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7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名。从此,他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浪子。

    故事还没有讲到后面的剧情,只有这么一点,已经深深的吸引了这屋子里的所有人,即使是在一边端茶倒水的丫头们都忍不住驻足倾听。

    李寻欢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出口说了一句:

    “他真苦,心苦。”

    这样的评价或许是恰如其分的,边上就是他的大哥也忍不住跟着点头,可惜这两兄弟的这个表态立马得到了白飞飞的鄙视:

    “什么苦,这是作!还是自作自受。”

    恩,这是什么意思?一个个眼睛瞪大了看着白飞飞,李寻欢知道,白飞飞对于故事中的人物总是有自己的见解,比如在上一次说起快活王的时候,即使如今知道了,白飞飞受的苦,有大半都是因为快活王而起,可是这个女孩子,就是能这样大度,这样睿智的从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整个事件,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所以他也想听听白飞飞到底是怎么看,怎么想的。

    “这里头其实有太多的破绽,比如这龙啸云是认识林诗音是住在这猪脚的家里,那么问题来了,作为这个家的仆人,难道会不知道谁是他们的女主人?哪怕是平时聊天或者是日常的行为中也能看出一点端倪吧,这个龙啸云怎么可能就什么都不知道呢?既然知道了,那么还对猪脚说他是害了相思病,是想要娶这个女人,那又是什么样的心思?很明显,就是故意的,他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还是别有所图?或者是真的喜欢这个女人吧,可是既然是兄弟的未婚妻,即使喜欢了,难道不是应该朋友妻,不可欺吗?怎么还会直言不讳的说出来让人为难?很显然,这人很可能对这个猪脚没有什么好企图。既然没有好企图了,那么破绽就又来了,这所谓的救命之恩也就很可疑了不是吗?”

    白飞飞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的疑问出口,把屋子里的人都问傻了,他们还真是从没有从这个角度去想过,这样问题一摆出来,他们就是傻子也能感觉到问题了。

    而这个时候,人家白飞飞话还没有说完呢。

    “不单单是这些,即使所有的问题都是假设的,这人确实什么都不知道,确实是赶巧了,可是想要报答救命之恩的法子太多太多,一定要将未婚妻让出去才是讲义气吗?我怎么感觉这就是个混蛋呢?连妻子都能让,还是男人?怎么就那么怂呢?最后还把家产都送人了,这是什么态度?难道说连祖宗基业也不顾了?这不是不孝是什么?这样一算,这男人那就是无情无义到了极点,不忠不孝也到了极点了,说是混蛋都是轻的。”

    这个罪名这真是不小,别说是李寻欢听了感觉整个人的价值观都刷新了,就是其他人也有点傻眼,这能扯的上这么高大上的罪名?可真心静下心来细想,他们还不得不承认,其实人家白飞飞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的,所谓的悲情,里头真的有太多的不可取之处,那样说的话,也就是说他们同情,可怜甚至是赞赏的猪脚,一下子就成了反派?恩不对,连着那个龙啸云似乎也成了反派了,那么这难道是个反派大集合的故事?

    故事在继续,在他们一时半会儿没能发表出新的意见的时候,白飞飞继续在讲故事,这一次讲的就是后面的剧情了。

    十多年后,猪脚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样子,天天酗酒,拿着小刀刻着那个女子的木偶,实在相思刻骨的不能在忍受了,所以为再见林诗音一面,重返中原,若是白飞飞前头没有那么反驳的论点,或许这一点点的悲情故事,又该让不少人唏嘘了吧,可是经过了白飞飞前头的大爆炸论点,这会儿大家怎么听怎么觉得这男猪脚有点自作自受的意思,感觉都很是复杂,甚至有些感到好笑,你既然这么深情,当初又为什么放手呢?真是作死啊!

