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运筹帷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萧颜安和云卿对视一眼,都不愿置信,这世上竟然有如此相似之人?怎么可能?

    云卿狐疑地盯着九九,似乎想从她眼里看出一丝破绽,但是她失败了,林语娇看她的表情完全是个陌生人,甚至对云卿放肆不讳的目光微微皱起眉,有些不悦。

    而后那女人就真的抱怨出声,唇角挂着风情万种的笑容,高高在上,“燕姐,你身后那寒酸的女人是谁啊?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人?想吃了我吗?一点礼貌都没有。”

    云卿猛地一怔,玉手抚上往日引以为傲的脸,双瞳里燃起深怨的火焰。

    要不是因为萧九九,她怎么会变成这样?大雄死了,她也毁容了,她什么也没有了,可是萧九九却活得好好的,这不公平!

    不公平!

    再次为人,她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天堃所有的机密大雄已经告诉她了,这是她最后的筹码,她一定要好好利用!

    萧颜安对萧九九亦是恨之入骨,要不是因为萧九九的老公兰仲文,他们家今日不会变成这样,那么今日他就是个大明星了,何苦来这里当什么小白脸。

    九九从他们两眼中都看到了相同的恨意,那么入骨的恨意,仿似要将她挫骨扬灰。可惜她现在是林语娇,必须完美扮演她,不可以透露自己的情绪,否则就没有下次了。

    “她叫云卿,是我新请的助理。”燕兮优雅而笑,云卿可比林语娇有用多了,林语娇听话有个屁用啊,一点脑子都没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叫她去勾引兰仲文,她连人家的后脑勺都没见到。

    真是浪费了一副好皮囊,明明跟萧九九长得一模一样,偏生打扮得这么俗气,真的让人倒足了胃口。

    “这样啊……”九九扮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自己的指甲,这些招数都是从俪群会那群女人身上学来的,装腔作势扮高傲,“燕姐啊,听说你跟时尚杂志挺有门路的,能不能帮我订件衣服啊?就这件。”

    她指着杂志上一件黑色透视装,暴露程度让人面露尴尬,燕兮稍稍瞥了一眼,心中冷笑,果然是眼光短浅,像那种只遮住三点,华而不实只适合T太秀的衣服有什么好买的?难道她想穿着那些衣服去勾引男人吗?哎,上流社会要是被她钻进去,那一定得搅得乌烟瘴气。

    “不好意思,这本杂志我不熟。”燕兮冷冰冰拒绝,坐在九九身边的椅子上,她一坐下,徐红等人也跟着坐下。

    这时候,徐红也看见了她指的那件衣裳,暴露的裙子她倒是喜欢,今天还穿着呢,因为衣料越少,越能凸显出傲然的身材,徐红常年去健身房锻炼,身材很好,加上她出水芙蓉般的面容,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童颜巨乳。

    但透视装嘛,就实在让人心生不舒服了,这跟情趣衣服有没什么区别?徐红颇觉林语娇不懂,反感地看了她一眼,“你难道打算订这样的衣服在平时穿?”

    “还是徐太了解我。”九九自动忽略她的蔑视,一副遇见知音的模样笑着感慨,“趁着年轻,应该多多展露自己的身材,就像徐太您这样嘛,您看您这年纪也不小了,但身材,着实完美,完美啊……”

    九九把她夸得天花乱坠,但话音里不知是褒是贬,燕兮嘴角悄然勾起,没脑的人夸人就像在中伤人,不过林语娇这话燕兮爱听,徐红确实是不自重,都这把年纪了还养一堆小白脸,也不怕纸包不住火,万一传出去了,她可就丢人啦。

    徐红被噎了一下,脸色难看。

    “徐太你身材保养得真好,一点都看不出你生过儿子呢?旁边这个是你儿子吗?长得很俊。”九九再接再厉,指着萧颜安问徐红。哼,敢打她兰花儿的主意,欠收拾呢。

    燕兮抿着唇笑。

    萧颜安的脸刷一下全白了,徐红也是一副隐忍的样子,捏着手中的名包一言不发。

    九九见气氛尴尬,适时把头扭回燕兮的方向,颇为无脑地说:“燕姐,你说我烫个梅艳芳的发型怎么样?是不是很性感?”

    “我最近叫你做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燕兮答非所问,服务员上来替她梳头发,她望着镜中的自己,目空一切。

    九九一楞?叫她最近做的事情?是什么事?燕兮吩咐了林语娇什么事啊?

    “差不多……”九九含糊回答,她不知道燕兮要林语娇做什么,即不能回答干脆,也不能不答。

    燕兮微微垂着眼,面露不满,“林语娇啊,我燕兮可不养闲人的,你要是不行就早点说,别收了我的好处就去跟严公子纠缠不休。”

    九九笑容凝住,硬着头皮问:“燕姐这话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昨天你跟严公子闹得动静还小吗?整个饭店都知道了,我是让你利用你的容貌去勾引兰仲文,不是叫你去勾引严公子给我树敌的,你要是在不收敛点,引起严太太的注意我可就保不了你了。”

    什么?燕兮让林语娇去勾引兰仲文?虽然林语娇跟自己长得很像,好吧,是几乎一模一样,但她本人吸引兰仲文的地方又不是因为外貌,所以就算林语娇长得再像也没有用吧?

