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40|三皇子番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的名字叫庾邵渊,我的父亲是当今的皇帝,母妃是后宫中仅次于皇后的桓淑妃,我的外祖父大司马荆州刺史桓奇,贵为四大门阀之一——谯国桓氏的宗主,为世人所共仰。

    所以我是天潢贵胄,我比任何人都要高贵。

    这句话,在我的小的时候,母妃每一天都会对我说一次。的确,我也觉得我很尊贵,因为有大批的下人伺候我,包括太监、宫女、从事杂役的小太监是随身保护我的随侍。

    可是我并不快乐。因为父皇和母妃对我的要求非常严格。在上书房一天要读书五个时辰。母妃要求我读书时要正襟危坐,夏天不许打扇,一年风雨无阻地读书,只有几天的休息时间。

    其实我也有很多小玩伴,就是那些跟随我的小太监,他们有的人的职责就是陪我玩耍。可是这些人只会讨好我,顺从我。时间长了,我就觉得和他们在一起玩真是无聊透顶。

    其实我也有兄弟姐妹。我有两个哥哥,大皇兄是宸妃所生,宸妃的娘家只是一个二等士族,地位远远不能和谯国桓氏相比,宸妃又相貌平平,并不得父皇喜爱,还是因为生下了皇长子,父皇开恩,才给她封了妃位。

    子以母贵,所以大皇兄虽然是皇长子,仍然不太受父皇的重视,就连皇祖母对他也是平平。

    我的二皇兄,因为他的母亲是皇后,出身看似尊贵,可是因为羊皇后的母家泰山羊氏在士族之中名声不显,所以他虽然是嫡后之子,身份也没有高到哪里去。

    这两位都是我的亲哥哥。可是我一点儿都不喜欢他们。

    大皇兄比我大八岁,二皇兄比我大五岁,我和他们本来就玩不到一块儿去。更何况,他们表面上虽然和我相亲相爱,兄友弟恭,可是父皇不在场的时候,他们看着我的眼神,大皇兄冰冷阴鸷,后来我知道那是浓浓的嫉妒;二皇兄阴寒戒备,后来我也懂了那是深深的敌意。

    母妃也总是告诫我,不能把他们当成真正的兄弟,要时刻提防戒备他们。

    总而言之,我的童年充斥了读书,严厉的父母,无聊的玩伴,心怀鬼胎的兄长,可以说是乏善所陈。

    这种情况在我八岁的那一年得到了改善。

    因为在上书房多了一个前来读书的人。他是我嫡亲二叔的次子,名字叫做庾璟年。八王之乱以后,历代皇帝对于宗室都防范甚严,所以父皇允许阿年到上书房跟我们三位正牌的皇子一块儿读书,是对他莫大的恩典。

    阿年整天都绷着一张脸,不过和那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白皙的皮肤,嫩得像是水豆腐一样,让人看见了就忍不住上去咬一口。我一看见他就觉得他很有趣。

    于是下学的时候我拦住了他,装得老气横秋地说道:“你是我二叔家的堂弟是吗?你叫什么名字?我是三皇子庾邵渊,你该管我叫三哥。”

    他看了我一眼,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没有说什么,只从我的身边绕开,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似乎对我颇不友善。

    我摸了摸鼻子,并没有怪他,只是觉得他那么小的年纪,偏要装出冷酷的样子,十分好玩儿。

    然后我找到一切机会接近他,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想找到一个玩伴,真正的玩伴。我觉得我会和他成为好伙伴的。

    他对我的善意和热情没有丝毫回应,一直是冷冰冰的。这时我才知道他的冷酷绝不是装出来的。

    我有些气馁了。

    直到有一天,忘了是因为什么事情,我和二皇兄在御花园里打起来了。我的侍卫们不敢对皇子动手,围成一圈,看着我被二皇兄按在地上捶打,却不敢上前帮忙。阿年下学从那里路过,他几乎没有犹豫,猛地冲上前来,一头就把二皇兄顶翻在地。

    后来我们两个一起围殴二皇兄,不过很遗憾,因为我们两个年龄太小,即使两人合力,也不是二皇兄的对手,全都被二皇兄打得鼻青脸肿。

    后来父皇闻讯赶来,见状之后震怒非常,把我和阿年每人打了五板子,二皇兄年纪大,处罚翻倍,被打了十板子。

    这时我知道之前的善意并没有浪费,以后我更知道,阿年看起来冰冷,其实为人最是重情重义。

    我们两人并排趴在地上,太监们一二三四五地数着数打板子,因为是父皇的命令,没有人敢怠慢,所以他们是真的打,虽然不至于太用力,不敢伤了我们,但是疼还是很疼的。

    当我疼的吱哇乱叫的时候,我别过头去看阿年,他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他比我还小两岁呢,我当时真的是很佩服他。

    我们被太监送出勤政殿的时候,我悄悄地问他:“你为什么要帮我?”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对我说;“我只是不喜欢二皇兄。”那意思是你别自作多情。但我已经明白了他的心思,他越是否认,越说明他对我有好感。

    我不由十分开心,拍着胸脯道:“五弟,以后咱们就是好兄弟,我是哥哥,由我来保护你,谁要是欺负你,我就揍他。”

    说着我伸出了手。

    他看了我一眼,问我:“要是二皇兄欺负我,你打得过他吗?二皇兄你都打不过,何况是大皇兄呢?”我登时语塞。的确,刚才我们两个人加起来,都打不过二皇兄呢。

    正当我垂头丧气的时候,他却把手伸过来和我紧紧相握。

    我心里快活极了,比得到父皇的奖赏和母妃的夸奖还要高兴。我当时还不知道,从此以后我就有了一个不离不弃肝胆相照的好兄弟。

    我当时高兴的忘乎所以,又想和他亲近,就一直没话找话的和他说话。问他一堆问题,诸如“你是怎么到上书房来读书的啊?为什么父皇没有让你哥哥庾亮来,反而让你来了啊”之类的。

    他听得有些不耐烦,就说:“你话很多诶!”我不由挠了挠后脑勺,母妃也总说我话多,显得不够稳重。

    后来走了一段路,他对我说:“等咱们长大了,就不怕他们欺负咱们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