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七十二章 胖圆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百年时光对仙界的生灵来说,还不够一株仙植开花结果的。

    百年时光,别说让沧海变桑田,甚至能让上界又一次发生剧变。

    只是这场剧变比起一百多年前混沌遗界撞进仙域时来说,对仙界造成的动静可以说是悄无声息。

    妖域,在仙界毫无觉察的情况下从上界离分了出去,独自成立一界,由妖域变成了妖界。至后的妖界由护界结界之内的妖灵界以及护界结界之外的混沌外界所形成,那裹覆在妖界外的混沌迷雾形成的妖界最大的屏障。

    妖界分离出去时无声无息,包谷归隐得同样悄然。她只把常用的物品收拾了,书房中还留有许多刻有阵图的玉简,厨房里还留着她煮饭的锅鼎瓢盆,药园里的灵珍宝药还在,好似主人只是短暂地出门三五日似的。

    太上宫离域主宫仅一墙之隔,这里法阵重重又僻静,不管是念回烦了外面的事想躲清静,还是出了什么乱子来这里暂时避一避都是挺不错的选择。东西留下,念回过来小住什么的都用得上。

    破界传送域门就建在太上宫的院子里,以神识感应连接启动。包谷在建阵台时烙进了玉宓、玉剑鸣、包念回、玉修罗、曲迤柔、司若以及住进小神界的几“人”的一缕魂识在里面,只作他们往来所用。

    包谷搬家,走得非常潇洒,到了地方就有点傻眼了。

    她想象中的小神界至少该像仙界或她的超大储物袋中的世界那样有着广袤无垠的天空有峰峦叠翠又或者是散落着一座座美轮美奂的浮岛,然而,事实却是一座孤伶伶的传送阵台孤独地浮在黑暗中,唯有那笼罩在传送阵台上的防御法阵散发出来的微弱光芒笼罩了这不足三丈范围的地方。

    这是小神界?

    包谷放出神念朝四周探去,见到的又是另一番景象。天地间被浓郁的各种颜色各种光茫的灵气所笼罩,一丝丝一缕缕一点点游离的能量宛若宇宙苍穹中那闪烁的繁星。

    包谷一阵无语,她心道:“好歹弄出点阳光挪几座浮岛过来啊。”仙域那么大的地盘都没了生灵,那么多的山川大地空在那,不挪几座过来,难道等全部被混沌迷雾侵蚀成泥浆不成?

    不是说小神界已经造好可以入住了么?就这样入住?住哪啊?

    玉宓打量一圈四周,难以置信地看向包谷,问:“这是小神界?”除了各类灵气比仙界浓郁外,看起来还不如仙界呢?还是她俩没找对地方。她问包谷:“是不是传送坐标有误?”正说话间,忽然,一股帝威从远处弥漫过来。那帝威并不迫人,但来势极快,在玉宓察觉到帝威时已经出现在玉宓的神念感知范围内,来的正是脚踏炼天鼎的清潆。

    玉宓将视线从清潆脚下的炼天鼎上挪到清潆身上,略微挑了挑眉,说:“你如果嫌迈开步子赶路费事,大可以炼制一件飞行仙宝。你见谁把自家的做饭炖肉的锅用脚丫子踩?”

    脚丫子?包谷的视线落在清潆那踩在变大到约有半人高的炼天鼎上的脚丫子上,这才明白过来哪里不对劲。之前清潆一直穿着她用神金铸成的战甲,脚上穿的都是靴子,这会儿却是赤着一双玉足,只在左脚的脚踝处套了一串用某种神兽骨炼制的脚环,右脚脚踝上系了一串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细小脚链。清潆身上的那套神金战甲也换成了一套湖水色的飘逸长袍。从袍子的质地以及上面隐约闪现的乍然看去精美凝神看去头晕的符纹便知这长袍的品阶在清潆之前穿的神金战甲之上。

    清潆展颜一笑,问:“师伯,你不觉得我脚踏炼天鼎踏空而来很好看吗?”

