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六十七章 这一世的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里面,把玩着刚刚拿来的手枪。

    “真是,又没有子弹。”男孩儿不满的撇嘴,神情聪明的紧,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闪耀,五官格外精致。

    听到莫青泥在喊自己,贺旌容宝宝吐了吐舌,稚嫩的小手紧紧抱着手枪,这个时候出去才是傻瓜,想要不被教训,怎么着也得等到爸爸回来。

    只要爸爸回来了……正暗自偷笑的时候,贺旌容就被人拎着衣服后领从草丛里提了起来:“贺旌容,你怎么就那么傻呢,咱家能藏人的地方就那么多,你不会换个隐蔽点儿的?”

    莫青泥嘲笑着自家小男孩,但语气里多是调侃的成份。

    贺旌容咕噜咕噜的转着一双黑黑的大眼珠,用拽拽的语气说:“我还不是怕我藏的太隐蔽了你找不到我会担心。”

    莫青泥收缴了手枪,把贺旌容抱在怀里,把他身上的杂草掸掉,刚想再教训他两句,就听到了门外的车声。

    贺旌容双眼放光:“爸爸回来啦!”(救星回来了……)

    莫青泥点了点他的鼻子:“别以为你爸就能救你。”

    贺旌容使劲挣扎着从莫青泥手上跳下来,使出了吃奶(人家已经好多年不吃奶了!)的劲冲到了前厅,连身上穿的蓝色背带裤掉了一边扣子都不知道,急冲冲跳到了刚刚踏进屋内的贺沉旗怀里,换上一副软软糯糯的表情说:“爸爸,我惹妈妈生气了,快替我掩护。”

    贺沉旗单手炒着贺旌容,眉毛一挑:“你又做什么坏事儿了?”

    贺旌容一脸的骄傲:“才不是坏事,我在妈妈眼皮子底下把手枪站找出来了,她现在是恼羞成怒。”

    四五岁的小孩子说起成语来倒是流利的很,得意的笑着。

    贺沉旗刮了一下贺旌容的小鼻子,眼眸幽暗,意外的对着跟进来的莫青泥说:“想怎么惩罚他?”

    见自家父亲大人要站在妈妈那一边,贺旌容立即挣扎着他的小胳膊小腿:“爸爸你不能这样!”

    贺沉旗挑着眉毛勾唇:“你知道你刚才惹谁生气了吗?”

    贺旌容呆呆的看着贺沉旗:“啊?”

    “哼,你惹的是我老婆。”

    贺旌容顿时垮下了脸。

    莫青泥无奈的笑了:“他把你的左轮拿去玩了,正想要教训他呢你就回来了。”

    贺旌容低着小脑袋,眼珠一转,立刻从贺沉旗身上跳下来,软软的手臂抱在了莫青泥的腿上:“妈妈我错了!”

    既然妈妈的地位比较高,就把爸爸先丢在一边吧。贺旌容宝宝开心的想。

    贺沉旗搂过莫青泥在她唇上亲了一口,低头对贺旌容宝宝说:“我老婆要是原谅你了,我就带你去靶场玩。”

    贺旌容一听可以去靶场打枪,黑眸瞬间放了光,乖乖的认了错:“妈妈对不起,你原谅我吧。”

    莫青泥弯腰把贺旌容抱在手里,小孩儿长的很快,抱起来都能够感到有些沉,莫青泥故意板着脸说:“以后还不经过我同意就去拿枪玩吗?”

    倒不是不让他玩,只是很多习惯必须从小就培养。

    “知道啦。”旌容宝宝老老实实的说。

    “爸爸!妈妈原谅我了!”贺旌容欢呼一声,高兴的把肥嘟嘟的小手环在莫青泥脖子上,不过却一直眼巴巴的看着贺沉旗,最后贺沉旗只能捞过他,答应周末带他去靶场。

    五年前,贺沉旗带莫青泥在美国找了最好的医生,竭尽所能保住了肚子里的宝贝。

    旌容宝宝在八月份出生,现在已经健健康康的长到五岁,没有任何的后遗症。这对于莫青泥与贺沉旗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

    周末,贺沉旗带旌容宝宝去了靶场,莫青泥在家里远程查账,莫家现在的地位比起当初最鼎盛时期,也只高不低,尤其在贺沉旗掌管绍家之后,两夫妻现在的隐形身家放在古代来说,就是富可敌国了。

    傍晚,莫青泥听到了车子驶进车库的声音,贺沉旗带旌容宝宝回来了。

    莫青泥过去开门,却惊讶的愣在了门口。

    穿着休闲服的贺沉旗,身姿依旧高大挺拔,他的腿边是穿着迷彩童装的旌容宝宝,白皙的皮肤上沾上了许多灰,眼睛却格外的善良,看到莫青泥出来开门,得意的喊她:“妈妈我们回来啦。”

    而他的旁边——旌容宝宝的左手正牵着一个比他还小一点的小女孩,可能只有三岁多,黑色柔软的长发垂在肩头,眼眸黑白分明,睫毛卷翘,像洋娃娃那样,十分的漂亮。

    她眨着眼睛不安的打量着莫青泥,又看了一眼贺沉旗,默默的不做声。

    莫青泥用眼神询问贺沉旗这是什么情况,贺沉旗耸肩,示意进去再说。

    旌容宝宝牵着小女孩的手进门,豪气的对她说:“这里是我的家,你要是喜欢,以后也是你的。”

    小女孩看起来怯怯的,有些害怕这样陌生的环境。

    “你们不是去靶场了?”

