华有些心虚,以她当初的性子。就算洛水不说那些话,她大概也是会走的。而那时墨华正是对她情深之时,她突然离开,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才会迁怒洛水罢了。

    云墨像是看穿了她心中所想,默了默,又无奈道:“你总是这样,什么都不问我,就擅自替我做决定。什么伦常道德,礼教人言,我向来不放在眼里,偏生你却在意得不得了。竟还受他人挑唆,离开我三百年,你可真狠。”

    他又在她唇上咬了一口,目光深如化不开的墨,道:“当时我找到你,恨不得将你的心挖出来看看你在想些什么。”

    凤君华抿了抿唇,忍不住低声道:“当时我小嘛,什么都不懂,她又对你…”

    “嗯?”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原来你是想替我前线?做个红娘?”

    后面那一句,语气已经有些沉,显然有了怒气。

    凤君华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小声道:“其实她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在她来之前,容华宫就我们两人。我又是你亲手养大的,自然情谊非凡。有可能你对我就是一时…”

    意乱情迷四个字在他看过来有些清凉的目光中满满吞咽了腹中,不再说话。

    云墨看着她一副做错事的可怜模样,不由得有些好笑。忽然便想起了以前在容华宫,当时他将她带回去,最开始她不过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他只能亲自照顾她。不过大抵因为是半人半仙的关系,她一个月就能走路。他本来对这些事情没什么耐心,等到她可以走路了,便没怎么精心照料,一心只顾修炼。她偏生又是个活泼的性子,总是时不时的在他跟前晃。他有时候不耐烦,她立即吓得倒退,一下子摔在地上,眼圈立即就红了,却睁着眼睛不敢哭出声来,似乎有些怕他。

    他只得叹息,又将她抱在怀里安慰。她立即就不哭了,只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想起那段日子,他唇边不由得溢出浅浅笑意。

    “你是还小,但我已经活了上万年,难道还看不清自己的心?”他无奈而宠溺道:“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的话也不愿相信我。”

    “她也不是外人。”她忍不住反驳,“说到底,还是你惹的桃花债。”

    他挑眉,眼底深处流光溢彩。

    “你这是在吃醋?”

    凤君华瘪了瘪嘴,换了个姿势,怔怔的看着帐顶。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当年我若没求你将她带到东临山容华宫,会不会就没有后面那些事了?”

    云墨半阖着眸光,静默了好半晌,忽然道:“青鸾,你恨我吗?”

    凤君华怔了怔,反应过来就明白他说的是曾在东临山容华宫的时候对她用强。那天他和玉离大战,玉离重创,他立即就要杀人灭口。她连忙跑过去,跪在他脚下,苦苦哀求他放过玉离。

    他震惊而凄楚的看着她,不敢相信她竟然为了其他男人对他下跪。

    趁着他一瞬间的呆滞,她趁机就将玉离给送走了。

    墨华反应过来,更是又惊又痛,已经认定她爱上了玉离,悲怆绝望之下再次强行要了她。

    她没反抗,也反抗不了。

    他封了她的法力,将她彻底囚禁,日日与她缠绵,同时暗中对天界出手。

    九重天宫太子的未婚妻被夺,天界自然不会忍气吞声。墨华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先下手为强。

    自从三百年前她私自和洛水下凡差点被那千年蛇妖所杀,墨华震怒,再加上洛水将这事儿回禀了天界,天界对妖界出兵。墨华杀了妖王,势要将妖界铲平。然西方神佛却出面阻止,言上天有好生之德,不要赶尽杀绝,只将那些妖魔封印关入了镇妖塔之中。

    墨华不惧天界,但双拳难敌四手。最重要的事,他担心自己应付天界的时候青鸾会被他们带走。于是他偷偷解开了镇妖塔的封印,将妖魔全都放出来,扰乱天界。

    那一场仙魔大战双方死伤惨重,天界也元气大伤。

    墨华不罢休,他不会让出自己的心上人,然而天界也不会忍下这口气。这已经不是世人恩怨的问题,乃是关乎九重天宫的威严和颜面的大事。婚约不能解除,唯一的办法就是灭了天界。

    如果不是墨华的恩师最后出面阻止,三界真的可能就此灰飞烟灭。

    凤君华怔怔的想着,第一世他为她颠倒三界,第二世他为她灭世。第三世…第三世他为她多次丧命…

    纠葛了那么多年,他一直在为她付出,一直在为她牺牲,她却一直在逃…

    怎能恨?

    即便是当初他对她用强,她也没恨过他半分。

    她摇摇头,“不恨。”

    云墨拥紧她,鼻息间都是她身上的芬香。

    “青鸾,以后我再也不允许你离开我。”

    “嗯。”

    她靠在他怀里,闭着眼睛。脑海中渐渐浮现曾在仙雾缭绕的东临山,那座高高而孤冷的宫殿中。

    青石铺就的山路蜿蜒而上,周围丛林高耸入云,宫殿的一角巍峨华丽。

    当她开始记事的时候,天天做恶梦,经常从梦中醒来,哭泣着跑去找他。那时他在闭关,她直接就扑进他怀里,泪水浸湿了他的衣衫。

    他推她的动作便是一顿,低头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问:“怎么了?”

