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6章 生死不知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颈的,一生中最讨厌的就是天才般的人物。

    “哼,你体内元力早就消耗过大,就算修为同等,但你却差了一筹,今天就一起葬在这里吧。”林永年察觉到封尘彦体内的元气并未达到顶峰时期,他嘴巴泛起抹讽意。

    封尘彦并不回话,现在的情势对他们很不利,如果在古墓中未消耗多少元气,他们三对一还能有很大胜算,但现在元气都消耗太大,胜负难定。

    他看了看楚阳一眼,心中下了一个决定,看来今日只能用哪个代价换取他家桃花的安全了。

    “生生死死杀杀杀。”林永年又在虚空画了两道符咒注入生死两面阵门之上,他动作并未停止,随即又迅速再画两符灌入水火两道阵门,“水火起,杀。”

    *杀阵的六道阵门全部激活,老道借助身上的一件上品攻击法器内的阴煞控制着阵内的阴煞充裕,他要一举击杀三人。

    “你们守住生死两门,我来破他的*杀阵。”封尘彦走到阵中盘坐下,对楚阳和韩尘说。

    “好。”楚阳两人齐声答完就各自拿出看家本领和死生两阵门对上了。

    封尘彦口里默念着,他将身上的七枚带着浓浓阴煞的铜钱拿出,分别用元气引导布入七个方位,接着咬破手指用血为引,虚空画了七道血符启动了七煞杀阵。

    以封尘彦为中心的阵中瞬间阴煞大盛,急速的向六方扩散,有要将*杀阵撑破的趋势。

    “好手段。”林永年眼中尽是阴霾,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还有这等功力,于是也准备使出底牌,他一样咬破手指,画了一道血符注入*阵法中。

    又拿出几张黄色的符咒念了几句,双手结印,踏三下脚底,大喝一声:“请灵童。”

    林永年的请灵童和林飞涛相比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只见周围狂风大作将他整个人围了起来。不多时,风一散去,就见林永年精气神像是冲了气的皮球一样不断的膨胀。

    封尘彦闭了闭眼,在睁开时已经带着某种决心,天眼和楚阳的安危比起来也算不了什么了。

    他对着额头指了指,用匕首轻划开一条血痕,将身上所剩的元气都注入到七煞杀阵中,双手结印,双目一凌:“以我阴阳眼为介,大开七方杀神,献祭。”

    接着就见周围的磁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层猩红的血雾弥漫在阵法之中,一滴滴血从封尘彦的额头滴落,七煞杀阵瞬起一道红光,直接将*杀阵吞没。

    没有了生死阵门,楚阳和韩尘也得以从阵法恶斗中解脱出来,楚阳看到封尘彦的样子,心头一跳,这是自损的术法“献祭”。

    封尘彦竟然以他的天赐阴阳眼为媒介施展了献祭,楚阳内心说不震动是假的,使用了献祭术法之后,封尘彦将再也不能勘破天机,用元气看风水,动用术法,否则触之必死。

    而他虽然保留着天人合一的境界,却无法在享受天人合一境界带来的寿命增元,身体健康也会留下隐患。如果术法被破,封尘彦也将立即七孔流血而死,其代价也是术法中对自己比较狠的一种。

    每一次在最后关头永远都不会抛弃他的封大少,以命相搏只为了他的安全吗?楚阳紧紧地咬住唇,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大骂出声影响封尘彦斗法。曾经眸若星辰的眼中也被一层水雾遮住,看不清里面的情绪波动,只觉得深邃如海。

    *杀阵被七煞杀阵吞没后,那层血雾并未停下,直接朝着林永年淹没而起。

    林永年眼中露出惊骇之色,他脸上带着恐惧,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术法竟会这样厉害。他立即在胸前结印,拿出身上所有法器以全身元气为引想要抵挡住封尘彦术法的威力侵蚀。

    “啊!不。”当那层血雾漫延穿透林永年身子时,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大叫。

    封尘彦抹了抹已经停止流血的额头,脸色惨白,双手隐隐有些发抖,全身暂时麻木,他轻喘着气看向林永年,阵法还未全破。

    从进入这*阵开始,双方斗法就已经持续了一夜,现在已经是第二天太阳升起之时。

    而让人没想到的是,一直隐伏在不远处被林永年用一个阵法困住的贺祁抬起一只□□就朝封尘彦开枪。

    他也不想暴露行踪的,可身上受了林永年的咒术,他还不能让林永年死。见两人斗法到了关键,他犹豫再三还是站起来拿出□□对封尘彦打去,希望能挽救林永年一条生机。

    楚阳的耳朵动了动,他一转头就见贺祁连接打出几颗子弹,方向正是他家封大少,要是被打中,献祭也将因此暂破,林永年可能从杀阵中脱困,封尘彦必死无疑。

    楚阳将身上最后一丝元气调动在脚下,用禹步快速的移到封尘彦的背后,挡住子弹射来的方向,并迅速的将手中的刀币飞射而出,将前面飞来的子弹一一打落。

    人算不如天算,最后一枚刀币击落子弹后,飞向了贺祁,而贺祁又打出最后一颗子弹错过刀币直接射向楚阳。

    子弹比刀币刚好多出一颗,刀币直接插入贺祁眉心,而子弹也穿透了楚阳的胸口,两人一同倒下。

    封尘彦强扭着转过头,就见靠在他背上的楚阳慢慢地滑落到地上。他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身上的元气破体而出,加持到了七煞杀阵上,林永年像是被无数支阴煞箭矢穿射身躯,最后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献祭加持的阵法破了林永年的术法将其杀死,封尘彦身上的麻木感也消失了,他迅速的抱住地上的楚阳,目光呆滞定定地看着他,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楚阳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死了,他艰难的伸出一只手摸了摸封尘彦血迹未干的额头,抚了抚那曾经带着无限宠溺笑意的眉眼。

    “对不起。”楚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就着封尘彦的怀抱,带着无限的眷念和爱意吻了吻他家封大少的唇瓣,吐出了三个字。

    这次换我守护你,对不起辜负了你的用意,不知道还能不能陪在你身边,对不起,也许要失约了……

    当袁时带着袁家的风水师和楚斯煜等人赶到时,大战刚刚结束。

    他们只见封尘彦紧紧地搂抱着楚阳,惨白的脸上不带任何神色,目光淡淡地,没有一丝起伏,仿佛和这里的天地融为一体,一个不经意间就能随风而去。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