    猪脚在故事中遇上“飞剑客”阿飞、孙小红,并再次引起江湖血雨腥风。一出场就是一个个跌宕起伏的江湖历险,他曾牵涉进“梅花盗”一案,一度被视为“梅花盗”,几翻转折,虽然水落石出。却又被卷进林仙儿、龙啸云、上官金虹等人的江湖斗争之中,终于杀死上官金虹,并与孙小红结伴,再次退隐江湖。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龙啸云和这个猪脚的一系列恩怨也算是彻底的翻牌了,从而验证了白飞飞说的,这龙啸云就是个反派的论点。与此同时,那个死去的林诗音的儿子,那个悲剧的女主,也深深的打动了所有人,果然,所有的故事中,最最受到伤害的人,就是这个女人了。

    虽然这里头的故事有无奈,也有太多的感慨,更有太多太多人性中的糟粕,白飞飞自己总结起来就是:

    “猪脚是个人物,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只可惜太过重视兄弟义气,忘记了人的本性!忘了不是什么都能让的,忘了人才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他表妹恨他,或许更多是因为他只站在自己的立场考虑问题,丝毫没有顾忌他人的想法,所以他以为的伟大,最终害了三个人!龙啸云恨他,让就该彻底些,十年后为什么要回来,回来后还伤了自己孩子,这让他十年的努力都化为了流水。说实在的,要我说,不管那龙啸云一开始是不是有意为之,在他的心里,或许也不希望猪脚这样用让的方式,来让他得到那个女人!难道不能公平竞争吗?这样即使失败了,也不算是丢脸对吧。反正如果我是她表妹,我宁愿一刀捅死那个他们两个,一个都不嫁。”

    这是说的猪脚,还有其他人呢,比如孙老头什么的,这倒是不用白飞飞了,因为已经有人接口了,是李家的大哥:

    “是啊,这里头的人都很真是,那天机老人明明是第一,却死在了上官的手里,这代表什么?第一不会是永远第一的,他老了,只能让位,而上官死在猪脚这个第三手里,那又是什么?排名永远只是排名,实力这东西真不好说,骄傲要不得,至于那个阿飞,只能说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了。”

    如今的李家大哥身子渐渐的好了,所以即使是听故事,他代表着他开始重新回到了人群中,开始享受正常的生活,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很投入,很喜欢如今这样的日子,点评起来,自然也用心,处处到位,听得所有人都跟着点头。

    看着李家大哥如今不怎么咳嗽了,白飞飞也高兴,忍不住跟着说道:

    “还是李大哥有见识,我也是这么想的,对了,不知道官场是不是也是这样?也一样精彩吗?”

    不可能永远只是自己说故事啊,李寻欢最大的毛病就是优柔寡断,外带对情分看的太重,不知道细心,所以让他多接触一点阴暗面其实真的是个很不错的调教法子。白飞飞有心引导着李家大哥说些官场故事,说一句不好听的,官场其实才是这个世上最最虚伪,最最龌蹉的地方了。

    李家大哥满含深意的看了白飞飞一眼,看的她都感觉后背有些发毛了,可一抓眼,这个感觉又没有了,她有些不解,难道她有什么地方错了?

    倒是另一边,那李家大哥开始说起了当初他在翰林院的时候知道的事儿,甚至是自己经历过的一些排挤和被人下的套子,甚至他的这个病,真要说起来,也是官场中因为不慎,最后被人害了,淋了雨,又没有及时医治,才会这样的,如此一说那更是有些血淋淋的味道了。

    听得李寻欢脸色都变了,就好像一下子整个世界灰暗了一般,忍不住呐呐自语:

    “如此,我还去科考做什么?难不成是去受罪嘛?”

    “糊涂,我们家是进士及第几辈子的人家,是书香世家,若是你不去考,怎么对得起祖宗,哪怕是为了维护咱们家的门面,家族的荣誉也不能不去,这是你的责任,是你身为李家子弟必须做的事儿。”

    听到李寻欢这样,李家大哥也怒了,难得一脸的严肃,训斥起来,听得李寻欢慌忙的束手而立,接受教训。

    倒是李家大嫂出来打了圆场:

    “好了,二弟也不过是听得有些慌神了,这才胡说的,他能不知道轻重?二弟啊,嫂子和你大哥没有孩子,你就是我们唯一的指望,是咱们李家未来的希望,哪怕是为了你将来的孩子能有一个好出身,能不被人欺负,你也不能懈怠,这才是你大哥的意思,你要明白你大哥是为了你好,为了李家啊。”