    还有,昨天就那么点小事,竟然传得这么快,看来四周都是眼线啊,尤其是几位先生帮的人,身边都潜伏着几位太太的眼线吧。

    “知道了。”九九假装虚心接受,“我会注意的,严公子那边我会尽快解决的,语娇自知没有那个福分可以加入俪群会,不会妄想的。”

    “你知道就好了,要是你缠着严公子不放,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严太太可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你自己机灵点。”燕兮慢慢翻开一本杂志,绝美的容颜上没有一条皱纹,“明晚是严公子的生日晚会,兰仲文应该会来,我会给你请帖的,趁着萧九九人不在国内,不要在失败了。”

    “是。”九九憋着笑点头,勾引自己老公啊?那还不手到擒来啊,不过她现在不是要假装勾引成功,而是要假装勾引不成功,如果成功了,燕兮一定会让她做更多事的,所以她得保持失败,直到燕兮对她完全失望为止。

    对于她们的交易,云卿的双手攥得紧紧的,同时内心一阵冷笑,就凭这个低俗的女人就想勾引兰仲文?她努力了十来年都没有用呢。

    没多久,九九的头发就烫好了,美发师把她的头发吹干,乌发瞬间像波浪般蓬了起来,长至脖颈。

    明晃晃的镜中,女子变得妩媚起来,燕兮和徐红不约而同瞟了她一眼,不可否认,年轻就是资本,她烫这样的头发还蛮好看的。

    云卿安静地看着,心生恨意,本来她也可以烫这样的头发,可她的脸烂了,就算烫了这样的头发,也只是更加引人注意而已。

    这一刻,没人认出林语娇就是九九,她神情高高在上,化着大浓妆,发型前卫而妩媚,身穿亮丽图腾的套装,看起来是很潮,可她莫名而来的优越感使她看起来是那么地令人讨厌,天生招人嫌的低俗气质。

    她笑着向燕兮讲了句保持联络就走了,临走前,她轻蔑地看了萧颜安和云卿一眼,心中盘算着,明晚一定要整整萧颜安,做小白脸,看明晚不讽刺死他。

    出了美发沙龙,九九一身冷汗,心里即害怕又高兴,她终于成功地骗过了这几个人,成功了!

    回到家中,九九把钥匙放在玄关的鞋柜上,“爸,妈,我回来了……”

    说还没说完,九九就愣住了。

    严寻坐在客厅里和林爸林妈喝茶,他穿着笔直的西装,彬彬有礼,器宇轩昂。

    茶几旁还放着一堆礼品,有碧螺春,名酒,海味,这隆重的阵仗让九九想起当年兰仲文初次来家里拜访爸妈的样子,跟严寻今日的模样简直如出一撤啊。

    九九诧异,严寻这是搞什么鬼啊?昨天不是都跟他说清楚了吗?他怎么又来骚扰林爸林妈了啊?

    林妈笑得合不拢嘴,伸手招呼九九过去,“娇娇啊,你回来啦,过来坐坐啊。”

    这时候严寻也扭过头来,及肩的黑发用金丝线缠绕起来,望见她的新发型,眼眸微微眯起,气势逼人,“娇娇,中午好啊,你烫头发啦?蛮好看的。”

    “谢严公子夸奖。”九九的唇抖了一下,呵呵一笑,走到林妈身边压低声音说:“妈我不是说过我男朋友晚上会过来拜访的吗?你怎么还让他进来?这要是被我男朋友知道了,他肯定会生气的。”

    “他突然就来了啊,我们也不知道呢,这么贸贸然赶人家走也不好吧?毕竟昨天他还给我们安装了按摩椅,又送我们回家呢。”林妈略带尴尬地说,其实说句心里话,虽然严寻只是个追求者,但林妈觉得他是个好孩子,谈吐得体,孝顺父母。

    他追求娇娇,懂得从父母这块下手也算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只有父母满意了,反对之声才会平息,而且搞定了林家父母,等于搞定了恋情的一半。

    九九不情不愿地挤在狭小的沙发上,林妈不想参合在这种残忍的拒绝中,赶紧和林爸找了个借口溜去买菜。

    狭小的房子里瞬间只剩下两个人。

    九九为了他倒了一杯茶,笑容娇媚,“严公子啊,我说句实话吧,其实我男朋友晚上就要过来家里拜访了,你这样做,很让我们为难的。”

    “为难什么?”严寻眯着眼,“你男朋友过来拜访而已,又不是你老公,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况且,我又不是以你男朋友的名义来看你的,我是以林爸朋友的名义来的,东西不是为你买的,这些都是我要送给林爸的,作为朋友的名义。”

    九九一噎,他又笑着说:“自作多情了吧?不过没关系,我不会怪你的,谁叫我这么喜欢你呢,娇娇,你烫这头发真好看,果然短发更适合你。”

    九九又是一懵,“严公子啊,其实你妈找过我了。”

    听闻这句话,严寻完美的笑脸终于有了一丝变化,他微微沉思,棱角分明的侧脸冷凝起来,“她对你说了什么?”

