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9章 明媒正娶(完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上朝,果然英勇无畏的御史大人向着皇帝开火了。从律法到民情,从圣意到江山,痛陈嘉郡王十大罪状,恳请皇帝下旨严惩,大有皇帝胆敢不听就一头碰死在金銮殿上的架式。

    皇帝耳朵里听着,小眼风却一下一下地向凌戟那边撇刀子。御史直谏时皇帝是要认真聆听的,不然难免被记一笔刚愎自用的臭名声,这是立志要做千古名君的当朝天子所不能忍的。所以他只能冲着始作俑者发泄心中的不满。

    好你个凌戟,好你个神武侯,朕不过随口一说风闻奏事是御史的权利,他就真敢找了御史来堵他的嘴。看来是逍遥日子过久了,真以为他不敢动他了?!

    凌戟眼观鼻鼻观心,完全视皇帝的视线如无物。

    一直到两位御史终于口干舌燥痛陈完毕,皇帝才强笑着开口:“两位爱卿直言善鉴,实乃国之栋梁,是百姓之福,亦是朕之福。”

    得了圣口夸赞的御史大人自是满足无比,却仍旧没有忘记自己的目标。

    “那么对于嘉郡王一案,微臣以为当从严惩办,以儆效由!”

    够了啊!到底谁是皇帝!

    皇帝心中龙火喷涌,面上仍旧做出一副欣慰神色。

    “此事朕亦思索良久,也是时候给诸位臣民一个交待了。”

    臣不需要您给我们这个交待啊!文武百官的内心简直十分憋屈。前些日子他们上折子参奏嘉郡王被皇帝无视了,他们已然看清了嘉郡王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他们已经消停了,不要再把处置嘉郡王的主意再落在他们头上了啊!等以后皇帝想起了这个叔叔来又要秋后算帐了,简直欲哭无泪。

    皇帝道:“此事朕绝不姑息。”

    他能说一个不字吗?!那俩货一个盯准了最近的柱子,一个偷偷地在嘴里活动了一下舌头,别以为他看不见!皇帝敢肯定他说一个不字,自己的这俩臣子就得一个一头撞柱子上一个巧舌如簧继续给他添堵!

    虽然现在皇帝心里也很堵,也好过被史官记一笔逼得御史当堂撞柱子来得好些。

    当初为了不被偏听偏信,御史与史官都是皇帝特意选拔培养的,绝对不以皇帝意志为转移。自己培养的人才给自己挖的坑,捏着鼻子也要跳下去。

    御史还要再说什么,却见皇帝脸色一沉。

    “朕已有打算,爱卿莫再多言。”

    两位御史见好就收,回到队列里站好,不再开口。

    堂上直柬了,也得了皇帝金口称赞了,名声已经赚到了,再闹下估计要贬职降薪了。

    下朝了,今天从皇帝到朝臣都有些心塞。只有神武侯神情气爽地出了宫殿。

    皇帝在御书房里墨叽良久,总算拟好圣旨,又看了一遍,轻轻一叹。

    罢了,当叔叔把手伸向他的江山的时候,那点微薄的天家亲情就已经随风飘散了。人心不足,实在不该再纵容下去了。

    内侍下去宣旨,即便是他也知道这一次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定会掀起涛天巨浪。

    古锋查了这么久也拿不到实质性的证据,就是碍于嘉郡王的身份,许多地方束手束脚,不能作为。有了这道圣旨,他总算可以一展身手,再无顾忌。

    至此嘉郡王一案便全部由古锋全权负责,没有凌戟可以插手之处了。按着古锋雷厉风行的作风,很快便将嘉郡王府搅了个人仰马翻,这些却与凌戟没有什么关系了。

    午后时分,皇帝坐在龙椅上,内侍轻轻在一旁打着扇。

    “不行!”皇帝突然拍案而起,吓了内侍一跳。

    “皇上?”

    “不能这么便宜了神武侯!朕可以把他捧到天上,也可以把他贬到泥里!”皇帝狠狠地拍着桌子,“敢强逼朕的圣意,反了他了!”

    “皇上说得没错,小小一个神武侯算得了什么。”内侍慌忙应声,“皇帝要拿捏他就像捏一只小虫子一样。”

    皇帝冷哼一声:“他不过是仗着朕的宠爱。”

    内侍嘴角狠狠一抽,他这么八面玲珑的人儿都不知如何附和了。皇上您不觉得自己的措辞很有问题吗?!

