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66章 报复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若生在屋子里听得是哭笑不得,半响才摇摇头望向苏彧道:“东夷那边有消息了?”

    苏彧掏出一封信来:“今晨才送达的。”

    一来一去,开了春,这封信才送到他们手里。

    他已经拆开看过,是以若生接过后便径直展开来瞧。

    信上内容十分详尽,她想知道的东西,几乎都有。当日她和夏柔一道在酒楼无意发现的人,果真不是大胤人。

    苏彧派出去的人,带着夏柔亲笔画下的小像,一路追踪到了东夷。

    他们并未掉以轻心。苏彧派出去的人手,堪称他手下最得用。然而就是这样,追踪调查的过程中,还是几次三番的被人察觉了。

    这封信上所载的内容,得来并不容易。

    若生攥着信纸,低声道:“东夷王兄弟俩竟在同一年分别跟大胤女子有了孩子?”

    是兄弟二人喜好相似导致的巧合?

    可那个人,见过画像的都表示极肖姑姑。

    一个巧合,兴许是真。

    但接二连三的巧合,必然另有玄机。

    依照信上所说,她那日瞧见的人乃是东夷王的儿子,七皇子拓跋燕。

    拓跋燕的生母,亦是大胤姑娘,据闻生产时出了意外,早早便已离世。几乎没人见过她,都说拓跋燕是私生子。

    因为母亲没有名分,因为母亲是大胤人。

    他的身份,比起其他兄弟来要显得更为低微。

    大抵也是因为无人可依,他才会长成东夷草原上的一匹狼。

    行事凶狠毒辣,令人望而生畏。

    若生回忆着信中所言,有些遗憾地道:“到底都是猜测,并没有确认的法子和线索。”

    苏彧接过话,缓缓道:“的确没有线索,但确认的法子,还是有的。”

    若生猛地一惊:“什么法子?”

    苏彧叹了一口气:“拓跋燕已经回到了京城。”

    嘉隆帝命不久矣,两国边境地带,已有东夷人蠢蠢欲动。

    他上一次入京时便已经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但他还敢再次回来,可见是有重大目的。

    一只猎隼,是绝不会无缘无故停下的。

    苏彧道:“有一个最冒险,但也最快捷的法子。”

    “直接联络他。”他还未明说,若生便已心领神会,“他既然随身带着那半块玉坠,便证明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内情,不是全然不晓。”

    若生摘下自己脖子上挂着的玉坠,微微蹙眉道:“可这一切,都得在我当时没有看差的情况下才能成立。”

    她将玉坠递交给了苏彧:“不过,这个险似乎值得冒。”

    苏彧笑了笑,摩挲着犹带她体温的玉坠,道:“即便不为他的身世,也值得冒险一次。”

    嘉隆帝快死了。

    东夷王又何尝不是已经年老力衰?

    东夷的皇位更迭,恐怕也已近在眼前。

    他收紧了手:“试一试吧,成与不成,都好过眼下这般。”

    ……

    苏彧雷厉风行,几天之后,这半块玉坠便回到了若生手里。

    与此同时,还多了一张花笺。

    花笺上印着一个圆,朱砂似血的红,线条清晰。

    那是一块完完整整的玉坠模样。

    若生带着它和自己的半块玉坠去千重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