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6章 衣锦还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亲爱的读者,非常抱歉,此书还有一大章。谢谢书友“为你而来1986”的月票。)

    张飒这会儿抬眸睥睨何文发,眼中尽是对何文发的鄙视和不解,而且她整个人的模样看上去还有些凶巴巴。

    何文发被她盯得全身一悚,又立马意识到了什么,极轻极轻的点头,奉承她说:“恩啊。小飒儿,这个称呼挺适合你。你年纪轻轻,却事业有成,人也长得漂亮大方,清纯动人。”

    张飒又只觉xiong口的气不打一处来,再恶恶的瞪眼何文发,又扭头望向别处说:“不可以!不可以这么叫我,叫我张飒!”

    张飒的冷厉又惹得何文发脸色一变,眉心紧紧一拧,又连声哄她说:“好好好,我不这么叫,我就叫你张飒,张飒夫纲难振。”

    张飒的气嚣这才灭下去,又低下头,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她不喜欢别的男人叫她叫得这么肉麻,除非她爱他,否则在她听来很恶心。

    她又不做声了,这一瞬间何文发的脸上再现一丝失落的神色。

    张飒对他毫无好感吗?不,不可能,他不相信。如果毫无好感,为什么又要答应赴约?

    何文发深深的觉得,张飒也是中意他的,于是他又好奇的问她,“张飒,最近你怎么啦?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所以……”

    张飒提筷子的姿态也显得懒洋洋,又爱理不理的瞟眼何文发,告诉他说:“我失恋了。”

    “啊?”何文发一怔,惊得瞠目结舌。

    他心中疑惑的是,像张飒这么优秀、这么漂亮的女生。也会失恋?

    张飒不想再跟他多说,又轻轻放下筷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饮料,悠悠的喝着。

    何文发就那样愣愣的盯着她的动作,如同欣赏着她。这致使张飒更加不愿意跟他说话,她记得从前,每天跟师益在一起吃饭。师益都会为她夹菜、给她盛汤、替她倒水。

    可惜的是。师益不爱她……

    吃完晚饭后,她和何文发很快分道扬镳。何文发没说要送她回家,她自然不会开口要求他。

    离开那一家火锅店。她坐公交车,回到自己所住公寓的附近。她正好看见一家酒吧,便径直去了酒吧。

    如今,她独自生活在这座繁华的城市。心情非常空虚寂寥,所以只想一醉解千愁。

    张飒在酒吧。待了将近两个小时。直到十一点多钟,她才醉醺醺的从酒吧出来。这时候,她走路歪歪斜斜、踉踉跄跄。

    并且,她住的这边不是市中心。而是东二环边。这周遭十里,一到晚上十点钟,就人迹稀少。灯光阴暗。

    张飒的神志已然浑浑噩噩。她一偏一倒的走在马路上,往一里外的公寓楼下去。身后几米远。有两个面目疮痍,畏畏缩缩、鬼鬼祟祟的年轻男子,他们碎步紧随着她。她丝毫没有发觉。

    “师益,你个大hun蛋,大王八蛋,大渣男,大jian人……”反正她就一边走,一边昂着头,对着夜空骂着某某人。

    走着走着,她距离公寓楼只有十几米远了。当她转一个弯,走进一条环境更为荫蔽、更为漆黑的小巷子时,那两个年轻男子忽然停步,相互使了一个眼色。

    两个年轻男子很有默契,商议好了,大步迈前,一齐向着前方的张飒追去。

    他们本计划,追上去后,一人从后面抱住张飒,并捂住她的嘴。一人抢了她的皮包,然后开路,联合把她拖到不远处的一个树林里,轮着享用。

    结果,就在他们刚触碰到张飒的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了一条岸然的身影。

    那个男人,在见到他们动作的这一刹那,浓眉一皱,脸色乌黑,立马大声吼了出来,“你们干什么?给我住手!”