    皇帝负手在殿里走来走去,又几步踏回桌案后面。

    “凌戟渺视皇权,有负圣恩,削爵贬职,让他给朕养马去!”皇帝拿起笔来沾足了墨,就欲在绢上大肆挥毫。

    笔架旁边摆着一只小小的座钟,光屁股的胖小孩儿带着翅膀在上面左右晃动,荡来荡去。

    笔尖在绢的上方划来划去,却一笔也落不下去。皇帝最终把笔一扔,又坐了下来。

    凌戟到他身边之后没别的作用,却想了许多法子替他谋财,他一想到那白花花的银子金灿灿的金子,就下不去笔了。

    这算不算拿人的手软?

    内侍看皇帝自己在那纠结了大半天,仍旧一字未写,就知道皇帝这是不会对神武侯罚什么的。神武侯年纪轻轻又从不奉承皇上,甚至还总气皇上,如何就能圣宠至此?内侍也是十分想不通了。

    殿内的安静突然被一连串脚步声打破,一个小内侍跨进殿门跪了下来。

    “报皇上,连清公主身边的侍女来报,公主又私自出宫去了!”

    “什么?!真是不让朕省心。”皇帝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快让人把她追回来,别把脸丢出宫去了!”

    这个连清公主是他的幼妹,自幼很得先皇喜爱,养得性子分外娇纵。公主身份尊贵,相貌又十分明艳,便是如此,这位公主硬是留到了二十岁也没能嫁出去。太后天天在他耳边念叼,让他赶紧替公主找个夫婿,皇帝简直烦不胜烦。

    不为别的,全因为这连清公主老早之前就看上了凌戟,甚至在凌戟还是平国公府的小跟班的时候,连清公主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立志非君不嫁。他这个妹妹向来刁钻任性,如果她没有别的心思还好,现在她心里只有一个凌戟,甚至做出让婢女去书院收集凌戟用过的毛笔纸张这样荒唐的事,这让他怎么给这个公主说亲事?!不是害了人家男方么。

    以前是凌戟的身份配不上公主,如今凌戟贵为一品侯,倒是配得上公主了,可是皇帝念着这是他的宠臣,万一尚了公主当了驸马,以后也不好在朝议政,且看凌戟对公主无意,也就息了撮合的心思。

    如今嘛——皇帝揉着额角的手一顿,突然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

    “朕要给神武侯赐婚!”皇帝提起笔来,十分果断地在明黄的绢面上落了墨。

    连清公主这样的,他是不能放她出去祸害其他青年才俊了。如今凌戟让他恼了,他何必在乎这个臣子的想法?!正好趁此机会把他赶出视线,让他当个游手好闲的驸马去,省得看了厌烦。皇帝大笔一挥,就这样把神武侯赐给了连清公主。

    圣旨由皇帝亲笔拟好就到了传旨太监的手上,内阁大臣们全然不知此事,出了皇宫就到了神武侯府,前后不过一个时辰。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全府的人都震惊了。

    传旨的太监十分用心地观察着每一个人的反应,只是此刻众人的反应都是如出一辙,让他也分不清楚这些人是欢喜还是不欢喜。

    内侍十分纳闷,他是带着任务来的,马上还要回去向皇帝汇报神武侯府众人的反应,这人人都是一副“怎会如此”的表情,他怎么向皇帝交待?话说回来,有那么惊讶么?

    凌戟看了看内侍的脸,面无表情地接过圣旨,上面只有皇帝的私印。凌戟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冷笑,看得内侍忍不住心里一缩。

    神武侯这是什么意思?

    凌戟收了圣旨,向内侍一俯身道:“公公辛苦了。”

    使了个眼色,便有下人送上一个鼓鼓的小荷包,打发传旨太监出去了。

    凌戟转回身来,对上神色不约而同的众人,安抚地笑了笑。

    方侯爷大步上前,怒道:“凌戟,这可如何是好?!”

    方夫人连忙拉住他,面上神色有些奇异。

    “老爷,你生什么气啊?你糊涂啦?皇上赐婚公主,这、这是好事。”说着看了方越笙一眼。

    凌氏夫妇还在懵懂中,听了方夫人之言,顿时也回转过来。

    对啊,这是好事啊。本来以凌戟和方越笙的关系,他们打不得骂不得拆散不得,只能依着他们的性子胡来。如今皇帝赐婚,这岂不是最好的时机?虽然一个公主儿媳妇是有点门第太高了,好歹、好歹是个女人啊——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方越笙的身上。方越笙还有些傻呆呆地站在原处,眼珠子转了转,看向凌戟。

    “皇帝下旨给你赐婚了?”

    凌戟平静地点了点头。

    “不能推掉?”

    凌戟摇了摇头。

    方越笙嘴唇动了动,突然哇地哭了出来,吓得方侯爷和方夫人忙收了刚才庆幸的小心思,围过去温声安抚。

    “太过分了!”方越笙抽噎着怒道。

    “那个...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