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二节 苏州别惊动苏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苏州人的热情没能留住柳永,苏州吴氏天才神童成功将评弹的演唱引入观众想象不到的情境之中后的次日,柳永便突然袭击般地提出登程前往江州。∈♀頂點小說,

    其实这是一个谎称,柳永是想用这个来制造一个不能挽留也不便挽留的理由,谁都会同情一个表面看儿孙满堂,实则孤家寡人之人,奔向自己的幸福彼岸,登上驶向幸福港湾的航船,由孤苦无依投身于享不尽的家庭温暖之中,谁都只有祝福,再深厚的友情也只能为之让路,此乃柳文曲智谋的威力。

    恰是这种威力,既创造了新词的奇迹,创造了延州边防的奇迹,创造了跨越时代进入时空隧道的奇迹,创造了培养艺术奇才和艺术全才的奇迹,但也制造了传统式的科举奇迹之家的悲剧,制造了天伦之乐殿堂的悲剧,尤其是柳永亲手导演了自己人生的悲剧。

    柳永的离开乃他亲手导演的人生悲剧发展的**,聪明一世的柳永也有糊涂之时,他决心独自品尝人生的苦果,饮尽人生苦酒之时,他还没有觉悟,还在做着跻身于官场跻身于上流社会的美梦,而且这种美梦越来越美好,越来越诱导他自己步入不幸和痛苦的深渊。

    柳永离开的当天清晨,天刚蒙蒙亮,从苏州河妓院出来,苏妹和翠儿就帮他拿行李上苏州河妓院的专车,凑巧的是这装饰豪华的车就是在码头上接住前来苏州的柳永那一辆。

    刚上车,赶车的把式便开始了唠叨,他似乎代表苏州喜欢柳永,喜欢柳永的才情,喜欢柳永的传奇人生,喜欢柳永的新词,喜欢柳永编导的戏曲,喜欢柳永一脉相承的后继的人们。挽留于他,一个赶车的大老爷们也可以是动情的,也可以像娘们儿那样饱含热泪,像情侣一样难舍难离。

    苏妹说不出话,他调整了半天心情,终于将吴妈的话转告给了柳永:“希望他多多保重身体,希望他能幸福吉祥,希望他能温暖一生,更希望他能将苏州当着第二个家。”

    翠儿早已哭成了泪人儿,她不住地饮泣。紧紧地倚靠在柳永的身上,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送行的苏州河妓院的院坝之中,人越集越多,认识的,不认识的,围得水泄不通,而美人谷镇乡亲钱庄的老板、武氏盐铺的老板和苏州吴氏的退休族长与现任族长,他们力劝众人让出一条道来,不要耽误了上船。

    苏州人真是太好了。他们让开一条道,苏州吴氏家族的马车开道,围观的人们有人高声祝愿柳大师身体安康,有人朗诵着喜爱的柳氏新词。更多的人将鲜花、苏州特色纪念品或者苏州可以带在路上吃的小吃放上车去。

    套车的马儿似乎也很不舍,它们并未撒开四蹄狂奔,而是温柔地散步一般,蹄声清脆而可不响亮。它们仿佛还在用响鼻的方式与一路送行之人搭讪,互诉依依惜别之情。

    一路相送的人们,均表达难以理解柳大师何以要匆匆离去的原因。而柳永的表情也总是沉寂,一言不发。

    柳永与苏州吴氏天才神童合璧大放异彩,使苏州的有缘之人眼界大开,不仅是视觉欣赏水准大大地得以提升,更是拓展了想象空间,变得更加浪漫,更加通灵。

    苏州对柳永不可谓不情深,他的再次到来,得到了表彰式的回报,苏州的舞台上传播的柳氏新词可谓家喻户晓,活跃在人们的嘴上,镶嵌在人们的生活中。

    苏州人,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真是热情,他们记住了柳永,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他们都热情的盛赞柳永横溢的才华,酷爱新词如同呼吸和吃饭睡觉一般,他们见到柳永总会礼遇有加,总会寻找机会以款待柳永为荣,以与之交谈作为受到点化炫耀于人的资本与无比荣耀。

    可越是被深情包裹着,越是被热情浸泡着,柳永越是想要逃离,越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