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皇帝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   ……

    安鸿熙这番举动,到晚上还是传到了太后耳里。她叹息一声,坐着车辇到了太和殿,摈开屋里宫人,对安鸿熙道:“你要真看上了夏姑娘,哀家下个旨,直接将她指为皇后。这天下姓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哀家就不相信,邵家人还能的抗旨、臣子们还能嚼舌根不成?皇上你一向果断,怎在这事上犹犹豫豫起来?”

    安鸿熙眸子微冷:“谁说朕瞧上了那夏姑娘?母后别听这起子奴才瞎说,没有的事。”说着,他沉着脸朝屋子里扫视了一眼,直把内侍、宫女瞧得冷汗直冒,一个个低着头大气儿都不敢出。

    太后:“……”

    她这儿子是皇帝,心气高很正常。可在男女问题上,心气太高就会出问题。那位夏姑娘,医术高明,深明大义,为人也从容大度,还是邵家的孙女,年岁也正好,再适合当皇后不过了。照她老人家的脾气,只要觉得这姑娘不错,就直接下旨赐婚,管她愿意不愿意呢。到了宫里,成了皇帝的女人,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可她这傻儿子,一听夏姑娘拒绝进宫,自尊心就受到伤害,怎么的都不肯下这旨意,倒是成全了苏慕闲。

    既这样,他要能想开倒也罢了,偏心里还放不下,唉!

    “那北凉公主一直病着,你要不要去看看她去?”太后只得引导儿子往别的女人处想。

    那北凉公主阿依娜虽病着,但脾气硬朗,倒与大周国温婉的女子不同。太后虽不愿意儿子宠这样一个女人,可与掂记着夏衿相比,她倒是宁愿儿子宠阿依娜。那好歹是皇上自己的女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如今掂记着臣子的未婚妻,算怎么一回事呢。

    “母后您回去歇着吧,我这儿不用操心。”安鸿熙都懒得接这话茬,低下头去批阅折子。

    太后叹了一口气,扶着宫女的手,起身慢慢离去。

    安鸿熙眼睛盯着写满了字的折子,可眼前浮现的却是一双墨玉一般黑亮的眼眸。他烦燥的扔下折子,起身快步走了出去,嘴里叫道:“来人,朕要去跑马。”

    “皇上……”内侍想要劝他,却被他眼睛一瞪,大喝一声:“快去。”吓得越紧去传话。

    安鸿熙没有别的爱好,平时酷爱跑马。在离皇宫不远的地方圈了一处跑马场,心情不好时便去跑一跑。他骑着心爱的追风到马场时,却看到门口停了几辆马车。看华盖装饰,像是公主或郡主的。

    “皇上。”守门的侍卫见到安鸿熙来,连忙上来行礼。

    “谁在里面?”安鸿熙问。

    看到皇上脸色不好,侍卫心里“咯噔”一下,忙道:“是永和郡主、永安郡主和岑家姑娘。小人这便叫她们出来。”说着便要往里跑。

    “站住。”

    侍卫连忙停住脚步,跑回来低下头听命。

    安鸿熙却没有再说话,只一策马儿,直接进了马场。

    “哈哈哈……”马场里响起一串银铃一般的声音,却是永和郡主和岑子曼站在马场外围拍掌欢笑。而马场的跑道上,一个浅绿色的身影风驰电掣一般飞驰而来。马背上的人英姿飒爽,可那随风扬起的黑发随着马儿起伏在空中飘荡,又尽显女子的娇媚。马上的人此时也在笑,那笑容是如此恣意张扬,如春天的草木一般,活泼泼的生机盎然。

    安鸿熙只觉得那“哒哒哒”的马蹄似敲打在他的心房上。他想要离开,却又移不开眼睛。向来杀伐果断的青年皇帝,第一次感觉到了张惶失措与怅然若失的滋味,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