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讲快活王的故事,那真的不是一般的拿手了,就在这记忆中就有太多的内容可讲,更不要说还有后面电视剧版本的,小说版本的大概情节,苏苏多少都记得,所以讲起来很是周全,而快活王这个名头,即使是李寻欢这样不过是官宦家的小子,也听说过一二,自然很能引起注意。

    也许这就是武侠世界的特征了,你说说,这明明还是皇帝最大,王朝统治的地盘,怎么一旦有了武侠的因素,这什么杀人,什么恩怨情仇的,就立马没有律法的约束力了呢,就是这小屁孩居然也知道,这复仇,仇杀什么的,是免不得的,真是让她这个伪小孩都要对这个世界失望了。

    能吸引李寻欢,能让这个看着比自己大的孩子,跟着自己的思路走,其实也很是能让人理解,白飞飞说快活王,和旁人说的不一样,细节上尤其清晰,更难得的是,即使白飞飞的一切苦难都是因为快活王而起,可她还是能平静的,用旁观的角度去说这个故事。让李寻欢感觉看到了一个真实的江湖枭雄。

    “快活王是个天才一般的人物,这是一定的。就白静说给白飞飞的有关于快活王柴玉关的生平来看,这个人,那真的可以说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一步步,靠着自己奋斗起来的,绝对是白手起家的励志典范。与此同时,也是心狠手辣的典型代表,是恩将仇报的最佳范例。”

    白飞飞说起这个故事,眼神就有些开始迷离,不知怎么,她突然想到了白静,记忆中,白静每一次说起柴玉关,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她记得很是清楚,可是在这恨意中,还有那么一丝的违和,幼小的白飞飞不懂那是什么,可是苏苏却明白,这违和,可能就是一种崇拜,即使恨着他,也不能改变白静骨子里对于柴玉关这个男人的崇拜,由此可见,这个男人的魅力到底有多大了。

    “柴玉关说是富二代也能称得上,像是他父柴一平,就是鄂中巨富,只是可惜,他不是嫡子,母亲李小翠,是柴一平第七房小妾,兄弟共有十六人,柴玉关排行第十六,绝对是庶子中的幼子,怎么算也是个不可能承继家业的那种货色。”

    “庶子?庶子嫡子,都是儿子,本朝不少有出息的官员,出身庶子的也有呢。”

    李寻欢对于世俗规矩向来看的淡,对于这一点,他倒是有心反驳了几句。不过刚说出口,就看到白飞飞眼睛里的眼神,和小刀一样的飞过来,忙捂住了嘴巴,他又不是什么傻子,自然明白这是白飞飞告诉他,想要听故事,就别插嘴。所以他很老实,识趣的孩子才是好孩子,才有故事听。

    “确实,庶子不代表没有才华,他幼时天资聪明,学人说话,惟妙惟肖,是以精通各省方言,成名后自称乃中州人士,天下人深信不疑,要说这柴玉关做下的第一件大大的恶事,或许就是他十四岁时,家人三十余口在一夕中竟悉数暴毙的事件了。”

    李寻欢眼睛已经挣得大大的了,什么,杀了全家?还是亲人?这怎么肯能?这样的消息他怎么都感觉不真实,不是说十四岁嘛?咋么可能?

    也许是看到了李寻欢的眼神和表情,白飞飞淡淡的一笑,随即像是解释一般,对着李寻欢说道:

    “当时或许没有人怀疑过什么,就和你一样,感觉不可能,不真实,甚至有人感觉柴玉关是好命逃脱了一劫,甚至还有人觉得是上天厚待柴家,让柴家不至于绝后。可是要到了如今这会儿再去回想,就会发现,这里头实在是有些问题,不说别的,就看这最后的得益人是谁,就能神展开的想象其中的蹊跷了。更不用说柴玉关接管万贯家财后,便终日与江湖下五门淫贼厮混,由此品行如何已经能看出一二,就因为他的奢侈浪费无数,三年后便将整个柴家都花销一空,后手不继的情况下,柴玉关无奈,只能出家为僧。”

    听到这里,李寻欢虽然不好插嘴说什么,可是神色却已经严肃起来,他也感觉到了,或许这个就是真相。

    “出家为僧?“

    皱着眉头的李寻欢神情有些奇怪,带着几分唏嘘,又有几分不敢置信,他毕竟是知道的,如今的快活王,不是什么僧人。

    “柴玉关经此大富大贫的折腾,还搭上了全家三十多条人命之后,若是能彻底改头换面,那倒是也就算了,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依然没有悔改,在十七岁投入少林派门下为火工僧人后,又因偷学武功被逐,到了二十岁入「十二连环坞」,以能言善道得帮主「天南一剑」史松寿赏识,收为门下重新获得了崛起的契机,按说到了这个时候,也该有些样子了,可谁能知道,传艺六年后,偏偏这柴玉关死性不改,竟与「天南一剑」之宠妾金燕私通,席卷史松寿所有的财产而直接逃跑了。说一句无情无义也不为过了。”

