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七十章 终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一夜之间,旧都百姓都换上了素服,将要过年的喜悦散了,便是装模作样,也是一副悲戚模样。

    涂氏亦不敢马虎,只不过府中本就在服丧,倒也不会有越矩的情况出现。

    楚维琳望着窗前腊梅,良久没有回过神来。

    本该在两年前的这个季节里薨逝的朱皇后多活了两年,楚维琳还记得,最后一次入宫时她在宫中见到的神色匆匆的朱皇后。

    前世死于皇贵妃手中,这一世亲手了断了皇贵妃,也算是因果轮回,谁也不欠谁了。

    楚维琬说过,从鬼门关前爬回来的朱皇后性情与从前不一样了,楚维琳以为,这样的朱皇后要为了五皇子的大宝之位和太后娘娘暗斗一番,却没料到,不足一年,朱皇后殁了。

    就好像是一场梦,又好像是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地。

    只是这一次,楚维琳心中有了答案了。

    没有朱皇后的助力,五皇子想要荣登大宝不是易事,反而有太后支持的四皇子恐怕是会成为最终的赢家了。

    如此一来,倒是有些庆幸,在江南时,曾与四皇子有些往来。

    如今丁忧在旧都,想谋个从龙之功可能是机会有所欠缺,但好歹,在四皇子继位之后,看在江南相助的份上,看在老祖宗为太后谋划而以命相辅的份上,对常家总会手下留情,甚至会让他们东山再起。

    常恒淼也是这样想的,便是国丧里头,他亦觉得这是如今的一个好消息了。

    景德二十七年的元月,因着国丧,并没有大肆庆祝。

    楚维琳收到了京城里来的信。

    楚维琬的字迹干净漂亮。信上说,太后因着朱皇后的事情情绪并不好,后宫无主,全靠柳皇贵妃暂理,偏偏小皇子半痴半呆的,这等权利交到柳皇贵妃手中,她也高兴不起来了。

    而最让人担忧的。是圣上的身体。

    大年初一。外命妇入宫请安时,楚维琬听太后提了几句,言语里满满都是担忧。

    楚维琳把信交给了常郁昀。

    常郁昀细细看完。抬头与楚维琳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怕四皇子也会和三皇子一般,行大逆不道之事。我和四皇子有过接触,他不似那种人。虽说我也没有一眼看透一个人的本事。四皇子本也就是城府极深的人,可琳琳。你莫忘了,太后还在。四皇子绝不敢在太后的眼皮子底下做出那等事情来,四皇子要想做最后的赢家,必须依靠太后。对于太后来说。四皇子是她最最喜爱的孙儿,但圣上,却是太后如今唯一的亲儿了。”

    楚维琳怔了怔。缓缓点了点头。

    四皇子不敢对圣上下手,那么朱皇后的死呢。可是太后和四皇子的手笔?

    楚维琳不能断言。

    老祖宗的忌日,依着规矩,本可以在祖宅里操办,尤其是旧都这些人的小心之人,更让人恨不得能叫他们继续提心吊胆去。

    常恒翰本是抱着这样的心思的,可反复琢磨了,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老祖宗虽爱热闹,却不喜看那等热闹。

    当年老祖宗离开旧都时,就没想过要在祖宅里做祭祀了。

    长房的小院里,一切有条不紊地安排着。

    分了家之后,当家媳妇的事情不像从前在京城大宅里那般忙碌,徐氏本就是机灵人,这些日子以来,事情早就上手了,安排得妥妥当当。

    魏氏与常郁晖的感情算不上好,她不是那等心中满怀期冀的人,也早就明白常郁晖的性子,自己想得开,日子倒也能过下去,现今帮徐氏打打下手,妯娌两个一道,也有个伴儿。

    祖宅那里,最讲究一个面子,前回闭起门来吵闹也就罢了,这回是人人都瞧着,自然少不得让晚辈过府来给老祖宗上香磕头。

    八老爷从头到尾板着一张脸,常恒翰懒得与他计较,恨不能他上了香就赶紧回去。

    云氏讪讪笑着,低声与楚维琳道:“长辈们各有各的想法,倒是让我们晚辈都疏远了。”

    楚维琳浅浅笑了笑:“做晚辈的,也是各有各的难处。”

    云氏还想说什么,见八太太冷不丁凉凉扫了她一眼,只好赶紧闭嘴,垂头不语了。

    楚维琳看在眼中,她知道内宅女眷多是非,云氏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只不过,不仅仅是对云氏,于她自己也是,若和祖宅那里有些不寻常的往来,总会有些闲话的。

    丁忧的日子过得极快,一转眼又是大半年。

    常郁昀不喜与旧都子弟们结交往来,把时间都给了妻儿,尤其是霖哥儿,早早就开了蒙,跟着父亲念些三字经。

    起初时,楚维琳心疼霖哥儿还小,就要开始念书了,可见常郁昀并不像学堂里的先生一般压着霖哥儿念书,三字经只念音而不求知意,更多的是磨一磨霖哥儿有些大咧的性子,也就放心不少。

    常郁昀笑话她道:“都说慈母多败儿,等他正经念书时,可千万别舍不得。”

    楚维琳嗔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我又不是那等一味只会护着他,不辨是非的母亲,他要走仕途,要考功名,自是要刻苦念书的。这科考一路多艰难,又不是去街口取个东西,一来一回就得了的。我记得维琮念书时,当真是用功的。”

    常郁昀闻言,笑了:“我想起我小时候了。”

    文采誉满京城的常家五郎,靠得绝不仅仅是出身、天赋,更多的是努力。

    这一点上,常郁曜倒是和常郁昀相像。

    以常郁曜如今的年纪和能力,倒也能下场比试一番了,只是因着常恒淼如今是丁忧之身,离京又有隐情,便不想让常郁曜在此刻参考。

    更要紧的是。常恒淼不止一次说过,常郁曜在做文章上是不输人的,但为人处世上,太过刻板,规矩是懂了,却不知变通圆滑,便是入了官场。也要吃大亏的。

    涂氏起先听了这等话。还一肚子的不高兴,多听几次,自己也慢慢琢磨过来了。

    毕竟是她亲生的儿子。到底是个什么脾性,涂氏这个当娘的最是清楚。

    涂氏也不想常郁曜空有一肚子墨水却无处发力,想起楚维琳曾提过,楚维琮当时与好友一道游学。不仅是开了眼界,也能更通人情世故。便存在了心中,找了机会与常恒淼提了。

    常恒淼倒不反对,只是时机还不合适,只能暂时搁着。

    三年孝期。其实也不过就是眨眼间。

    谁也没想过要急于出仕,他们都没有忘记一家人离开京城的真正原因。

    景德二十八年末,圣上驾崩。四皇子承继大统,定下改新年年号为文元。

    尘埃落定。常府上下长长松了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