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一:既交心,生死不忘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了。

    虽然她讨厌时家的其他人,可她是真想做兰姨和良叔女儿的,只是他们不愿意罢了。

    宁明月一脸不信的样子,时青墨怕疼?以前她也许会信,可现在,绝对不信。

    刚刚那个臭女人扯着她的头发,那才是真的疼呢,可她连吭都没吭一声,眼泪都没掉一滴,厉害着呢!

    而且现在想想,以前时青墨被欺负的时候也是一样,简直像是没有知觉一般,哪是个怕疼的?

    不过她现在也管不得这么多了,她觉得,时青墨很特别,特别到以后都想罩着她!

    她宁明月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很厉害的女人、永远都不被人欺负的女人,到时候她是大姐,时青墨是小妹,她护定了!

    只是,这个时候的宁明月也许没想到,命运在某个地方分出了岔口,第一世的时候她做到了,却又有太多遗憾,没有护她到最后,第二世的时候,她的确成了别人眼中的大姐,可时青墨也成了他人口中的老大。

    此刻,两个人经过了一次并肩作战,气氛头一次如此融洽。

    宁明月没有再说她窝囊,时青墨也没觉得她烦的讨厌,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其实多数都是宁明月一个人在说,说她小时候傻呵呵吃蚯蚓的样子,说她在宁家有个喜欢的大哥哥,说她的豪情万丈……

    幽静的小河边,一个蹂躏着周边的野花野草,一个面容沉静的感受着周边的清幽寂然,那身上的伤,好似不存在一般。

    美丽的画面,不停的翻转,一页一页,那总是郁色的二人,总有着自己的放松时光。

    而自那以后,整个清源镇里头认识她们的人都知道,这两个同病相怜的小丫头绑在了一起。

    就连宁明月自己都说:时青墨是没人要的野种,她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不混在一起是会遭报应的。

    时青墨,还如以前那边固执忍耐,宁明月却一日比一日嚣张神秘。

    宁明月升初中没多久的时候,镇上来了一个老头找上了门,强行收了她做徒弟。

    宁明月一开始很怀疑,可当她摆脱不了师父的时候,便尝试着接受,慢慢的的,反倒觉得师父很厉害,越发的认真。

    她的师父是个年纪很大的老头,遇见的时候,老头都已经八十岁了,那时候她想,这么大的年纪,想必活不了多久了,可没想到一年又一年,老头像个神龟一样,身体好的很。

    师父叫天罗,是个道人,却又不是,因为疯疯癫癫的,说话向来颠三倒四,十分不正经。

    但虽然如此,后来的宁明月却很喜欢师父,因为他很厉害。

    只是她并不知道,在天罗道人的眼里,她很不错,是平生最满意的徒弟。

    天罗,其实也叫罗天,他师承太初观,他的师父是赫赫有名的元阳真人,他的师兄是如今各大隐世门派的首领人物无相真人。

    不过他名头不大。

    太初观那些年防备蛊门,他被派出去绞杀蛊门余孽,但他那时候脾气太盛,对那个比他年轻很多的萧汉丝毫不在意,因此出师未捷,被关了十年。

    那十年里,萧汉那个怪东西用各种各样的蛊虫对他进行试验,简直将他折磨的体无完肤,而外头,也早已传言他没了性命。

    直到这一年,他被萧汉那个小孙子带了出来,欲图和他做一门交易。

    他本是不甘心的,不过萧晋那小子倒是比萧汉惹人喜欢的多,长得好,而且倒也不那么阴暗,而且,他对外界,真的向往太久,所以便应下了。

    那个萧晋果然很了解他,他罗天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这是他的为人,他宁愿死,也不会违背誓言,就像当年被抓时他发誓,不铲除蛊门绝不回太初观一样。

    所以,他没有出现在任何人的面前,而是直接找上了这个叫宁明月的女娃。

    萧晋的要求很简单,守着她,教导她,让她有自保的能耐。

    这个要求太简单,只是他对女娃有些偏见,一开始只是教了些皮毛功夫,后来实在喜爱,才真将她当成了自家闺女。

    他在徒弟这里听到不少事儿,可偏偏没多少关于萧晋那小子的,所以罗天有时候会想,那小在真是笨,这么费心的养个童养媳,人家丫头却连他真正身份都不清楚,没准以后就是一件缠绵悱恻的爱恨情仇……解恨啊。

    咳咳,他是绝对不会告诉萧晋,这些年,他若有若无的给这丫头灌输了一些自强自尊的思想,免得她以后被男人迷得死去活来。

    所以在宁明月的脑中,男人……不是那么必须的。

    宁明月的武功真正进步的时候,也是在时青墨重生这年,因为罗天老头感觉到了危机,丫头将长成的危机,所以更加努力。

    谁都不知道宁明月身后的师父叫罗天,这也是罗天自己的想法,所以连时青墨也没有打听过。

    不过宁明月心里很好奇,虽然她对时青墨很了解,却还是不敢相信,为什么她永远都能做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那冷漠样子简直让人的害怕,当然,她除外。

    十四岁那一年,时青墨突然变了。

    那一年的某一天,宁明月得知了时青墨落水险些丧命的消息,气的火冒三丈,几年来再一次“嫌弃”时青墨的窝囊,所以她忍着没去时家,实在不愿意看见时青墨受了委屈还要忍着的那张脸,还有时家那些人嚣张过分的脸孔。

    她能管的东西再多,却也终究管不了别人家事。

    只是,她没想到,这一次,事实与她想的偏离。

    时青墨醒来后,不仅没有像以往那样忍耐,甚至发了彪,将时家闹腾的厉害。

    时青墨归校的时候,看见她的眼神很奇怪,像是很惊喜很怀念,而她眼里那种伤痛与悔悟,甚至让她有种错觉,好像时青墨出了趟远门,经历了大起大落才归一般,让她心中都浮起一丝莫名其妙的激动与想念。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