    这会儿李寻欢已经开始没有表情了,或许他也知道,这所谓的表情也只能给值得的人,而这个柴玉关不值得,看看白飞飞,如今他更想知道的是,这个小兄弟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怎么知道这些明显是江湖隐秘的事儿。

    可惜白飞飞这会儿正沉静在故事中,那里还顾得上他这样探寻的目光,只是用不知道是说给自己,还是说给李寻欢听的那种声音,继续说着话,讲着故事:

    “那史松寿大怒之下,发动全帮弟子满江湖的追杀,柴玉关被逼无处容身,心下发狠,竟远赴关外,将那个相好的金燕又送给了江湖中人称「色魔」的「七心翁」,以作进身之阶,随后又用了十年时间,将「七心派」武功使得炉火纯青,再然后就是情节在现的结果了,那「七心翁」突然就暴毙而亡,傻子都知道,这人估计又是柴玉关干的,他这一路那真的就是踩着所有提携他的人上位。冷血无情,鲜血满路。”

    李寻欢的脸色已经开始发青了,他从小就练习武艺,李家虽然是官宦人家,可是因为和一些武林世家也算是有些联系,所以他从小也学武,少年人,对江湖快意恩仇什么的,要说不向往,那绝对是不可能的,所以也不少打听江湖中的事儿,以往或许是因为他年纪小的缘故,别人会说给他听得,多半都是些英雄事件,还真是不知道,这江湖中居然也能有这样丧心病狂的事儿,这样红果果的龌龊□□,这让他往日一直觉得美好的江湖,好像一下子就变了味道。

    “等到柴玉关再入中原,他摇身一变,突然就以仗义疏财之英雄侠面目出现,首先联合两河英豪,扫平「十二连环坞」,重创「天南一剑」,名震天下。甚至还为自己博得了一个‘万家生佛’的美名。”

    这一个翻转,显然说的白飞飞自己都觉得好笑,嘴角都扯出了几分嘲讽,侧头看了一眼李寻欢,

    “你说怪不怪,好人,坏人,居然就这么翻转了?其实很简单,那柴玉关是做尽了坏事儿,可偏偏他这个人面如白玉,雅好修饰,容貌上怎么看怎么让人舒坦,交友的时候,酒量极豪,骑术极精,喜豪赌,赌上从无弊端,以求刺激,喜狩猎。再加上口才便捷,善体人意,所以在他改名换姓,用另外一个身份,重新出现之后,在他的刻意结交下,那些成名英豪,莫不愿与之相交,你还别说,他还真是有两下子,不止是武艺,还擅长书画,书法宗二王,颇得神似。这让那一群粗鲁汉子居多的江湖人,一个个都颇为钦佩,也正是因为这些特点,他的名声在这些人中那是越发的响亮了起来。”

    “原先是个大恶人,如今不过是换成了伪君子,一样不是什么好人。”

    李寻欢憋不住了,终于还是开了口,做了这么一句评价,这倒是说到了白飞飞的心里,她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确实是,他凑过来就是个坏人,即使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幅面孔,可柴玉关就是柴玉关,不可能因为他如今在外头的好名声就忽视了他的本性。这个时候的柴玉关已经和云梦仙子在一起成为了夫妻,可是云梦仙子,那是江湖第一的女魔头,柴玉关既然已在江湖博得「万家生佛」的美名,他自然便不能承认已娶云梦仙子为妻。只是云梦仙子能干?自然是不肯的,她怎么能放弃自己的丈夫,不要自己柴夫人的名分?所以只能另想他法,在这个时候,柴玉关提出,若想柴玉关承认她妻子的地位,只有使他成为天下武林第一高手,因为那时,江湖中既己无人敢违抗于他,自然他说什么是什么,什么事就都没关系了。”

    说道这江湖第一高手,李寻欢眼神闪了闪,作为一个学武的少年,要说对这个天下第一没有半点想法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只是他更清醒而已,微微撇了一下嘴巴,有些莫名的说道:

    “若是他这的成了天下第一,那才是天下不幸。”

    “有什么幸不幸的,也还别说,这话那时确实有道理的,江湖中人讲究的不就是拳头大的有理嘛。不止是江湖中,就是别的地方又有什么例外了?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不一样是这样的意思?所以云梦仙子也感觉很认可,于是为了这个目标,这两口子便订下那密计,也就是所谓的[无敌宝鉴]的谣言。”

    “什么?无敌宝鉴的谣言?是柴玉关?”

