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七十二章 胖圆了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空出现在湖面上。

    妖圣的身影出现在院门口,临湖而立,笑意盈盈地立在湖面上的包谷,说道:“什么时候跟玉宓一样学得这么暴力了?”

    包谷的足尖在水面上轻轻一点,落在妖圣的身边,唤了句:“圣姨。”问道:“那只神凰是什么个情况?”

    妖圣拖长声音说道:“它啊,觉得小神界比混沌迷雾和混沌遗界住起来都舒服,就想在这里安个窝。老茶树和它打了一架,没打赢,差点还被它拽走半截神龙龙脉,只得答应了它。”

    包谷“哦”了声,问:“它说我是得天地造化的幼兽是怎么回事?”

    妖圣说:“天地浩劫降临时,大道衍化出一线生机。种种机缘巧合之下,荒天界的魃祸和仙域浩劫的那一线生机都落在你的身上,可以说你是应劫应运之人,这样的人往往有天地气运加身,故此可以说你是得天地造化之人,你已非人,神凰说你是幼兽也不算错。”她似笑非笑地瞅了眼包谷,说:“要不然你以为就凭你这一身杀孽,你还能活着?”

    包谷无语地看了眼妖圣,说:“兹武幽可以说是恶贯满盈,天道报应又怎么没落在他身上?”

    妖圣说道:“仙域浩劫不是兹武幽一人铸下的,当初的三十六部王族以及坐壁上观的十三帝族都有份,观如今,兹武帝族何在?三十六部王族何在?十三帝族又如何?”说话间,她抬袖一拂,玉宓和清潆同时出现在院门外的湖面上。

    清潆和玉宓两人一个瞬移落在妖圣的身边。

    清潆噘着嘴说:“太师傅,你真不给我进出的阵牌?”

    妖圣好笑地说道:“给你阵牌的事我可作不了主。”她坏笑着说道:“要不要我问问你师傅?”

    清潆赶紧叫道:“别!”她心虚地朝包谷看了眼,扬声叫道:“哎,我被那坏神凰占了住处,我得给自己另外找个窝。”说完扭头就朝外奔去,只远远地传来两句:“太师傅,你放我出去!师伯,你要去混沌遗界碎片世界时叫我哈!”步子迈出,空气中荡开一圈水纹般的涟漪,清潆的身形便消失了。

    包谷一看这阵仗就知道清潆肯定是又干什么坏事了,她问道:“她怎么了?”

    妖圣笑不可抑地说道:“她啊,是个孝顺孩子,成天炖一大锅肉拿去孝敬她太师母,撑得……”话到一半,赶紧咽了回去。

    雪清的身影出现在影壁前,满眼威胁地睨着妖圣,说:“你再说?”

    妖圣笑得香肩乱颤,忙不迭地摇手说:“不敢不敢。”

    包谷眼里的疑惑更深,问:“怎么了?”她朝雪清看去,没见到她师母有什么异样,她行了一礼道:“见过师母。”

    妖圣坏笑道:“我看清潆挺可怜的,要不然把阵牌给她。”

    雪清一挑眉,道:“你试试?”

    包谷顿时明白过来,肯定是清潆又找她师母的麻烦,然后,她师母躲到圣姨这来了。不过从圣姨的态度来看,应该不是什么太过份的事。

    紫云姝从屋里蹦了出来,叫道:“包谷,玉宓,你俩住哪?雪清公主刚才还在念叨让你盖院子的时候在隔壁给她盖一座,她要和你当邻居,这话都念了八百遍了。”

    雪清没好气地瞥了眼紫云姝,说了句:“我觉得住你们这挺好。”

    妖圣忙说:“别,多影响我们妻妻和谐。”

    包谷一头雾水。她满眼疑惑地看向她师母,把她师母从头打脚都看了遍,也没看出多少异样,顶多就是她师母好像长了点肉。长肉了?她仔细朝她师母一看,可不是长肉了,原本精巧宛若玉雕的下巴隐约有了一道弧线,比以前少了些清瘦多了点珠圆玉润的润泽感,就气色来说,以前她师母总有些单薄,像一块微凉剔透的美玉,如今则像一颗饱满亮泽的珍珠。师母不是化成人形的么?这化形的模样还能显胖?

    妖圣说道:“都别站门口。”说完,转身进了院子。

    包谷跟在妖圣和雪清的身后迈过院门和影壁,不由得被院子里的景象惊得愣了下。她环顾一圈四周,又俯身朝前方那直通湖里的池子一看,再以神念把这院子里外扫视一圈,道:“圣姨,你这院子整个飘在湖面上的啊。”

    包谷的身旁是影壁,身后是院门,正往前就是一座拱形小桥直通前面的水榭,水榭中摆着会客的桌椅。水榭之后则是曲曲折折的回廊连接的一座座亭台楼阁的水榭殿宇,连假山和装饰用的花圃以及种在院子里的树都是飘在水面上的。

    妖圣说道:“你在荒天界时又不是没有去过的我镜湖居。湖面上是客厅和待客之所,湖下才是居处。”

    包谷跟在妖圣的身后进入会客厅,随意寻了张椅子坐下。

    妖圣问:“我这地方够大,也够你辟药园的,要不然就在我这里住下?”

    包谷心说:“师母住在你俩在都被你嫌影响妻妻和谐,我哪敢。”她说道:“我在你的法阵外再辟一块地方盖院子住你们的隔壁。”

    妖圣点头道:“也行。”她又叮嘱句:“记得给你师母盖一座院子。”

    雪清无语地看了眼妖圣,问:“你这是有多嫌弃我?”