    两个年轻男人被他雄浑的气势吓得一怔,又你看看你,我看看我。

    那个男人说完就朝他们扑过来,要对他们动手,要拼死维护张飒。

    随即,他们又回过神来,撒腿便逃……

    本来这一切,张飒毫无知觉,她的眼球一直像被一层迷雾笼罩着我的名模总裁。蓦然听见这句熟悉的男人声,她的神志猛然清醒了许多分。

    同时,刚才的危险,她也意识到了。

    突然出现的这个男人,半途杀出的程咬金,自然就是师益。

    张飒不肯跟他一起吃晚饭,之后也不再接他电话,他便跑来这里等她,从八点等到现在。

    此时,望着自己面前,醉态妩媚,连站姿都很颓然的张飒,师益油生一阵揪心的痛。

    “飒飒,没事吧?”他冷凄着声音,关心的询问她。

    张飒也抬眸凝视师益片刻,然后她笑了笑,表情有些牵强,冲师益说:“没事,谢谢你。”

    现在她对师益很客气,换言之就是生疏,所以语气显得很诚恳,呵呵。

    师益闻之g口又如插上了一把尖刀,张飒道完谢,又准备绕过他离去。

    看她走路的样子,师益更加焦急,伸手扯着她的手臂,不让她走,说:“飒飒,我送你。”

    张飒又是一笑,冷冷的笑,忿然将他的手一甩,“不用你管!”

    她不需要他的假惺惺,她要的是真心。

    师益执拗,又牵住了她,乍变严肃的说:“我一定要管,我要送你到家!”

    虽然张飒距离公寓已经很近了,可是他仍旧担心他。

    张飒不耐烦,又不停的推却和拒绝着他的靠近,“都说了不用你管,你走开,走开,滚!”

    她早就没有了力气,以致没能将师益推动,而且她的内心并不希望师益扔下她一个人。

    “我送你回家,飒飒,不要任xing了。这么晚,若不是我正好撞见,刚才你就遭殃了……”对于张飒的行径,师益也很无奈。一个女孩子,晚上居然跑出去喝醉回来。

    他真想责备她,但是又不忍心责备。倏然把她打横抱起,往前方的公寓楼去。

    突然被师益抱了起来。张飒瞬间又慌了神。紧张兮兮,双tui胡乱的往天上踹着,说:“你干嘛?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师益才不会听她的话,胸口也压抑着一腔怒火,沉声说,“你别动了。我不会放,除非今天我死了。”

    “你……你不要装了!你以为你装得这么好心。我就会感激你?你错了!师益,你这个王八dan,你放我下来!师益,chu生!”张飒依然抗议。反复踢腿,还辱骂着他。

    师益就当什么都没有听见,一个劲抱着她。大步流星往前方的公寓楼走。

    因为被他抱着,脑袋只能昂着。张飒便感觉越来越头昏,越来越目眩,而且胸口涌上一股酸水,只想呕吐。

    师益抱着张飒,很快来到了公寓大门口。由于没有钥匙和密码,她只得暂时将张飒放下。

    双脚再次落地,张飒差点昏厥过去,又是师益匆忙扶住她。然而,她不忘先抬手,一巴掌甩向师益的脸颊。

    师益对她,了解那么透彻,早就料到了她会打他,所以她的手刚一扬起,他便敏捷的捉住了她。

    “干嘛?疯婆子,你省省力!一个女孩子没女孩子的样子漫威心灵传输者全文阅读!”师益也咬了咬牙,气急的骂她一声,怒然将她的手一扔。

    张飒强忍着肠胃里那翻江倒海的滋味,又瞪大眼睛,甚觉可笑的问师益说,“我是疯婆子,那你理我做什么?你管我的死活做什么?你需要你管吗?我死了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啊?刚才你为什么不让他们把我先jian后杀了?这样在这个世上,你就不欠任何人,不用可怜任何人!”

    师益的眉头一直皱得很深,他心中的苦楚,只能往自己的肚里咽。也瞪张飒一眼,再无奈的扭过头去,望着别处说:“刚才遇到危险的女人,若不是你我也会帮!张飒,请你记住今天的教训,以后早点回家!并且自重,爱惜你自己,你的生命是你父母给的,你自甘堕落,最心疼的永远是他们!”

