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二章 落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康熙四十八年

    十月二十,圆明园

    晨光熹微,梧桐院内一片静谧。张保掐着四阿哥醒来的时辰,打了热水,脚步轻巧地进了正堂外间。

    卧房内,四阿哥睁开眼睛,苏伟睡得还沉,脑袋枕了他大半个胸膛,两条腿都翘在床尾。

    四阿哥废了好半天劲,把沉睡中的苏爷爷挪回枕头上,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掖好被子,又在嘴边亲了亲,这才依依不舍的下床。

    院子里,张起麟也起的颇早,正吩咐人给王爷叫膳,就见年氏带着几个侍女远远而来。

    “奴才给侧福晋请安,”张起麟迎到院外,俯身行礼,“侧福晋这一大早过来,是想——”

    年氏侧身,手搭到侍女提着的食盒上,“我让小厨房熬了一晚上的乳鸽汤,想着王爷应该也没用早膳,就特意带了过来。不知王爷起了没有……”

    说着话,年氏就想越过张起麟往院内走,不想张起麟后退两步,又正正拦在年氏身前。

    年氏脸色微变,张起麟却依然垂首带笑,语气谄媚地道,“侧福晋真是处处惦记着王爷,怪不得王爷一向最看重您。现下还不知王爷是否起身,让奴才先去禀报一声,还请小主略等片刻。”

    搀扶年氏的凌兮,左右看了看,略带不满地道,“公公难不成让我们小主在院门外等着?这一大早上,霜寒露重的,我们小主的身子才刚好——”

    “凌兮!”年氏打断了侍女的话,意味不明的眼神在张起麟脸上轻轻飘过,“张公公也是照规矩办事,就劳公公跑一趟了。”

    张起麟只是笑,听了年氏的话,连连应诺,转身进了院门。

    不是他非要把年氏拦在院外,是他实在不敢放人进门。

    梧桐院的屋子建的空阔,卧房和外间只有一排竹栏相隔。夏日里是清风习习、凉爽舒适,可也着实不挡光。

    他在东小院伺候了那么久,每次见到那过完一夜的旖旎风景,都禁不住的脸红心跳。这万一要让旁人瞥到了,那还了得!

    这厢四阿哥已经换完了衣服,张起麟垂首走进屋门,“主子,年小主带了乳鸽汤过来,奴才没敢让进门,您看这早膳——”

    “摆在清晏阁吧,”四阿哥低头理了理朝珠,“你先带她们过去,别让冻着了。”

    “是,”张起麟俯身应诺,行礼而退。

    张保替四阿哥系好了腰带,压低嗓音道,“昨儿苏公公还说今天要陪您去畅春园的,您看,要不要奴才去叫一声?”

    “不用了,你和张起麟跟着就是,让他睡着吧,”四阿哥往卧房内看了一眼,带着张保出了屋门。

    清晏阁内的早膳用的也颇为和谐,年氏从头到尾都没提过侯在梧桐院外的事。

    用完早膳,四阿哥特意让人暖了手炉给年氏捧着,两人带着奴才一起往湖边走去。

    刚走到柳荫下,船上就出来一个人,正是早上赖床的苏大公公。

    四阿哥略微皱了皱眉,往那人冻红的耳朵上看了看,心里不大舒服。

    苏伟给两人行了礼,年氏微微垂头,跟随四阿哥上了船。

    后湖上的船并不大,多是江南乌篷船的样式,见着苏培盛已经等在了船上,张保、张起麟便没有上船,只有凌兮跟在了年氏后头。

    秋日的湖面还是带着微微凉意的,乌篷两边都放了帘子。凌兮陪着年氏坐在篷下,时不时看着与苏培盛一起站在船头的四阿哥,轻轻握握年氏的手。

    船头,被四阿哥的视线扫射地莫名其妙的苏大公公,默默往旁边侧了侧身,他刚刚吃了三个热乎乎的烤土豆,现在胃里有些涨,想打嗝……

    乌篷船一路行至湖中央,本来不远的距离,合该一切顺利。但任谁也没想到,原本十分安静的船篷里,竟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苏伟离得近,一把掀开帘子,年氏与凌兮都缩在角落里,迎面的船帮上竟然缓缓游下一条蛇来。

    “小主快出来!”另一头摇船的船夫,也掀开帘子,让年氏跟凌兮退至船尾,又回头拿了竹竿来,准备把蛇挑出去。

    苏伟乍看见那么长一条爬行动物,也是浑身起鸡皮疙瘩,见船夫来挑蛇,连忙帮着把两侧的竹帘都拉起来。

    竹竿往蛇中间一串,还未抬起来,那蛇已经嘶着舌头,在杆上缠了好几缠。挑蛇的船夫经验也是不够,竹竿一头猛地一沉,竟控制不好手下的方向,眼看着就往苏公公的脸上甩过去了。

    危急时刻,四阿哥一把拉过苏伟,两人连退几步,几乎跌在船帮上。

    船随之猛地一摇,船夫手上更失了准头,蛇没甩出去不说,竹竿也脱了手。

    眼看着那蛇又顺着篷顶往船尾爬了过来,年氏与凌兮顿时尖声大叫。

    船夫一边要打蛇,一边又要控制在湖里打起了旋儿的船,一时手忙脚乱。

    苏伟当即爬起来,钻过船篷,跑向船尾。四阿哥捡起水里飘着的竹竿,又去挑船篷上的蛇。

    小小的乌篷船在湖面上左右摇摆,年氏与凌兮都穿的花盆底儿,大惊失色下更是站也站不住。

    这个年头,有身份的女人掉进水里,伤了身子事小,失了仪态就是大事了。

    而摇船的奴才是万万不敢随意拉扯小主的,好在苏伟的动作快,在两个女人眼看要跌下船时,慌忙拉住了她们。

    全没了重心的两个人一股气儿都坠在了苏伟的胳膊上,那头四阿哥在船夫的帮助下总算挑起了狡猾的长虫,向远远的湖面猛地一甩。

    船上又是一震,苏伟一口银牙咬在了腮帮子上,手下一股猛劲儿将年氏与凌兮都甩上了船,自己却重心一歪,翻身跌进了湖里。

    “哎哟,苏公公!”

    船夫是一惊未过,又来一惊。

    年氏与凌兮跌在船底,连头还没来得及抬,就听船尾又是“噗通”一声。

    “王爷!”

    这边另说跌进湖里的苏大公公,因胳膊用劲儿用得狠了,一时游不起来,正打算换个舒服的姿势漂一会儿,就听那头船夫跟年氏大喊大叫了起来。

    这一喊叫不要紧,正在湖边巡逻的侍卫和刚刚发现船上不太对劲的张保、张起麟他们都一连串地往湖里跳。

    苏伟侧头一看,他家四爷正奋力朝他游过来,因朝服太重,姿势也不是很标准,一时还游不太快。

    这还了得?苏伟顿时目瞪口呆。

    一个堂堂王爷为了救一个太监,冒着生命危险往湖里跳。

    这要让人发现了,他还能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