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2章 极速前进(三十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伊莉和谢城还不知道网上发生的这一切, 两人正全神贯注地向他们的目的地前行。

    “这里走哪边?”又一个路口, 谢城停下来, 等伊莉察看地图。

    巴西的少数大城市是建设得很现代化的, 比如圣保罗、里约这样在整个南美洲乃至全球都赫赫有名的国际大都市,但巴西的很大一部分国土都没有完全开发,很多城市的郊野都是真正的野外, 保持着自然原始的风貌,全无人工痕迹。最有名的就是巴西广阔的热带雨林了, 其生态系统保持的完好程度简直是世界之最。

    而伊莉和谢城所在的博尼图, 这个小城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自然美好——博尼图在葡语中的意思就是美丽——小城之外, 城郊的道路几乎看不出现代化的痕迹, 完全可以策马奔腾,而不用担心坚固的现代化公路伤到马蹄。不过,这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路牌稀少,难以辨别路线。

    “左边。”谨慎起见, 伊莉过一段路就会看一下地图,确认一下是否走错,否则,走错了再原路返回,反而更容易迷路。伊莉骑在马上, 单手拉住缰绳,一手甩开地图,确认了两人在正确的前进路线上, 转过头对谢城说道。

    “好。”谢城点点头,轻扯了下缰绳,又夹了下马腹,让他身下有些无所事事啃着路边野草的坎波利那黑马回过神来,重新和伊莉上路。

    作为骑马的新手,谢城骑得并不快。两人骑的马是马场特意挑选的,谢城选择的是身形灵动的黑马,伊莉骑的是体态优美的曼加拉哥梅柴德的白马,两者都是巴西的重要马种。这两匹马其他不敢说,但一定身体健康,脾气温驯,只要不出意外,像谢城这样的新手也能踢踢踏踏很顺利地抵达目的地。

    每一次的绕道任务都是一个简单而耗时,一个更具技巧性、但掌握窍门后很快就能完成。溪上漂流是第二种,自己动手扎竹筏就是困难所在,而伊莉和谢城的则是第一种,马的速度很慢,任务的困难度只在找路,一路还有地图,只要不迷路,抵达目的地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什么事都怕意外。

    当谢城的马开始颤抖时,伊莉第一个发现不对劲。

    “切斯特!”

    伊莉眼睁睁地看着本来一路轻松小跑的黑马突然浑身抽搐起来,乌溜溜的大眼睛流露出痛苦祈求的神色,曾经温驯灵动的双眼变得湿润润的,仿佛下一刻就会流下眼泪。让人更加心惊胆战的是,一层层不详的白沫从它口角边不停地溢出,那双灵活笔直的马腿也好像支撑不住一般,渐渐向下弯去。

    谢城也察觉到了马的异状,但作为第一次骑马的新手,除了抿紧嘴唇,尽可能稳定自己的身体,努力牵住缰绳,不让自己掉下去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不过,这匹比人身还高的黑马到底是马场特意挑选出来的,天性温驯,又受过特别训练,即使遇到了意外,也没有暴躁地把谢城从身上甩下来,而是尽可能平和地伏下了身体,让谢城能从它身上平安下去。

    谢城知道情况不对,咬咬牙,在马身摇摇欲坠时就果断地从马上跳了下来。万幸,马的速度本来就不快,谢城在边上的草地上踉跄了两下就站直了身体。至此,这匹通人性的马才重重地跪倒在地,发出了无助的轻声嘶鸣。

    见谢城平安落地,伊莉紧绷惊惶的心才终于放松,连忙扯住缰绳,飞身下马。

    “没事吧?”伊莉快步走到谢城身边。

    “我没事,别担心,它是个好孩子。”谢城轻抚着马儿的鬃毛,对伊莉轻轻摇了摇头,安慰地握住了她有些发凉的手掌,搓了搓,这才看向跟在他们身后的节目组越野车,摄影师和驯马师都在车上,此时车已停下,工作人员都在向这边跑来,“它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会这样?是身体不适吗?”谢城担心地问道。