    她抽泣着,忽然问:“君上,你会不会有一天不要我了?”

    墨华有些诧异,“为什么这么问?”

    她可怜兮兮的说:“爹死了,娘也死了,我一个亲人也没有了,就只有君上。”她扯着他的衣袖,泪水连连。“君上,你别赶我走好不好?青鸾会很听话,你别不要我好不好?以后…以后我不烦你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是别赶我走,好不好?”

    小孩子没安全感,尤其是没了亲人在身边,更是极其敏感。不过做了个噩梦,便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想要得到安慰。

    墨华本是个清冷的性子,却难得对她耐性十足,见她哭得那么可怜,心中便是一软,将她揽入怀中,道:“好,我不赶你走,只要你喜欢,可以永远住在东临山。”

    “真的?”

    她眼睫挂着泪珠,又确定了一次。

    墨华点头,“真的。”

    她立刻破涕为笑,双手环着他的脖子,撒娇道:“那我要和君上一起睡好不好?”

    他下意识要拒绝,她又苦着脸道:“我一个人睡会做恶梦,我害怕。”

    墨华看着她圆溜溜清澈的大眼睛,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只得点头。

    “嗯。”

    罢了,她不过一个孩子而已,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索性便由着她开心便好。

    就这样,她就不再一个人睡了,天天晚上都要来跟墨华挤被窝。墨华是神,基本上可以不用睡觉。但她一个人睡又怕冷,非要拉着他一起睡,然后在他怀里找个合适的位置才能睡着。

    墨华没办法,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也只能宠着她。

    毕竟是他自己给自己找的麻烦在身边,再是无奈也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纵容她。

    况且那时候她才两三岁,也不用顾忌什么男女有别,便也就默认了。

    就这样又过了两年,他开始教她剑法。她体质不好,暂时还不能修炼法术,他便教她基本的剑法。青鸾天资不错,悟性又高,很快便将一套剑法练得熟能生巧行云流水。

    墨华也不由得连连称赞。

    只是容华宫清冷寂寞,墨华又不能时时刻刻陪着她,她便经常跑到后山去和那些鸟兽飞碟说话。虽然尚未修成仙身,但和动物对话于她而言还是十分容易的。

    某一天,西边忽然降落一只十分美丽的鸟儿,看样子似乎受伤了。她连忙将那只鸟救起来,匆匆带回殿中。

    “君上,君上,你在哪儿?”

    眼前光芒一闪,他出现在她面前。她连忙走上去,满面焦急。

    “君上,你救救它吧,它快死了。”

    那时候她才两岁,除了山上偶尔飞过的鱼虫鸟兽,世上许多生物动物她都不认识。比如此刻她怀中那只很大很漂亮的鸟儿。

    墨华随意一瞥,微微蹙眉。

    “孔雀?”

    “孔雀是什么啊?”

    她茫然的问。

    “孔雀和凤凰本属同族,凤凰乃神鸟,这只孔雀也不是凡物,看样子已经修行一千多年,即将成仙,是过天劫的时候才重伤至此。”

    他手指一点,那只受伤的孔雀便从她怀中飞了起来,落在地上。然后金光围绕,很快,它身上的血迹便消失无踪。

    她一脸惊奇,“君上,你好厉害。”

    他只是淡笑,摸了摸她的头,道:“你母亲便是凤凰,算起来这孔雀与你本属一家,还是你的晚辈。”

    她瞪圆了眼睛,“我的晚辈?”

    “嗯。”

    墨华拉着她坐下来,耐心的说:“这也算是缘分吧。它渡不过天阶,便无法成仙,一千年道行荡然无存。若要成仙,就得从头开始。这容华宫清冷得很,没人与你作伴,日后就让它陪你吧。”

    她脸上一喜,随即又担忧的看着昏迷不醒的孔雀。

    “不能成仙,那它不是很伤心?毕竟一千年道行,也是挺不容易的。”

    墨华显得有些漠然,“这是天道轮回,人要成仙都要断情绝爱,而牲畜植物若要修行更是难上加难,违背自然规律,自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世间命理伦常,皆由天定。今生为牲畜,必定是因前世作恶太多所致。今生为仙,必定是前世与仙道有缘。而神仙虽能长命百岁容颜永驻,但却永不知人间情暖,爱恨得失。说起来,倒是寂寞得很。”

    他悠然一声长叹,“高处不胜寒,所以比起神仙无欲无求无心无情,凡人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她似懂非懂,“那它没了千年修行,岂不是会死?”

    墨华点头,“凡人都会生老病死,鸟兽也一样。”

    “那我也会死吗?”

    墨华一怔,低头看着她清澈的大眼睛。

    死?

    她是半人半仙,体质或许异于凡人,但不是不死之身,终究还是会和凡人一样,寿命终结,轮回转世。

    她会死。

    只是这话,他突然就说不出来,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却似有所悟,道:“我死了以后,容华宫岂不是就只有君上一个人?那君上得多寂寞啊?”

    墨华再次一怔,她竟是为他着想么?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