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家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抄好最后一篇家训,沐清韵放下墨笔,轻哈着气,搓着冷的发紫的双手。

    已是暖春三月的天气,佛堂还清冷的厉害,似乎比记忆中的寒冬还要冷上三分。

    一双脚冻的发麻,一股寒气从脚底心往上冒,好像连骨头都渗着寒意。

    丫鬟流莺打了帘子进来,见她冷的搓手,忙将手里的绣篓子搁下,一边道,“姑娘,你冷成这样,怎么也不喊奴婢……。”

    说着,流莺鼻子一酸,泪珠儿就在眼眶里打转。

    她怎么又给忘记了。

    姑娘伤了喉咙,一说话就疼。

    清韵见她哭,下意识的张嘴要说话,谁想喉咙一痒,就忍不住咳了起来。

    咳的她眼泪直飙。

    便是咽口水,都觉得喉咙疼的揪心。

    流莺哪敢再伤心,一抹眼角的泪,急忙道,“姑娘,你忍着点儿,奴婢给你倒杯茶。”

    说着,她朝一旁的炭炉走去。

    屋子里冷的人哆嗦,桌子上的茶水早凉透了,幸好还有炭炉,可以温着铜壶。

    她的手碰到铜壶,就觉察到一股子冰凉寒意。

    流莺忍着要抽回的手,将铜壶拎了起来。

    炉子里,哪还有炭啊,早燃成了灰了,一点热气都没有。

    流莺气的咬紧唇瓣,再听清韵咳的一声比一声重,来不及生气,忙道,“姑娘你等会儿,奴婢这就去烧热水。”

    说完,她一手拎着铜壶,一手拎着炭炉跑了出去。

    书桌前,清韵脸色苍白的看着手里绣着空谷幽兰的绣帕。

    绣帕上有星星点点的血迹,像是一朵梅花清艳绽放。

    清韵嘴角溢出一抹苦笑,喉咙都伤成这样了,她居然还有心情想梅花。

    想想三天前的事,再想想她现在的处境,任是她再坚强,再如何劝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好死不如赖活着,此刻也抑制不住那股想撞墙,一死百了的冲动了。

    清韵晃着脑袋,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从她喉咙里取出来的沁着血的半根绣花针。

    可是喉咙的痛,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有人想要她的命。

    感觉到喉咙又在发痒,她赶紧伸手掐着脖子,咬紧唇瓣,要将那股痒意忍下去。

    忍无可忍,她赶紧端了桌子上的茶,顾不得冰冷,猛灌一口。

    冰冷的茶水,从喉咙直接而下,冷的她直打哆嗦。

    茶盏刚放下,门外就传来哐当一声。

    清韵眉头一皱,便听到外面有争吵声传来。

    是流莺的声音。

    她咬牙道,“吴妈妈,人在做天在看,三姑娘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处处为难我们!”

    清韵冰凉的心底,有了一丝暖意,还有喟叹。

    流莺忠心为主,她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只是性子有些急躁鲁莽,见不得她受委屈,可是有些事,不是吵就能解决的,人家连她这个主子都没有放在眼里,还怕她一个丫鬟咋咋呼呼的叫?

    怕她吃亏,清韵撑着桌子站起来,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便见一粗壮婆子叉腰怒骂,“你个小贱蹄子,这里是佛堂,清静之地,岂容你大呼小叫,回头我一定要禀告了大夫人,我看你还能在这里过舒坦日子!”

    婆子骂骂咧咧,一边说着佛堂清净,不容人大呼小叫,可她平常说话,就比流莺的骂声大了,何况是她叉腰怒骂的嗓音。

    而且,那架势,好像流莺再回一句,她就要伸手打了。

    清韵见了就来气,她来三天,就见了这吴婆子耀武扬威了三天,她刚穿来那会儿,她就站在她床前叽叽歪歪,明里暗里讥讽她是饿死鬼投胎,吃个馒头都能噎出好歹来。

    清韵迈步走了过去。

    流莺见她过来,忙扶着她道,“姑娘,你身子还没好,怎么出来了?”

    吴婆子也笑着,只是说出口的话,半分敬重也没有,反倒是向清韵伤口上撒盐,“外面风大,三姑娘才挨了二十板子,怕是还没好全,大夫人可是传了话来,家训佛经,每日各五十篇,今儿不抄好,明儿可就没饭吃,姑娘可别叫奴婢为难……。”

    说着,吴婆子脸上的笑渐渐僵硬。

    清韵看着她,清冷的眸底有笑,只是那笑像是蒙着一层冰似地,透着凌厉寒气。

    吴婆子多看两眼,心底就生了怯意,不敢看。

    她下意识的低了头,等她察觉出来,又恼了自己。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连三姑娘都能叫她害怕了?

    三姑娘虽然是嫡女,可亲娘早死,在府里,还比不上庶出的二姑娘,更别提大夫人生的五姑娘了。

    明明是嫡女,却养出来一个怯懦性子,在大夫人面前,从来都低眉顺眼,甚至大气都不敢粗喘,哪有半分嫡女的样子?

    要不是府里上下都知道她的身份,外人来瞧了,说她是庶出的,人家也不会怀疑半分。

    方才,她肯定是看错眼了。

    吴婆子抬头,就见流莺跟清韵告状。

    她手里拿着一块木炭,递给清韵看,声音哽咽道,“晾了风,原本都可以用了,被她一盆水,全给泼湿了。”

    流莺替清韵委屈。

    三姑娘是安定伯府正儿八经的嫡女,可过的这叫什么日子?

    吃不饱,穿不暖,一年里十二个月,足足有十个月是被罚住佛堂。

    好不容易被罚够了,能回自己院子里住了,每一回,都不超过三天,又被罚关回来,一关少说就是一个月了。

    半个月前,三姑娘好不容易抄好了佛经,能搬回泠雪苑住了。

    可是才歇了两晚上,五姑娘她们就拉着三姑娘去沐家三房沐尚书府给堂姑娘道喜。

    明明是五姑娘见不得堂姑娘得瑟,故意推了三姑娘一把,三姑娘往前一栽,又推倒了堂姑娘。

    害的堂姑娘撞在了台阶上,下巴被划了一道很深的口子。

    当时,沐尚书府恨不得活刮了三姑娘。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