    “可能是吃到了毒草,瑞格尔的身体一向很健康。”埃雷拉掰开马嘴,闻了闻黑马口腔中残余的味道,又观察了一下马眼和唾沫,凭借丰富的经验,很快做出了简单的判断。

    他也早就发现了情况不对,只是当时他坐在车上,哪怕立刻就让司机停车,自己又在车还没停稳时就跑过来,也稍微晚了点。万幸对方没事。再不喜欢“情敌”(单方面的),埃雷拉也不想见到任何伤害事故,他没那么下作,而且,那也会影响到他们马场的声誉。

    埃雷拉很珍惜他和其他驯马师一手训练出来的好马,它们就像他的孩子一样,是他看着长大的,他比谁都关心这些马儿。

    “它能治好吗?”要多久?伊莉担心地看着马儿,有些欲言又止。

    在它生病的时候,再说比赛的事情可能有些冷酷,但这场比赛对他们实在太重要,她无法不担心这对两人赛程的影响。万一……

    “这不是什么□□烦,一针就可以解决了,我们只要等马场的其他人把药剂带过来就行。” 黑马还在痛苦地呕吐,埃雷拉半跪在它的身边,顺了顺它的鬃毛,对伊莉摇了摇头,“不过,瑞格尔之后会很虚弱,不能继续陪你们比赛了。他们会把替换的马一起带过来。”

    没有人会想到会出这种事,这真的是祸从天降。节目组和马场这边已经提前探过路,但可能是驯马师们跑得太快,一路都没停留,所以马也没机会吃到毒草。而在伊莉和谢城前进时,两人却不时地停下看路,于是,就给了马误食毒草的机会。

    “……”伊莉和谢城忧虑而无奈地对视了一眼,这不是他们的错,但也不是节目组或者其他任何人的错,他们只能硬着头皮扛下这个结果。

    “要等多久?”伊莉紧握着谢城的手,沉声向埃雷拉问道。

    “二十分钟不到吧,他们很快就到。”埃雷拉估算了一下路程,对两人说道。

    二十分钟……

    他们那么认真地权衡了每一种交通方式,反复思量,最后才小心翼翼地做出决定,这样也不过领先后面的队伍十五分钟——最多十五分钟,而这么一个意外,就要把他们拼命得来的渺小优势都化为虚无,甚至成为落后的那个队伍。

    再谨慎的策略都抵不过时运不济吗?两人心中划过一丝分不清是失望还是绝望的低落心情,不由自主地转头看向身边人。彼此的身影倒映在各自的眼中,两人内心一颤:这不止是自己的比赛,也是对方的比赛!还不到放弃的时候!!!

    一瞬间的失落被崭新的坚定取代。

    这个结果,他们无法接受!

    镜头转换。

    旷野外,布里安娜和她父亲高兴地骑在马上,看着地图上近在咫尺的庄园,越发振奋。

    马场里,黑人兄弟完成了两人的简单培训,又从驯马师们口中听到了前一组的意外消息,两人眼中都闪现出兴奋的光芒——他们的机会来了!

    普拉塔河边,邓菲夫妇正学着边上的样品,勤勤恳恳地制作两人的竹筏,邓菲先生的手被竹片划了一下,渗出了一道血痕,克莱尔连忙从边上的背包里拿出手帕为丈夫止血,邓菲先生随便擦了擦就和妻子继续投入了工作中,他们的竹筏已经完成了一半。

    节目组的刻意剪辑下,观众们看到了陷入了困境的情侣,也看到了领先的父女,更看到了时刻就要赶上来的另外两个队伍。回想起情侣组一路奋起直追,落后时的坚强与互相鼓励,领先时的喜悦和激动拥抱,再看到此时对两人不利的现实,很多看着他们一路走来的观众都忍不住湿了眼眶。

    难道这对情侣要在这里被其他人反超了吗?

    难道他们辛辛苦苦垒砌的优势又要被糟糕的命运改写吗?

    这对这两个认真善良的年轻人来说太不公平了!

    “我的马可以再载一个人吗?”

    “我可以自己跑过去吗?”

    伊莉和谢城不约而同地问道,两人都没有放弃,他们仍在为自己的比赛争取!