    什么样的大山是最重的?就是这个了,家族,孩子,这生生的把李寻欢这个少年刚刚兴起的一眯眯想要懈怠科考的心火给扑灭了,他从小是大哥把他带大的,对他来说,大哥,那真的是如兄如父,只要是大哥说的,他就不能不听,所以只能点头。

    而白飞飞看着人家已经开始家庭教育了,自然立马很有眼色的表示要告辞了,一个转身去了自己的地盘,当然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李寻欢又去读书的时候,李家大哥和大嫂对着她又有了一番谈话,而这内容就是有关于刚才的故事的。

    “我怎么听都觉得,这里头的猪脚,就像是二弟的翻版一样,二弟就是这么一个性子,从来都把人往好处想,不会去想人心是多么的复杂,难不成这故事就是故意说给他听得?”

    李家大嫂一边给丈夫用热水擦手,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他们夫妻的贴心话,而那李家大哥,到了这会儿一想起那个故事里的猪脚,还会满脸的愤怒,满脸的怒其不争的样子。

    “或许吧,不管是不是故意的,有一点是肯定的,有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了今天这么一番谈话,即使将来二弟还是遇上这样的事儿,想来也不至于糊涂了。一个男人,守护家业,保护妻小,那才是本分。”

    “是是是,你最是本分,所以二弟才养成了这样天真的性子,想来只要你好好的,这二弟就绝不可能做出那样不妥当的事儿来。

    见着自家丈夫犯了脾气,很有些小孩子气一般的瞪着眼睛,李家大嫂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哄着他不住的说好话,一直到李家大哥也送了口气,稳稳地坐在榻上,喝了茶,吃了枇杷膏,顺了气,这才停了口,只是那笑容却依然挂在嘴角上,这一段时间来,或许是他们夫妻这几年最轻松的时候了,丈夫身子好了起来,家中也热闹,怎么想怎么觉得日子过得有希望。

    只是身子渐渐的好了,不代表一定能痊愈,在这个肺病就是绝症的时候,他们心里多少是有些悲观的,这不是李家大哥一个转眼,又有些叹气的意思了。

    “可惜了,我这身子,只怕是等不到二弟娶妻生子了,要是能让我看到李家下一代出生,该多好,好歹到时候,你也能有一个依靠。“

    想到因为自己的病,使得他们膝下至今无儿无女,将来自己万一一口气上不来,直接去了,就留下妻子晚景凄凉,他感觉心口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喘不过气来,看着妻子的神色越发的柔和,现如今他只求自己能多活上几年,好歹多陪伴妻子几年,也期待着未来家中有了孩子,能让妻子多些生趣。

    “胡说什么呢,如今你的身子可是好多了,只要你细心调养着,害怕看不到?我可是想着等二弟有了第二个孩子,咱们就抱过来,如此我们也算是有后了。“

    说道这个,李家大嫂也有些眼睛涩涩的,不过好在她也有自己的打算,忍不住趁着这个时候,说给丈夫听,当然这里头也有想要用这样一个希望,唤起丈夫求生意识的意思。

    “这个想法好,我也想着呢。对了你看那个白姑娘。。。。。。“

    “是个好孩子,我看着好,算了,以后再说吧。二弟如今才几岁?那白姑娘又是几岁?再说了不是说还帮着在找她的家人嘛,且等等吧,咱们这点时间总是等的起的。“

    “你说的是,我急糊涂了。“

    说道这个,两个人倒是难得的有些统一了意见,再看看,书香世家,即使再怎么不看重世俗礼法,很多事儿也不是他们想定就能定的下来的。

    白飞飞或许真的不知道,或许是她没有意识到,她才十岁,她的婚姻问题,就已经被人关注了,还是那个她一心调教的李寻欢,或许知道了也没有什么法子吧,是让她如今就是个小姑娘呢,在重男轻女的世界里,能有人家看中,也已经是不错的命运了。

    而另一边李寻欢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愣愣的坐在了床上,脑子里想的还是那个故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能感觉到在那个故事,好像有自己的影子,好像那是属于他的故事。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