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3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番外一·报应(三)

    “你也不要太得意,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纳儿早晚会知道你的。”看着卫氏充满笑意的面孔,南安王妃忍不住道,“不说别的,就那北定王家,你以为他们是好相处的吗?他们一定对你说,他们是不满大娘子的死,其实,不定安的什么心呢!你以为他们早先为什么愿意让大娘子等纳儿?因为我给的聘礼够高!你以为他们为什么会对大娘子的事就那么算了?因为王爷给的赔偿足够!那北定王家,就是些饿狼!闻着点腥味就要上的!你以后,免不了被他们拖下水。”

    “那又如何?”卫氏冷笑道,“再如何他们也绝不会让我对郡王爷下毒,再如何我也绝对下不了这个手。虽然郡王爷对我绝对比不上老王爷对您吧,可我这个人知道好歹轻重,知道什么事是能做什么是不能做的。再怎么样,也不会落个像您这样的下场,所以您啊,还是不要在这里落井下石了,还是好好想想您自己的事儿吧!”

    南安王妃瞪着眼,卫氏继续道:“虽然咱们现在搬家了,可你这里的东西都是从老宅子里带过来的,您不觉得很熟悉吗?天天生活在这里,您不觉得就有什么东西跟着您吗?”

    “你不用吓我,我没什么好怕的。”

    “是是,人家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可您想想,您真的没做过亏心事吗?大少奶奶咱们不提了,您一定会说那是意外,您也不想的;那衣青姐姐呢?这些年她为你做牛做马,多少腌臜事都沾了手,到最后又为您死了!您就没想过她?哦对了,衣青姐姐是下人,虽然你嘴上说着把她当半个女儿看,但我估摸着,还是不会太把她放在心上。那么老王爷呢?说实在话,我就没见过一个比老王爷更好更痴心的男人了。在外,他是王爷;在内,对您一心一意。您靠着他享尽荣华富贵,受尽各种尊荣,可最后您却下手毒死了他!还不止一次对他下毒!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以为大家都是傻的?”

    虽然表现的不屑一顾,但此时卫氏心中却是充满了惊骇。竟然是真的?那个猜测竟然是真的?而南安王竟然还对她容忍了?此时她只有一种梦幻的感觉,怀疑自己现在是在做梦。

    对于南安王遗嘱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因为在那个茫然彷徨的时候,朱纳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对她说了。当时她就怀疑,因为南安王的那封信就仿佛对自己的结局有什么预感似的,再联想到南安王的身体是突然变坏的,她不由得就有一个猜测,不过虽然那么想了,她还是觉得不太可能。因为如果已经被害了一次,怎么还能容忍第二次?再痴心、再关爱起码也要有些行动吧?不说别的,总要限制一下自由,可南安王什么都没做啊!

    她刚才那么说,只是为了刺激南安王妃,而南安王妃的表情却证明她猜对了!

    “你知道什么?你懂什么?”南安王妃喘着粗气,“我这都是为了、为了……”

    “为了您的礼,您的大义!”卫氏收回心思,撇了撇嘴,心中却已经决定要把这刚发现的事告诉朱纳,“我是不懂这些,但我知道您害了人,害了对您最好的人,我要是您啊,悔的肠子都应该青了!王妃,说句实在的,若老王爷还在世,您绝对落不到现在的下场,可您却把一直护着您爱着您的人给杀了!您,亲手把他给杀了!”

    “滚!你给我滚!”南安王妃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扫到了地上,“你个下贱的娼妇,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说着南安王妃把桌子都给掀了,卫氏笑着避开,拍拍手:“唉,王妃您又病发了,我明天再来看您。月环,月环,王妃又发作了,还不赶快煎药?”

    那边月环很爽快的应了,卫氏走了出来。出来时她故意把自己给弄的狼狈些,面对朱纳时就一脸的纠结,朱纳拍了拍她的手:“是不是母妃又发作了?可有伤到你?”

    卫氏摇摇头:“我躲开了,不过……”

    “不过什么?”

    “老王妃说了件事,我、我好害怕。”她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抱胸,脸色都有些苍白,朱纳皱了下眉,“什么事?”

    “老王妃她、她说,她、她早先就对王爷下过一次手,可惜那次王爷活了过来,若是那次王爷就死了,也许、也许……”

    “别胡说!”朱纳的脸色变了,“这种话是能胡乱说的?”

    卫氏咬着下唇看着他,朱纳来回踱步:“母妃病了,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她说的话,是一定不能信的,特别是这种话,她怎么会对父王下两次毒?这、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卫氏勉强一笑:“我、我也这么想。王爷,我有些冷,回去换身衣服。”

    朱纳摆了摆手。

    卫氏下去了,朱纳却久久不能平息。虽然刚才他那么说,可有些事是不能提的。有些事他过去就有怀疑,不过从不往那个方向想,可现在一被人提起,那早先的怀疑就像种子,迅速的发芽成长。

    “父王为什么会留下那么一个遗嘱?”

    “父王的身体早先是很好的,是突然间就坏了。”

    “父王同母妃的感情早先也是很好的,然后好像,也是忽然就冷漠了。”

    “是父王发现了母妃的作为?不不不,父王身体不好后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很恩爱,然后、然后……”

    朱纳拼命的想找理由说服自己那是假的,可越想越觉得那是真的,想到最后,就觉得喉头发甜,张开嘴,就吐出一口血。此时房里也没有别人,他看着地上的血迹发了好一会儿怔,然后,露出一分带了几分惨然的笑意。

    而此时,南安王妃正在拼命的扣自己的喉咙。她也不是傻的,就算一开始没感觉,次数多了也知道她吃的药有问题,她曾试图反抗,可两个膀大腰圆的妈子按着,任她怎么挣扎都没有办法,最后还是自己难受。后来她也学聪明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