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九章 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康熙四十八年

    九月初四,圆明园

    一大清早,天还没亮透,九经三事殿内就热闹了起来。

    准噶尔侵袭哈密,策妄阿拉布坦用心难测,边关形势未明,在京的朝臣们也拿不出个准主意。有主战的,自然也有主和的,双方各有道理,一时僵持不下。

    四阿哥站在宗亲头里,内心的主意也在被朝臣的各式言论左右,他下意识地抬头去看高坐在龙椅上的人,却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

    康熙爷似乎有些疲倦,身体微微佝偻着,两手揣在袖里,随意地置于身前。四阿哥看不清康熙爷的神情,心里却涌起一阵阵失落,春来冬去,转眼间,大清与噶尔丹的最后一战,已经是十三年前了。

    “皇上,哈密地处北疆,如今又眼看着入秋,此时贸然开战,只怕于我军不利啊。”

    “刘大人错了,哈密处于新疆与甘肃交界处,当初圣上御驾亲征,多次击败准噶尔,咱们才能拿到哈密的控制权,如今我大清兵强马壮,区区严寒又怕得了什么?若不将策妄阿拉布坦一举击溃,难保他日不会再出一个噶尔丹!”

    “我大清兵强马壮是没错,可哈密草木并不繁盛,驻军也不甚充足,若要与准噶尔开战,急需大举调兵。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食需要时日筹措不说,就是马草也得从其他地方调运,待我军整备完毕,只怕准噶尔已占领哈密,正预备瓮中捉鳖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打仗哪有事事完备的?依照这位大人所言,我大清将士怕这个怕那个,难不成只等人家一路打上门来,直接亮白旗完事儿吗?”

    “几位大人不要冲动,”兵部尚书萧永藻站出队列,冲康熙爷拱了拱手道,“启禀圣上,依微臣愚见,是战是和还要等边关具体消息传来。如今,肃州总兵官路振声已带兵往哈密支援,臣想有噶尔丹大败在前,策妄阿拉布坦也不敢贸然行动。”

    康熙爷没有说话,吏部尚书富宁安紧接着站了出来,“臣不同意萧大人的看法,兵贵神速,无论策妄阿拉布坦打得什么主意,他的野心都昭然若揭。噶尔丹兵败后,策妄阿拉布坦大力发展准噶尔各部,每年都要消耗大量战马兵器,尤其近几年更是屡屡屯兵。此次无论是策妄阿拉布坦有意试探,还是企图掀起战事,我大清都必须强硬回击,否则定会给贼寇可趁之机。”

    “富大人的担心有道理,可是战事一起,百姓必然要受到牵连,”萧永藻略略抬头,口气深沉,“若想安抚民心,势必要出师有名,策妄阿拉布坦不是只会纸上谈兵的黄口小儿,他突然发难,只怕事出有因。若咱们贸然行动,只怕到时反中了他挑拨人心的计谋。”

    “萧大人所言有理啊,”不同意开战的几位大人立刻出言附和,“今年甘肃雨水也少,这正赶上秋收的时候,大举迁兵扰民不说,军粮也不好争购。”

    “是啊,是啊,而且不止哈密,策妄阿拉布坦一动,甘肃、青海都得严密防守,各地只怕左支右绌,这调兵也不好调啊。依臣愚见,还是先和策妄阿拉布坦谈判,尽量将其牵制在哈密一带,待得明年开春,再行筹谋。”

    朝臣都惯会见风使舵,加上大清已经有十余年没有大型战事,九经三事殿的臣子们也没了当年的豪气,如今眼看主和一派似要压过主战一派,本来还没决策的竟也纷纷开始附议。

    四阿哥皱紧了眉头,一手在袖中越攥越紧,按理说,涉及军务,他们身为皇子的还是不要太过干涉为好。只是眼下这种一面倒的态势,着实让他失望。皇阿玛为何一直不表态,难道真的要割肉放血,再把准噶尔喂肥,喂壮吗?

    “皇阿玛,”四阿哥提步站出,说话的嗓音在喉咙里轻轻颤抖,“边关形势紧急,准噶尔已经踏足我大清领土,到底是战是和,还请皇阿玛决策!”

    “还请圣上决策!”在场朝臣纷纷跟随四阿哥,俯下身去。

    高高在上的龙椅中,一直沉默的人影,终于动了动,衣料交错的声音伴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轻叹,说话的人好像很是淡漠,但他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掷地有声!

