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99章 番外:我在我心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点科学地分析对待我国历史上的民族战争。这种民族战争不同于中华民族反对外来侵略的民族战争,是国内民族之间的战争,有正义与非正义的区别,不宜有侵略与反侵略的提法。所以,我们只把那些代表整个中华民族利益,反对外来侵略的杰出人物如戚继光、郑成功等称为民族英雄。对岳飞、文天祥这样的,我们肯定他们在反对民族掠夺和民族压迫中的作用与地位,但并不能称之为‘民族英雄’。”

    除了后排的几位学生,班上大部分人并不知道现在后面有人听课。历史课好歹是班主任上啊,他们不敢东张西望的。

    老班的答案明显不能满足学生们的心理需求。调皮的男孩子继续喊:“老师,我们不同意。班长,我们支持你的观点。”

    班主任啼笑皆非,转念一想,这不正体现了他们学校素质教育的成果了吗?紧张活泼,兼容包并,让学生们的思维解放开来。

    于是可怜的许多又被点名了。

    许多一脸耿直地看着班主任,她也没注意到后面来人听课了啊。

    “老师,你确信你想听我的真实想法?”

    班主任总觉得有些不妙,可是赶鸭子上架,他只能硬着头皮示意许多继续下去。心中暗暗祈祷这孩子能够福至心灵,千万别说什么不靠谱的话出来。

    师生之间的特殊沟通技巧显然没能修炼成功。

    许多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现在能够理解当年日军侵华为什么非得套上‘大东亚共荣圈’的帽子了。然后,关于戚继光抗倭。嗯,我肯定戚家军的功绩,就想补充一点。倭寇的组成有待商榷,史料记载中,有‘十倭九寇’的说法,大部分还是中国人。另外,呃,既然岳飞文天祥都不是民族英雄了。大家写作文举例子时注意一点啊,还是谈谈郑成功比较靠谱。”

    这学期地方电视台正在放陈小春版本的《鹿鼎记》,在学生群体中很受欢迎。大家立刻七嘴八舌:“郑家那是割据,有碍国家统一。”

    班主任心道,学生太难带了。我就不该让许多这个嘴上不把门的说下去。

    历史课结束以后,教导主任才一脸严肃地跟着教育局领导出了教室后门。

    无意间伸懒腰活动脖子的许多后扭姿势定格一秒钟,妈蛋,她肯定错过了什么。

    以后就是老班喊她回答问题她也沉默是金!

    许多放学以后先到东疝的蚯蚓池子边上用钉耙收蚯蚓,洗干净了跟切碎的萝卜缨子混在一起喂鸡鸭。许妈照旧不在家。许多跟许宁两姐弟,一方面其实对外公外婆感情都有,还挺深;另一方面因为姓许的一家人联合起来瞒着她妈买房子,都有点儿愧疚,所以对于许妈的行为,全都保持默认的态度。

    喂罢鸡鸭后,姐弟俩照旧拎着水桶抬着塑料水管去菜地浇菜。现在许宁还无师自通地用几根树枝跟废木头做了个三脚架,将塑料水管固定好,不用再占只手扶,直接站在水边用一种把子长长的名为尿勺的工具舀水往大漏斗里头倒就好。许宁在菜地那头用水桶跟喷壶交替接水,直接喷洒在菜地上。

    许多跟许宁都没办法接受用大粪浇菜,实在受不了那味道。

    许多想到单位同事养花时直接拿蚯蚓粪当培养土种植,干脆将蚯蚓池子里头的蚯蚓粪跟剩下的稻壳、稻草、麦秆的发酵物统统起出来运到菜地上当有机肥。

    她害怕蔬菜会烧死,还特意现将空菜地上的土先铲起来一部分,铺上这层混合肥料以后再把土给覆盖上去,忙了一下午才整理好两块菜地。许妈种完菜以后,许多跟许宁就没再给菜施过肥了,纯粹浇水。

    至于其他没用蚯蚓粪当底肥的菜,许多也光棍,直接将蚯蚓粪混在水里,拿尿勺舀了水浇。反正蚯蚓粪看上去就跟泥土颗粒一样,又没异味,她跟许宁碰了也不觉得恶心。

    要不是许多的人生规划里头尚无在农村发展这一项,况且她跟许婧、许宁对种田养殖什么的的确没多少兴趣,搞蚯蚓养殖、鸡鸭养殖、蔬菜种植一条龙产业什么的,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拿蚯蚓当主要饲料的鸡鸭无论生长速度还是产蛋的数量都有所上升,关键是他们没当成规模产业,养蚯蚓养的并不费事。

    姐弟俩浇完菜,拎着新摘的蔬菜回家做晚饭。路上碰到村里的大人,总会收到“还是这两个孩子懂事”。

    许多跟许宁都只是笑,不说话。说什么呢?懂事的孩子都是因为大人的失职,大人如果能够做好一切,孩子为什么会被迫提前懂事。

    许多做了洋葱炒蛋、清炒莴笋,还烧了个酸菜粉丝汤。许宁坐在灶膛后面烧火。比起看电视什么的,他现在更加愿意跟自己的姐姐待在一起。许多也不反对,许宁不过小她两岁,没理由她在厨房里头灶上灶下忙得恨不得三头六臂,许宁却百无聊赖的当电视儿童啊。

    等晚饭上桌时,许妈终于骑着自行车回来了。她给两个孩子带了一饭缸的卤鸡爪。

    “吃吧,这是爷爷奶奶特意买了让我带给你俩吃的。”

    许宁看了一眼,专心吃洋葱炒蛋。许多给许妈的饭碗里挟了一支鸡爪,又给许宁挟了一支。许宁端起饭碗想要避开,他不稀罕这鸡爪。许多没作声,也没收回筷子。许宁迟疑了一下,还是将碗又放到了他姐挟着的鸡爪下面,鲜辣浓香的鸡爪落在了雪白的大米饭上面,稳稳地占据了半壁江山。

    许多听到了母亲没有掩饰的长长吁了口气的声音。

    算了吧,我们都要彼此妥协。

    许多看了心里直乐。她真实年龄摆在这儿。曹玮的举动给她的感觉更加像上她的课没好好听课然后又不想考试挂掉的学生,费尽心思想要讨好老师。她不反感,只觉得这男孩挺可爱。

    她本来打算礼尚往来,回赠点儿什么。可看现在的架势,她就是送曹玮个铅球,也会被误解为定情信物吧。

    可她实在又不好意思占一个少年郎的便宜,于是吧,她纠结来纠结去,买了一兜苹果给曹玮。为了减少暧昧感,降低特殊性,她郑重地发誓,她当时真考虑批一箱苹果,然后班上每个人送一个的。

    但是,市场上品相好一点的苹果都好贵,平均划下来,一个苹果得四五块钱。他们班四十六位学生,加一起她得掏两百块。许多果断放弃了,她穷,她抠,她才不会土豪呢!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