    “她叫我以后别再缠着你了,还给了我一笔钱。”九九笑着胡诌,“金额不小,所以我收了。”

    严寻嘴角一沉,没有说话。

    “所以嘛,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既然我钱已经收了,那我就必须对你划清界限不是?不然你妈是不会放过我的。”九九扮演着狐狸精被揭穿的模样,悠悠地看着自己的指甲,神情不屑。

    “就在前几天,不过你妈说这是秘密谈话,让我不能对外泄露半句,我是看你被瞒得太辛苦,才想告诉你的,免得你往火坑里跳还帮我数钱呢。”

    “不可能。”严寻不信,他以前对林语娇的态度母亲看得很清楚,也交代他玩玩就算了,不要把动静闹得太大,给严家丢脸。

    母亲压根就没有把林语娇放在心上,所以又怎么可能去找她谈话呢?况且眼前这个女人可是兰太太啊,兰太太需要那么百八十万的么?光一颗求婚戒指就四十四亿,卖了能吃喝玩乐好几世呢。

    “为什么不可能?”九九笑容冷嘲,画着大浓妆的她冷艳决绝,提高音量,“严公子,既然钱我也收了,那么我当然就不陪你玩了,有这么多金主等着我去伺候呢,所谓树林这么大,我们不能在一颗树上吊死啊,对吧?所以就到此为止吧,我们好聚好散。”

    “那么多金主等着你去伺候?”严寻眉目一冷,俊脸逼近九九,九九没有后退,恍如透明般的眼瞳直视他,没有一丝退缩害怕。

    “是。”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林语娇跟昨天完全不一样了,昨天严寻还可能怀疑她是萧九九,但今天,他觉得眼前这个人完全就是林语娇,不管是造型,语气,神态,没有一丝丝异样。

    可越是这样,严寻越觉得她心虚,他手臂一挥,把她的袖子用力捋起,那姻缘绳仍在,他冷笑,“那么你有哪些金主呢?他们又给你多少钱?我全部帮你出了,你来陪我吧。”

    九九心中一沉,“开玩笑呢严公子?我为了你去得罪他们多不划算啊,你妈的钱我已经收了,如果我在不识相,我想不用多久你妈就会像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碾死我了吧,所以,我还是跟着比尔比较靠谱啊,比如沈羽轻,他还答应给我买房子,可比你大方多了。”

    “我也可以给你买。”严寻挑起她的下颌,气息沉怒,“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只要你跟我在一起。”

    “不必了。”九九避开视线,柔媚的脸部表情冰冷淡漠,“我跟着沈羽轻很好,晚上他就会来接我了,以后我跟他一起住,大家还是朋友,见面还可以打声招呼的。”

    “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他眼底还有残留的余怒。

    “这话从何而来?当初我跟着你的时候不见你珍惜我,现在我彻底不纠缠你了,你反而不高兴了,还说我敬酒不吃吃罚酒,难道这世界上只允许你严公子丢弃我,不允许我拒绝你吗?”

    “对,我说了结束才能结束。”他的双手箍在九九脸上,嘴角温柔的笑意渐渐变得冰冷,萧九九,我要定你了。

    他俯下身子,僵硬的指紧紧箍在九九脑袋上,眼前这张脸,是他梦牵梦绕多年的梦中人,他虔诚而脆弱地吻上去。

    九九用力扭开头。

    他的吻落在她的脸颊上,淡淡的蔷薇香扑鼻而来,他突然着了魔一样,紧紧抱住她,声音脆弱,“你已经拒绝我好多次了,不要在拒绝我。”

    他心里知道她不愿意,所以在难受他也克制住了,他不能吓到她,不然他就永远都见不到她了。

    “你放开我。”她声音冰冷,一瞬间,身上的重力全部消散了,他放开了她,理了理失控的情绪。

    “对不起,刚才失控了,让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吧,你找那么多金主,与其被那么多人玩弄,还不如跟着我,起码我不会强迫你,不是吗?”

    “你觉得羽轻会强迫我吗?”

    严寻一噎,慢慢抬起头看她,目光中的苦涩变得浓烈起来。

    “为什么呢?我有这么差么?让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么?

    他及时收住未说出口的话,目光变得晦涩黯淡,究竟他是得多差劲啊,才让萧九九一次次的拒绝他,甚至连互相了解的机会都不给,如此抗拒一个人,多少也要有点愧疚吧,为什么她可以拒绝得这么理直气壮呢?难道她不知道,他会去孝顺林爸林妈,就是因为喜欢她吗?

    因为喜欢,所以爱屋及乌,只有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甘愿无悔地付出,不管为对方做什么,都觉得是甜蜜的。

    也许所有人都认为一见钟情是很傻里傻气的事情,可是他无比地珍惜着那一天。

    那年,她穿着白色裙子从他镜头前经过,他捕捉了她的身影,有那么一刻,他的心狂乱而悸动,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