    玉宓上下扫视眼清潆说:“衣服不错。”

    清潆得意地叫道:“那是!”

    包谷感觉到清潆身上那若隐若现的帝威,问:“你进阶帝境了?”

    清潆说:“没呢,差临门一脚。树爷爷说我的神魂不够强大,贸然渡帝劫,很可能扛不住神魂劫,让我压制住境界再养养。”她说话间,引着玉宓和包谷朝着远处去。

    包谷哪还能不明白这破界域门建的地方离清潆他们住的地方怕是有些距离,至少在她的神念范围之外。她问道:“把破界域门建这么远做什么?”说话间,忽然感觉到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从头顶上空卷来,惊得她瞬间开启了防御罩将自己和玉宓护住,玄天剑化成剑阵环住自己。就在她祭出玄天剑阵的瞬间,只见一只比她那主舰还大的凤凰在头顶上空约有数千丈的地方挥着翅膀飞了过去。

    这不是当初遇到扁平怪物时,一翅膀扇下来差点让自己舰毁人亡的神凰么?包谷双眸圆瞪地看向清潆,她手指那已经远去的神凰,心惊战颤地问:“这只神凰怎么回事?怎么在这?”

    清潆说:“是树爷爷的坏狐狸弄来的,说是养着看守大门。不过我可讨厌它了,它把我的窝给占了。”

    包谷心有余悸地揉揉额头,问:“怎么会有神凰在这里?”

    清潆说:“树爷爷和坏狐狸说既然是小神界,那肯定得神物遍地跑才算是小神界嘛!除了取炼材外,遇到的那些神物都打个半残就都拖到小神界来了,找到的混沌遗界的世界碎片也挪到了这小神界……”她眨了眨眼,总结了下,说:“现在的小神界就是一个连接各混沌遗界碎片世界的独立稳定大世界。坏狐狸说了,以后我们想去混沌遗界碎片世界历练或猎炼材什么的都不用在混沌迷雾中费劲巴拉地到处找混沌遗界碎片了,直接从小神界过去就行了,再不用担心迷失在混沌迷雾中,即方便又安全。”

    玉宓的眼睛一亮,问:“这么说,以后去混沌遗界只需要踏上传送域门就可以直接过去了?”

    清潆歪着脑袋想了下,说:“差不多吧。”

    玉宓问:“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这差不多到底是差多少?”

    清潆说:“为了防止混沌遗界的生灵闯进小神界,布下了禁制嘛,去往小神界得穿过禁制。”她见玉宓非常有兴趣的模样,当即把通过禁制的详细法门详详细细地告诉玉宓。

    包谷见玉宓聆神静听认真地向清潆学打开禁制的法门的模样就知道玉宓已经有了要进混沌遗界碎片世界历练的心思,再看清潆那热切的模样,就知道清潆有拉着玉宓一起的打算。算起来,他们这群人里面,也就她和圣姨是闲得住的性子,再加上一个懒得动的小师叔以外,无论是小猴子还是灵儿都是个闲不住的。

    包谷听着清潆向玉宓讲解禁制跟在清潆身旁飞了大概半柱香时间,便看到远处出现了一团光亮。

    清潆领着她俩,踏着遁位,几个传送,便到了那团光亮之地。

    到地方后,包谷才发现发出光亮的地方居然是太虚神树。

    此刻的太虚神树高达数万丈,那巨大的如华盖般的枝叶宛若苍穹般覆盖住这数万里之地,庞大的根系宛若一片一眼看不到尽头的疆土般盘踞在天地间,就仿佛,这株巨大的神树撑开了这一方世界。

    那展开双翅比主舰还要大的神凰站在太虚神树靠近树梢处的粗枝之上梳理着羽毛,它身上散发出来的神光比太阳光还要耀眼。它的头顶上空就是那三年摘一茬的虬龙悟道圣茶树,看它所处的位置以及那气势,包谷严重怀疑这神凰有霸占她的虬龙悟道圣茶树的趋势。包谷心疼自己的茶叶,顿时有点不乐意让这神凰在这扎窝,她看向清潆问:“上面那只神凰是什么意思?”