    伊莉对自己的马术有信心,她以前也不是没载过妹子跑马,就算谢城和她带过的女孩们在体型上有点差异,但也不会影响她,她一定能带谢城抵达他们的目的地!

    谢城不擅骑马,但他有健康有力的双腿,只要节目组允许,不管多远,他都能跑过去!

    “你们不能跑过去,任务卡规定了要骑马过去。”摄影师早已把这边的情况通报了远程监控各组情况的导演组,并得到了确切的指示——一般来说他们是不干涉选手们的行动的,哪怕选手们做错了他们也不会提醒,只会在最后给选手惩罚加时。但这次的情况有些例外,毕竟是决赛前夕,这两个又是高人气选手,这次又完全是无妄之灾,所以节目组才允许做出一些提示,当然,事后还是会剪掉的。

    “……”摄影师的回答几乎消磨了两人最后一丝希望。

    “当然,没规定要怎么骑。”摄影师笑着补充道。

    “所以……”伊莉的眼睛立刻亮了,对方的暗示再明显不过!

    “木莓也可以再载一人。”埃雷拉也笑着搭话道,他也得到了工作人员的指示。

    “谢谢!谢谢你们!谢谢!”伊莉和谢城连声道谢。

    很快,观众们就在镜头里看到两人一起跑到了伊莉的马下,两人的目的一目了然:

    他们决定共骑一马!

    ——等等,这没有违反规则吗?

    ——规则只说要骑马去,没说要每人骑一匹马。

    ——好吧……

    不是没有人提出异议,但大多数观众都认可了两人的做法。

    不然,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又能怎么办呢?眼睁睁地等着其他队伍赶上来吗?

    任务里没有明确禁止的就是允许的,最多不过打个擦边球而已,再加上节目组也在网上刻意引导了风向,于是这个小小的争议很快被带了过去。

    大多数人都为两人先前表现出的坚定坚持感染了,很高兴两人能想出这个新办法,唯一的担心就是,在抵达中继站后,两人会不会被罚时……

    观众们一片和谐,伊莉和谢城就不太和谐了。

    “我坐前面?!”谢城一脸你在逗我地看着伊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他一个身高足有6英尺(约183公分)的成年男人,要坐在自己身高5英尺7英寸(约170公分)的女朋友怀里?两人相差了有5英寸!这画面想想都不能看啊!

    “咳,我以前只带过女生,她们都坐我前面。”伊莉有些心虚地解释了一句——理论上讲,男女平等,谁前谁后都无所谓,但是,就像男性公主抱女性很正常,女性公主抱男性就足以让大众惊呆眼球一样,这是个无关对错,但确实是有默认方式的行为。当然,偶尔也会有逆向的情况,不过不常见就是了。

    “……”谢城很纠结,他知道,论骑术肯定是伊莉好,两人共骑时,一定是伊莉来掌控方向,所以确实应该选择伊莉最习惯的方式,他也知道,比赛结果比什么都重要,如果比赛需要,哪怕伊莉真的公主抱他(……天哪,节目组千万别这么没节操),他也会努力配合,但真的要直面感受女朋友的男友力,还是让谢城的心情很复杂——霸道女总裁的小娇夫就是这种感觉吧,谢城被自己的想象雷得浑身一哆嗦。

    “如果你在后面也可以。”见谢城沉默又带一点点委屈地点头,伊莉的心不知怎么的就软了,在她意识到之前,妥协的话已经脱口而出了,“不过,你要自己抱住我,别掉下去。”

    “!!!”伊莉的话让谢城的双眼变得亮晶晶的,他拍胸脯地说道,“一定抱得紧紧的!”

    “……”也不用太紧啦。伊莉想吐槽一句,看着谢城一脸我爱世界世界爱我的阳光表情,就艰难地咽了回去,心塞地拍了拍男朋友的胸口,率先上马。

    两人很快就位,谢城双手抱住伊莉的腰,整个人都散发着幸福的泡泡。

    “……轻一点。”伊莉忍了又忍,觉得自己都快呼吸不畅了,终于出声提醒。

    “哦好的好的!”谢城连忙松手,想了想,松手会掉下去,又连忙想抱上去,但又怕再被伊莉嫌弃,整个人顿时显得手足无措起来。

    “嗯?”伊莉回头,就见到了谢城脸上仿佛狗狗被主人不小心踢了一脚后委屈又无措的表情,心中不由泛上一些尴尬的歉意,轻咳了一声,反手握住谢城的手,搭在自己的腰上,“都说了抱住我,别掉下去了。”又叮嘱了一句,耳朵微红。

