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5|番外三:论反派的正确演绎方式·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83_83105当安于渊这天醒来的时候,他感觉到了自己好像有什么不对……

    究竟是哪里呢?他起身环顾四周,觉得这周围陌生又熟悉,大体的布局他是非常适应的,但是一些小细节好像莫名的让他感觉有点不舒服……可是开什么玩笑,他一个现代人,怎么会对这样古色古香的房间有印象呢?

    而低头再看自己的时候,安于渊的脑海里自然而然的就浮起了一个巨大的疑惑:他原本不是渡劫期的修为吗,现在怎么突然回到了出窍初期?这个念头一生起以后,他自己就先是一怔。

    渡劫期和出窍期是什么?修为又是什么?这几个在他看来满是玄幻色彩的词汇为什么此刻在他的脑海中是如此的自然而没有违和感?就好像这本就是他世界中的一部分一样。

    可是怎么会一样呢?这明明和他二十多年来的一切认知都是相悖的。

    面对这种匪夷所思的状况,一向冷静的安于渊也耐不住有些焦躁。他努力在脑海中搜寻自己究竟是为什么会突然间不得不面对这种情况,却越想越头痛,忍不住捂住额头连连深呼吸来缓解这种疼痛。

    在疼痛最剧烈的瞬间,安于渊脑海里有什么石破天惊般一闪而过:他不是已经死去了吗?死于飞机失事。明明灾难来临之前的画面还那么历历在目。

    然后他整个人都僵住了。一旦回想起这个,就像是打开了一个突破口一样,一时间他其他的记忆纷纷扰扰的全部涌了回来。

    他确实死了。

    但他想起了自己在那个黑暗空间里和那个神秘力量的对话,想起了他在这个世界的苏醒,还有他要做的事情——演绎一个反派的形象。

    虽然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这部分的记忆此刻回想起来有些模糊,甚至还有些说不出来的奇怪,不过结合着自己之前连记忆都莫名其妙的忘掉了的情形,安于渊觉得这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毕竟他连自己的修为已经升到了渡劫期这样不切实际的幻想都冒了出来呢。

    尤其是想到之前他已经完成了和主角抢妹子的这一步,并且在广黎比试上大出风头,成功的和乔无念结怨,安于渊就欣慰的觉得自己任务的完成度大看起来还是不错的,回家有望。

    ——只要他在接下来的然城秘境里再接再厉,尝试着去夺取乔无念的功法……说起来,今天他本就是准备要动身前去等待秘境开启的。

    安于渊整理好自己的衣着,拿起素娄剑,正想寻找丹炉和已经炼制完成的丹药的时候不由一怔,哪有什么丹炉,他又不曾炼过丹——这想必又是出现了什么幻觉了。

    他心中一沉,决定待会儿在路途中要好好探查一下自己的身体,看看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安于渊这样满怀心事的出去以后,正好看到自家的徒儿武章然正在练习剑法,想到自己或许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不由得干脆迈步过去观察了一会儿他习剑的场面,想要趁着临走前再指导他几句。

    他静静站了好一会儿,并不出声打扰,而是先记下了徒弟挥剑中的几个不足,待到武章然完整的练完一遍,将手中的剑收起,满脸期待的看着他的时候,这才逐一为自家徒弟道来。

    谁知道,他一张口,一句“夏初”却差点脱口而出。

    安于渊紧紧抿住嘴,沉默了好一会儿以后才又面色如常的说了下去,并且在指导完武章然的剑法以后,又交代了让他在自己不在的时候要好好处理教中事宜等等。

    等到安于渊神态自若的走出了武章然毕恭毕敬的视线以后,他才默默地在心中询问自己:夏初是谁?这名字这样熟悉,然而安于渊遍寻自己的记忆,竟然没有能够对的上号的存在。

    安于渊心中更添烦闷,干脆暂时将这一切都抛至一边,前去库房取来了飞舟以后,只身踏上了路途。路途枯燥,自然有的是时间让他慢慢翻找自己的记忆,查找自己身上的问题。

    ……

    然而让安于渊遗憾又无奈的是,直到抵达目的地,他也并没有能够找出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来。

    他身上的真气运转正常,修为也没有半点异样,哪怕是神魂呢,一番探查后他虽然吓了一跳——他这神魂的强度何时竟然如此惊人了,简直不是他这个修为能够拥有的,简直前所未见。可是尽管这点诡异非常,这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安于渊最后也只能放弃了自己心中的种种思量,转而收起心神,恭敬的向季非理行了一礼客套了一番。安于渊内心里总觉得这样的场面似乎是有些熟悉似的,但是立刻他就又把自己这种“幻觉”打散掉了,他与季非理这位前辈也不过是在广黎比试的时候远远地有过几面之缘罢了,何以觉得自己以前便和他近距离交谈过呢?