    这下连李寻欢也震惊了,这件事可是当年的大事儿,可以说是天下震动的大事儿,即使他不知道详情,可也知道因为这个事儿,到底让这个武林遭受了些什么灾难性的后果。

    “确实,就是你想的那样,这事儿还真是柴玉关做出来的,谁都知道,在江湖中秘籍什么的那是最最珍贵的,为了一本不怎么重要的秘籍都能打的头破血流,个呢过不用说百年前无敌和尚的秘籍了,就这么一个传言,那真是把整个江湖的水都搅浑了。“

    白飞飞或许也感觉这事儿真的办的实在是大手笔,即使不怎么赞同,却依然忍不住激动。

    “江湖传言,前往衡山的道路上,每天跑死的马,至少有百余匹之多,行走在道上,只要听得有人去衡山,不管认识不认识,那真的是立刻拔剑,对杀起来,他们想的也简单,去衡山的少了一人,便少了个抢夺那「无敌宝鉴」的敌手,为了这个,这一路上就死了好几百人,其中不乏一些成名的大人物。真不是一个惨字能说的清楚的。甚至武林群豪为了抢先一步赶到衡山,马不停蹄不说,就是在道上见到至亲好友的尸身,也无人下马埋葬,而这情况却又造成了柴玉关的侠名,因为柴玉关竟肯牺牲那般宝贵的时间,将路尸一一埋葬。在这个事儿上,我且不去说柴玉关如何,单单是这些丧命的,说穿了,也不过是被利益蒙住眼,一群贪婪的傻瓜而已。至于柴玉关,翻云覆雨实在是让人不得不叹服。“

    假仁假义到了这个程度,白飞飞表示,就是她也不能不伸出拇指点三十二个赞啊。而李寻欢听白飞飞这样讲,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能说白飞飞说的不对?哪里不对了,若是真的没有这想要贪图秘籍的心,也就不会上当,不上当,自然也就不会在那场浩劫中送命了。说到底确实是他们自己飞蛾扑火,是自己送死才对啊。

    “人都骗来了,那么接着就是要把这些高手的独门秘技都骗到手里,上了衡山的有两百多人,这些人也知道,自己上去很可能下不来,如此一来,为了传承,那自然要另外将自己的秘籍武学之类的藏好,或是托人到时候带个口信给后代弟子,或者是帮着找个传人什么的,这个时候,柴玉关的好名声就起作用了,十个里头,倒是有七个过来,将藏宝的秘密告诉他的。等到大家打生打死,最后发现上当了,还活着的人,只剩下了十一个人,而这十一个人等到想要拿回自己的秘籍的时候才发现,那所谓的藏宝地方,已经空了,也就是说,最后全便宜了柴玉关。“

    倒吸一口冷气有没有?李寻欢虽然知道快活王,知道他厉害,知道无敌宝鉴的事儿,却真的不知道,这里头居然还有这么大的一出大戏,这快活王真的是吧什么都算到了骨子里。

    “按说到了这里,柴玉关妥妥的就是最后的得利人了,可惜他还是不满足,因为他还有一个人要解决,那就是云梦仙子,因为他不想有人分享他的劳动成果,可惜人家云梦仙子,武功比他牛,所以虽然将她暗算重伤,却还杀不死她,也是因为这样,这些年来,云梦仙子在江湖中销声匿迹,想来也是因为在疗伤。而柴玉关则潜伏到了玉门关外楼兰古城遗址附近,行踪飘忽,善恶不定,唯一能确定的是,他身怀各门派武功之精革,每一出手,俱是不同门派的招式。“

    整个故事说道这里已经结束了,毕竟后面的故事还没有发生,可就是这么前半段,却已经让李寻欢感觉像是经历了一场梦幻一般的江湖游历,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说了这么一句,李寻欢嘴巴一动,显然还想问些什么,只是一个转头,看到正在喝水的白飞飞,猛地又止住了将要脱口而出的询问,只是微微垂下了头,淡淡的笑了笑。

    “按照你这么说,或许在这柴玉关真正感觉自己天下第一之后,或者是那云梦仙子感觉恢复了功夫之后,在这夫妻二人之间,还会有一场纷争才是。“

    白飞飞真是对李寻欢的脑子很喜欢啊,不愧是能考中探花的人,这不是一般的聪明呢。

    “确实是,不单单是这个云梦仙子,柴玉关在娶云梦仙子之前还曾有过一个妻子,如今是幽灵宫的宫主,名字叫做白静,只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