    妖圣忙说:“哪敢!”

    包谷岂敢拒绝?她只能点头应下。她犹豫了下,问雪清:“师母,我能把玄天山脉挪出来么?”她怕师母睹物思人,又惹出一片伤心。可除了玄天山脉,她找不出现成的能够安家的地方。

    雪清一副毫不在意地模样,说道:“行啊。”

    包谷谢过雪清,又问妖圣,她能不能就把玄天山脉摆在湖边。

    妖圣笑道:“行啊!我记得玄天山脉里的云海密林还在吧?那几座院子没拆吧?”

    包谷说:“没拆!”

    妖圣说道:“成,那我们也搬到云海密林去住。”院子以及院子里的东西都是现成的,全是以前用过的,连重新置办都不需要,顶多就是有些以前用的东西相对现在来说品阶过低需要掏换掏换。

    包谷看向雪清,说:“给师母留的院子也还在。”

    雪清击掌道:“如此甚好。”

    一群女人说搬家就搬家,连包袱都不用收。妖圣给包谷指出地方,包谷把玄天山脉挪出来,她们就住进了玄天山脉。

    雪清落在云海密林,看过自己居住的院子,就宣布她要闭关,还特意叮嘱包谷给她护法,千万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她。

    师母让她护法,包谷怎么也不敢说布,况且这是她的地盘,她责无旁贷,当即应下。

    雪清得到包谷的应承,便放心地封了院子闭关。

    那速度,那效率,让包谷叹为观止。她问妖圣:“清潆到底把师母怎么了?”

    一提到这事,妖圣就忍不住发笑,她笑道:“你没发现清丫头胖了吗?这全是清潆的功劳,时不时地用炼天鼎熬了神兽羹过来孝敬太师母,清丫头不吃完她就不走。”

    包谷愣了好一会儿,才问了句:“所以师母胖了一圈?”

    妖圣心虚地瞅了下雪清的院子,发现雪清的神念没罩过来注意到她们在背后议论她们,才即同情又好笑地叹了句:“何止胖了一圈,我就没见过她那么圆的天狐崽子。”

    玉宓除了惊叹只剩下惊叹。她的脑海中竟然浮现起当初雪无冥刚涅槃重生成小狐狸崽子模样吃成球状的模样。雪无冥好歹不算女的,胖点没什么,若师母胖成那样……

    她说道:“师母没劈了清潆一定是因为打不过。”

    包谷呆立在院子中,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包谷才问道:“师母之前不闭关消食?”

    妖圣说:“没你护法,哪能消停地闭关?”她又似玩笑地笑叹句:“有清潆这般闹腾,倒是不会寂寞。”

    包谷哪能不明白妖圣的意思。她在念回的事上忙过一次倒忙,哪敢在与自家师母有关的事情上就再胡乱插手?况且,旁边有神凰这么个邻居,这小神界又与混沌遗界的世界碎片接壤,她真担心万一哪天有混沌遗界的强大生灵闯过禁制冲时玄天山脉随便挥个几爪子或扇过几翅膀就把自己的地头毁了。以她现在的本来还不足以摆出能够抵挡住混沌遗界生灵的禁制,在这方面,她还有得学。她对妖圣说了句:“圣姨,我先把院子清扫一下,回头再去找您。”

    妖圣挥挥手,说:“去吧,我也得把院子收拾一番。”

    师徒俩各自忙活去了。

    玉宓和紫云姝这对嫡亲的师叔侄则钻到一块儿“叙旧”!她俩聊了没几语就看到清潆鬼头鬼脑地从旁边的树后钻出来,一把拽住她俩,把她俩给拖出了玄天山脉,拉到一片迷雾中。

    清潆问:“我师傅没生气吧?”

    玉宓好气又好笑地问:“你是怎么想的啊,居然把师母喂得胖成颗球。”她想到雪清那么一个倾国倾城的绝色美人居然被清潆养得胖得球,就有种想跟清潆绝交的冲动。这简直太祸害人了。

    清潆比划了下,恍然大悟地叫道:“哎,还真像颗毛绒绒圆滚滚的球呢!”

    紫云姝叫道:“你当心雪清公主又炸毛。”

    玉宓叫道:“师母炸毛了?”

    紫云姝叫道:“炸过好几回了,阿圣顺毛都顺出经验来了。”

    玉宓对清潆算是服了!她对清潆说:“难怪你太师母住到了你师傅的隔壁,还让你师傅给她护法。”

    清潆怔愣地眨眨眼,将炼天鼎祭出来抱在怀里,说:“我刚熬好不久的神肉兽羹怎么办?”她眼巴巴地看着玉宓。

    玉宓想起刚才清潆还用脚丫子踩在炼天鼎上飞来飞去,对这用炼天鼎熬出来的神兽肉羹敬谢不敏。她给清潆出了个主意,说:“要不你找支帝族卖了吧?我记得青木鸳还在帝城的青木太子府里住着没走。”

    清潆的眼睛一亮,叫道:“对呀!青木鸳现在成了青木帝族的大长老,她出得起钱!”说完,欢喜地跑了。

    玉宓扭头看向紫云姝,问:“清潆就是用这脚丫子踩过的炼天鼎熬肉羹把师母养……养胖了的?”她的话音落下就发现自家小师叔的脸色有点绿,当里醒悟过来,师母住在圣姨这,就小师叔这嘴馋的只怕也没少吃。她忙说道:“只是踩了踩鼎边,又没把脚丫子踩到鼎里去洗脚什么的……”

    玉宓的话落在紫云姝耳中,演化成清潆用炼天鼎洗脚的画面,紫云姝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