    他自嘲着自己最近的种种不正常,迈步向着修士们的聚集地走去。却不想还没走几步,就有一位修士简直是以猛虎扑食之势向着他扑来,安于渊心神一动之下,素娄剑已经出鞘,放于手中,剑尖紧紧的抵住了那人的脖子,只要再用一分力气,这利刃就能割破他的血肉。

    而再定睛一看,安于渊心中不由感叹,这可不是冤家路窄么,这人不是他的死对头乔无念又是谁?只是这乔无念也着实太莽撞了些,这还没有入境呢,就已经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攻击他了吗?好歹也在众人面前留下点面子才是。

    ——尤其是,不能违背原著剧情。

    想到此,安于渊冷冷的抽回了剑,张口道:“乔修士若是对安某有什么指教,安某绝不会退却……却不是现在。”其中暗示之意简直不要太明显:等到入境以后,无论如何我都会奉陪到底的。

    却不想他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呢,见到他将剑抽走了,这个乔无念居然又不知死活的扑了上来,尤其他竟然还满脸热切,看着自己的眼神简直满是、满是——突然想到了“委屈”这个词的安于渊浑身都不自在起来,觉得自己今天真是见了鬼了,这个蠢主角到底是抽了什么风,居然对着他做出这种小儿女态来。

    安于渊正迟疑着是否要再抽出剑来,这次实打实的给乔无念一个教训,好在这时,主角的几个好伙伴也纷纷扑了过来,安于渊默默的收回了自己已经扶在剑鞘上的手,满意的看到夏轻归这个全文中主角当之无愧的第一好机油立刻拉住了乔无念的袖子,阻止了他继续扑过来的势头,此刻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

    而林玉墨这个正版女主角此刻正站在乔无念的身边左右为难,这也是预料之中的——通过上次广黎的比试,林玉墨自然会对自己会有所好感,然而她和乔无念相处的这五年也不是假的,现在两个冤家对头相遇之下,是以她完全不知道该站在谁那边实在最正常不过了。

    不过稍稍让他有些惊讶的是,见到这边的混乱之后,原本安安静静呆在一边的白泽期这个时候居然也起身凑过来,目中无人的看着安于渊一挑眉:“凌虚真人真是好大的阵仗,一来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安于渊心中无奈,主角果然就是主角,这吸引伙伴的能力简直是一等一的,这还没入秘境呢,他就已经王霸之气一散,提早把白泽期弄到己方阵营来了。

    当个反派果然苦命,什么都没做,就能自动被理解为他在欺负主角了。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够做个证,证明一下这是乔无念自己撞过来的。

    安于渊在心里默默的感叹了一下以后,也不以为意,就像是没有看见自己面前这一大团子人一样,维持着自己记忆里“高冷”的状态就那样视而不见地直接走过去了。

    ——安于渊却不知道,他自以为自己的仪态一如往前的“高贵冷艳”,在别人的眼中,气质却是极温润的。

    别说本就对他有好感的林玉墨了,就连对他敌意满满的夏轻归和白泽期看着安于渊的背影都感觉非常微妙……这人今日再见,怎么感觉有哪里不同了?

    乔无念也是一愣,然后像是终于确认了什么似的一脸惊喜,然后努力挣扎着想要甩开夏轻归的束缚再追上安于渊的身影,却被夏轻归更大力的拉住。而且因为知道乔无念对于林玉墨的小心思,他不由得低声开口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他有一点说的对,现在做什么都不是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季非理的位置,才又开口说道:“以后有的是时机,现在你也不想一开始就给季非理前辈留下坏印象对吗?”

    林玉墨这时见乔无念似乎仍然不罢休的样子,也回过神来,赶紧帮着夏轻归制止乔无念:“你快别闹了,明明是你先挑衅的,人家凌虚真人都不计较,你也别再生事了。”

    被两个人牢牢按住,又不敢动用神魂之力真的伤了他们的乔无念简直无语凝噎,你们两个猪队友快放开我啊!我只是想要暗搓搓搞清楚我家狮虎虎为什么不理我啊。

    嘤嘤嘤,师父你酷爱看我!宁夏初的眼神死死粘着安于渊背影,简直能灼烧出火苗来。

    你们说的都是什么鬼!我对师父能有什么不满……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为什么大家明明都还是原来的模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全都变了呢?

    不过是来到这个世界半天,宁夏初却觉得自己像是煎熬了一辈子那么久。

    穿越不可怕,穿越这种事情,一回生两回熟嘛——只要他能带上自家师父。

    但令人惊慌的是,他一觉醒来,虽然身子还是自己的,但是时间却突然倒退了一百多年,修为没了也就算了,就连师父竟然也丢了,身边的小伙伴们倒是还在,但是一切却全都乱了。

    回想起自己记忆里多出来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宁夏初至今觉得还是糟心极了,这都是些什么和什么啊。

    他喜欢林玉墨?开什么国际玩笑,这是要被夏轻归追杀到天涯海角的节奏?

    他讨厌自家狮虎虎?这更是瞎扯了,这世上他讨厌谁都不可能会讨厌自己的师父啊?

    ——啊,对了,这个世界狮虎虎还不是他的师父,他是一个可怜的无依无靠的小散修。

    不过这些荒唐到极致的事情,却让宁夏初模模糊糊间想起了师父对自己彻底坦白的时候,曾经说过的那本“原著”里的剧情。

    这倒大半都是符合的。

    所以,他是穿到了那本书里?那个所谓“原著”的世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的师父究竟是不是也在这个世界里?

    他们两个人临睡前是在一起的,既然现在他穿了,那狮虎虎是不是也穿了?

    宁夏初正是怀抱着这种希望才勉强能够让自己保持冷静的,他虔诚的希望,这边的安于渊也已经被穿成了他家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