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6章 还在救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手指插在发间挠了挠,油油的头发快要结成一缕一缕,盖在脑袋上,十分难以忍受。

    “啊,不能忍了啊!”方越笙走到门边踢了踢门板,“能不能送点热水来啊!”

    外面没有人应声,但是不多时便传来脚步声,过了片刻门板也被打开了一条缝。

    方越笙一喜,以为他们真的满足了自己的要求。他和郑茉芳被关在此处,每日三餐照旧,也没人来折磨他们,现在还能要热水,看起来也不算太差。

    一只手伸了进来,拎着了只小茶壶放在了门边,又砰地将门板掩上落锁。

    方越笙傻眼了,拎起那只小小的茶壶来打开看了看,里面大概只有两碗热水的样子。

    “蠢货,我要很多热水,至少让我洗个头吧!”方越笙连连踢着门板,却只听外面传来一声讽刺的冷笑。

    “方大哥,你再忍忍吧。”郑茉芳没什么精神地开口道。

    从被关进来开始他们就没洗过澡,嘉郡王没饿着他们就不错了,谁还管其他。郑茉芳闻着自己头上身上的味道也不太好,不禁想到被凌戟救出去的时候该有多么尴尬啊……

    更不要说最近出恭之类的都是外面的人晚上送进来拎出去的恭桶,郑茉芳觉得自己身为千金小姐的矜持已经丢弃得差不多了……

    方越笙也走过来坐在郑茉芳身边,两人顶着几天没洗过的脸满脑袋乱糟糟的头发对视了片刻,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

    夜半时分,一个人影偷偷摸摸地从墙边翻了过来,正好茬开了巡逻的侍卫小队,藏在一丛灌木后面等着侍卫走了过去,人影才又鬼鬼祟祟地顺着墙根朝里走去。

    许如信整了整衣冠,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牌来,上面刻着一个嘉字。

    他和嘉郡王狼狈为奸那么多年,身上总还是有些用得着的东西,这玉牌还是几年前的一场合作中使的,嘉郡王很谨慎,经常变换通行玉牌的花纹,不知道这一块能不能蒙混过关?

    许如信小心避开巡逻侍卫,在这座宅子里四处查看。这里是嘉郡王曾经养着一个外室的小院,院落并不大,那外室被抬成王府妾室之后便被接进王府,这座小院便荒废下来。很少有人知道嘉郡王用来金屋藏娇的这处宅子,许如信因为帮着嘉郡王处理过那小妾的一些事情,这才偶然得知了此处。

    小院只有两进,房间并不多,许如信只用一刻钟的时间便找到了那间被两名灰衣侍卫看守的房间。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今夜月光并不亮,这里又没有点灯生火,到处都是暗蒙蒙的。许如信吸了一口气,拿出落魄前的仪态来,手里攥紧玉牌,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

    “什么人?!”灰衣侍卫果然低声喝止,一人仍旧守着门,一人向许如信走过来。

    “我奉王爷之命,前来问犯人几个问题。”许如信缓缓道,手中玉牌亮了出来,玉牌正中的嘉字在熹微的月光下显得比别处都清楚些。

    灰衣人果然愣了一下,许如信喝道:“事情紧急,还不让开!”说完便不管那两名灰衣人如何反应,上前推了推门板。

    “把锁打开。”许如信回头不耐地吩咐道。

    两名灰衣人相视一眼,一人果然上前开了锁,将门推开一条缝隙。

    许如信暗中松了一口气,抬脚迈了进去。

    凌戟在夜色掩映下向着侍卫所说的那座宅院飞掠而去,片刻后便到达目标,脚不沾地上飞过墙头,借着树枝之力又一次飞跃而上,稳稳地落在一处房顶。

    只见面前的院落中有几名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