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76|番外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太初历4735年五月,这是一个万众瞩目的日子。

    在经历了前两年的储君订婚后,准太子妃赵佑媛就低调地不再出现于公众面前了。

    曾经看过她的作品的观众,不免都有些隐隐的怀念。也不时地会有人讨论,他们为什么还不见动静?

    而今天,就是电视直播储君殿下的大婚仪式了!

    储君婚礼,重要性不亚于大朝贡直播,毕竟大朝贡每十年可以看一次,但婚礼就少见得多,于是很多人提前下班回家,只为了赶上看直播。

    结婚之后,作为太子妃,赵佑媛就可以跟着出席一些活动。她曾经的粉丝们,为了她和太子殿下婚事做出了舆论贡献的人,终于可以在电视上再次看到她的身影了。

    “所以终于是结婚了啊!”

    由于皇室一些法度规矩,未婚前,两个人即便订了婚,也肯定不能同居,于是就形成了这样的状况:订婚后赵佑媛住在绿岛行宫,赵宣大部分时间回东宫。

    虽然皇城区内不会有记者逗留,并且皇室的新闻都由帝室部新闻厅在审核,不必担心舆论压力;但身为储君,该遵守的规章条例都是要恪守的。

    于是过了两年清修生活后,太子殿下表示,还是让我们早早结婚吧>_<。

    .

    大婚一事很顺利地通过了宗亲会的讨论,现代社会结婚时间普遍比较晚,二十七八岁结婚的比比皆是,以二人年龄来说,这还算早的。不过皇室除了治权外,同样承担着延续子嗣的义务,生育不再是个人意愿,而是国家意愿和责任的体现,因此皇室普遍早婚,也是能够理解的。

    当年崔皇后嫁入皇室,头胎长女,还是经受了压力,幸好她当时年轻,公众也就耐心继续等。等赵宣出世后,她才算卸下了身上的压力。不过,还是会有一些声音,认为皇嗣只有赵宣一人不够保险,是以等赵宣十五岁的时候,她才又怀上了赵佑铭。

    随着长柔公主倡导的宗法改革的推进,赵佑媛未来的处境会比崔皇后当年宽和一些,至少在头胎性别上面,压力会小很多。

    只不过,民众肯定还是希望她能多生,越多越好。

    婚期提前三个月,就由帝室部新闻办公厅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向公众宣布了这件事。瞬间民众的期待度就到达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太子和太子妃颜值都很高,大家自然有八卦的*!

    而确定了五月的婚期后,赵佑媛就向国子监大学部告了假。她入大学后,没有读原来的专业,而是去念了艺术文化学,做文化史和学术思想史研究。

    毕竟是跟赵宣订过婚的人了,即便没有正式册封,在所有人眼里,她也跟正宫没区别,所以出入国子监,办事都很顺利。

    作为选修课教授,郦景琛当然也从行政部门那里,听到了同事们的议论。

    他倚着墙,回想起三年前,在坤宁宫那顿鸿门宴,便不由地莞尔。

    .

    王梓清去年也结婚了,然而结婚也不能阻止她母亲的唠叨,每每见一面,聊天嘘地之后,就要开始念她不长眼:“为了出一场风头,平白地把个未来皇后给得罪了。你说你以后可如何是好?”

    曾经当众给太子妃难堪,以后不管生男生女,她都别指望和皇家联姻了!

    对于他们这些世家来说,开国那会儿,也许还对“和皇家联姻”不怎么挂心,更关心的是门第间互相般配。毕竟,嫁入皇家倒也罢了,要是尚公主才有的罪受。

    可是后来,“士庶之争”的历史进程瓦解了世家们的政治权力,及至如今,他们尽管站在这个世界的产业链顶端,操控着游戏规则,却不得不依附皇家。

    这也是王夫人为什么希望王梓清能嫁给太子的缘故。

    如今,让她嫁入东宫是没戏了,结果偏偏,嫁过去的是女儿以前得罪过的人。以后赵佑媛生了孩子,不管是男是女,她作为母亲肯定有决定儿女婚事的权力,于是王梓清这一得罪,把后代都给搭上了……

    “她也没有记恨啦。”王梓清撅起嘴,被天天数落,让她也很不安,只得为自己辩解道:“上次我们一起被劫持,她还和我一起出来的。”

    王夫人恨不得点女儿的额头:“那能一样吗?那种情况下她不帮你,那是狼心狗肺。可这和联姻的事情,一码归一码!”

    对着这个不开窍的女儿,王夫人长叹一声,也无可奈何。

    只能宽慰地想,不管赵佑媛到底介不介意当年那些事,至少王家是收到了大婚的请柬了。

    ===

    赵佑媛今天很早就起床,她头一天住在了长柔公主的府邸,今天也将从这里出家。

    其实按照宗人府给她编排的身世,民族英雄慧武王的发妻曾经改嫁陈留谢氏,那么她完全可以从谢家出嫁的,但是——

    太子殿下否了。

    对于此事,原先的国子监同窗们都抱着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心情在看的。结婚从前男友家出嫁,简直不能更酸爽了好吗!好想看谢清琸的表情!

    而处于话题中心的谢家则保持着淡定的沉默。他们当然不会主动提出来的,大概也想看看皇家是不是真的要这么秀下限,真的让媛宗姬从谢家出嫁,那样他们绝对要呵呵赵家一脸。

    赵佑媛坚决赞同了赵宣的意见,否了此提案。从谢家出嫁真是非常无比的尴尬,谢清琸虽然淡定不玻璃心,不代表心就可以随便踩啊!

    于是宗人府研究了一下,最后赵佑媛从长柔公主的官邸出嫁,毕竟,公主算她族中姐姐,也说得过去。

    .

    化好妆,穿好衣服,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不同于普通民众或者士大夫们的婚礼,太子妃的婚服是黑红二色的,头发上只以纯金饰为首饰,对比一般的婚服,庄重有余,却并不华丽。

    临近出行前,东宫内官事厅的人突然赶到了公主府。

    赵佑媛在绿岛行宫住了两年,早就和东宫的人混了个脸熟,马上就认出了她:“有什么事吗?”

    那人显然是一路飞车过来的,他拿出一个盒子:“殿下让我给您送过来。”

    长柔公主在一旁乐了,摸不透她弟弟这时候送定情信物来是打了什么主意。等赵佑媛打开匣子后,两个人都齐齐一愣。

    盒子里放了两个护膝?

    什么鬼?

    这是要家暴调|教的节奏吗?大婚之夜跪在床前?可是按理说不应该是男方跪吗?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