    张飒一听,眼眸又危险的眯起,“你说什么?我自甘堕落?师益你……”

    说着说着,张飒急得哽住了。她凝视师益的侧脸,目光带着对他的深刻仇恨。

    她真心觉得奇了怪了,她不过是喝了一点酒,稍稍喝醉了,回家的途中又碰到了坏人。

    师益凭什么说她自甘堕落?

    师益不用再看她,也知道此时她的面容是怎样的。凌厉,浮满戾气。

    为了平息她的火气,不让她继续激动,师益又心平气和的跟她说:“你实在不愿意看到我,也行。你马上上楼,我马上走。”

    他要看着她上楼,百分百确定,她已经安全到家了。

    冬夜天寒,电梯间柔和的灯光下,张飒的脸色却由于酒精的作用一派酡红。

    她又冷笑了一阵,隔了好久才对师益说:“是你不愿意看到我,你忘记了?是你赶我的,在悉尼的时候,是你赶我的……”

    张飒越说越无力,越说越虚弱,她不知道师益是有苦衷的。她就认为现在师益的行为是犯jian、是不要脸。明明是他抛弃了她,却又过来找她,想方设法把过错推给她。

    张飒的软弱、妥协、抱怨,又令师益深刻的感受到了她的心。她还在怪他,因为她还在爱他。

    “飒飒,其实之前我……”师益启chun,又慢慢转身,正准备向她解释。

    恰巧,就在他转身之际,张飒苗条的身子翩然往下倒去。

    “飒飒!”师益一急,又赶紧扶住她、搂住她……

    大约半个小时后,公寓第十四层,张飒所住的租房内。

    这一处租房,她一个人住,今年新搬进来,师益是向黄韦德打听才得知的。

    那会儿,张飒又差点昏厥过去,师益将她扶上楼后。她跌跌撞撞跑进洗手间吐了一会儿。

    庆幸只是一会儿,待她吐完了、漱口了,师益又扶她到卧室,然后她如一滩软泥,一头栽在chuang上,躺下去便呼呼大睡。

    她连衣服、鞋子、袜子都不脱,什么都不管。

    师益一向心思细腻、缜密。他知道张飒这样睡。肯定不舒服,而且外头的天气非常冷,她连被子都不盖。

    为了让张飒睡得踏实安稳。他便轻手轻脚,给她脱鞋子、袜子、外裤、外衣。再把她轻轻挪到chuang的中央,给她盖好被子。

    这会儿,张飒的呼吸平稳了。她已经进入了梦乡。睡得比较香、比较沉。

    不过,她的嘴边总是在说梦话全能武侠系统。听不清她说的具体内容,但是又可以听得出,她是在喊一个人的名字。

    师益坐在她的chuang边,寸步不移的守护着她。房间内的灯光不算明亮。也不算黯淡,皎白如银。

    透过这样的灯光,师益静静凝瞅着张飒的脸庞。

    女人微醉的时候是美色撩人的。此时的张飒也不例外。师益愈瞅她,愈发觉得她美。比天下间的任何女人都美。两颊红润微熏,潋滟的chun好像熟透的樱桃。

    总之,张飒令他想起了一句诗,醉酒佳人桃红面,不忘嫣语娇态羞。他都有一种一亲芳责的冲动了。

    沉浸在梦中的张飒,仿佛知道师益就坐在她的chuang边看着她。

    她继续喊着那个人的名字。随着环境的越来越安静、心情的越来越平静,师益渐渐听清楚了她在喊谁。

    “师益,混蛋,师益,混蛋……”反正张飒是在无限的重复着这四个字。

    蓦地,师益鹰隼般深邃的眸子里,燃升两团暗红的幽火。那两团火,蕴含一股热yu,带着吞噬一切的决绝。

    师益冷薄的chun也桀骜的扬起,勾勒出一抹极好的微笑。正好张飒的一只手到了被子外,他握起它,温柔而爱惜的扣在掌心,低声告诉她,“傻丫头,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他又在心里发誓,从今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不会再放弃张飒。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