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6章 衣锦还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飒。他会爱她宠她,没有极限。

    翌日清晨,c市出了大大的太阳。明亮而刺眼的光线穿透明净的玻璃窗,照进张飒的卧室。

    房间内那一张宽敞舒适的大chuang上,那一张柔软暖和的被子下,一男一女两条光秃秃的身躯,温馨的搂抱在一起。

    女人躲在男人的怀里,男人下巴抵着女人的头顶,轻而易举便能嗅到她的发香。

    只是,他们都还闭着眼睛,暂时没有苏醒过来。

    直到七点整,客厅里的挂钟发出“嘀嗒嘀嗒”的声响,将他们打扰到。

    这是张飒设置的闹铃。每个工作日,这个时间点,她都得起chuang,梳梳洗洗准备去上班。

    今天她也要上班。如往常一样,她躺着懒洋洋的翻了翻身,那对洁白晶莹的藕臂无意间从被子里抽了出来,那对柔腻圆滑的香肩也不自觉的袒lu在外。

    照她一贯的作风,她还得赖chuang半小时,因为她的瞌睡实在是不易退去。然而,今天她的鼻子,突然就嗅到了一股气息。

    一股熟悉的男人的气息……

    霎时,她猛然惊醒,脑海里的瞌睡一瞬间全部赶跑,双目一瞠睁得老大。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张飒使劲的回忆着昨晚……

    回忆着回忆着,她的思维越来越清晰。她又意识到了,刚才是那个男人抱着她,并且昨晚自刚才,她都埋头在他的xiong口,他们肌肤相亲、双tui交缠。

    至于他为什么会上了她的chuang,那是因为……

    张飒又想了一会,昨晚她睡到半夜,突觉喉咙嘶哑,口渴难耐,叫嚷着要喝水。然后,师益倒水给她喝。喝完水后,她的全身又冷得发瑟,迷迷糊糊的扯住师益,把他扯倒在chuang上……

    其实扯倒师益,她是故意这么做的傲血战天最新章节。纵观整体情势,她猜测这一次,师益会陪她到天亮,他的心里有她。而晚上天气冷。师益一直坐着,必然会感冒。若不感冒,也会累得腰酸,她记得他的伤势刚愈不久。

    反正张飒都记起来了,又小心翼翼的去扯被子,想用它来遮掩自己一丝不gua的纤体。

    她脸颊的颜色也开始变化,红得就像晚霞。她感觉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上面都还弥留着师益的气息、弥漫着师益的wen痕。下shen处更是映着师益辗过的微微涩痛。

    张飒的内心幸福甜蜜,却又揪拧着眉,惶恐的猜测着:这一回师益可算捡了一大便宜。那么,他会不会因此更加轻看她?会不会又说是她缠着他?

    恰好这个时候,与她同睡的师益也朝另一边翻了翻身。

    怀抱空了,随之师益的眼球也感受到了世界的光明。他知道此时已经天亮了。也轻轻的张开眼睛。

    张飒背向他侧躺着,并没有再闭眼。枕着自己的双手,一动不动,仿佛在郁闷、在忧伤、在思忖。

    师益一醒过来,便听见了她轻柔的呼吸。猜出了她也是醒着的。

    一向动如脱兔的张飒,此刻竟然静若处子,如此反常。他表示没有料到,所以又心生对她的不尽怜悯之情。

    他又转过身子。搂住张飒,把她往自己怀里带,温柔轻缓在她耳边低语,“飒飒,我们重新来过,好吗?我爱你。”

    张飒的心跳一直砰砰通通,窜动激烈。这会儿师益抱着她,她的心跳又异乎寻常的平稳了。

    “你爱我?”张飒漠然无力的反问,也任由师益抱着。

    只是她不相信,师益若爱她,在悉尼的时候为何要跟她分手?