    贺沉旗带着莫青泥回卧室,有些无奈的说:“靶场那边有个孤儿院,旌容跑过去玩,一眼就看到了她坐在孤儿院的院子里面,非说要当哥哥,要把她带回来。”

    莫青泥在怀孕几个月之后,反应特别大,那段时间受惨了罪,比她去战场上杀敌还要困难。

    贺沉旗心疼她,即使旌容宝宝不知道看了什么节目之后整天吵闹着要一个妹妹,莫青泥也很想再要一个女儿,也没舍得让莫青泥再受一次罪了。

    莫青泥挺喜欢那个小女孩的,长的漂亮,可是这样的小孩儿居然会被大人抛弃,这样想一想,莫青泥顿时就母爱泛滥了。

    “她心脏有问题,其实不致命,但治好要花的钱,她的父母应该接受不了。”

    莫青泥说:“既然旌容喜欢她,就让她留在这里吧。”

    收养一个孩子对于他们来说易如反掌,而且刚好旌容宝宝又很喜欢这个小妹妹。

    莫青泥到客厅里去,旌容宝宝正拉着小女孩的手带她参观家里,一板一眼的介绍:“这个花瓶你看到了吧,这是青花瓷的,青花瓷是什么你知道吗?反正就是一种很贵的东西……那边是我的小花园,我想要在里面种什么花儿都可以……”

    小女孩一脸羡慕的看着那片花圃,正是初夏,花园里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她有些忐忑的说:“我也可以去种花吗?”

    旌容宝宝拍着胸脯保证:“当然可以,我去跟妈妈说一声,她一定会答应的。”

    小女孩转过头,刚好就看到了走过来的莫青泥,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充满期待的看着莫青泥,弱弱的说了一句:“我……可以吗?”

    莫青泥看着她单薄瘦小的身子,突然觉得很心疼,蹲下身子与她平行,摸着她的头发:“以后就住在这里好不好?”

    “那我可以跟哥哥一样叫你妈妈吗?”这大概是她能够说出的最长的句子。

    莫青泥拥着她:“当然可以。”

    她唰的一下就流下泪,倒是把旌容宝宝吓惨了,以为她不高兴呆在这里,跑回自己的卧室把那些变形金刚的玩具通通递给她:“你不要哭了好不好?你不哭我就把这些都给你。”

    于是小女孩擦干了眼泪,很倔強的样子。

    莫青泥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摇摇头。

    也是,这些孩子在孤儿院,从小就被丢掉,可能连个好的名字都没有。

    “那以后,你就叫贺舒绿吧……”

    ……

    “如何让我遇见你在我最美丽的时候

    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500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的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某日,午后的阳光斜斜照耀在姹紫嫣红的花园里,莫青泥坐在长椅上看着花圃里一起玩耍的旌容宝宝和舒绿妹妹。她朱唇轻启,语调柔和的念着诗,语毕,合上诗集,闭着眼感受尘埃与光束在她身旁的舞动。兀的,一片阴影投在她上方,莫青泥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双柔情四溢的眸子。笑意绽放在莫青泥脸上,她起身投入贺沉旗的怀抱。

    贺沉旗紧紧搂着她,轻轻的吻上她的唇瓣。

    远处花圃里的贺舒绿,长发飘扬,白皙的双手捂住脸,又忍不住张开指缝偷看,害羞的说:“爸爸和妈妈在亲亲,哥哥你不准看。”

    贺旌容酷酷的仰着下巴:“你以后要习惯他们整天接吻的生活,知道吗?”

    贺舒绿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眼睛弯成一片月牙。

    阳光温暖的照耀了大地,一派生机盎然。

    莫青泥沉醉在贺沉旗的亲吻里默默的想,她定是前生修炼了五百年,才换来这一世的你。

    ------题外话------

    撒花,终于完结啦,到现在写了四个月,把最初设想的那些内容都写完了,小泥巴和小旗子也幸福美满的在一起。谢谢大家不离不弃支持我到现在,也谢谢大家包容香菜时不时抽风的文笔,咱们新文再见~

    新文是讲贺舒绿的故事,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顾少独宠之经纪人爱妻》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继续支持香菜哟~

    当然,这篇文的番外肯定是有的,大家想看哪一对的番外尽管提出来,香菜会一一满足大家。

    或者想知道时可乐被折磨的有多惨也是可以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