    清潆噘着嘴,闷闷地说了句:“树爷爷没打过它。”

    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包谷心想:“老茶树都打不过自己就更打不过了。”但随即便又意识到不对,就算是老茶树打不过它,叫上圣姨、她、雪无冥一布摆阵,还怕收拾不了一只神凰?这神凰住在这,一副霸占了虬龙悟道圣茶树的模样,她这茶还有她的份?她问:“那我的茶呢?”提到虬龙悟道圣茶树,她才想起老茶树自从来到上界就已经没再给过她茶。

    清潆说:“都进了它的嘴。”

    一个声音从头顶上空传下来:“怎么?不服?”随着声音的传来,神凰那睥睨的视线落在包谷和清潆身上。

    清潆往包谷的身后一缩,叫道:“上,师傅,打它。”

    那神凰带着嘲讽的调子传来,道:“一只得天地造化的幼兽也敢同本凰叫板?”

    得天地造化?包谷环顾一圈四周只看到清潆和师姐在身旁,清潆是魃,她师姐是人,都不算是兽,说得就只能是她了。她心道:“说我?”

    神凰的声音又一次传下:“对,说你!”

    包谷:“……”这只神凰跟天狐皇族一样能看透人的内心所想?她的心念刚动,就看到神凰非常人性化地翻了个充满不屑意味的白眼。

    那神凰没再搭理包谷,继续梳毛。

    包谷眼带困惑地看了眼神凰,又朝那巨大无比的太虚神树望去,唤道:“老茶树。”

    清潆说道:“树爷爷不在,这是树爷爷的本体,树爷爷的真灵进了化身和坏狐狸、笨笨去了混沌遗界。”

    包谷问:“你太师傅她们来了吗?”

    清潆抬起纤纤玉指朝前方一指,说:“过了树爷爷的地盘就是太师傅住的地方。”

    包谷轻轻点了下头,朝着妖圣的住处飞去。

    她的速度极快,几乎是瞬息万里,沿途一直用神念扫视四周的情况。如果不是知道老茶树是个什么情况,而是从神念扫视到的脚下这片被郁郁葱葱的森林所覆盖的大地来看,绝对想象不到这只是一株根系庞大的神树,而会以为是一片占是数十万平方里的小世界。若是凝神看去,便会发现那些宛若森林的绿树并非真正的树,且是由纯正浓郁的仙灵之气所汇聚出来的影象幻景。这等由浓郁的灵气形成的幻景往往出现在灵气极为充裕的福天宝地。不过,作为一方占据有数条神龙龙脉的小神界来说,出现这等景象并不让人意外。

    心念意动间,包谷已是飞出了太虚神树的地界,穿过一道薄薄的宛若虚影的光幕,一片绿水出现在眼前,惊得她赶紧停住步子。她回头看去,身后,已不见了太虚神树的踪影,而是一片静谧的湖光水色。

    这片湖深不见底,烟波浩渺宛若没有尽头,抬眼望去,只见到远处水天一线。

    包谷的脑海中瞬间蹦出两个字:“法阵!”圣姨住的地儿,旁边还有一只看起来不太好相处的神凰,能不布下法阵防一防?以水为阵的法阵多了对,就从眼前的情象来看,至少有数千种阵法能够生成这样的景相。包谷没那心情去慢慢破阵,她传音喊道:“圣姨。”怕声音传不到妖圣那里去,直接卷出一股强大的轰击力量拍在湖水上。她一击落下,溅起一道百丈高的水柱,伴随着一声空气震荡的轰鸣声,水柱化作数百道宛若龙形的雾龙朝着四面八方奔涌而去,水龙散开后,却又似撞在了无形的厚墙之上,“哗”地一下子被撞碎了,化作朦胧烟雨洒落。

    烟雨中,雾气涌现,紧跟着,一座精美典雅的院座凭空出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