    此时师益心口的滋味又是无比苦涩的。他想,或许只有对张飒说出自己之前的苦衷,才有可能得到原谅。

    他说:“那天你骂得对,我懦弱、我无能。我的体质变差了,以后都不能动粗动武,不能再担任方墨玮的贴身助理。我担心自己给不了你最好的未来,所以选择逃避。可是后来,方墨玮的一番话令我恍然大悟。他说的很对,爱一个人,就该给她她想要的,而不是自以为是,给她不想要的。换言之,只要你愿意跟我在一起,我就没有资格说放弃你。”

    张飒将师益所言,一字一字,听在耳里,“什么?你……你……”

    她诧异不已,原来之前师益有苦衷……

    难怪师益会变成芯梦国际传媒公司的副总裁,难怪方墨玮会让他管理和主张一切事务,原来他不能够再保护方墨玮了。

    一时间,张飒也完全明白了。之前师益自卑,担忧自己今后难以出头,以致放弃她,给她钱,让她去寻找更好的恋人。

    好傻。

    张飒不得不感慨,师益好傻。就算他变成了一个残废,连路都不能走了,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了,她也不会嫌弃他。她会让他坐在轮椅上,每天推着他走,努力赚钱养他。

    背后,师益又点了下头,应着她的话,把声音压得更低,问:“飒飒,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张飒抿chun,顿时心如明镜。师益宽敞而温暖的怀抱仍旧包围着她,她又转过身子,面向他的怀抱。

    师益又跟着动了动,受宠若惊。

    张飒依偎在他的怀里,又微昂着头,眼睛张得大大的,定定的端详着他校园花心高手全文阅读。

    然而,张飒说话的语气却还是严厉的、凶巴巴的,她说:“不好!我讨厌你,王ba蛋,你把我当什么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吗?我不会原谅你!”

    嘴上说不原谅,心里早已原谅了。

    师益又知道,张飒一向刀子嘴豆腐心。愈是骂他,代表着愈是爱他。她已经原谅了他,只是拉不下面子承认而已。

    师益又笑了笑,儒雅和善的面容上如荡漾着一江chun波。他把张飒搂得更紧,更加珍惜,说:“飒飒,不管你原不原谅我,反正我早已经立誓,这辈子要么不娶,要么就娶你。总之,我的命是属于你的,我会一直单着,为你敞开怀抱,哪怕你永远不靠近。”

    从前的张飒,听过许多男人说过的许多qing话。可是只有今天师益说的最令她感动。因为师益说的最真切,最现实。

    “哼,要我原谅你也不是没可能,以后你好好表现,哪天我心情一好,兴许就改变主意了。”张飒又傲娇的说,还挣了挣他。

    师益依然搂着她不舍得放开。通过她调皮的眼神。也能看出她的口是心非。

    师益说:“行。那以后的每一天,我一定好好表现,等待你的考察……”

    张飒的内心无比心满意足。目光越来越清澈,面容上的冷峻和凌厉也渐渐消散。

    她不再说一句话,就那样看着师益,看着他的嘴chun、鼻子、眼睛、眉毛。仿佛从前从未看够。

    师益也平静下来,不再说话。乐此不倦的观赏着她。

    他们要把彼此的一切看进自己的骨子里,融进自己的骨子里……

    好一会后,张飒脸上消极的表情荡然无存,她又稍稍支身。媚眼带笑,蜻蜓点水一般一吻师益的chun。

    被张飒这么一吻,师益体内湮灭的yu火再次燃起。他笑了。笑容前所未有的灿烂,搂着张飒光滑的背部。又很自然的把她的身板压回了chuang上……

    无边无际的chun色,于美丽的晨光中无限绽开……

    朝看水东流,暮看日西沉。遥远的南半球,地球的另一端,澳大利亚悉尼。

    一转眼又过了半年时间,到达六月份。

    方墨玮率领程小蕊和端芷鱼,带着方茁淇一直住在这边。每隔十天半个月,方添哲会从c市飞来这边,看望他们一趟。

    一般的工作日,白天方墨玮和程小蕊都在gigi珠宝公司上班,而端芷鱼留在海边别墅照顾方茁淇。晚上下班回家,方茁淇才由方墨玮和程小蕊带。

    虽然程小蕊跟方墨玮在一个地方上班,可是他们在不同的楼层,白天并没有见面。因为方墨玮是总裁,程小蕊只是设计部一名普通的员工,而且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夫妻。这也是程小蕊特意要求的,她想学东西,从基层做起。

    每个周末,方墨玮都会带着程小蕊母女去这个国度其他的地方游玩。偶尔,他们还跟封子川和詹伊望那一对恋人见面,一起游玩。因为现在他们四个人,相互之间,乃好得不能再好的朋友。