    “兵源不足,就一百一千的凑,肃州不够,还有西安,西安不够,还有青海。粮草不足,就一粒米一粒米的征,让甘肃各州府大开库门,让川陕备足车马,有天府之地,江南米乡,难不成还能饿死我大清将士?侵袭我大清边关,掳掠我大清百姓,朕派天兵征讨,无需巧立名目!当年噶尔丹是怎么兵败乌兰布通的,今年策妄阿拉布坦就该怎么血洒哈密!”

    “万岁爷英明,臣愿请战!”

    富宁安第一个站出来,被康熙爷的话震出一腔热血的朝臣,纷纷跪倒,九经三事殿内的形势,顷刻间天翻地覆。

    “万岁爷英明,臣等自愧不如!”

    四阿哥与众人一起跪在台阶下,胸中有一股激烈的情绪正在左突右冲。就在刚刚,他还把那高高在上的人,看做英雄迟暮,可是转眼间,那个他仰视了一生的人,又站在了一个他无法企及的高度。

    决策既下,康熙爷当朝令诸议政大臣会同理藩院大臣,速议章程,尽快呈奏。

    九经三事殿偏殿开始了不眠不休的忙碌,四阿哥虽然很想参与,但他心里明白,自己适才已经很沉不住气了,这时候皇阿玛不说话,他们还是退避三舍为好。

    苏伟等在九经三事殿外,见四阿哥好不容易走了出来,连忙迎了上去,“怎么样?我听刚才出来的大臣们说,真要开战了?”

    “嗯,”四阿哥还有些激动,脸孔都微微泛红,“我本来以为,十多年过去了,皇阿玛会——”

    苏伟眨眨眼,四阿哥却没有继续把话说完,只偏了偏头,压下嗓音道,“无论这几年,皇阿玛如何对待我们这些儿女,都不妨碍,他是一位让万民敬仰的帝王。”

    苏伟平白冒起一身鸡皮疙瘩,对眼前这人的盲目崇拜是既无奈,又心疼。

    另一头,心虚的胤禟、胤誐从九经三事殿出来,就恨不得缩在墙边的阴影里走。

    虽然这两天,京里的谣言并没有越传越盛的趋势,但总归没能彻底弹压下去。今早在九经三事殿外头,他们就听到了几个人的小声议论。

    本来,胤誐还想出面去教训教训那几个碎嘴子,结果还没开口,就见八阿哥远远而来,两人一时心慌,急忙躲进了殿里。

    “九哥,十哥,”突然响在背后的人声,着实吓了胤禟、胤誐一跳。

    “胤禵啊,小点儿声,”胤禟一把把十四阿哥拽到身边,还前前后后地看了两圈,“你瞧见八哥没有?他是不是在后面?”

    “没瞧见啊,我刚和小十八他们说话来着,”胤禵一脸好奇,“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是在躲八哥吗?”

    “没有,”胤誐下意识地否定,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就是,京里最近有些流言,你听说了没有?”

    “你说的是哪起啊?”胤禵弯了弯唇角,“是四哥的,还是八哥的?”

    “胤禟、胤誐——”心虚的两人还没来得及跟十四阿哥解释,背后就传来最不想听的那个声音。

    八阿哥还是一派闲适的神情,走到几人跟前,冲十四阿哥笑笑道,“刚还想找你呢,一会儿一起到八哥那儿坐一坐?”

    “不了,我今日府里还有事,他日再去叨扰八哥,”十四阿哥冲八阿哥拱了拱手,略带戏谑的眼神扫过胤禟、胤誐两人,自己转身走了。

    “八,八哥,”胤誐磕磕巴巴地叫了一声,拿余光冲胤禟使劲使眼色,胤禟却只是笑,笑的脸都快抽筋了。

    “这几日怎么都没见你们两个?”八阿哥却是神情坦然,似乎完全没注意到眼前两人的紧张,“我让人备了酒菜,今儿就到我那园子去喝一杯吧。”

    胤禟、胤誐自是不敢拒绝,尴尬地笑着跟在八阿哥身后,往承恩园去了。

    雍亲王府

    程斌迈进西配院时,远远地就看见了一只花花绿绿的蝴蝶风筝,高高地飞在武小主院子的上头。

    随着一步步走近,院子里悦耳的笑语清晰地传进他的耳朵。

    “小主,再放高一点儿,再放高一点儿。”

    “不能再放了,这风筝竹骨太软,线长了会掉下来的。”

    “嘻嘻,是小主把风筝做的太丑了,不好意思放得太高吧。”

    “谁说我的风筝丑了,我就喜欢花花绿绿的。听说王爷还是个孩子时,苏公公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