    “好~”谢城也红了耳尖,脸上露出一个让人不忍直视的蠢笑。

    短暂而温情的片刻交谈后,伊莉一夹马腹,催促两人身下的白马前行。

    曼加拉哥马身形优美,步履矫健,即使载着两个人,也依旧轻快。

    伊莉不停地鼓励马儿跑起来,白马发出咴咴的有力喘息声,马身别致的浅灰纹路也随着它轻盈的步伐而规律地上下起伏着,就像雪原上冷风吹起的滚滚波涛。

    “快,宝贝,再快一点!”

    伊莉微伏着身体,催促着这匹潜力无限的强健白马。

    谢城也习惯了马上的节奏,克服了最初的羞窘之后,很快适应了白马越来越快的步伐。

    马蹄嘚嘚嘚地在这片广阔的绿原间飞奔,偶尔伶俐地起跳,越过路边低矮的灌木,马蹄再次着地时,马身协调地轻震了一下,让它身上的两人越发贴近。

    但是,此时的两人都不会有什么旖旎心思。伊莉全神贯注地牵引着这匹聪慧的马,偶尔看到前方有数棵高大的乔木,就提前引着马向边上飞驰;谢城也绝不敢在这时候胡思乱想,刮过耳边的风声提醒着他此刻的速度,一旦分心手滑,这坠马和跳车窗也没差别了,大概是非死即伤。更重要的是,在伊莉如此专注的时候,谢城绝不愿拖对方的后腿,这是两人努力争取来的机会,他不会容许自己破坏它!至少,要做一个不添乱的腿部挂件!

    “那是……”

    两人很快看到了前方不远处小路小跑的两匹枣红马,马上是两个熟悉的身影!

    是布里安娜和她父亲!

    “我们马上就要赶上了!”谢城微微俯身,振奋地对伊莉说道。

    “嗯。”伊莉感觉到对方与狂烈风声截然不同的温热呼吸声,默默地点了点头——为两人过近的距离感到窘迫的其实不止谢城一个人,只是谢城足够守礼,从没越雷池一步,哪怕是这样无比贴近的时候,都没有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所以伊莉才能专注于比赛上。

    前方的父女俩也感觉到了某种危机,两人不约而同地向后看了一眼,然后就瞪大了眼睛——那飞快靠近的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抓紧我!”几乎同一时刻,伊莉低声对谢城嘱咐了一句,然后在谢城模糊的点头回应中,一夹马腹,甩起缰绳,“快一点,再快一点!”

    极致的速度永远是最让人激情澎湃的。

    父女俩陷入了恐慌与无措,伊莉和谢城却全神贯注势要向前!

    观众们一眨不眨地盯着两人,有的人在心里默默加油,有的人绞紧了双手,也有人坐在沙发上为两人叫出了声!

    白马的四条长腿灵活地交错着,不停地向前飞奔!

    靠近!靠近!靠近!

    马首最先赶上了后一匹枣红马的马尾,并在眨眼之间就赶上了半个马身、一个马身!

    两匹马并没有并驾齐驱,就在一个呼吸间,白马就完成了第一次赶超!

    紧随起来的是第二次赶超,白马毫不停顿地向前,再向前,在父女俩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稳定而矫健地越过了本是第一的那匹马!

    “天!”布里安娜和她父亲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从第一变成了第二!

    两人前方,那匹灵敏的白马依旧一往直前,它身上的两人也从未回头!

    留给父女俩的,就是一个越来越远的沉静身影。

    观众们终于呼出一口长气,有些人忍不住握拳喊了声耶。

    父女俩也回过神来,彼此相视苦笑。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这太不可思议了!他们是天生的骑手吗?”布里安娜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这时候有人告诉她,那两人是专业的骑师,恐怕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相信的——那种娴熟的驭马姿态、那种让人不由惊叹的速度,绝不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