    总体来说,如今的方墨玮和程小蕊,小两口日子过得可谓逍遥快活,无忧无虑,羡煞了旁人。

    六月份,悉尼是冬季。程小蕊不喜欢冬季,刚好这一学期她大学正式毕业,得回一趟学校,去拿毕业证。所以临近月底时,方墨玮又提前安排好公司内外的一些事务,然后又带着她们母女和端芷鱼,飞回了中国c市十月围城,总裁喜得一窝三宝最新章节。

    方茁淇快半岁了,来这世界快半年了,所有的亲人她几乎都见过了,就没有见过程劲松和鲁会萍他们。

    回国的翌日,程小蕊便领到了毕业证。第三日则在方墨玮的陪同下,抱着方茁淇回到程家。

    程念秋也放暑假了,这一天,她和郭怀东正巧也在程家。

    她跟郭怀东吵吵闹闹、分分合合、聚聚散散,终于也决定结婚了。今天他们回家,就是为了跟程劲松和鲁会萍商议。

    最近这一年,程劲松老了许多,连两鬓都白了。主要缘故,一是因为去年在工地干活,摔伤了左腿。二是因为后来程小蕊被龙啸掳走了,生死不明。

    曾经的那段时间,由于对程小蕊的担忧和牵挂,程劲松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每天他都茶饭不思,形如死人。也可以说,他是一周之内白的头。直至悉尼那边传来程小蕊平安无事的消息,他的整个人才像复活了一番。

    当初方茁淇满月,方墨玮派人过来接了他和鲁会萍,接他们过去悉尼共同庆祝。最终他们没去,因为他们实在是走不开。

    程小蕊和方墨玮回国了,又主动带着方茁淇过来看他,他的心里如吃了蜜一样甜。

    这样的话,足够证明程小蕊的心,程小蕊确实是一个大好的孩子,一直敬爱着他这个养父、惦念着他这个养父。

    反正这一天,程劲松和鲁会萍一大早便开始张罗,忙得不亦乐乎。

    现在的鲁会萍,心态也挺坦然的。程小蕊嫁入豪门,得到了丈夫和公婆的宠爱,随之她对程小蕊也刮目相看了。

    鲁会萍一向认为,女人嫁得好就是一种本事!并且她也觉得非常难得,难得程小蕊总记得她和程劲松,把他们当亲人!

    程念秋和郭怀东原本不知道今天程小蕊和方墨玮会来,要是知道,他们应该就不会回来。

    他们都害怕尴尬和难为情。

    程念秋还觉得很惭愧。以前的她是那么心高气傲,总是把程小蕊看得低自己一等,认定程小蕊处处不如她。而实际上,许多方面她都输给了程小蕊,现在的她过得远远不如程小蕊快乐。

    至于郭怀东,现在的他每每看见程小蕊和方墨玮在一起,依然一阵心凉。因为十八岁之前的程小蕊,就是他的跟屁虫。他从未想过她会变成方墨玮的妻子,变成他的小姨子。而且上回程小蕊被龙啸掳走,他有严重的过错。

    然而,一切都过去了,像那缥缈的云,随风而散。所以如今,总体来说程念秋和郭怀东二人也是释怀的。毕竟这人世什么都有,就没有后悔药。淡忘过去,憧憬未来,这才是善待自己。

    面对程家的任何人,方墨玮和程小蕊一直都是大方随性的。

    吃饭的时候,屋里的气氛和谐融洽。程劲松一个劲的给程小蕊夹菜,尽管现在程小蕊长得很圆润、很白嫩,他还是怕她吃不好。对于程劲松的关心,程小蕊都是微笑,一一领受。

    鲁会萍对方墨玮比较客气,时不时的叮嘱他一句,记得夹菜吃。因为方墨玮一边吃饭,一边还得抱着方茁淇。方茁淇似乎腻惯他了,都不让程小蕊抱了,程小蕊一抱她就哭。

    原因可能是程小蕊笨手笨脚,力气不太大,不会抱孩子。每回被程小蕊抱,方茁淇就感觉不舒服,没安全感。

    相比家里的两位长辈,程念秋和郭怀东的话语较少。不过他们还是会搭讪,也跟程小蕊扯那么几句。(未完待续)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